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章  
   
第1章

神屬聯盟,斯比亞帝國,聖都。 八月三十一日,距離皇帝陛下的登基大典還有一天,各部司的准備工作都進入了最緊張的倒數階段。不但是幾位親王和內政監督,就連皇帝陛下本人也忙了個昏天黑地。 不過,我們的科恩陛下似乎已經逐漸習慣了各種繁雜的事務,處理起事情來有條不紊,一件接一件批示,中間也沒出什麼錯。 但他天生是個缺乏耐心的人,在房間里還沒坐多久,心緒就開始毛躁起來。 他開始做無聊的事,說得淺顯一點,就是不停的找別人麻煩。 “今天還有什麼事?”一邊不停翻蓋著碩大的金印,科恩陛下一邊問著自己的書記官:“我告訴過你,要把下午的時間給我空出來,怎麼這文件卻越堆越多?” “是的,陛下,我一直在努力,您今天的安排已經不多了。”知道自己是皇帝陛下的禦用出氣筒,年輕的書記官很小心的陪著笑臉:“如果內政會議能在中午結束,而神族特使者也能順利處理完祭司的事,那您下午就沒有其他的事情了。” “他們現在還在會議中?”科恩陛下不滿意的哼哼一聲:“內政那邊還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沒人找不自在吧?” “應該沒有。”書記官壓低了自己的聲音:“我剛才去取文件的時候,有幾個貴族的神色很不自然,看樣子是有些失落……” “哦?你說說看,是怎麼個不自然?”皇帝嘿嘿笑著,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是,我去的那個時候,幾位總督的發言已經結束,維綸總督正代表所有的投誠總督做總結發言。”書記官如實回報:“他的態度很謙和,一再表示自己是罪人,一再表示擁護陛下的各項決定,一再表示自己沒有什麼要求,絕對不給帝國添任何麻煩……” “哦!難得這些深明大義的官員啊!以德服人這一手就是好。”皇帝陛下微微點頭,對總督們的表現比較滿意:“那麼,貴族方面反應又如何?” “席加伯爵先前倒是有些意見,認為軍隊系統的官員提升過快,而且沒有足夠的時間學習各種系統管理,建議從帝國貴族世家的後備貴族中提拔一些人。”書記官看看科恩的臉色:“還說皇帝陛下就是出現在貴族中的少年英才,既然有一個,就應該有第二個……然後還提出了一個名單。” “那麼,我們的國相是怎麼回答的?” “國相大人先前是沒怎麼說,但幾位內政監督當場就駁回了席加伯爵的建議,主要理由是帝國初安,需要起用軍功顯赫的官員才能保持穩定。到最後,國相大人還下全讓名單里的後備貴族先入皇家學院學習,畢業之後再說。”書記官手腳麻利的收拾著桌子上的東西:“最後,參與會議的人都支持國相的意見,所以席加伯爵的臉色有點難看。” “說得有理啊!事關帝國安危,當然要考慮周全才行。”科恩當然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少了總督們的意見做墊背,席加伯爵的建議就顯得很突兀,肯定不會獲得通過。 “如果一切順利的話,這個時候內政會議就應該進入尾聲了。”書記官看到皇帝陛下的情緒不錯,于是施展起自己拿手的見縫插針的手段:“陛下,外面還有一些要你簽字的文件、雖然內政監督的簽字也可以,但皇妃們主持會議一定很辛苦……” “你還嫩,別跟我要滑頭,讓大法官知道了你就得吃苦頭。”科恩呵呵一笑:“不過嘛!看在你一切都是為帝國好的份上,我這次就不追究了,去拿過來。” 書記官嚇得吐吐舌頭,拿來了另一張桌子上的文件。 “白影,我這里馬上就完,你通知准備午飯,我要陪琴倫吃。”科恩在文件上簽好了字,隨意走到幾位妻子專用的桌邊,拿起日程表看了幾眼:“怎麼?內政監督們已經是如此辛苦了,可下午還有這麼多安排?” “是的,陛下,有什麼問題嗎?”書記官回答著。 “沒有時間休息、明天怎麼有精力應付那麼多事?你腦袋里裝的是什麼?你這家伙在怎麼安排?”皇帝的責問是嚴厲的。 “這是內政監督們自己決定的事務,下官根本說不上話。”書記官無辜的申辯。 “給你三個選擇,一個是去掃廁所贖罪,另一個是把這些行程挪一點讓我辦,第三個是立即跳樓。”科恩一臉的正色:“你選哪一個?” 如果可以的話,書記官一定是選跳樓,但他知道,就算自己跳了樓,皇帝陛下的意志也不會因此而轉變——他會先把自己抓回來,按他的意思處理完一切,然後再叫自己去跳一百次。 于是,一小半的行程安排被劃到皇帝的計劃里,這樣的話,幾位內政監督可以省下很多時間休息。 “哦!要會見的人里還有武將啊!”科恩陛下顯得興致勃勃:“白影,替我准備盔甲。” “皇帝可不能穿盔甲。”身穿素衣的白影站在窗戶邊,一臉嫻靜:“那跟你的身分不符。” “就穿一會,穿盔甲的話會讓我感覺放松,而我很久沒穿了。”科恩知道怎麼說服這個固執的貼身保鏢:“如果你現在不讓我放松,我明天就會很緊張,我一緊張,就會做很奇怪的事……你也不想我在明天的儀式上做出什麼奇怪的事吧?” “我會叫人准備,現在請去用餐。”顧全大局的白影一點廢話都沒,立即就做出了選擇。 午飯之後,在琴倫公主好奇的目光下,科恩穿上了那副久違的盔甲。除了些許金色裝飾線條,整副盔甲都是一種凝重的黑色,加上科恩罕見的黑色眼眉,再配一頭黑發,直看得琴倫公主目瞪口呆,她抱著阿布,一連圍著科恩轉了好幾個圈子。 “琴倫公主,看。”科恩戴好頭盔,蹲在琴倫面前:“哥哥很威風吧?這個護臉還可以上下翻哦!你來試試看……” “皇帝陛下。”白影整理著科恩背後的長披風,略微加重點語氣:“您不是想戴著頭盔出去吧?” “你別多管我,我是皇帝,不是誰的一件玩具。”科恩抱著琴倫公主站起來,還嘴的時候也不生氣:“我不為別人的看法而活,我高興怎樣就怎樣。” “我隨便問問而已。”白影淡淡一笑:“今天就隨你去好了。” “那就好。”科恩把琴倫放到肩上:“小公主,我們出發了!” 說完,身穿盔甲的科恩快速的跑動在回廊間,讓琴倫的咯咯笑聲撒滿各個角落。 在這時,前宮里的內政會議已經結束,因為投誠總督們沒有按協議提出其他意見,貴族們在會議上被駁回,可以說他們是一敗塗地,到最後,貴族們有些垂頭喪氣的出了宮。 轉回身來的內政監督和三位親王卻顧不上吃飯,立即回到各自的辦公室處理余下問題。知道了科恩的去向,菲琳皇妃只是會心一笑。 抱著琴倫公主的科恩陛下,已經在回廊間學習起外交速成法了。 斯比亞帝國新皇登基,這對整個神屬聯盟來說都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每一個帝國都派來了祝賀的使臣,他們攜帶著大批禮物,不遠千里前來祝賀。 當然,除了一般意義上的祝賀之外,這里面還有一個不方便說出來的原因:絕大多數國家的君王希望能在這個時間內和科恩,凱達陛下達成協議,他們不想自己支持斯比亞叛亂的事再被翻出來。 神魔大戰和討逆戰爭結束之後,在大家的印象里,凱達家的軍隊已經成為神屬聯盟里最精銳的一支部隊,聯盟里沒有任何一個國家願意與這樣強悍的戰斗力為敵,哪怕就是以軍力著稱于世的坦西帝國也極力想保持和斯比亞帝國的關系。 因為每個帝國都有情報系統潛伏在斯比亞,通過這連場的戰爭,大家都知道了科恩。凱達其實是個瘋子,他敢用十五萬人去進攻三十萬人,更為瘋狂的是他居然贏了……誰也說不准這個瘋子被激怒之後會有什麼行為。 而這位瘋狂的皇帝陛下,這時卻連神屬聯盟里到底有幾個帝國都不清楚,如果皇家學院院長在的話,這事肯定沒完。 此時為皇帝陛下解惑的這名教師,就是皇帝的書記官。 皇帝的書記官,是為皇帝陛下打點一切事務的貼身官員,地位非同小可,屬于帝國最高級別的大臣,手中權力遠高過一般官員,就等若是小半個國相。 這個位置非常特殊,需要一位學識廣博、絕對忠誠的人物來擔任,而身為皇帝的科恩,脾氣也不是普通人能受得了,幾位內政監督為找出合適的人選費盡心力。最後選來選去,選到提夫,羅倫佐院長的兒子,萊頓,羅倫佐。 萊頓·羅倫佐比皇帝要大兩歲,忠誠上絕對沒有問題,因為他的小命就是被科恩救回來的,為人正直善良,學識也足夠應付場面,更沒有一般官員的控制欲。除了以上的原因之外,他還有一個最好的優點,性情很溫和,隨便皇帝怎麼耍他,他最多垂頭喪氣一會,但心里不會生氣。 我們的科恩陛下,幾乎天天都要耍他幾次。 “陛下,我們神屬聯盟一共是八個帝國。”可憐的書記官跟在科恩身邊,用很小的聲音說:“除了我們斯比亞帝國,還有里瓦帝國、波塔帝國、坦西帝國、班塞帝國、加洛帝國、云路帝國、奧馬圖帝國。” “加洛、云路、奧馬圖離我們比較遠吧?”科恩陛下漫不經心的回答:“很少聽說這三個國家。” “是的,我們斯比亞帝國在這一邊,他們在大陸的另一邊,距離我們比較遠。如果要去的話,就要穿越其他帝國的國土。”書記官解釋說:“加洛帝國是以水軍聞名,有很強大的船隊,但出產不怎麼豐富。云路帝國的國土比較小,出產的戰馬倒還可以。奧馬圖在波塔帝國後面,軍力強大,是傳統意義上的軍事強國。” “傳統意義上的軍事強國?”科恩轉頭看看書記官:“你又想跟我繞彎?” “不敢不敢,陛下,他們的軍力是以很傳統的重步和重騎為主,曆代君王部拒絕改變,所以,他們的部隊在神魔大戰的時候都放在後方,負責最後的防衛……說起來,多年以前魔屬聯軍打到聖都城下的時候,他們還來解過圍。” “這樣的話,本少爺不是應該好好招待他們?”科恩不置可否的說:“這倒是個很狡猾的帝國,跟其他帝國的關系怎麼樣?” “其實他們只是使臣而已,陛下以一般的待遇招待他們就可以了。”書記官謹慎的說出自己的看法:“下官的猜測,他們在來的路上一定有過交流,眼不只是來表達善意,彼此之間的關系不大可能有變化……陛下,我想多半會跟那件事有關。” 科恩一臉嚴肅看看他,半天沒說話。而書記官回望著皇帝,一點也不害怕。 “那麼你的看法呢?我應該怎麼對付他們?” “嗯,一般的對待,接見一下,說上幾句話就可以。”書記官抓抓頭:“不過,陛下如果想做點其他什麼事,現在也是個機會。” “你也這樣認為?”科恩嘿嘿一笑:“現在是個好機會?” “如果機會不好,陛下就不會跑來接見他們了吧?我雖然不聰明,但還不是笨蛋。”書記官只希望皇帝陛下的要求不要太過分,不然他回家後就會被父親說教:“陛下,合適就行了吧!我們可以慢慢來。” “切,你知道這個登基大典花了多少錢?不從他們身上撈點回來簡直是對不起自己。”科恩才不管那麼多:“他們自己犯下的罪孽,想讓我閉嘴就得給錢,你覺得能撈多少?” “嗯……每個帝國一兩百萬吧!要多了反而不好。”書記官沒有辦法:“但不要說錢,要東西就可以,要錢的話容易讓他們反感,而且我們現在缺的是各種物資,讓他們掏出來,我們還節省運費。” “看不出來,你花花腸子也不少嘛……好,就這麼干,你可別跟你老子說。” “陛下。”書記官很郁悶的回答:“你認為這麼大的事情,我父親會不知道嗎?” “知道了也是你去擺平,我才不管,你老子的事那叫一個麻煩。”皇帝嘿嘿一笑:“走,賺錢去!” 接見使者的地點是後宮靠宮牆的小花廳,名稱雖然叫小花廳,其實面積卻相當大。本身是建在花園中,但廳中卻還有個小花園,風格非常雅致,令人放松的環境很適合商談事務。 七個國家的使者已經在這里等候多時了,他們早先得到的消息是皇妃接見,沒想到最後出現的是一身盔甲,手上還抱著一個小女孩的皇帝本人,七個使者和他們的副手都是一臉驚訝,幾乎忘記了行禮。 “讓大家久等了。”皇帝陛下在廳門邊點頭致意,然後走到使者中間,放下懷里的琴倫:“向各位介紹,這是我的妹妹,琴倫公主。” “琴倫公主日安。”既然是前來道賀的使者,他們自然知道琴倫公主的事,也清楚這位小公主極得皇帝寵愛。想想看,可以坐在一國之君的肩上,這是什麼待遇? 在幾位皇妃的教育下,琴倫公主已經熟悉宮廷的禮儀,這時乖巧的牽起裙角微蹲還禮,做得有模有樣。一張紅撲撲的小臉不再像以前那麼消瘦,雖然還不能說話,但一雙靈活的大眼睛卻清澈明亮,顯得非常可愛。 本來是跟皇妃見面,各位使者提前准備了禮物,這時只有拿出來送給琴倫公主。合不合適不重要,最要緊是有東西送……至于皇妃們的禮物嘛!那就只有重新准備了。 “各位請坐吧!大家不要拘束。”科恩知道自己不能表現得太心急:“就當是個私人的見面,我們隨便談談。” 使者們互相看看,嘴上客氣著紛紛坐下,臨時換成皇帝陛下接見,他們都覺得一定是有什麼事發生。 內侍換上飲品,談話先從接待大臣的介紹開始,七個帝國的使者中,有三個文臣,四個武將,都屬于皇親國戚,而其中又有兩位科恩陛下的熟人。 第一位熟悉的人是坦西帝國使者,就是神魔大戰時神屬聯軍總指揮官,科恩以前的長官,卡爾,尤里西斯親王。親王殿下一臉正容,不苟言笑,但目光中卻滿是對這位昔日手下的欣賞欣慰之情。 再有就是波塔帝國使者,也就是科恩初到神屬聯軍第九軍團殺軍官時,那位說一大堆廢話卻不干涉科恩決定的總調度官,他是當今太子的表弟,名叫塞維克,蘭度。在介紹的時候,他笑嘻嘻的看著科恩陛下,還是沒個正經。 雖然認識,但彼此之間的身分早已改變,就算要講交情,也得在一切公務談完之後。科恩心中好笑,看來這些帝國應該有了被敲詐的覺悟,所以才派這些有能力決定事務的官員來。 他們准備的禮物不可謂不豐富,長長的禮單得念上很久,但科恩陛下想要的東西卻不是珍珠寶石、金銀飾品。 “大家遠道而來,我個人是很感激的。”科恩擺擺手,讓自己的隨從官員接過禮單:“各位都知道,我是個說話不會繞彎子的人,今天既然與各位見面了,我當然不會回避問題。斯比亞帝國,希望與各個帝國的關系能有實質性的發展。” “皇帝陛下的話很正確。”波塔使者接過話:“我們正是懷著這樣的心意而來,得知貴國光複,我國上下無論皇族還是官員,大家心里都是很欣慰的。” “客氣了。”科恩陛下保持著微笑:“貴國與我國接壤,彼此之間的交流會越來越多,我希望在很多事情上能和貴國皇帝保持聯絡,特別是前段時間,相當數量的叛軍余孽逃往貴國,出于對鄰國的尊重,我軍放棄了追擊,並不是無力追,而是不想追,希望貴國能從這件事上明白我的善意。” “貴國的善意,我國皇帝完全明白。”波塔使者收起笑容,小心翼翼的回答著,力圖使自己的話里沒有任何把柄:“可能科恩陛下還不知道,我是我國皇帝的晚輩,關系不可謂不親近,我就知道,皇帝陛下也對逃來的那些個叛軍傷透了腦筋。” 這當然是廢話,誰都知道叛軍和波塔帝國關系密切。 “的確是一件令人頭痛的事,根據我們掌握的情況來看,叛軍中有大量的波塔籍士兵。”科恩陛下和藹的說:“他們逃回故地,軍服一脫就變成老百姓,清剿起來是很困難。” 科恩陛下這句話一出口,其他六國使者的臉色都稍微有點生硬,波塔使者更是一臉愕然。難道這位皇帝是要求波塔帝國清剿這些叛軍?凱達家不會這麼不上道吧?這不是逼著波塔帝國打自己的耳光嗎? 交錯的目光投射在波塔使者的臉上,在場的人都在看他怎麼回答。

上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王座     下篇:第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