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2章  
   
第2章

稍微楞了一下,波塔使者的臉上就恢複了笑容。 “科恩陛下說得沒錯,叛軍里的確有波塔帝國的士兵,這是事實,也是一個悲劇。”皇親國戚可不是白當的,塞維克·蘭度先點頭承認科恩的指控,然後話風一轉,把其他帝國盡數拉下水:“事實上我們知道,不止是我國的少數刁民參加了這件事……” 余下六國使者在心里把波塔使者的十八代祖宗都罵上了。 “你說的實情。”科恩臉上的表情反而很正經,還開口安慰各國使者:“大家不要覺得難過,已經發生的事情誰也改變不了,這不可怕,怕的是大家都把這件事悶在心里,讓積怨越來越深。我們早一點解開各國之間的心結,對彼此來說都是一件好事。” “皇帝陛下說得太對了。”班塞使者覺得不能再放任波塔使者胡說八道,于是在這個時候插進話來:“那個時候,因為有……假傳神族旨意,我們真是無意的。” “我當然清楚這一點,不然我們今天就坐不到一起。”科恩陛下含笑點頭: “客觀上是神殿的命令,但在主觀上,各國對叛軍的支援使斯比亞帝國蒙受了極大的損失,這就是整件事的結局。” “我們……皇帝陛下。”坦西使者、卡爾,尤里西斯親王臉上露出一絲苦笑: “那件事的話,神族有命令,讓我們不要再討論。” 各位使者立即點頭,支持坦西使者的話。 “我沒有想要討論這件事本身,我是在強調這件事造成的後果。”科恩靠在舒適的柔軟椅背上,語氣不慍不火,舉手投足都顯示出一個皇帝的雍容氣度:“帝國叛亂戰爭,聖都三日大亂,都是血淋淋的場面。包括我在內,沒人願意再去回憶這些,但那卻是很多斯比亞國民一生中覺得最不可思議的事情,也是他們一生中最悲慘的經曆。” “皇帝陛下,我等深感歉意。”奧馬圖帝國使者是個身穿軍服,左胸上綴滿勳章的中年軍人,這時正色說:“身為一個武者,我知道這是一件極其遺憾的事,但事情已經發生,現在我等唯有請皇帝陛下體諒。” “對于了解內幕的我來說,體諒當然不成問題,我清楚在那樣的情況下各國沒有其他選擇。”科恩陛下點點頭,把編好的套子丟了出來:“但神族有令,這件事的真正原因就不能解釋給國民聽,而各位的到達,國民們卻都看在眼里的。如果我們今天逃避這件事,我擔心民間情緒會變得難以控制,大家都知道,恨一個人可以恨一輩子,恨一個帝國亦然……這會是聯盟關系中的一個隱患。” “尊敬的皇帝陛下,能得到您的諒解,真是一件值得安慰的事。”還是班塞帝國的使者聰明,他聽懂了科恩的話中話:“如果可以的話,我們願意做一些事情,以此來彌補貴國民眾心里的傷痕,希望我們的真誠能感動貴國上下。” 科恩並不急切,他微微的皺起眉頭,歎了一口氣之後,這才慢吞吞的說出一句話:“難啊!” 七國使者心里暗罵,想敲詐的話就痛快點,不就是要錢嗎?你這會歎氣算是什麼意思? “當然了,被傷害的是皇帝陛下的子民,我們外人是不好出面的。”班塞帝國財大氣粗,使者的腰也挺得比較直,他環顧一下旁邊的使者,朗聲說:“但我相信,只要皇帝陛下肯點頭,貴國的國民是可以被安撫的。我們畢竟還屬于一個聯盟,互相的關系應該保持融洽才好。” “請皇帝陛下容我說一句。”生怕其他帝國先把價碼給定高了,一直保持沉默的云路帝國使者急忙插話:“當然我國也懷著歉疚的心情,但皇帝陛下知道,在神魔大戰中,我國積累的財力幾乎被耗空,眼下財政也是很吃緊的,我們有心,但奈何國力空虛。” “各國的現狀我也有所耳聞,各位放心。”科恩的目光在各使者身上掠過,輕言細語的收攏套子,但並不急于翻出底牌:“我剛才所說的只是一個想法,大家可以自行決定嘛!” 在七國使者中,唯一一個與斯比亞帝國保持良好關系的只有里瓦帝國,年輕的里瓦使者一感受到科恩的目光,就知道自己要怎麼做了……這個時候再不說話,豈不顯得自己很不上道?當使者可不是來觀光的。 但具體要用什麼話來推波助瀾,這就很考驗手段了,說重了顯得兩個國家穿一條褲子,說輕了又沒什麼效果。 “皇帝陛下能不能把這個想法說得明白些呢?”這位使者腦袋轉上幾轉,決定使用迂回戰術:“我國還好說,畢竟路途不遠,我隨時可以跟國內商量。但其他國家路途遙遠,怕是聯絡不便,貽誤了時機可不好……” “貽誤時機?”有使者問:“這件事的話,說不上貽誤時機吧?” “讓各位見笑了。”里瓦使者不慌不忙的解釋:“我想啊!事情不大,也不複雜,但事關帝國威望,我們就是想做一些事情來彌補,也不要太著痕跡。但又要讓子大的斯比亞國民知道我們在想辦法彌補……專門發布告的話很不合適,但如果在登基布告後加寫那麼一筆,這樣的效果會最好。” 表面上的意思是在替其他帝國的使者擔心,事實上卻是把時間有死在今天,逼著各國使者馬上表態,砍掉了他們閃轉騰挪的空間。 “沒什麼關系吧?就算我專門發布告,想必神殿方面也不會有什麼意見,神族更不會有意見,這並不值得各位擔心。”科恩裝著不在意的樣子:“大家不要著急。” 換成其他事情,可能沒有人著急,但這種送款賠罪的事情大損顏面,等若是向斯比亞帝國低頭認罪,又有哪一個帝國願意專門發布公告大書特書?再說了,科恩陛下名聲在外,大家用頭發想都知道他會用怎樣一種語氣來寫這個布告…… “我個人覺得,里瓦使臣的意見很正確。在一個聯盟里,各國之間理應互相扶持,由于多種原因造成了現在的遺憾,作為當事國家,自然應該盡力彌補。”最後,尤里西斯親王微微點頭:“那麼,我希望在今天能討論出一個結果。” 科恩陛下沒有開口,因為他知道,馬上就會有人跳出來哭窮。 “可是皇帝陛下,我國的國力還遠未恢複,路途又遠,實在是很困難。”云路使者苦著一張臉:“請皇帝陛下體諒。” “不用在意。”科恩心說當初你支持叛軍的時候路途就不遠?但他臉上的笑容卻還保持得好好的:“一切的事情,你可自行決定。” 塞維克·蘭度把這情景看在眼里,知道自己的帝國是免不了要出血的,既然是這樣,那還不如爽快點隨了科恩的心願,不但顯得自己有誠意,說不定還會落下個人情——他可比不得那些遠在天邊的帝國,還可以拉長臉來哭窮,自己的帝國里,現在還有不少叛軍呢! 而且,他更知道科恩,凱達是個什麼樣的人,這個家伙當少將的時候就敢成百的殺神殿下派的軍官,現在當了皇帝,只怕是變得更加瘋狂。兩個國家靠這麼近,這位皇帝、心念一動,只需要一個眼神,他的軍隊抬腳就過來了,誰也別想攔住他。 真到那個時候,他找誰哭去? “是啊!尊敬的皇帝陛下,請您說出一個方案來吧!我們可以在今天先定下個大概。”塞維克·蘭度搓著手指,心里一遍遍分析眼前的局勢,逐字斟酌自己的話:“只要能讓斯比亞帝國的國民感受到我們的誠意,在職權范圍里,我們願意做很多事。” 既然塞維克·蘭度已經在挑頭,其他使者都暫時沒說話,在這個時候,先聽聽科恩陛下的條件再講價也不遲。 “難得各位有這個心意,我先表示感謝,我更不會為難各位。”科恩不慌不忙的說:“現在的斯比亞帝國可以說得上是滿目瘡痍,民生建設很成問題,如果各位肯援手就最好不過了,有這樣的行動,國民們自然會看在眼里。” “不知道皇帝陛下所說的援手是指什麼?”有人低聲問:“需要多少款子?” “看你說的,我是一國之君,要錢何用?”科恩陛下哈哈大笑:“再說了,各位用馬車運來金幣,這事傳出去可不好。” “是是是,皇帝陛下說得對。”科恩的話立即就得到使者們的肯定:“給現金的話,情況多少會變得有些尷尬,況且金幣也不能完全代表我等的誠意。” “既然大家的看法一致,我就明說了吧!”一陣煩悶從科恩心頭翻滾而起,使得他加快了談話的節奏:“斯比亞帝國缺少很多東西,糧食、礦石、馬匹、木材、金屬,我們甚至缺少修築道路的民夫。各位看看,能幫上什麼忙?” 科恩的話一出口,各國使者都大松一口氣,還以為是什麼貴重的東西呢!不過,一旁的卡爾·尤里西斯親王的眼神中就多了一點變化。 “糧食這東西很特殊,運輸路上的消耗大得嚇人,我國跟貴國接壞,路途較近,那麼就援助貴國一些糧食吧!”塞維克·蘭度想想自己國家的存糧,立即就爽快的表態:“這種帝國之間互相扶持的事情,一定會成為聯盟內的佳話。” 科恩陛下並不答話,只是面帶微笑,輕輕點頭。 “既然如此,我國就援助些鐵礦。”卡爾·尤里西斯親王拿起身前的酒杯,目光放在殷紅如血的液體上:“如果裝船起運,又順風順水的話,只要半個月就能到達貴國。” 之後,里瓦帝國承擔了馬匹,班塞帝國承擔了斯比亞帝國重建所需要的特殊木材和其他一些材料,奧馬圖帝國答應了大批的布料,加洛帝國也答應轉讓一支規模可觀的運輸船隊。而云路帝國的使者就苦著一張臉,好半天沒有說話。 “云路帝國戰後的日子是不好過,本身出產也不算豐富。”最後,還是卡爾·尤里西斯親王為他解了圍:“這樣吧!云路帝國就出二十萬奴隸,幫助斯比亞帝國維修道路,構築城池。正好加洛帝國的艦隊要過來,還可以節省時間。” “如果是二十萬奴隸的話,咬牙也可以湊齊。”云路使者輕聲說:“但這二十萬奴隸的日常用度實在是負擔不起,更別說來回押送,水路運輸也得糧食啊!” 這實在怪不得云路帝國小氣,除了奴隸多點,這個帝國並不出其他的特產。但在別國使者眼中,這就是今天會談的唯一障礙。 “這樣好不好?”班塞使者接過話:“陸路運一部分,順著我國的商路經里瓦到斯比亞。至于日常用度嘛!我國可以承擔一些;水路方面就由加洛帝國運,多運兩次就好。區區二十萬奴隸而已,完事之後就不用回去了,留在斯比亞吧!” 科恩其實不想要這二十萬奴隸,本要拒絕,但話到嘴邊卻變了:“二十萬奴隸,這個數字的確太大,云路帝國情況也不是很樂觀,那麼出十萬就好,余下不足的就大家湊湊吧!” 一句話就減掉了一半,云路使者當然是感激不盡,而其他使者也當這是科恩陛下突然的良心發現,沒人知道他在打什麼主意。 對科恩陛下來說,斯比亞有人口數千萬,區區二十萬奴隸所起的作用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但如果把這二十萬奴隸放到其他用途上,那效果可是非同小可。當然,這還只是一個想法,他並沒有什麼詳細的計劃,只是隱約覺得這個思路可行。 到最後,這件實質上是賠款議和的外交事務終于處理完畢,科恩陛下的書記官取過紙筆簽好了契約,各國使者在一式八份的契約條款中簽下大名,蓋上印章。 包括科恩內,各國對這份契約都相當滿意,七個帝國以自認為不大的代價換取了斯比亞帝國在某件事上的沉默,更重要的是,他們保住了顏面。而科恩陛下呢!他得到數額巨大的緊缺物資,在帝國重建時期,這批物資比金幣要合用太多了。 在他們擺弄文件的時候,總聯絡官笑咪咪的站到了小花廳門口。 “好了,各位遠道而來,一定很辛苦了,今天就早早休息吧!”科恩陛下無疑是個現實的人,他立即就想送客:“明天的登基儀式過程比較久,需要准備。” “對了,皇帝陛下。”在這個時候,加洛帝國的使者才想起了什麼:“我國皇帝陛下聽聞琴倫公主喜愛小動物的事,特別交代下臣帶來三十對溫順的珍稀動物,這些動物已罐運進宮了,如果皇帝和琴倫公主有空,一起去看看如何?” 琴倫公主聽說有小動物,兩只眼睛早已亮起來。 科恩想想下面也沒有什麼事,更不想掃琴倫的興,于是點頭答應:“好的,各位先走兩步,我交代幾句就來。” 在使者們離去之後,瑪法站到了科恩身邊。 “走吧!”科恩抱起琴倫:“我們邊走邊說,那邊情況怎麼樣?” “已經沒事了,貴族們離開皇宮之後等在路上,找了個僻靜處和總督們大吵一架,互相都指責對方不講信用。”瑪法竊笑:“真是笑死人了,他們居然都拿出了字據。” “那麼後果如何?”科恩好奇的問:“我沒有想到總督們會出什麼手段,他們的處境不怎麼好。” “我說老大,所謂術有專精,這句話一點錯都沒有,事實上兩邊的人都不乾淨。”瑪法強忍著笑意:“他們拿出的和約,上面都是對自己這方有利的條款……” “是嗎?他們都偽造文書?”科恩微微有點驚異,當初那份協議可是在自己眼皮下簽訂的。 “我也是剛收到消息,在當初簽訂協議的時候,貴族一方使用了魔法墨水,過了時效就會消失那種。”瑪法小聲解釋說:“而總督們呢!他們在前一天借口回請貴族,宴席間派出心腹去把這份協議給偷換了……反正兩邊互出手段,熱鬧非常。” “于是就有了會議上的情景?這兩群不中用的蠢材啊!”科恩微微搖頭:“如果是這樣,那也吵不出什麼結果來。” “是,然後他們就散了。”說到這里,瑪法眉頭一皺:“老大,我覺得貴族方面不會惡下這口氣的。” “他們惡不下也得惡,我這段時間以來是仁慈過頭了。”科恩瞥見前面回廊上有一個熟悉的身影,于是停了腳步:“回去之後你要好好布置一下,我就怕他們不犯錯,記住,少傷人命,多辦鐵案。” “明白了,老大你放心。”瑪法點頭答應。 “幫我抱抱琴倫。”科恩空著雙手,上前幾步:“尤里西斯親王,這麼專心在想什麼呢?是否皇宮中的景色太漂亮?” “陛下好。”卡爾·尤里西斯親王緩緩轉過身來,對科恩撫胸一禮。 “不敢當,我還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皇帝。”科恩還以同樣的禮節:“親王的人品我是知道的,聯軍的那些事情我還沒來得及謝謝你,請別見怪。” “別客氣。”尤里西斯親王不愧為氣概非凡的人物,聞言只淡然一笑:“如果閣下還不想以皇帝的身分自居,我當然希望能和閣下有一次輕松的談話。” “事實如此。”科恩取下頭盔,微笑著說:“親王,你坐過這欄杆嗎?一方面你會得到休息,一方面你又會擔心被人看到,偶爾違反宮廷規定的感覺真的很爽。” “當然知道,我也是在宮廷長大,幼年時還號稱後宮破壞者。”親王毫不做作的靠在圍欄上:“因為後來成了家,要給那群小土匪做榜樣,不得已才循規蹈炬。” “真的嗎?”科恩哈哈大笑:“第一次看到親王,覺得您不是這個樣子啊!” “我何嘗不是驚訝。”親王的目光投向遠方:“當我看到昔日的手下將領成為一個稱職的皇帝時,我心中一樣百感交集,雖然略有不足,但閣下做得真不錯。” 沉默片刻,科恩才苦笑著回答:“親王,這不是我想要的。如果我能選,我甯願自己還是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 “那是不可能的。”尤里西斯親王搖頭說:“一日為帝,終生都回避不了這個命運。”

上篇:第1章     下篇:第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