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3章  
   
第3章

科恩的目光移到卡爾·尤里西斯親王臉上,兩人相視一笑。 “我現在知道這是自己的命運。”科恩點點頭:“我有這樣張狂的性格,放在其他位置上絕對不是好事,這個沒有上司的位置似乎很適合我。” “但這個位置比其他位置更危險,也更艱難,你做好一切准備了嗎?”親王臉上的笑容逐漸淡去:“說句不合時宜的話,在閣下這個年紀當上皇帝,似乎是過于勉強了。” “我知道,親王閣下曾經是皇位繼承人,後來卻放棄了皇位。”科恩微微一笑:“或者在親王的眼中,這個皇位不值得自己苦心經營?” “我並不適合當皇帝啊!”親王搖搖頭:“更何況,我在親王的位置上待著,更能夠幫上家族的忙。” “也對,如果親王閣不是坦西帝國皇帝,我難免會跟你對上。”科恩呵呵一笑:“我想,我們都不願意出現這種情況吧?” “閣下頭腦清晰,並不像傳言中描述的那樣。”對科恩坦誠到幾乎魯莽的語言,親王並不驚訝:“我應該是高興呢!還是應該擔心一下?” “對一個遙遠國都里的睿智親王,我應該覺得慶幸,還是應該提防呢?”科恩微偏過頭去:“一方面,有這樣的人物存在讓我覺得自己並不孤獨,而另一方面,能察覺我用意的人又讓我覺得不安。” “閣下的話,是在稱贊我呢?還是在稱贊自己?”親王反問:“你指的是鐵礦的事?如果我不爽快點答應,下面的要求必定會讓我更加為難吧?” “當然,目前來看,僅僅只是鐵礦的事。”科恩點點頭:“在以後的日子里,閣下必定會看穿我更多的花招。” “如果是不涉及本國的事,我甯願選擇沉默。”親王歎了口氣,站起身來:“有很多事,其實我們都不必放在心上,對任何人來說,人生都只有一次啊!” “雖然這樣的機會渺茫,但我還是要說,親王殿下,我們永遠不要在戰場上相見,我不願意面對你這樣的對手。”科恩也站起身來:“我們去看動物吧!我想他們都等急了。” “如果我們都努力避免,我想那樣的情況就不會出現。”親王做個手勢:“陛下請。” 科恩牽過琴倫公主,對親王點點頭:“閣下請。” 在後宮靠禦花園的宮牆下,各國使者正等待著科恩的到來,牆根下一溜擺放了十幾個巨大的木箱,木箱上有或大或小的鑽孔,陣陣動物的叫聲隱約傳出。 琴倫公主聽到動物的叫聲,早就急不可耐,雙手拖著科恩的左手,用全身的力氣拉著他靠近,神情急切,小臉漲得一片通紅。 “來了來了,別急嘛!”科恩輕笑著把琴倫抱起:“讓我們來看看吧!” 隨同加洛使者前來的馴獸師連忙上來行禮,他們先在第一個箱子上張開一具絲網,再小心的揭開箱蓋——刹那間,數十只大大小小、色彩豔麗的飛禽鳴叫著飛出木箱,布滿了整個絲網,也讓琴倫公主看了個目不暇接。 “好東西。”看琴倫這麼高興,科恩自己也覺得欣慰,對加洛使者說:“費心了。” “哪里哪里,鄙國的一點小心意,如能讓公圭高興,我等已經非常榮幸了。”加洛使者笑意盈盈的回答:“請陛下和公主看第二個箱子里的動物,這是鄙國山中特產的一種小動物,皮毛光亮,性情溫順。” 馴獸師打開箱蓋,捧出一只憨態可掬的長毛動物,只有小狗大小,粗短的爪子不停擦著鼻子,笨拙的的姿態和傭懶的眼神把琴倫逗得“咯咯”直笑。 “這是第三個木箱,我國特產的淡水彩魚,生于高山深澗,如果要論顏色鮮豔,儀態雅致,天下魚類無出其右。”加洛使者介紹著:“如果放在陛下的魚池里,必定會為後宮增色。” “是嗎?”科恩隨意的回答著,心想這魚真的很好的話,就賠給老爸好了,省得他老懷念那條被自己吃掉的魚……懷中的琴倫公主看他走神,笑嘻嘻的用小手捏科恩的鼻子,還順手放下他的頭盔護臉。 如果天下還有一個人敢對科恩做出這樣的動作,那麼這個人肯定是琴倫公主。 “知道啦!小公主。”科恩無奈的搖搖頭:“我們來看吧!” 箱蓋才被緩緩揭開,一條小魚就急不可待的躍出水面,彩虹般豔麗的長尾輕輕擺動著,在空中帶出一串晶瑩的水珠。 正要靠近木箱,毫無緣故的,科恩心中警兆突現! “陛下請看——啊!”身邊加洛使者的話還沒說完,已經被科恩一腳踢向木箱,抱著琴倫公主的手一緊,科恩已經倒飛出去。 加洛使者的身體才剛靠近木箱,一支長劍就自箱板中透出,鋒利的劍頭迎風一晃,挽出一個寒亮的劍花,只是瞬間,加洛使者的身體就被這猙獰的劍勢絞成一團血霧! “噗!”的一聲巨響,木箱一面的木板迸裂,一個身穿白衣水靠的身體從水中彈飛出來,在四下飛濺的水滴中,在轟然巨響聲里,這人里帶著泥沙躍入半空,手中的長劍直追倒飛中的科恩。 “刺客!”本站在科恩身後的岩石大喊一聲,身體一晃封住刺客去勢,手中的戰刀毫無花巧的直劈過去,借助沖勁,厚重的戰刀撕裂開空氣,發出一般戰刀絕對無法發出的,極銳利的尖嘯聲。 “當!”的一聲,刀劍相擊,岩石巨大的身體微微一抖,像是吃了虧。身在空中的刺客一壓手中劍頭,把岩石手里的戰刀斷為兩截,足尖輕點岩石的左肩,借力騰身,如同一只滑翔中的獵鷹,繼續追向科恩! 而被刺客點中肩膀的岩石,則口噴著鮮血,龐大的身體收勢不住的向前沖去,把木箱撞了個稀爛。 拋飛在空中的半截斷刀猶在回旋著,一旁的卡爾·尤里西斯就悶不做聲的搶上,凌空一腳踢出——斷刀發出鳴鳴怪鳴,向半空中的刺客激射而去。但刺客沒有回頭,只用空著的左手反手一拳擊出,拳頭和斷刀並沒接觸,是直接以拳勢帶起的能量打偏斷刀,這份武技看得眾人張口結舌。 但他與科恩的距離,還是拉長了一步。 眼見刺客來勢猛烈,退飛中的的科恩不敢有絲毫大意,他一手抱住琴倫的腰,一手護住她的頭,落地時加速飛退,竟然連個轉身的時間都沒有。好在這地方他常來,熟悉腳下的地形,還不至于在忙亂中退入絕境。 從科恩察覺不對到現在不過才一次呼吸的時間,驟然巨變的局勢讓人一頭霧水,幾位使者呆立原地,還沒反應過來。因為刺客的身法太快,遠一點的近衛投出的長槍全部偏離了目標。 後宮中警號連響,高度戒備中的警戒近衛射出了第一批弩箭,黑亮的箭頭布滿刺客前行出路線,要避讓格擋都會減慢速度。 十來枝弩箭臨身,刺客卻不讓不避,悶不作聲的震裂身上的水靠,柔軟的毛皮水片四方激飛,與疾飛而至的弩箭相擊的時候,那連片的響聲就如同石頭與金屬的碰撞,而刺客的身體卻已經成功的穿過箭幕,繼續追向他的目標——科恩! 冰寒迫人的劍尖,距離科恩不過十步的距離。 在這危急時刻,科恩心里卻並不驚慌,思維反而變得前所未有的清晰,第二次落地騰身再起的時候,科恩身體連閃,空中共出現五個抱著琴倫公主的科恩,五個科恩一模一樣,分別退向不同的方向。 刺客手中的劍微微抖動,劍身上的光芒在急劇收斂,並向劍尖凝聚——空氣中傳出一絲尖利的嘯叫,一個刺眼的銀白色光圈出現在刺客身邊,並急速擴展出去,空中五個科恩身體被迫上,剛一接觸到便齊齊一震! 刺客的身體在空中匪夷所思的轉著方向,手中的長劍劃出大大小小的圈子,自劍尖透出的銀白色斗氣接連震散三個幻影,在最算時間內找出科恩的本尊,尖嘯聲中加速飛掠,眨眼問又把距離縮短到十五步。 兩個人一逃一追,速度都提升至極限,周圍的近衛完全幫不上手,攻出的長槍、射出的弩箭全部落空,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刺客從頭上飛過,心急如焚卻毫無辦法。 轉眼間兩人又是一個起落,眼看刺客越逼越近、情勢危急的時候,樹叢中有一個火球飛出,通紅的火球在空中旋轉著,拖帶著一個漂亮的圓弧尾跡,從左方繞過退飛中的科恩,悄無聲息的向刺客飛撞過來。 “殺了他!”追在後面的護衛齊聲大叫:“殺了他!” 刺客尖銳的目光依然罩定自己的目標,向前飛掠的速度不曾減慢一分,待火球臨身,又是一拳擊出。 雄厚的拳風把火球生生凝住,火球在空中急旋,再也前進不了。就在追來的近衛們大呼可惜的時候,火球卻在刺客身側猛然炸開,爆裂開來的火焰如同一張巨網,將刺客完全包裹其中。 “好!”護衛歡聲雷動,都加快了腳步,准備沖上前打落水狗。 火幕中傳出一聲尖嘯,一層銀色斗氣遍布刺客全身,包圍他的火焰被震散成一點點的火星,以更快的速度射向四周,身下數十臂方圓的樹林立即燃燒起來。 但這火球的威力卻不在這里,火焰飛散的那一刻,藏身于火球中的白影顯身出來,手臂輕揚,素白衣袍帶起數十個大大小小的風刀,罩向刺客前行之路。雖然事出突然,但刺客並不慌張,長劍挽起的光華在身前畫個十字,身體急速偏轉,直接就從風刀的間隙中闖了過去。 但白影的殺招卻不是風刀,她把手臂一伸,纖纖五指從寬大的袖袍中顯現,迎頭向刺客抓去。 “噗噗噗!”連聲悶響,在護衛們的叫喊聲里,白影手指和刺客的拳頭連點三次,誰也沒有占到便宜。但龍族的白影,手上的功夫可想而知,又是處心設計占了優勢,而這個刺客倉促應戰,僅憑拳頭居然就能和白影打個平手,這場面實在讓科恩心里發涼。 看到與科恩拉開距離,刺客的身體一個翻滾,輕易不出的長劍直刺白影前胸,白影手里沒有武器,只得一揮袖袍里住劍身。 “可!” 先是一聲清脆的撞擊聲,然後“哧”的一聲,刺客的長劍破袖而出,兩人在空中錯身而過,刺客的身形微微一滯後恢複正常,而白影一個後翻緊追不舍。 刺客距離科恩十五步的距離,白影距離刺客五步的距離,前後三人你追我趕的一路飛遠,地上僅余幾截斷裂的手躅。 刺客越追越近,科恩心里暗暗發急。從剛才的打斗來看,白影很明顯是收拾不了他的。而自己一旦讓他近身,能撐上多少個照面都還是未知數。為今之計只有再找幫手,但正宮或者後宮其他地方的人趕來需要時間,在身邊的又幫不上忙……腦子里轉上幾轉,飛退中的科恩調整了方面。 飛行對白影來說是一種本能,于是刺客每次在騰身而起的時候都會被白影從後攻擊,而且苗影攻擊路線多是向著刺客身後的防守死角,角度又刁鑽,所以幾個起落下來,刺客已經挨了她好幾記重手。 常人挨上一記龍爪早就得趴下,但這個刺客連血都沒有吐上一口,實屬罕見的高手。 科恩牽頭,刺客居中,白影在後,一黑兩白三條人影躍河流、穿樹林,白影和刺客還不時有驚險萬分的交手……不過一會,已經打橫過禦花園,到了一片綠蔭下。 科恩悶喝一聲,猛然發力躍起,躍起的高度比先前任何一次起跳都要高得多。 刺客一言不發,生受白影一掌,尾隨科恩直躍而起,身形快如疾電。他身後的白影呼喊一聲,並不高飛,只是擦著綠蔭掠過,手里已經在准備一個高級魔法。 眼看刺客的長劍就快臨身,科恩卻並不驚慌,身體慢慢轉過,把後背亮給刺客——連聲悶響中,刺客像是撞上了什麼東西,手中長劍劇烈抖動著,身體表面的銀色斗氣光芒大盛,整個人突然改變角度直墮下地! 這是一個不大的院落,六名精靈長老靜靜佇立,就是他們讓刺客吃了個暗虧。 刺客才剛落地,白影的魔法接踵而至,刺客身體急旋,長劍借勢挑出。巨響聲里,他還是被魔法余威掃中,腳下輕晃了幾步,蒙面布中上一片殷紅,看上去似已受傷。 直到這時,科恩的腳尖才接觸到地面。他還沒來得及緩口氣,就聽背後的白影一聲怒吼,微微轉頭後看,刺客已沖向幾位精靈長老,他冰冷的目光有若實物,不由得讓被看的人遍體生寒。 科恩心里只有一個認知,這刺客真是強得可以,瘋狂的勁頭跟自己有拼。 刺客快速沖上,身體表面的斗氣顏色已由銀白變成淺灰,並逐漸擴張開來,在他沖入精靈長老包圍圈中的那一刻,一抹耀眼的亮光在他身前展開,晃得所有人睜不開眼! 劇烈的爆炸中,白影被震得倒退好幾步,六位精靈長老無一不被震飛,而科恩就更慘,被沖擊波掃中的身體直接穿過了身前那扇厚厚的大門,一路滾進房舍中。 這還不算,滾動中的科恩還要保護好懷里的琴倫公主,盔甲撞擊青石地面,發出一連車、“劈里啪啦”的聲音,到停穩時已經摔的七葷八素,好不狼狽。 刺客跟著飛掠進門,下落時左手手掌觸地,整棟房屋立即被一層淡薄的紫氣環繞,破損的大門處同樣掛上一層隱約的紫色光幕。後面飛來的白影不小心撞上,身體又倒飛回去。 本來刺客應該直接沖上攻擊,但傷勢卻讓他無法立即行動,只得低下頭暫時調整一下呼吸。 翻過身來的科恩冷哼一聲,右臂一伸,把琴倫放到牆邊,接著站起身體,同手拔出黑鐵刀,走到房間正中站定。 刺客的樣子也不算好,一身衣服多處破裂,蒙臉的布中已被鮮血沁透,看夾剛才發出那極具威力的一擊讓他的傷勢更加嚴重。 聽到科恩的腳步聲,刺客抬起頭來,冰冷的目光通過兩個面中上的小洞射向科恩,猙獰的程度不減半分。可是,當他的目光掃過科恩身後那塊巨大的魔晶石時,不由得呆滯了一下,那塊魔晶石里,是閉眼含笑的菲謝特。 這種時候,任何一個分心都可能導致致命的失敗,而科恩又是個不折不扣的流氓,當然不會放過這種機會——他暴喝一聲沖上,手里的黑鐵刀高高舉起,刀鋒夾帶著自被追殺時就不斷積聚的怒氣,向著刺客當頭劈下! 這一刀,可以說是科恩截至目前威力最為強勁的一擊。 刺客悶哼一聲站起,長劍猛的前探,劍尖搭上刀鋒才猛然發力,將科恩的刀勢帶偏——“噗!”的一聲,刀頭劍尖一起插入地面的青石中! 攻勢如此凌厲的一刀竟寸功未立,科恩心頭怒火狂燒,不及拔刀出來,左臂一晃,包裹在黑甲的肘部擊向刺客頭部。刺客仰身避過,順勢一腳踢向科恩下身——刀劍相錯深入地板中,一時之間誰也拔不出來! 科恩的功夫跟以前比起來進步很大,但苦于“怒之咆哮”沒有練到家,有琴倫在身邊也不敢施展,刺客此時則尚未緩過勁來,也用不出什麼狠招。 兩人在極小的范圍內拳打腳踢,一個招式怪異,一個傷痕累累,一時之間倒成了個平局,打得興起,兩人索性放了刀劍,在廳中斗了個不亦樂乎。 對刺客來說,科恩的武技不算多好,拳來腳往中,科恩也愈見吃力,不得已用出招牌法寶,後躍一步,趁刺客迎頭沖上的時機,一包紅色藥粉向他身上撒去。 刺客不明就里,只有不顧傷勢猛的一拳擊出,猛烈的拳勢再次把科恩推倒在地,滑出十幾步的距離,手上的另一包藥粉撒上了天,而視線不清的刺客閃電般的後躍幾臂,也不敢輕易逼近。 紅色粉末在偌大的空間里彌漫,刺客半蹲著單手撐地,上體微微前傾,而科恩也已爬起,左手橫在胸前,右手隨手抽出腰間的短匕——兩人都明白,紅粉散盡之後的一擊,就是最後的交手。 飄揚的紅粉慢慢將下,一個單薄嬌小的身影站在科恩和刺客之間,那是……琴倫公主。

上篇:第2章     下篇:第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