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4章  
   
第4章

這是一觸即發,立判生死的局面,卻被一個瘦弱的小女孩插了進來。 科恩心里咯登一下,大呼糟糕,但眼下的形勢卻讓他不敢妄動,刺客距離琴倫實在是太近了,隨手一擊就可以要了琴倫的小命……現在,他只能奢望刺客沒把這個小女孩放在眼里,直接越過她攻擊自己,事實上科恩有絕對的把握反敗為勝。 如果他是一個合格的刺客,那麼除了刺殺目標之外,他不大可能殺其他人。 但無論如何,因為琴倫的出現,科恩已經分心,先前聚集的氣勢也逐漸低落,現在能接住刺客一擊的可能性非常渺茫。 而在科恩擔心不已的時候,刺客也保持著半蹲的姿勢沒有動,依然用眼神罩定科恩,冰冷且閃爍不定。偌大的空間里一片寂靜,降下的紅色粉末均勻的鋪在房間中部的青石地面上,薄薄的一層。 跟以前比起來,琴倫近段時間的變化不可以說是不大,雖然穿著的宮廷禮服有了些皺褶,但合體的服裝還是把她襯托得乖巧可人,往日消瘦的臉形也豐滿了不少,變得紅撲撲的,唯一沒變的是那雙充滿神采的大眼睛。 現在,這雙純淨的眸子正緊盯著刺客,一閃一閃,滿是疑惑。 刺客沒動,科恩沒動,琴倫公主卻向前邁了一小步。 科恩緊張得連心都快跳出胸膛,但在這個時候他卻不能出聲阻止琴倫,他知道,自己現在哪怕露出任何一個微小的破綻,都會引來刺客如雷霆般猛烈的攻擊。 小琴倫又上前一步,眼中的疑惑更加濃烈,她的這個動作似乎引起刺客的注意,刺客把收回的些許目光放到琴倫身上……科恩握住匕首的手心中沁出了冷汗。 “啊……”琴倫公主輕聲叫了一聲,她蹦跳著,快步繞向刺客的左側,臉上的興奮表情落人科恩眼中,讓科恩一頭霧水。 但更令人疑惑的是,刺客對琴偷公主的行為沒有任何反應,但科恩明白,這名刺客的目光一直就沒有離開自己,在琴倫出現于場中之後,他的目光雖然收斂了一些,但偶爾閃過的一點零碎光芒卻更加凌厲。 小琴倫已經繞著刺客跑了一圈,回到原先出現的位置。 “啊啊!啊啊!”琴倫公主歡呼一聲,拉開一個科恩熟悉的架勢。她面向刺客側著身體,一手叉腰,一手平伸出去,先指著刺客點了兩點,再指指自己——科恩還沒明白過來,琴倫公主已經誇張的搖擺著雙臂,嘴里“啊啊”大叫著沖向了刺客! 科恩這一驚可是不小,慌亂中只有讓身體微蹲前傾,做好了沖擊的准備,以自己的氣勢牽制刺客,令他不敢有所行動。但歡呼著的琴倫公主已經沖到刺客面前,而且縱身起跳——她想爬上刺客的肩! 科恩一咬牙,疾速沖出,手里的匕首已經提起,亮起一抹冰寒迫人的光華。 而更令他吃驚的還在後面,刺客的眼神雖然停留在他身上,卻伸出左手托住了小琴倫的腳底,把琴倫公主送上了自己的肩! 爬上刺客肩頭的琴倫公主發出“咯咯”笑聲,滿臉的笑容讓科恩前沖的身體生生凝住——自從入宮以來,除了科恩,琴倫公主不輕易爬上誰的肩,她這個動作知道的人可不多,懂得配合她的也只有兩人而已! 如果此刻沒有戴頭盔,科恩一臉的白癡表情就會被刺客看到。 滿面笑容的小琴倫開始抓刺客的罩臉布中,不消幾下,那張沁滿血跡的面中就被她抓了下來,絲絲金黃色的長發從刺客頭頂滑到臉狹旁……看到刺客的臉,科恩心口如同被大錘擊中,連退了好幾步,就連手中的匕首都幾乎抓不穩。 烏鴉,刺客居然烏鴉! 換了任何人是刺客都好,可為什麼要是烏鴉?科恩呆呆的站立著,看小琴倫用手帕輕拭烏鴉嘴角的血跡,各種滋味在他心里翻騰,這個舉世無雙的痞子一時之間竟然找不到話說。 “這個女孩身邊還有一個人。”烏鴉緩緩站起,目光平視著一身盔甲的科恩,用不帶任何感情的聲音說:“交他出來,今天饒你不死。” 聽了烏鴉這句話,科恩頓時有些哭笑不得。 這句話從一個刺客嘴里說出來,已經讓人大感意外,更別說是烏鴉這樣的殺手。科恩是他的刺殺目標,為了殺科恩,他已經付出的巨大的代價,眼看就要成功,但烏鴉為了一個萍水相逢的“白云”,此刻居然願意將這一切拱手……錯過這次機會再次行動的話,很可能要付出生命的代價。 “你覺得自己有這個能力?”科恩變了嗓聲,情勢急轉直下使他惡劣秉性又開始發作:“此處已被重重圍困,任你有再大本事也不可能全身而退,更何況要帶上兩個人?” “我會做給你看。”烏鴉依然是那副波瀾不驚的神情,話語中依然不帶任何多余的字詞:“做決定。” “交人給你?這個辦法倒是可行,但卻有少許技術上的問題。”科恩在心里竊笑:“閣下不如聽聽我的條件?” 烏鴉沉默著,沒有任何表示。 “我想啊!大家就不要打了。”科恩把手中的匕首一拋,插入腳邊的地面中,就在烏鴉對他的動作暗自驚異時,科恩已經順手解下頭盔:“不如坐下來聊聊吧!我請你吃點心……我的朋友,你覺得我的主意怎麼樣?” 烏鴉的眼神一凝,微微後退一步,雖然科恩黑發黑眼,但長相和神態卻與自己熟識的白云一模一樣。 “現在還要殺我嗎?”科恩嘿嘿的笑著,改變了自己頭發和眼睛的顏色:“早說你是個暴力分子了,你還不信……” 確定眼前這個身盔甲的斯比亞皇帝就是自己所認識的白云後,烏鴉臉色連變,一直強行壓下的傷勢在此刻再也壓制不住,一縷血絲在緊抿的嘴角邊隱顯,整個人搖晃幾下,終于在小琴倫的尖叫中倒了下去…… “喂喂——不要嚇我!”科恩幾步沖上,一手接過琴倫公主,一手扶住烏鴉,雖然滿心的關切,嘴里卻還在打趣:“都說這個職業不合適你了……男怕人錯行啊!” 殺氣盡去的烏鴉看著這個無恥之人,很想一拳把他打飛,無奈身體傷痕累累,對白云的揶揄毫無辦法。 籠罩在建築表面的光幕閃了幾閃,接著慢慢消失,圍在外面的近衛和精靈長老破門穿窗一湧而入,本來空曠的廳堂里立即站了個人滿為患,親衛隊都到了,岩石也扛著一把很誇張的戰斧擠到前面…… 但看到廳中是這麼一副景象,大家都目瞪口呆。 “看看看!有什麼好看的?沒事的人出去!”科恩手扶著烏鴉,目光看向岩石:“有人傷亡?” “是的,長官。”岩石早就見慣科恩的奇怪行為,這時挺胸正色回答:“加洛帝國使者已死,近衛們傷了不少。” 大門被整個拆下,更多的人湧進來。 “夫君。”被護衛圍得嚴密之極的菲琳見科恩真的沒事,臉上的慌亂之情才消去了一點:“加洛帝國使者死了,我們要給個說法。此外,君王遇刺非同小可,又是在登基前夕,要立即發公告,防止有人制造謠言。” “命令魔法師,趕緊治療傷患。加洛帝國使者勾結刺客圖謀不軌,把他的尸體拿去喂狗。”科恩想了想:“再傳令,在聖都范圍搜索加洛帝國的國民,見一個抓一個,給我一個個的審問,把事情鬧大點。” “那麼,刺客的事……”菲琳疑惑的看了烏鴉一眼:“我們要怎麼說?” “至于刺客的事……”科恩把琴倫公主還給走上前來的溫絲麗,也低頭看了看滿臉是血的烏鴉:“刺客行刺失敗,已被剁成肉醬、挫骨揚灰了!” “是的,長官!”岩石轉身走了出去。 “溫絲麗,你母親到了嗎?”科恩摸了摸鳥鴉的脈搏,覺得非常微弱。 “已經到了,在驛館休息。”雖然知道危機過去,但溫絲麗還是心慌意亂。不知道科恩扶著的這個人是誰,沒心思去問。 “馬上請她進宮。”科恩直接把鳥鴉扛起,徑直向門外走去:“大家到我的房間來,把這房間收拾收拾。” 科恩知道烏鴉的身體還撐得住,而烏鴉呢!隨便科恩把自己扛在肩頭怎麼晃來晃去,都是一聲不吭,或許他覺得眼前的這些事情太過離奇,還不能接受吧!可不管怎麼說,這次暗殺行動是徹底的失敗了。 進了房間,科恩把烏鴉放到床上,兩個禦用魔法師立即上前為烏鴉清理傷口。雖然烏鴉不習慣讓人在自己身體上搞來搞去,但他更不能抵禦科恩和琴倫兩人的無敵關切目光……也只好逆來順受了。 才清洗掉了烏鴉臉上的血跡,幾個內政監督心中都是齊齊一震,烏鴉的長相跟菲謝特很像,特別是神態……四位皇妃不約而同的用疑惑的目光看著科恩,但科恩並不回應。 魔法師在為烏鴉處理著表面傷口,科恩在一邊和皇妃們商量著因為刺殺引發出來的一系列事件,對幾位皇妃的疑惑眼神視而不見,三下五除二的把事情交代清楚,然後示意幾位妻子離開一會。 “母親來了的話,請通知我。”科恩叮囑溫絲麗一句,以微笑打消幾位妻子的擔憂。 送走眾人後關上了房門,科恩回身大出一口氣:“呼……怕怕。” “你還有怕的事?”說到耍小聰明,躺在床上的烏鴉哪是科恩的對手,他聞言睜開了眼睛:“看你逃的時候頗有章法,策略得當,哪有怕的樣子?” “我後怕行不行?”科恩拖過一張張椅子坐下,再抱起琴倫:“你想過沒有,你、我、琴倫寶貝掛了任何一個……靠!這他媽的什麼世道!” 烏鴉默默的看著天花板,沒有回答。 “你現在有什麼事情想告訴我嗎?”科恩淡淡的說:“事到如今,沒有什麼事再值得隱瞞了吧?” 烏鴉再次閉上了眼睛,臉上的表情極其複雜,身側那緊握的拳頭在微微顫動。 “既然是朋友,就應該彼此信任吧!”科恩歎了口氣:“早知道這樣,當天就不應該讓你離開的。” “怎麼可能不離開?”烏鴉嘴角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容:“誰也不能反抗命運。” “狗屁命運!什麼大不了的東西?為什麼不能反抗?”科恩冷哼了一聲:“命運讓你來殺我,但你並沒有殺成,你這不是反抗了嗎?” “是,我反抗了,但這結局似乎不怎麼好。”烏鴉微微轉過頭:“你手下有人死嗎?” “沒有,但是傷了不少。”科恩搖搖頭:“你下手倒是極有分寸。” “那不叫有分寸,那是功利。”烏鴉再次苦笑著:“他們不是我的目標,不值得在他們身上花力氣……我是個刻薄的殺手。” “你何必妄自菲薄?不用那麼看輕自己吧?”科恩靠近了些:“怎麼樣都好,反正是沒死自己人,我也免去了很多麻煩。” “麻煩?”烏鴉看著科恩:“什麼意思?” “雖然你受了點傷,但你的腦袋還是清醒的吧?你認為在這種情況之下,我還會讓你離開嗎?”科恩微微一笑:“已經有過一次教訓,我再不會犯第二次錯誤,在這種時候,霸道跟強權是我最有力的武器。” “我不是被你剁成肉醬挫骨揚灰了嗎?”烏鴉淡漠的回答:“那現在,我暫時也沒地方好去。” “別這副死氣沉沉的樣子,跟我們在一起你覺得不自在嗎?你可以不把我當皇帝,事實上這個皇帝的身分是用來唬人的,我還是那個白云。”科恩的話停頓片刻:“就算我答應讓你離開。琴倫寶貝也不會答應的。” 琴倫“啊啊”叫著撲到床邊,緊緊抓著烏鴉的手。 “我是一個殺手……” “屁話,我還是一個流氓呢!可那又怎麼樣?我還不是照樣當皇帝當得好好的?”科恩很不滿意的哼哼兩聲:“難不成,你有家人或者有把柄落在對方手上?” “我沒有把柄,我也沒有家人。”烏鴉眼里閃過一絲奇異的神色,搖搖頭說:“我是孤兒。” “既然你已經成年了,那麼你是不是孤兒也就不重要了。”科恩笑笑:“聽我說我的朋友,我不想讓你覺得我是在逼問你,但你得告訴我,是誰讓你來殺我的?” “怎麼?你的仇人很多嗎?”烏鴉反問一句。 “多得就像天上的星星,數都數不完。” “看來,你身處的環境的確不比我好多少。”烏鴉看看科恩那炫耀似的神情,沒好氣的說:“但這樣的生活,你也不覺得累?” “沒辦法呢!誰叫我是一個如此囂張的人。”科恩拍拍雙手,哈哈大笑:“是因為另一個家伙,所以才結下這麼多仇恨。” 烏鴉終于露出一點點笑的跡象,在他正要說話的時候,門外傳來的一陣腳步聲又讓他閉上了嘴。應該是溫絲麗的母親到了,在這個時候,其他人是不會來打擾皇帝的。 “如果你現在不想說什麼,我可以等等。”科恩放低了聲音:“如果你想現在說,我可以讓門外的人等等。” “我想想,下次再說吧!” “沒問題,你什麼時候說都好,但我希望你不要再干傻事……我明天就要登基了,可能會非常忙。”科恩站起身來:“如果你身體好一點,我想讓你明天陪在我身邊,有一個對我來說很重要的朋友已經不能來參加我的登基大典了,我不希望你再缺席。” “再說吧!” “好。”科恩點點頭:“琴倫,幫我看著他。” 琴倫鄭重的點了點頭,小手捏得更緊,非常認真的樣子。 科恩打開房門,什麼話都不說,先對溫絲麗的母親——精靈族族長深行一禮。 “已經是皇帝了,應該我向你行禮才對。”大精靈溫和的微笑著,用純淨的目光打量著科恩身上的變化:“孩子,你變得更有力量了。” 科恩拍拍心口,不無苦澀的回答:“力量更強大,但這里的負擔也更加沉重。” “你沒事。”大精靈閣下的眼光看向門內:“是有其他人受傷了嗎?” “是啊!里面的兩個人都有些不妥,拜托母親多費心了。”科恩回頭看看烏鴉和琴倫公主:“我還得去老爸那里把這件事解釋清楚……還有幾位皇妃……這是大麻煩。” “那就去吧!這里交給我。”大精靈回答著,在科恩走出房間時,又轉頭對他說:“科恩,你知道為帝者,最重要的是什麼嗎?” “是什麼?”科恩一臉的迷糊。 “平靜主自己內心的平靜。當你覺得太累,就找一個安靜的空間,讓自己靜靜好了。” “是,我試試看。” 科恩抓抓頭,還是一臉迷糊的走開。

上篇:第3章     下篇:第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