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6章  
   
第6章

通向皇家議事樓大廳的後通道上,司儀官正一遍遍把弄著手里的卷軸蠟封,時間快到了,他有些緊張。 科恩。凱達的幾位親密伙伴正眾在通道中,性格沉穩的莫亞少將和總參謀官卡羅斯中將正平靜的對視著,大法官杰克和總聯絡官在小聲談論什麼,看得出來,這兩位是屬于比較興奮的那種。而海爾特少將就在通道里來來回回的兜圈子,頻率稍快的腳步聲和配劍細煉輕微摩擦聲一起回響,把主人略帶焦急的心態表露無遺。 通道外端打開了,面帶微笑的科恩·凱達牽著琴倫公主的手,同時踏上了通道地面的鮮紅地毯。筆挺的銀白色束腰禮服,隨身長劍懸掛的位置一絲不差,左胸上綴著他所有的高級勳章,一頭黑發也梳理得很整齊。 這身裝扮真是前所未有的正式,幾位昔日伙伴驚訝的張大了嘴。 在他們的印象中,這樣的裝束永遠不可能出現在科恩身上,如果是以前的科恩,就算是自己的登基儀式,他最多也就穿著自己習慣的衣服出來晃一晃而已。如果是有人說服他穿上這身行頭,那麼這個人一定是非常了不起。 科恩微笑著走近,先看一眼海爾特,輕聲問:“神氣的將軍,願意站在我身邊嗎?” “是的,我願意。”海爾特回以微笑:“別的位置看來不適合我。” “那就走吧!”科恩領頭走向大廳,途中一拍了所有伙伴的肩,伙伴們微笑著點頭,跟在科恩和幾位內政監督身後。 司儀官急忙跑到大廳門口,向外揮舞起手勢,皇家樂團的數十名長號手同時吹響手里的長號,一陣了亮、激昂的長號聲在皇宮上空回響著,最後在樂團指揮一個強有力的手勢中結束。 正宮廣場上一片安靜,數千人屏住了呼吸,大家目不轉睛的盯著大廳門口。如同事先布告上宣布的那樣,皇宮上空的魔法屏障亮了起來,柔和的白光籠罩著整個皇宮,聖都城里的所有臣民都知道受冠儀式開始了。 “斯比亞帝國第十七任皇帝——科恩·凱達皇帝陛下登基典禮開始!”司儀官站在大殿門邊宣布,洪亮的聲音傳遍皇宮每一個角落:“請皇帝陛下接受皇冠!” 皇家學院院長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緩步走到了平台中央,他身後跟著來自天堂島神殿的樞機祭司,還有手捧托盤的禮儀官。”大塊鮮紅色的金絲絨鋪在托盤中,上面端正的放置著無數人為之發狂的皇帝寶冠,百來顆鑲嵌于皇冠上的寶石正在陽光照射下流轉著夢幻般絢麗奪目的光芒。 皇家樂團再次演奏起威武雄壯的音樂,科恩·凱達手撫劍柄,神色凝重的從大廳中一步步走了出來。禮服上的繡線反射著陽光,長長的披風拖拽在身後,他就這樣一步步的走進數千道目光中,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 觀禮的人群里,幾乎有一半的人從沒看過這位年輕的皇帝,在這一刻,他們心里無論如何也不能把眼前這位黑發黑眼、神情威儀的人跟記憶中的那個“流氓總督”和“流氓將軍”的形象結合在一起。而另一半熟悉科恩·凱達的人同樣也在驚訝,這位目光如炬的君主,真的就是以前的那位科恩長官嗎? 走到羅倫佐院長面前,科恩停下了腳步,平和的目光注視著這位白發蒼蒼的老者。三位親王,四位內政監督,還有幾位帝國最重要的大臣,都在這時站到了科恩身後。 音樂聲平緩下來。傳音魔法開始生效。 “以斯比亞帝國總導師的身分,我代表全體國民提問。”在這莊嚴的時刻,提夫,羅倫佐心中卻一陣莫名的激動,他眼中翻滾著淚光,差一點就無法說話:“科恩·凱達,你准備好承擔起一個皇帝的義務了嗎?” “我已准備好。”科恩點了點頭,用平緩的語調回答。 “你會帶領著全體國民,並一直領導著他們,不拋下任何一個人嗎?”提夫,羅倫佐的聲音有點顫抖。 “是的,是我的國民,我不會拋棄他。”科恩再次點頭。 “在神族代表的注視下,在這里所有人的見證下,我代表全體國民,把這皇帝的權利交給你,這是巨大的榮耀,更是艱巨的責任。”院長側過身去,雙手捧起托盤中的皇冠:“皇帝陛下,請接受您的皇冠。” 科恩微微低頭,讓院長為自己戴上皇冠,在真切感受到這塊金屬的重量時,沒人注意到他眼中閃過的那一絲迷茫。 “從現在起,您就正式成為斯比亞帝國第十七任皇帝。”提夫,羅倫佐收回手來:“請為斯比亞帝國努力!” “這是我的義務。”科恩點了點頭:“謝謝你的提醒,院長先生。” 聽了科恩回答,院長的嗓子哽咽著,一滴老淚再也不受控制的從他眼角滑落……斯比亞帝國極其危險的情況下重新屹立,那些沒在科恩身邊共同面對過的人,很難體會到其中的艱辛。 “皇帝陛下已接受皇冠!”院長大人後退一步,繼續履行著自己的使命,他單腿一曲,人已跪在地毯上:“參見皇帝陛下!” “參見皇帝陛下!”平台上的官員們跪了下去。 “參見皇帝陛下!”廣場上的人跪了下去。 皇宮上空的魔法屏障變成耀眼的金黃色,這是皇帝陛下接受皇冠的信號,聖都各處的居民同時高呼“皇帝陛下萬歲”,面向皇宮跪倒在地。聖都的各處街道上、各處廣場中,除了值勤的士兵和外國使者,再沒一個人是站著的。 整個斯比亞,在此刻向科恩。凱達致敬。 在廣場的一個僻靜角落里,身穿白色盔甲的烏鴉也在默默注視著這一幕,他此刻的眼光出奇平靜,而在身後不足十臂的距離,就是一道通向出宮道路的拱門。 注視著視野里這從近到遠,一片片伏跪在地的人群,看著他們低下的頭顱,一種奇怪的感覺充斥在科恩心中。他知道,從這個時候起,自己可以決定這些人的生死,自己可以決定這些人的一切!只要自己願意,做什麼都可以…… 好一會,科恩的目光才緩緩的收回來,他取下手套,彎腰下去攙起提夫,羅倫佐。 “一直以來,你都在為帝國的光複傾注心力,作為對你無私幫助的感謝,我賜予你以後在任何場合免跪的權利。”對院長說完這句話,科恩抬眼望向廣場上的人群,稍微提高了點聲音:“各位愛卿,你們也平身!” “謝謝皇帝陛下。” “陛下,請上前講話。”院長站直了身體:“大家都在期待著。” 科恩轉過頭去,向琴倫公主微微一笑,兩眼發光的琴倫公主才不管這是什麼場合,蹦蹦跳跳的跑到科恩身邊,之後被他一把抱起,順著地毯走向平台邊緣。 廣場中,數千人翹首期盼著皇帝的講話。 “為了今天這個莊嚴的時刻,我的書記官花半個月的時間,為我准備了一份演講稿。”科恩在平台邊緣停下腳步,用清朗的聲音說出這個讓人摸不著頭腦的開場白:“我的書記官文采出眾,寫出來的稿子無人能及,但我卻不想照著念……因為,那稿子上寫著的,並不是我現在想說的話。” 聽完皇帝的話,廣場中有一半的人露出了會心的微笑,因為他們記憶中那個熟悉的科恩長官又回來了!不按照事先安排的步驟做事,正是科恩長官的特點之一。 就連遠在廣場角落里的烏鴉,他被頭盔遮蓋的臉上也露出一絲笑容,雖然眼光投射在科恩身上,但他的腳步卻慢慢的移向身後的拱門……平台上的科恩抱著小琴倫,跟上次分別何其的相似,只是這次分手之後,還有沒有機會再見面? “此時此刻,我站這里,我心里的感受可能只有我一個人知道,我想到了很多,任何人也無法完全了解。”科恩的目光掃視廣場上,琴倫公主摟著他的脖子,小臉紅撲撲的。抱著一個小女孩非但不能折損科恩半點威儀,反倒為他的氣質中增添了幾分仁和:“但不管怎麼樣,我心中很欣慰,因為有你們站在我的身邊,站在我的左右,站在我的周圍,你們給了我力量!” “皇帝陛下萬歲!”第一聲歡呼響起,不受控制的席卷全場! 無論是屬于哪一個陣營的聽眾,都很高興聽到皇帝陛下對自己的肯定,特別是科恩陛下的即興講話,這應該是陛下心中最真切的想法了……他們被皇帝陛下的話深深吸引。 科恩微微舉手,讓大家安靜下來。 “在擁有這份欣慰的同時,我又感到很遺憾,深深的為那些不能再站在我身邊的伙伴遺憾!他們是那麼出色,每一個曾經站在我身邊的人,都是獨一無二、不可能被取代的。”講到這里,科恩的話停頓了一下:“這皇冠,是無數伙伴拼了性命換來的,失去他們,我很心痛。欣慰和遺憾層層堆積起來,這就是當皇帝的感覺!” 廣場中人有些迷糊,對于皇帝的話,大多數人覺得無法完全領悟。昔日的往事在腦中浮現,每個人心里的感受都不一樣,在陛下講話的空檔里,人們交頭接耳的小聲議論著,揣摩皇帝的心意。 “此時此刻,在皇宮外,在聖都城外,在斯比亞的土地上,還有數千萬的國民,我知道他們在看著我,這份皇帝的責任驅使我向前,並一直向前。”科恩忽然提高了聲音:“在這時候,你們要站在哪里?!” “站在皇帝陛下身邊!”廣場上響起洪亮的叫喊。 “我們曾經經曆過很多困境,靠著大家的力量,我們撐過來了。我知道在以後的日子里,帝國肯定還會再次經曆困境。”科恩再次提高了聲音:“在那樣的時候,你們要站在哪里?!” “站在皇帝陛下身邊!”人群中,無數緊握的拳頭在揮舞。 “站在我身邊可能你會失去很多東西,我不知道我能給你們什麼,現在唯一能承諾你們的,只有我真摯的情義。”科恩舉起手,讓人群安靜下來:“就算是這樣,你們也永遠不後悔嗎!?” “永不後悔!”人群中的呼喊此起彼伏,重重疊疊的彙集起來,並形成巨大的聲浪,其聲勢不比戰場上的沖鋒遜色。 “記得你們今天的話,永遠站在我的身邊,成為我的伙伴,我必以真誠相待!”科恩點著頭,目光投向廣場角落,投在幾乎就要退出拱門的烏鴉身上,沉聲說:“我們會創造一個屬于斯比亞帝國的明天!屬于我們的明天!” “永遠效忠皇帝!”廣場上響起更大聲的呼喊,樂隊再次奏起音樂,空中飄灑著花瓣和彩帶。在熱烈的氣氛中,人們盡情揮舞起雙手,還有人把自己的帽子丟上天。 在震耳欲聾的回應聲中,科恩的目光穿越滿天飛舞的彩帶,硬生生讓烏鴉停住了腳步。 烏鴉是一個不習慣和別人一起生活的人,對于他來說,孤獨就像是影子一樣時刻陪伴著他,如果不是遇到科恩,他甚至連一僧朋友都沒有。雖然是個頂尖的殺手,在某些方面堅強無比,但這份堅強卻並不是無懈可擊……可以說,烏鴉心里的某處異常脆弱。 那份本能驅使著他回避這一切,回避廣場上這熱烈的氣氛,回避那個此刻正站在平台上熟悉而又陌生的朋友。只要一步,只要再退一步,他就可以離開這個皇宮,他還可以強迫自己忘掉這一切。 但和科恩以及琴倫的往事卻在他的回憶里不斷閃現,那一個個快樂而溫馨的片段,沒有壓力,沒有血光,有的只是陽光般燦爛的笑容……在此之前,他甚至沒有玩過泥沙。 科恩的目光中,已經包含了要對他說的一切,只針對他一人,與滿場歡呼的人群無關,跟兩人的身分沒有任何關系。 這跨出拱門的最後一步,烏鴉始終沒能邁動。 平台上,維素·凱達親王的講話很快就結束,下面觀禮的人正向前宮移去。一直沒露面的白影穿過湧動的人流,出現在烏鴉身旁。 “皇帝在等你。”白影伸出手,對他做了個請的手勢。 烏鴉沒吭聲,白影也看不到他隱藏在頭盔下的表情,不過最後,烏鴉還是轉身向白影所指的方向走去。 在皇宮外的廣場觀禮台上,波塔帶國使者塞維克·蘭度第一個看到斯比亞的官員走出皇宮,他興奮的轉過頭對坦西帝國使者卡爾·尤里西斯親王說:“殿下的受冠儀式結束了,閱兵式就要開始!” “參加斯比亞帝國的閱兵式,就值得你這麼高興嗎?”親王的語氣依舊很平靜:“還是你另有所圖?” “我可沒有別的意思。”塞維克·蘭度大聲叫屈:“只是聽說黑暗軍隊戰力起群,很想一睹他們的風采罷了。” “沒有一句實話。”親王又被他逗笑了:“你波塔帝國的軍隊也不是沒和科恩陛下的軍隊交過手,他們厲不厲害,厲害到什麼程度,你心里應該有數才對。” “親王殿下、話不能這樣講啊!我怎麼會和那些叛軍余孽有來往?再說了,就算我知道曾經交過手的部隊情況,那也畢竟是局部嘛……” “放心好了,科恩陛下既然舉行閱兵式,就肯定會讓你看個夠。”親王看著遠處的宮門,留意觀察那些三三兩兩走出來的官員:“但也別暗自慶幸,你不會得到多少情報。” “說的也是。”塞維克·蘭度有點泄氣,他背靠著椅子,順著親王的目光看過去:“親王殿下對這些人感興趣嗎?聽說這些貴族近段時間過得不是很舒坦。” “你想告訴我什麼呢?”親王再一次肯定,這個裝做一臉憨相的年輕人令自己非常討厭。 “哦!聽說在前些日子,貴族們曾經為自己的權利抗爭過,結果功虧一饋,反倒被別人拖了後腿。”塞維克·蘭度砸砸嘴皮,以非常惋惜的語氣說:“所以嘛!眼不在斯比亞帝國的權力階層中,貴族們的地位不上不下,非常尷尬。” “這次叛亂戰爭有不少貴族牽連在內,內部清理一部分也符合常理吧!用得著怎麼大驚小怪嗎?”親王隨意回答著,裝做不明白塞維克·蘭度話里的隱意。 “我不覺得奇怪啊!只是親王有興趣,我就隨口解釋幾句。”塞維克·蘭度聳聳肩,也不深說,就此打住話頭。 親王也裝模做樣的說上一句:“非常感激。” 實際上,他們都知道科恩。凱達在上台後並沒有大規模的清理貴族階層,連投誠的各行省總督也沒有調換。公平的說,沒有人認為這是科恩。凱達大發慈悲既往不咎的現象,這不過就是一個保持帝國穩定的權宜之計,但也必然為日後的混亂埋下隱患。 貴族是不會甘心失敗的,別有用心的總督們也不會甘心交出自己的腦袋,科恩·凱達更不會放心他們……但這事只能暗中較勁,不能擺到桌面上來。 這是一個十分危險,但又充滿誘惑力的游戲。 聯盟內其他帝國相當忌諱這支曾經打敗魔屬聯軍的軍隊,所以,它們會很樂意幫助斯比亞帝國早一些進入這個游戲中去。 自己平庸不要緊,最重要是不能讓別人比自己出色。 這種事情,根本就不用商量,大家心里都亮堂得很呢!

上篇:第5章     下篇:第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