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7章  
   
第7章

“快點、快點,閱兵式快開始了!” “事情全部安排妥當了嗎?負責宴會的人在哪里?” “舞會嘉賓的名單再核對一次,點心單子送出去沒有?” 跟著白影,一身盔甲的烏鴉走到皇家議事樓的長廊里,這里是科恩陛下直屬的秘書處,皇宮中最忙碌的所在。那些來來往往的官員皆對烏鴉投以奇怪的目光,在今天這個時候,居然有人穿盔甲,難不成這個人比皇帝還怪嗎? 白影一直帶他進入科恩的房間,之後就站在門邊,一動不動。 站在落地旁邊的科恩已經換過了衣服,正抱著琴倫擺弄窗邊的一盆花草,在烏鴉看來,穿著皇家禮服的科恩非常陌生,一點也不像自己所認識的那個痞子。 “我就知道你不會離開。”科恩俐落的轉過身,用純淨得不帶任何雜質的目光盯著烏鴉:“我很高興自己沒有看錯。” “我只是暫時沒想到去哪里,這決定與你無關。”烏鴉冷淡的回答。 “沒關系啊!只要你留下來就好了,趁現在這個空檔,我們來商量一下對你的安排好嗎?”科恩臉上露出清爽的笑容:“第一,你以我私人朋友的身分留在我身邊,我不會讓你去殺人,也不會讓你做任何你不想做的事情。第二,你不擔任任何職務,對這個國家沒有絲毫義務和責任。這樣的話,你就不會有壓力了吧?” “聽起來很不錯。”烏鴉點點頭:“但我不習慣游手好閑。” “我父親常常講,知道上進的就是好青年。”科思把琴倫公主放到烏鴉手上:“那麼,你可以幫我抱著琴倫小寶貝,型讓她受到別人的傷害。其他的事情你不用管,平時跟在我身邊就好了。” “保護好琴倫就可以?”烏鴉將琴倫抱在懷里,語調微微有了些變化:“沒有其他的事?也不用保護其他人?” “這個嘛……你應該知道吧!琴倫小寶貝喜歡很多人,如果這些人受到傷害,也就等于是琴倫小寶貝受到了傷害。”科恩的笑容里,有一絲狡詐慢慢浮現,但這樣的科恩反而讓烏鴉覺得親切:“所以嘛!舉手之勞的事情就做一點好了,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我無所謂。” “好樣的!歡迎你的加入,晚上為你介紹其他人認識!”科恩搓著手哈哈大笑,眼睛卻看著一旁的白影,直到後者走過來,遞給他一個銅板為止。 “這個是海……”烏鴉覺得這個銅板跟自己有關,但一時之間又不清楚要怎麼問才好。 “這是一個銅板,我的勞動所得。”科恩回答著,面不改色的把銅板放進兜里:“說明白點,這是賭注。” 烏鴉沒說話,但心里已經找到往日那個無賴的感覺了。也只有這個無賴才會拿自己的去留跟白影來打賭,而這個吝嗇鬼給出的賭注只是一個銅板而已。 “皇帝陛下,時間到了。”書記官輕輕的推開門:“請到廣場。” “知道了。”科恩拍拍烏鴉的肩:“准備好了嗎?上吧!” 皇宮正門前的廣場上,數萬民眾早已等候多時,先前在正宮參加受冠典禮的官員們也全部出了宮門,紛紛走上觀禮台上就坐,正跟那些無法進宮的人談論著剛才的熱烈場面。左側觀禮台上是男賓,右側是女賓,中間有遮陽棚的檢閱台是皇帝專用。如果向道路遠方眺望,可以隱約看到道路盡頭那些排列成方陣的軍隊。 其實,在皇帝陛下還沒出現的時候,最引入注目的還是右側的觀禮台,絕大多數民眾的眼光一直在這個色彩繽紛的高台上流連,一刻也舍不得離開,相對于左側觀禮台上的沉默氣氛,這里的景象真是太令人心曠神怡了。 上下十來排座位上方的空間,完全被各式鑲花邊流蘇的小遮陽傘占據,還好座位之間的空間較大,還不至于阻擋視線。傘不是一片緩緩搖動的折扇和手中,搖動折扇的人,幾乎全是斯比亞帝國貴族名媛。 就整個大陸來說,這都是難得一見的景觀。 想像一下,幾百名或嬌豔似火、或清純可人、或溫柔婉約的年輕女子同時出現在眼前。她們戴著的各式小帽完美的配合著發型,上面精心裝飾著彩色鳥羽和毛皮,跟她們比起來,近衛軍的盔纓顏色不好,樣式也差,除了長點之外一無是處。 她們低聲的談論著,紅撲撲的臉上掛著淺淺的笑,或者用白皙的小手從精致的袖筒里取出手帕,輕輕擦拭鼻尖沁出的小汗珠,又或者不經意的晃動自己的頭,讓耳垂下的寶石向各個方向閃現耀眼的光芒…… 帝國的閱兵儀式,基本上與她們無關,她們是跑來展示自己俏麗容貌的。 一陣急急的鼓點之後,數排精神抖擻的長號手吹響了手里的銀色長號,通知廣場上的人們皇帝陛下駕到。 廣場上一片安靜,觀禮台上的官員貴族們起身肅立, 雄壯的樂聲中,兩排身材高大的近衛軍戰士順著通向檢閱台的地毯走出宮門,兩人高的長槍下飄揚著一面皇族旗幟,黑色戰甲上覆蓋著紅色的罩衣,頭盔上,那微向後斜的紅色鳥羽隨著腳步搖曳,這隊人徑直走到檢閱台下,圍成一個方正的護衛圈。 岩石率領的近衛隊跟著出現,百來人清一色的銀色盔甲,再配上不苟言笑的表情,每隔上十步就分出兩人護衛在地毯左右,一直站到檢閱台上。 之後,皇帝陛下在親王和皇妃的陪伴下走了出來。 廣場上的人群立即就沸騰了,民眾爆發出的巨大歡呼如同波浪般翻滾在聖都上空,無數只手在空中揮舞,自天空降下的彩帶和花瓣斜斜飄過廣場。直到皇帝陛下一路走上檢閱台,廣場上才重新平靜下來。 皇帝身穿銀色的高領束腰禮服,背後一襲碩長的純白色披風,這身打扮在一片鮮紅的檢閱台上顯得尤為醒目。他手按著劍柄,面容平和的注視著臣民們,黑色的長發分出兩縷自耳前順腮邊垂下,在微風發吹拂下飄動著。 左右觀禮台上的文武官員高呼萬歲,再次行禮,廣場上的人群全部伏跪在地,連那些看起來對什麼事都不太關心的貴族夫人和小姐們也站起來,牽起裙角,遙遙向皇帝行宮廷禮。 從高高的檢閱台上看下去,情景又和剛才不一樣,那些飄飛的旗幟和情緒高漲的人群已經完全將科恩的視野占據,擠得沒有一點空隙。 “今天站在這台上,我很榮幸,因為我可以這樣稱呼你們,我的子民們——”科恩的右手在胸前一揮,人群中再次爆發出連綿的歡呼,科恩不得不揮著手臂,讓人群安靜下來:“我和我的家人都很高興,因為可以和你們一起迎接這個喜慶的日子!” “萬歲!萬歲!萬歲!”雜七雜八的歡呼聲逐漸統一,最終演變成一個簡短的詞彙。 “記住這來之不易的一刻,記住這無比輝煌的一刻,每一年的今天,都將是斯比亞帝國最隆重的慶典!”科恩大喊一聲:“以皇帶的名義,我宣布閱兵儀式——開始!” “萬歲!萬歲!萬歲!”就連左右觀禮台上的嘉賓們,都讓這震耳欲聾的歡呼引得熱血澎湃。 皇家樂團的指揮揚起了手,節奏感很強的音樂響起,與此同時,排列在遠處的隊伍中響起一聲號令,整齊的口令聲中,方陣出發。 威武雄壯的進行曲里,第一個方陣在民眾視野里變得逐漸清晰起來,這是全部由一群軍官組成的方陣,在他們頭頂上是一片火紅色的、迎風招展的旌旗。在他們後面,分購是穿著淺灰、天藍、純黑、純白禮服的軍官所組成的其他方陣。 一步又一步,他們目不斜視的走上廣場,各色禮服上纏繞的金線明亮耀眼,錚亮的馬靴在地面上踏出厚重的腳步聲,在經過檢閱台時,整個方陣中的軍官同時抽出配劍豎立胸前,齊聲向皇帝問好。 科恩抽出配劍,劍尖斜指右前方還禮。 也許是受了軍官們威武步伐的影響,人群激動起來,街道兩邊是一片片揮舞的手臂,無數花朵向街道中行進的方陣丟去,空中隱隱散發著余香。 其後的士兵方陣在一名軍官,三名旗手的引導下走來,綴著飄帶的旗幟上以金色絲線繡出所屬軍團番號。士兵們除了手中的一件武器外並沒有其他的裝備,也沒有穿上盔甲,代之以新式禮服。 雖然他們的裝扮顯得很得體,但卻讓想獲取一些軍事情報的各國使節大為失望。 觀禮台上,怏怏不快的塞維克。蘭度轉頭向卡爾·尤里西斯親王看去,發現親王的目光停留在方陣前方的一面面旗幟上。親王這樣的人,應該不會無緣無故的盯著旗幟發呆吧?塞維克·蘭度再仔細觀察一下,也在旗幟上發現了一些有趣的細節。 眾所周知,斯比亞帝國的精銳軍隊不過十五萬,這些軍隊都是科恩。凱達一手培養起來,跟隨他南征北戰的嫡系,一共是三個軍團。雖然在討逆戰爭後期,科恩也收編和接受了一些其他軍隊,但不應該超過二十五萬人,按普通的軍隊編制,這些軍隊不應該超過十個軍團。 但是現在,已經過去不止十個方陣了,如果塞維克·蘭度沒有記錯的話,他們手中所舉的旗幟上應該寫著,皇家近衛軍第一到第十軍團!當時塞維克·蘭度還在心里暗笑,科恩陛下怎麼把自己所有的部隊都劃到近衛軍里去了? 但後面的方陣還在連續不斷的通過,旗幟上的軍團名稱也在發生變化。 蒼穹軍團、夜鷹軍團、奔狼軍團、血色軍團、千濤軍團、磐石軍團……這些軍團的名字聽來就不是一般的魚腩部隊,應該是特別授予的稱號。他們才剛剛走過,後面的影馳軍團、烈炎軍團、凌風軍團又走了過來……簡直令人目不暇接。 相對于卡爾·太里西斯親王的沉穩,塞維克·蘭度的表情非常迷惑,當輕騎兵方陣經過的時候,他已經記不住旗幟上的那麼多名稱了。不過,各個方陣中那些軍人的凌厲氣勢,還有他們流露出來的銳利眼神倒是令他印象深刻。 隨著相互之間的輕聲交談,一種擔憂的情緒在各國使者中悄悄傳播著,斯比亞帝國在擴軍嗎?以一個軍團兩萬人計算,怕有近百萬的軍隊吧?科恩·凱達真的打算窮兵黷武嗎?還有一個更重要的疑問,這麼多的軍隊,斯比亞的國力能夠支撐嗎? 斯比亞帝國的官員們不會回答他們這個問題,他們當中的大多數人的目光是在方陣中搜尋,尋找自己的親人。科恩陛下的話沒有錯,一個擁有高級軍官的家庭,同時也就擁有了相當程度的榮耀。 右側觀禮台上,年輕漂亮的名媛們明顯變得興奮起來,在折扇的輕掩下,塗著瑰麗唇彩的小嘴正在開合,和身邊的姐妹們一起,對經過台前的軍官們評頭論足,還不時發出幾聲由衷的贊歎。不過,經過台前的軍官們並沒注意到她們飄飛流連的眼神。 “五十多個軍團吧!”在皇家樂團改奏另一支進行曲的時候,塞維克·蘭度倒吸了一口涼氣:“看這情形,還沒完呢!” “先前經過的是五十個有軍團編制的方陣沒錯,但你得到你想要的情報了嗎?”身邊的親王轉頭對他一笑:“可別被嚇著了。” “不會不會。”塞維克·蘭度搖搖頭:“有這樣強大的鄰國,我感到非常的欣慰,魔屬聯軍對我方形成的威脅會減輕不少吧!” 親王笑而不答,轉頭看起後續的地方部隊方陣。恢弘的進行曲傳遍了全城,民眾的情緒完全被激發出來,歡呼聲一浪高過一浪,現場氣氛變得熱烈無比。 就在廣場上高昂的情緒到達極點時,恢弘的進行曲戛然而止。 人們還沒來得及驚訝,整齊的戰鼓聲就在廣場周圍響起,渾厚低沉的鼓聲源源不斷的聚集起來,在人群中傳播擴散。鼓點由緩和到密集,始終緊扣著觀禮民眾的脈搏,震動著所有人的心弦,讓人情不自禁的熱血澎湃,恨不得與這戰鼓聲溶為一體。 六十面巨大的戰鼓,在短暫的沉寂之後,又把民眾的情緒推上一個新的高度。有這樣隆重的鋪墊,大家自然都明白下面出場的不會是一般部隊。特別是在觀禮台就坐的外國使者們,他們一個個張大了眼睛,生怕自己錯過任何一個片段。 里帶著整齊的馬蹄聲,打頭的騎兵方陣順著街道而來,整個方陣全是一種凝重的黑色,戰士們黑衣黑甲,就連胯下戰馬也是黑色。就是這大片的黑,卻把方陣里唯一的一點銀白襯托得分外醒目——那唯一的銀白,就是長槍的槍頭! 大多數人並不知道這些騎兵有什麼特殊之處,普通民眾最多是覺得這些騎兵裝扮帥氣而已。而那些了解軍務的人,特別是跟這些部隊打過交道的人,才明白這種騎兵的可怕之處。 “突擊騎兵!親王殿下,是突擊騎兵!”塞維克·蘭度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來,聲音都有些變調:“看他們的裝備,完全是戰備部署!” 身為斯比亞鄰國重臣的塞維克·蘭度,早就知道這種騎兵的大名,在討逆戰爭末期,波塔帝國支援叛軍的重裝部隊就是被一小支突擊騎兵趕回老家的。自己軍隊那種丟盔棄甲的悲慘場面,塞維克·蘭度至今還記憶猶新。 “標准騎槍、加長戰刀、勁弩、輕裝盔甲、黑色罩衣……”他默念著騎兵身上的裝備,並一一記在心里,帝國之間的關系非常微妙,說不准哪天鬧僵了,這些東西就能用得上。 看著他如此認真的樣子,旁邊的親王不禁覺得滑稽,這樣看來,討逆戰爭期間,波塔帝國在科恩陛下手上吃了不少的苦頭。 “坐下來吧!你會擋住其他人的視線。”親王好意提醒:“別顯得太激動。” “抱歉,我失禮了。”塞維克坐了下來:“謝謝親王殿下的提醒,不過殿下,你不關心這些部隊嗎?” “我一生戎馬,見過的軍種多了,談不上對這支騎兵的關心。”親王笑笑:“我們等著,我想,慷慨的科恩殿不會拿出什麼好東西給我們看的。” 親王並不是不關心,他曾經仔細研究過科恩手下的軍力,之所以不擔心這支騎兵的原因,是因為再怎麼厲害的騎兵,也不可能獨自翻山越嶺的一路打到坦西帝國去。先前的戰爭中,坦西帝國派出參加叛軍的部隊,其實是敗在突擊步兵手里。 聽起來比較好笑,以步兵聞名大陸的坦西帝國軍隊,居然會敗在斯比亞的突擊步兵手里,但這卻是無可爭辯的事實,就連親王本人也弄不清楚具體原因,因為能保住小命逃回坦西帝國的士兵也沒幾個。而在這些逃回去的士兵中,跟斯比亞突擊步兵正面作過戰的一個也沒有。 眼下,這支打敗了坦西帝國軍隊的突擊步兵,正跟在突擊騎兵方陣後面走過來。整齊的隊列,剛健的步伐,目不斜視的堅定眼神,都在彰顯著這個兵種的優良素質。 親王正了正身子,用看似漫不經心的目光打量起這支部隊來,他先從士兵們的武器看起,然後才是盔甲、盾牌,甚至連鞋子都仔細看過。一邊觀察,一邊在心里揣摩著:如果自己有這樣的一支部隊,要配合怎樣的戰法,才能戰勝坦西帝國那樣的步兵…… “親王殿下,我有一件事不明白。”塞維克把腦袋湊過來,輕聲的說:“都說千軍易得,一將難求。可我們都明白,受過良好訓練的士兵有多麼寶貴。科恩陛下從軍的日子並不長,成名的時間更是短,可為什麼,他的部隊有如此的戰斗力?” “你為什麼要問我?”親王微微一笑, “親王,您曾經是科恩陛下的指揮官啊!”塞維克眨著眼睛:“而且在當時,親王對科恩陛下的關照是人所共知的,沒有親王的照應,誰能在搶了軍需庫之後大搖大擺的離開?早叫人砍了腦袋吧?” “我管的不止一個第九軍團,而科恩陛下當年卻是在你的眼皮子底下訓練部隊的,怎麼你倒問起我來了?”親王把這個問題踢回去:“說到照應,身為總指揮宮,愛惜手下將領也不奇怪,年輕人嘛!總是有考慮不周的時候。” “我也是年輕人啊!也是親王殿下的手下啊!……” “說到這種無賴的手段,科恩陛下是開拓者,你只是個學習者,而且你沒有科恩陛下的其他優點。”親王沒好氣的評價他:“你自己注意觀察一下,看看這些士兵身上的裝備,再看看科恩陛下身上的穿戴,最後再看看其他皇族成員的穿戴。” “不過就是皇族成員的裝扮上簡單了一點,而部隊的裝備精良一點而已嘛……”塞維克東張西望一番:“親王殿下說得對,等事情忙完了一回國,我就到原來第九軍團的訓練營地去做查驗,看科恩陛下到底用什麼方法訓練部隊。” “祝你成功……”親王一句打趣的話還沒說完,就聽到廣場上巨大的喧囂,但馬上,一陣了亮的號角聲平息了人群中的慌亂。 “怎麼了?”塞維克又一次站起,立即又驚呼一聲:“親王!你看天上!” 天空中,一頭火紅色的巨龍正平穩的飛過來,從飛行的路線與速度分析,這頭巨龍也是閱兵中的一部分,在她快要飛臨廣場上空時,身後拖拽的一面斯比亞軍旗緩緩展開,瞬間,廣場上的人潮爆發出巨大的歡呼! 龍!飛龍!巨大的火紅色飛龍!屬于斯比亞軍隊! 跟在飛龍後面而來的,是一隊隊翼人部隊,黑壓壓的一大片,幾乎占據了整個天空。 “這、這玩笑開大了……”賽維克自言自語:“他們居然把龍都給放出來了。事情要怎麼收場!” “有什麼好奇怪的?”一旁的親王倒不怎麼驚話:“聽說,我在聖都之戰中,就有一頭紅龍出現。” “可是……那是傳聞啊!現在這條龍要怎麼解釋?”塞維克指著正在通過廣場的巨龍:“要是神族怪罪下來怎麼辦?” “科恩陛下早年就跟龍打過交道,大概這就是那條被他救了的龍吧!”親王微微一笑:“神族也不會為了一頭龍而小題大做,而他們只有一條龍,對戰爭與帝國的幫助都很有限,不過就是個噱頭而已。” “是嗎?”塞維克坐了下來:“親王殿下,好像什麼事都不能讓你震驚。” “我倒是期望什麼事讓我震驚,生活太平淡也不是好事。” 雖然親王是這樣說,但其他帝國的使者可不都這樣想,早就聽說斯比亞帝國有飛行部隊,可誰都想不到竟有如此的規模,此外那只飛龍帶來他們的震撼更是非同一般……當天上的飛龍和翼人驕傲的飛過廣場上空時,使者們都在想著同一個問題:如果在戰場上遇到這種東西,自方拿什麼去抵擋?! “親王殿下……這個……”塞維克朝那些發呆的使者一呶嘴:“他們可能不那麼想。” “保持風度吧!”親王收斂心神:“科恩陛下閱兵的目的,達到了。” 而就在這時,在一條蜿軀通向廣場的小巷道里,一個瘦小的身影正在努力翻越一堵圍牆,在傳來的激昂的進行曲中,這個在牆頭艱難前進的身影看起來非常笨拙……甚至,可以說得上很滑稽。 “啊啊啊——” 一不留神,瘦小的身影掉下牆去,壓倒一片廢棄的瓦罐。就連此刻在高空監視著這個街區的翼人都搖了搖頭,翼人已經監視這個人一段時間了,自從他避開嚴密封鎖的大路轉到小巷開始。 瘦小的身影咳嗽幾聲,在彌漫的灰塵中站起來,確定了方向,再次向廣場“摸”去,與此同時,他也越過了那道看不見的警戒線。 在感歎了一下這個家伙良好的方向感後,翼人發出了信號。 “站在原地不要動。”一個冷冰冰的聲音在巷道中響起:“小孩,你越過警戒線,以皇帝的名義,我要暫時扣押你。” 瘦小的身影楞了一下,之後才確定這來曆不明的聲音中所說的“小孩”是指自己,前傾的身體停下,一張黑呼呼的臉上,兩只淡藍色眼睛向前看去,整個人的姿勢不是一般的好笑。 一名警備隊員走了過來,伸出手來抓他。 “哇!”的一聲,這家伙大哭起來,兩條淚痕流過面頰,洶湧的淚水在灰塵和汙跡間沖開兩條“河灘”,倒把抓著他的警備隊員嚇一跳。 乘警備隊員瞬間的發愣,小孩猛的向前沖出,顯著一戶人家的院牆發足狂奔。在就快被第二次抓住的時候,他已經從院牆的狗洞鑽了進去。警備隊員為之氣結,只好招呼同伴繞去前門,進入院內搜索。 搜查的結果是——毫無所獲,當然,不能指望這些缺乏經驗的警備隊員能有多好的表現,他們只是起到示警的作用。 小孩的行蹤依舊在翼人的掌握下,這小子很滑頭,躲在一輛馬車下面,堅持不懈的向廣場迸發。不過他並不知道,他在前進的路上已經被很多人仔細的觀察過,如果他身上藏有武器,或者是有任何威脅到別人安全的物品,那麼他早就被綁起來送往監獄了。 他接近廣場的動機,讓人費解。 請示的結果傳來,當值長官在接到彙報之後,只說了一句話:“安全距離之內,找出背後指使者。” 最後,這家伙氣喘籲籲的爬上一棟廣場邊的兩層樓房,盯著不遠處的進行隊伍發呆。這時,地方軍團已經全數通過檢閱台,遠處走來的是警備隊方陣和軍事學院方陣。 皇家樂團的演奏停止了一下,樂團成員們翻著身前的樂譜,准備下一支進行曲。 小孩伸手入懷,“閃電”般的掏出一個卷軸,微弱的白光一閃,他聲嘶力竭的大喊一聲:“我——要——告——狀!我告維綸總督……” 聲音戛然而止,卻不是有人阻止了他,是因為他用的卷軸已經失效。他用無法置信的眼神盯著手里的卷軸,又“哇”的一聲大哭起來,這次可是真哭,傷心之極。 雖然只是半句話,但小孩選擇的時機卻很恰當,廣場上的人們轉過頭來,正好看到他被一個高大的軍人夾在脅下離開。 “維綸總督……” “是有人要告狀維綸總督嗎?” “以什麼罪名呢?聽清楚了嗎?” 人群中,大部分的人在竊竊私語,維綸總督的名字在快速傳播著,外國使者們互相以眼神交流,斯比亞的官員們面面相窺。現場沒有被這件事影響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維綸總督,他本人臉上是一片平靜,還有一個,就是站在檢閱台上的皇帝陛下。 又一首進行曲響了起來,蓋過了廣場上的嘈雜,也把人們的視線拉回到閱兵儀式上。 無數人心中同時閃過這樣的念頭——有好戲看了!

上篇:第6章     下篇:第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