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8章  
   
第8章

閱兵儀式順利結束,在接受了民眾的再次祝賀後,皇帝陛下回到正宮。 因為科恩陛下在離開前下令狂歡一日,所以聖都城在接下來的時間里變成了一個歡聲笑語的海洋,滿街是不停歌唱的民眾,到處是通宵達旦的舞會。翼人、矮人、半獸人、人類都把自己融入這片歡樂的海洋,就連罕見的精靈族人和吸血族人也成為受歡迎的對象,在酒杯和鮮花中跋涉著。 三位親王們在前宮停下來,他們要到宴會會場上去張羅,維素親王在跟科恩陛下分手前做了個外人不太明白的手勢,皇帝陛下微微點頭。 而走進正富議事樓的科恩陛下,在跨過大門的那一瞬間,他的臉色就冷了下來,順手解下披風,一聲不吭的坐到王座上。 “夫君。”凱麗在門外接了手下的報告,走進來問:“在閱兵儀式間隙喊叫的是一個小孩,已經帶來殿外了,你要問話嗎?” “帶進來看看。”科恩抬抬手。 髒小孩被帶進大殿,別看剛才叫得很大聲,這會的表情可木訥極了,呆呆的站著幾乎不會移動腳步。一踏進殿門,他就被身邊的景象迷花了眼,暈忽忽的轉起了圈子,身上衣服破爛的程度……讓人不得不得佩服他縫補的手工,臉上的汙跡又黑又亮,連五官都難以分辨。 “帶下去洗洗。”科恩剛好一口紅酒要下喉嚨,看到他的樣子不禁就噴了出來,輕咳著轉身向當值的近衛首領說:“這小家伙嚇得不輕,給他點吃的,再換換衣服。我明天早上見他——我要他絕對安全。” “是的,陛下,我一定安排好。”首領行禮,帶著小孩去了。 “夫君,你為什麼不馬上問呢?他不是已經說了要告發維綸總督嗎?”性格火暴的凱麗靠近科恩,俯身在他耳邊問:“明天再問的話,萬一維綸總督跑了怎麼辦?” “跑?如果他肯跑飛我還得慶幸自己好運。”聽了妻子的問話,科恩冷笑兩聲:“如果不是老爸要我穩一穩,我現在就提他來審。” “提誰來審啊?這麼大的火氣。”一身淡蘭色長裙的迪爾,梅林皇妃在側門出現,笑呵呵的走到大殿正中:“今天是登基的大好日子,誰敢找我夫君的不自在,我就跟他沒完。” 凱麗上前,把事情始末和科恩的回答說給迪爾聽。 “明天審就明天審吧!沒什麼大不了,給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到皇宮來滅口。”迪爾拉著氣鼓鼓的凱麗到科恩身邊坐下:“不過夫君,你也得為我們解釋一下你的想法?” “這很好理解,維綸怎麼也算是個總督,總督是帝國一等、二級的大臣,我不能僅憑一個小孩的支字片語就把他抓來跪著聽講,更何況他現在是投誠總督的領軍人物,牽一發而動全身。”科恩一臉索然的搖搖頭:“不但是總督們,貴族方面在前幾天吃了虧,他們也正盼著我拿他開刀。” “恐怕不止是貴族,好不容易才壓下去的矛盾重新露頭的話,這局面就不好收拾了。”迪爾一手托著下巴,微微皺起眉頭:“外國的使者們,也會很高興的向他們的主子彙報——斯比亞帝國又起混亂跡象!” “所以這件事比較棘手啊!現在就得看這個維綸總督頭腦怎麼樣了。”科恩站起身,在王座前走了個圈子:“其實也沒什麼好審的,大也好、小也好,他維綸總是脫不了干系,如果不是深仇大恨,一個小孩為什麼要硬闖閱兵典禮?” “這倒是……”凱麗歪著腦袋想了想:“對了,那個小孩還不是聖都口音。” “維綸這個蠢貨啊!干壞事都不知道干得麻利點,還有一晚的時間,看他出什麼招數了。”科恩苦笑著回答:“對了,兩位皇妃,今天還有什麼事情嗎?” “哦——對了,我有事。”迪爾一臉凝重的看著科恩:“兩個紅衣祭司處理事情回來了,他們要見你。我替你擋過駕,但是沒用,他們說還有一封神族公主的密信要轉交給你。” “靠,我討厭見到這兩個渣滓,我怕我忍不住要了他們的小命……”科恩歎口氣:“算了,叫他們上來吧!再叫幾個大臣來,這樣好一點。” 得到覲見允許,兩位紅衣祭司整理了一下衣服,帶著幾名隨從,順著長長的皇家禦道穿越前宮。一路上,禦道兩邊的官員均用不太友好的眼光注視著這行人,皇帝討厭的人,大家當然是同仇敵愾。 “熱鬧啊!”正站在議事樓平台邊、等著宴會開始的外國使者們紛紛議論:“斯比亞帝國的慶典日,真的無比的熱鬧啊……” “特別的皇帝登基,發生的自然也是特別的事件嘛……” “聽說紅衣祭司是為聖都神殿的事而來?” “可為什麼是他們?紅衣祭司和科恩陛下的關系不是一向緊張嗎?剛才參加科恩陛下加冕儀式的都是樞機祭司……” “這就不清楚了,也許神殿覺得紅衣祭司適合處理這件事……” “我也有所耳聞,不過上千名祭司又要怎麼處理?處理輕了,科恩陛下肯定不會滿意;處理重了,對神殿的權威是嚴重的打擊。” “這不是我們應該擔心的事,明天就應該知道了吧!不用表現得這麼心急。” 在旁人的猜疑中,兩位紅衣祭司神情自若的走到正宮皇家議事樓,在殿門外靜靜佇立——這次覲見之後,他們就要回天堂島,而俐落的處理了這件棘手的事,就算是有功勞在身,回去後也就不會像紅衣主祭一樣被關起來。 “兩位祭司大人請進。”內侍長站到門邊:“皇帝陛下在等著。” 對看一眼,左祭和右祭舉步走進大殿。目光所及,最顯眼是端坐在王座上的科恩·凱達,他一身合體的銀色禮服,臉上似笑非笑,目光向下俯視著,里面流轉的東西不可琢磨,幾位陪襯的大臣站在左右。 但在科恩·凱達身後,除了以前知道的那個隨身侍女外,還站著一個全身被盔甲遮蓋的男子,連長發都被他收入盔中。這男子懷中抱著琴倫公主,雖然是紋絲不動的站著,但兩名紅衣祭司都覺得此人的眼光有些陰寒。 “聽說,兩位特使的事情已經辦完了,不知道為什麼還要堅持見我?”科恩嘴里說著話,把目光望向別處:“如果是正經事,就請快點說,我還要去參加宴會。” “皇帝陛下,你現在已經不是神祐騎士了,請您注意一些。”左祭淡淡一笑,口氣變得強硬起來:“世俗之人跟天堂島紅衣祭司講話的時候,最起碼要起身、肅立、保持目光平視,就算是皇帝也不能例外。” 如果是在以前,一句髒話脫口而出是免不了的。但皇帝今天的表現,卻讓人在大呼僥幸的同時又有些迷惑,因為他微笑著站起身,幾步下了王座的基台,順著精細的地毯走到兩位祭司身前。 “這麼看起來,你們兩位是想要跟我叫板嗎?好,隨時歡迎,我是求之不得啊!”科恩搓著手指,低聲說:“有什麼招數,一起用出來好了。” “皇帝陛下誤會了,我等不是在為難陛下。”右祭呵呵一笑,站出來打圓場:“但是,陛下成為皇帝是事實,不再擔任神祐騎士也是事實,這樣的話,是應該在禮節上留心一點……當然了,我們都是老熟人,知道陛下性格直爽,當然不會見外。” “跟兩位是老熟人?我何德何能,怎麼承受得起這樣的殊榮?”科恩抬頭大笑,轉身就向回走,激昂的聲音大殿中回蕩:“說吧——什麼事!” 兩位祭司看看對方,覺得能有這樣的局面已經不錯了。 “是這樣的,關于聖都神殿在斯比亞帝國叛亂中的瀆職一事,我們已經對他們做出了結論。”右祭清清嗓子,從懷中拿出一份公文:“因為是在斯比亞帝國的國境之內,所以有必要把這個結果告知貴國。” 科恩向外交大臣一擺手,這位身掛綬帶的中年男子心領神會,立即就站了出來。 “本人是斯比亞帝國的外交大臣,負責帝國一切對外交往的事務。”利普不卑不亢的走上前去,任誰也看不出這家伙以前是以偷蒙拐騙混飯吃的:“請特使公布結果。” “因為有光明神族的旨意,所以我們判定這一千多名祭司有罪。”左祭瞄了一眼沉默中的科恩,眼光中有些不滿意:“在昨天,依據神殿的傳統,我們要求他們自裁謝罪……現在這個時候,他們應該已經用鮮血清洗了自己的罪孽。” 不但是殿中的諸位大臣,就連科恩陛下本人都楞住了。 神殿的這種處罰,是否太嚴厲了一點?科恩的本意也不過是想把這些令人厭煩的人驅離國界而已,畢竟這一千多名祭司也不是人人都有資格成為他的仇人。 “你是說……”用手指在下顎的皮膚上摩擦,科恩冷冷的問:“你把他們都喀嚓了?” “不是我們把他們喀嚓了,這是神殿的傳統,事實上我們一直在努力挽救他們的命運。”右祭面帶微笑的回答著,在這個時候,也虧他還笑得出來:“要知道,神殿的名聲是不容玷汙的,自己犯下的罪孽,必須自己去清洗……” “那也不一定要全部殺掉吧……自裁?拿刀捅喉嚨的話,你以為能有幾個人真狠得下心?”片刻的驚訝之後,科恩臉上恢複了平靜:“在我登基的這天,見血可不是好事,這一千多祭司的家人還不恨死我?” 還有一句話,科恩並沒有說出來,這一千多人的鮮血,也不僅是在清洗他們自己的罪孽吧? “您是一國的皇帝,誰敢對您懷恨在心呢?”左祭酸溜溜的說:“至于他們的家人,因為不是神職人員,所以我們沒有處理他們的權利,那是皇帝陛下您的職權范圍,您想怎麼做就隨自己的心意好了,我們絕對不會干涉。” “來人。”科恩打了個響指,立即就轉頭吩咐:“查清這一千多人的家屬,跟他們講清整件事情,作為撫恤,貴族階層晉升一等爵位,平民階層給予犧牲軍人家屬同等的的待遇。” “是的,陛下。” 對科恩的處理方法,兩個祭司有點驚訝,也同時疑惑起來,是不是當上皇帝的人就會變得場面些? “那麼兩位使者,事情說完了就告退吧!”科恩漂亮的解決了這件事,回頭對紅衣祭司說:“我忙著呢!” “知道陛下很忙,我們也不願意多待。”左祭被科恩陛下的輕視眼光激起脾氣,這時候擺弄著手里的一封信件,語氣強硬的回答著:“這是光明神族小公主大人的親筆信,大人命令我們,在離開之前才給你。” “哦!偉大睿智的公主大人的信啊!”科恩陛下好歹坐直了身體:“拿過來交給我。” 利普恭敬的接過信,送到科恩手上,而左祭卻一直在嚷嚷著“偉大睿智”這個詞只能用來形容“偉大睿智”的光明神王陛下,小公主殿不要使用其他的詞彙來稱頌…… “閉上你的嘴!別以為我不敢動你!”科恩眼中凶光一閃,充溢在眼神中的殺氣把左祭赫得後退了好幾步,同時也乖巧的閉上了嘴——雖然科恩剛才的話是赤裸裸的威脅。 “老實點在一旁待著,別讓我注意到你……”嘴里繼續著威脅,科恩拆開了信,看了幾眼之後,他臉上的表情變得很奇怪。 眾人都很想知道信上的內容,但科恩陛下卻把信箋一折,眼睛跟著一閉,不言不語的陷入了沉思之中。見慣了皇帝陛下的奇怪舉止,大臣們都在靜靜的等待著,兩位紅衣祭司也只能等待。 好半天,科恩陛下才睜開了眼睛。 “兩位祭司大人。”看了信之後,皇帝陛下的話調突然變得非常柔和,幾乎可以說是一種討好的口氣,態度變化之快,讓人摸不著頭腦:“來斯比亞辦事的這幾天,過得怎麼樣?生活上還習慣吧?” 兩個祭司幾十年時間不是白混的,對看一眼之後,就知道科恩態度的轉變是有原因的,不管怎麼樣,他一定是有求于自己……苦日子到頭了,循規蹈矩的日子也到頭了,馬上就可以為所欲為了! “呵呵,皇帝陛下真有禮貌。”左祭誇張的笑著:“雖然有諸多不足之處,但總體上還過得去吧!” “還有接待!接待!”右祭用非常不滿的聲音強調著。 “在接待方面做得不夠,我很抱歉,不過兩位祭司大人,我可以問你們一個比較私人的問題嗎?”科恩完全是在用商量的口氣在問話:“雖然有點不合適,但我的確很想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 在場的人更加迷惑,也更加擔心,大家更想知道神族小公主在信里寫些什麼,居然能讓科恩陛下的態度轉變得如此之快,不會是有什麼悲慘的事情落在帝國頭上了吧?帝國才剛剛建立,禁不起任何變故啊! “當然可以了,皇帝陛下盡管問。”左祭的嘴角掛上一些自得的笑意:“為您解答疑惑,為世人指引方向,是我的使命和榮幸。” “先行謝過。”科恩露出一個誠摯的微笑,輕聲細語的問:“兩位的年紀都這麼大了,也儆到神殿的最高職位,一定有很多心得體會吧?對這世界,對這人生的感悟t定非常多……” “年歲高“點,這個閱曆方面是比較多一些,這不是年輕人能比得了。”右祭笑咪咪的回答:“如果能為陛下提供點幫助,當然就最好不過了,我們一向是很慷慨的。” “那麼,兩位曾幾何時,有沒有突然想到過一件事?”科恩臉上的笑容還是那麼誠摯:“比如說,你們有沒有想過自己怎麼死?” 科恩的話一出口,全場寂靜無聲,在這一刻,似乎就連最微小的呼吸聲都消失了。兩位祭司臉色發白,表情與其說是驚訝,還不如說是震撼。 “你……你、你你你……你這是威脅!”左祭結結巴巴的說著話,戰抖的手指指著科恩:“你、你要為此付出代價,我們不會善罷甘休——你要付出沉重的代價!” “代價,需要代價嗎?你們還是聽完這封信再說吧!免得你們覺得我在欺負人。”科恩微微低著頭,把信箋遞給一旁的書記官:“念給這兩個雜種聽!” 聽到皇帝這句話,周圍的大臣同時松了一口氣,皇帝陛下不是不知輕重的人,一般情況下他不會這樣辱罵祭司……倒黴的一定是這兩個混蛋! “受命宣讀光明神族信箋,避過信首名諱稱呼,請神族寬恕。”書記官出身高官家庭,清楚一切神族文件的處理方式,先按慣例避過名諱,目光掃過,揀重要的讀出來:“……再三考慮,決定派紅衣左祭與紅衣右祭至斯比亞帝國處理此事。如愛卿得見此信,必定已經放棄私人恩怨以禮相待,足見愛卿忠誠神族之心……兩名紅衣祭司罪責難逃,就交由愛卿處置,結果不必上報,以慰卿失友之痛……” 誰也想不到神族小公主會來這一手,大殿中的人都是一臉木然,兩位剛才還趾高氣揚的紅衣祭司已經冷汗淋淋。 “怎麼樣?都聽清楚了吧!”科恩還是在笑,只是這笑容已經變的有些猙獰:“你們還有什麼可說的?” 右祭臉上的肌肉抽搐著,嘴張了張,在科恩的目光注視下,他什麼都沒說出來。 “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左祭搖著頭,突然大喊了一聲:“你是騙子——這信是假的!” “大殿上有這麼多人,你還敢說信是假的,真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科恩張開雙臂做抒發情懷狀:“你們要知道,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對神族充滿了感激和愛戴——我真是太感激神族了!” 說到最後一句時,科恩一躍而起,身體瞬間到達兩位紅衣祭司面前! “劈啪!”的巨響聲中,兩道紅色的身影直接撞穿大殿木門上的雕花格子,落地之後一直滾到台階邊上。 “還沒完呢——抓他們過來。”某人站到門邊大叫:“我要多來幾次!” “宴會在等著我們。”皇妃之一的迪爾·梅林從大殿側間走出來:“走吧!別玩了。” “收監!好好看管起來!”科恩吩咐完,轉身過後是一副笑臉:“哎呀——剛才用勁太大了呢!一不小心就造成了破壞,修好的話要花不少錢吧?” “能讓你高興就好,一扇門算什麼。”迪爾皇妃走過來,挽起夫君的手:“今天天,你要跟誰跳第一支舞呢?” “這還用說,當然是琴倫小寶貝!” “滑頭!”

上篇:第7章     下篇:第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