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9章  
   
第9章

狂歡了一整夜的城市,天快亮的時候終于逐漸安靜下來。在這個令人精神振奮的夜晚,除了那些不懂事的小孩,整個聖都城里有睡意的人極少。當然,醉倒在街頭的人可不算在內。 他們當然有理由興奮和慶祝,因為數年的苦難、數年的奮斗終于有了結果,科恩·凱達的登基大典就是這數年艱難生活的體正符,在以後的日子里,不會再有那麼多淚水和痛楚了吧?畢竟科恩·凱達是先皇指定的,也是大家在感情上認定的皇帝,並且他干得還不錯。 在所有人中,只有很少人意識到皇帝陛下的登基,也意味著另一種生活的開始。在這種新的生活里,也有無盡的麻煩和困擾,而身邊其中的人就要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以自己的全副精力去面對才行。 相比那些幸福的民眾,他們的日子也並不比叛亂時期好過。 數千萬生活在幸福中的民眾,他們的衣食住行,甚至一舉一動對朝廷來說都是一個非常沉重的負擔,而民眾們卻水遠不會為某些事情發愁,在他們的頭腦里,所謂的國家大事,就是朝廷操心的事,就是科恩·凱達操心的事。自己不用、不必、也沒有資格去操心。 而他們的皇帝陛下,在深夜里卻沒怎麼睡,因為當天晚上的舞會一直持續到凌晨。在舞會上,作為一國之君的科恩·凱達不得不盡力周旋在那些飄飛的舞裙和典雅的禮服之間,要和藹可親、要注意禮儀、臉上還不能露出倦意。 到天亮的時候,他才能回到房間里小歇片刻。 但有一群人似乎比科恩陛下更加辛苦,就是那些同樣參加了舞會的投誠總督們。回到驛館之後,他們就聚在大廳里,商討著一件對他們來說非常急迫的事情。 因為有傳言說,皇帝曾經接見了那個在閱兵式上嚷著要告狀的小孩,但在隨後的舞會上,皇帝陛下卻沒流露出一絲一毫有關于此事的感受——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說不定皇帝心里已經有決定了。 為今之計,就是秘用各種對己方有利的形勢去影響皇帝陛下的決定,是非不重要,過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結果。 如果皇帝陛下大手一揮,把這件事交給大法官處理,那不管維綸總督有多厲害都肯定玩完。不說貴族方面恨維綸總督入骨,不說其他人會落井下石,年輕的大法官單憑花花腸子就能把維綸總督給收拾了——這位大法官的名氣,特別是他審案的手段,早就傳遍了斯比亞帝國全境。 維綸總督,這件事的關鍵人物,他正呆呆的坐著,雙眼凝視著身前的那盞魔法燈出神。事情發生至今,他根本就沒說過什麼話。 “維綸,都火燒眉毛了,你總得想個法子啊!”另一個總督終于受不了這憋悶的氣氛,開口說:“你是咱們這群人里領頭的,貴族們又恨我們,如果你讓他們給扳倒了,那咱們這群人也不用再混了,別說當總督,腦袋能留下都算是走運!” 這倒是實話,對那些恨狗的人畫言,最安全、最愜意的報複方式莫過于痛打落水狗。 維綸總督保持著那個令旁人郁悶的姿勢,沒有說話。 “我說維綸總督啊!眼下的形勢不利于我,你得想出個萬安之策。”另一個行省的總督,杜朗,西索提醒他:“至少你要記起那個告狀的小孩是誰,我們才好幫你想辦法來對症下藥。” “那個小孩的來曆?”維輸總督抬眼看看在場各位,然後疑惑的搖了搖頭:“我回憶了很久,但卻想不起這個小孩是誰,我又何時得罪過一個小孩?” “那麼,或者是他的家人呢?”杜朗。西索接著再問。 維綸總督又搖搖頭:“真的想不起來了。” “想不起來也不是什麼大事。”一個總督看場中氣氛持續沉重,于是接口說:“維綸總督的為人一向謙和,說不定是有人蓄意誣告。” 場中的人聽了這話,心里都不約而同的湧起一個想法:或者是維綸這厮作孽太多,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哪家仇人找上門了! “是不是有人誣告這不重要。”杜朗,西索垂下了目光,把玩著自己的手杖:“皇帝陛下是否相信才是我們應該關心的。” “我想皇帝陛不會顧念情誼吧?”一個胖乎乎的總督開了口:“畢竟在前幾天,皇帝陛下還和我們把酒言歡,還親口寬恕了我們啊……我們不是也宣誓效史了嗎?” 真是希奇,這位胖總督也不想想,自己也曾經向克里默·夏麥還有魯曼宣誓效忠過,結果又如何?雖然不能說出來,但事實早已證明一點,在這個世界上,最不值錢的就是誓言了。 “雖然是這樣……”杜朗,西索也不好怎麼說他,只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胖總督,直接點出要害:“但世事變幻無常,此一時、彼一時,不能互相比較啊!” 維綸總督抬起丫頭,看了看天色。 “已經到了天亮的時間了,但天空還是這樣灰暗。”杜朗,西索幽幽的說:“看這樣子,是要下雨了呢!” 維綸總督點點頭,在眾多總督面前跟杜朗,西索像打啞迷一樣交談起來:“夏末的雨,會持續很久吧!往往會釀成嚴重的洪澇。” “是啊!當浪濤來時,如果沒有提前修好堤岸的話就危險了。”杜朗,西索輕聲感慨著:“與其徒勞的封堵,不如疏導的好啊!” “太危險了,連一半的把握都沒有。” “事實上,應該有天意的存在吧,某些事物不是我等能抗衡的。” 維綸總督又沉默下去,而杜朗,西索也眼望窗外不再開口,這樣的平靜維持了好一陣。 “來人。”維綸總督終于不定了決心,緩緩站起:“准備禮服,我要進宮面見皇帝陛下。” “是的,大人。”維綸的貼身管家站在門邊問:“要下大雨了,我為大人准備雨具吧!” “雨具?不用了。”維綸轉過身;看著窗外翻滾的云層,自言自語的念叨著:“天意、天意……” 昏暗的天空中,第一道閃電劃過,震耳欲聾的雷聲跟著傳到皇宮的房間里,嚇得剛剛起床的琴倫公主大哭起來。 “看看,我們的小公主流眼淚了,這可不好。”科恩趕緊放下手里的文件,走到溫絲麗身邊,輕聲對琴倫說:“小寶貝別怕,雷聲只是下雨的前奏而已,是屬于自然的東西,而自然的東西都是正常的,自然不會主動來傷害我們,所以一點也不值得害怕。” 小琴倫好歹止住了哭聲,用手背抹著眼淚,白影忙把手帕遞給她。 “夫君今天的話好有哲理啊!”剛吃過早餐的凱麗。羅娜走了進來:“如果羅倫佐院長聽到了,必定會大加贊賞的。” “何必提院長呢?”科恩微微一笑,走過去吻吻凱麗的臉:“有你的贊賞,我已經很高興了。” “才誇你一句,你就得意起來了。”凱麗笑著問:“早餐用過了嗎?” 科恩點點頭:“今天有什麼事?” “其他的事我管不了,可那個小孩子我總是放不下,叫人間他一些事情,他怎麼都不肯回答,非得見皇帝不可。”凱麗回答:“正好夫君你今早有空閑,不如就把這件事解決了吧!” “也好,無論怎樣,我已經給了他一夜的時聞,算是盡到皇帝的義務了。”科恩點頭同意:“這不是小事,就在大殿處理吧,你去叫菲琳和迪爾來。” “好的,我這就去。” “各位准備好了嗎?”科恩拍拍手:“皇帝處理政務的第一天,我們出發!” 端坐在王座上,科恩向等在t旁的當值內侍點點頭,不一會,昨天那個泥猴一樣的小孩已經被帶進來了。他t進大殿,科恩和幾位皇妃就驚訝不已……因為,這是一個很清秀的男孩。 洗了澡,換了衣服,他就變了一個樣。 淡金色的頭發束成兩束,柔軟的垂在有些消瘦的臉頰邊,淡藍色的眼睛里流露出對科恩的畏懼,皮膚白淨,十指修長,如果不是臉部輪廓和行走姿態可供辨認,科恩就要懷疑這小孩被人掉包了,其實也不能說他是小孩,他的年紀應該屬于小孩與少年之間。 內侍輕碰他的手臂,示意他上前行禮,這時他才反應過來,向前走了幾步,在合適的地方下跪行禮,之後向幾位皇妃重複以上動作。 看到他得體的舉動,科恩心里一沉,知道這件事小不了……這個小孩行的是正式宮廷禮節,動作標准不做作,這不是一天一夜能學會的。這就說明他出身貴族、受過良好教育,而一個貴族家庭怎麼會讓小孩來告狀? 科恩心里只找到兩個理由,一是維綸總督曾經把手伸到貴族中干了一票,二是貴族中有人設計陷害維綸,兩者中又以前者的可能性最大。若是貴族們僅以這樣的安排來陷害一個總督,那設計者就顯得太白癡了。 “看來,你應該知道我是誰了。”科恩在小孩向所有人行禮完畢之後,以少有的溫和語氣問:“那麼,就介紹一下自己吧!你叫什麼名字?” “回、回稟皇帝陛下。”小孩跪在地毯上不敢抬頭,回答的聲音也有點顫抖:“我叫雅爾薩德·薩蘭。” 天空中又是一道閃電劃過,隆隆雷聲之中,不但是科恩的臉色幾乎凝固,幾位皇妃和在場的大臣都呆住了。 “你叫雅爾薩德,薩蘭?”好半天,科恩才打破這沉默:“尤肯·薩蘭是你什麼人?” “尤肯·薩蘭……”雅爾薩德的話里帶著泣聲:“是我父親。” “有什麼證明你身分的物品?” “回稟皇帝陛下,我有父親大人的隨身徽章,還有私人印章。”雅爾薩德樹出幾件東西,放在身前的地毯上:“還有最重要的,父親大人用魔法封印的一個水晶球。還有,有一年我生日時,得到過皇帝陛下的賀禮。” “來人,賜座給雅爾薩德。”科恩搖搖頭,長出一口氣後輕聲吩咐:“去請國相過來。” 早有人快步奔出殿門,內侍長搬過一張椅子:“請坐下,雅爾薩德少爺。” 內侍沒有叫錯,雅爾薩德的確是少爺,薩蘭家的少爺,如果滿了十六歲,就可以繼承他父親的爵位,一等伯爵。 尤肯·薩蘭也是一位總督,而且跟科恩一樣,他既是一省總督,又是自己行省上三分之一土地的領主,深得先皇克里默·夏麥陛下的信任。 薩蘭家與凱達家是世交,科恩至今還記得自己當初在皇宮跟列卡比武時,留著一臉大胡子的尤肯·薩蘭總督大聲為自己打氣的情景。也記得在成親前,自己到尤肯·薩蘭在聖都的住處去做客,豪爽的尤肯·薩蘭哈哈大笑著擁抱自己,還取笑自己來著…… 記得在自己的喜宴上,尤肯·薩蘭抱怨自己的兒子年紀太小,不然科恩的妻子中至少有一位會成為他的兒媳…… 叛亂時,薩蘭家也是堅持反抗的一支武裝,但這支武裝在後來卻很離奇的失敗了,具體原因連科恩的情報體系都沒查出來,薩蘭家所有的成員也沒有了消息。 而在今天,尤肯·薩蘭的兒子卻出現在自己眼前!原本以為是影響不大的私人恩怨,沒想到竟然是這等大事! “聽說是雅爾薩德·薩蘭來了?”維素親王走進殿門:“真的嗎?” “是的,父親。”科恩站起來,指指雅爾薩德:“是他,應該沒錯。” “孩子,快讓伯伯看看你,路上一定吃了不少苦。”維素走上去,拉著雅爾薩德的手感歎著:“故人之子啊!看到這孩子,不知是該慶幸故人有後,還是該為尤肯·薩蘭悲傷。” 雅爾薩德的眼圈紅紅的,右手被維素親王握著,左手還抱著一大堆的證物。 “孩子,把這些東西放下,跟維素伯伯到這里來坐。”維素牽著雅爾薩德的手,在科恩身前坐下,再吩咐其他大臣:“你們也坐下吧!這件事小不了。” “是啊!”科恩苦笑著說:“這件事小不了。” 大殿外,疾風陣陣,暴雨傾注。

上篇:第8章     下篇:第1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