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0章  
   
第10章

一道道閃電中,氣溫驟降下來,狂暴的雨點撲向大地上的一切,地面、屋頂、街道、都濺起一層迷蒙的水花。 一名披著雨衣的內侍快步沖過前宮和正宮之間的廣場,氣喘籲籲的跑上皇家議事樓平台,對大殿外的內侍說了句什麼話。 “皇帝陛下。”接到通報的內侍跨進殿門:“維綸總督遞牌請見,現正在正宮門等候召見。” “讓他等著。”科恩陛下連頭都沒抬,依然看著手里那枚薩蘭家族的徽記:“雅爾薩德·薩蘭平靜下來了嗎?那就把這事情告訴我們。” “是的,皇帝陛下。”雅爾薩德放下手里的杯子:“維綸……是個大壞蛋!” “孩子,維綸在證明有罪前是一位高官,即便是貴族也不能這樣說他,是不是個混蛋應該由皇帝來判斷。”維素親王摸摸雅爾薩德的頭,如同指點自己的兒子一樣指點他:“把事情說出來,讓皇帝來判斷。” “是的。”雅爾薩德低頭想了想:“大概是神魔大戰剛剛結束的時候,父親有一天突然召集了全家的人,跟我們說左相魯曼叛亂,說薩蘭家族世代忠勇,不能在這個時候軟了骨頭……後來,父親把我安排到一個偏僻的村落中住下,有仆人和護衛陪伴著我,在著以後的很長一段時間里,父親和家人就沒有了消息,一直到那一天……” “那是在一個夜里,軍隊保護著父親來了,父親身體上全是被血跡染紅的繃帶,還少了一只手臂,雖然一直有魔法師在給他治療,可是血還是不停的流。”雅爾薩德低聲訴說著,順腮邊流下的眼淚一滴滴的掉在身前的地毯上:“最後,有人報告說叛軍追來了,父親把我叫了過去,把這個水晶球交給了我,並對我說,是維綸設計陷害了他。” 雖然早已知道是維綸干的好事,但聽了雅爾薩德用稚嫩嗓音說出的話,圍坐在場的大臣們還是覺得心里一涼,如同自己親臨一般。 “父親告訴我,如果我不能到達暗月行省,那就要一直躲藏下去,不管怎麼樣都要等到帝國光複的那一天面見新皇帝……不然,維綸的滔天罪行就沒人知道,還會有人把很多罪行栽到薩蘭家族頭上。” “然後呢?”一位大臣輕聲問著:“你父親……” “我被帶出了那個村落,當翻越了兩座山時,看到村落的方向燃起沖天大火,火光映紅了整個天空。”雅爾薩德看著自己的腳尖,雙拳緊握著,整個身體都存抖動:“我……我不知道父親怎麼樣了……” 前宮到正宮門廊下,維綸總督靜靜的站著,巍峨的皇家議事樓在茫茫大雨中顯得那麼的模糊,那麼的遙遠……維綸臉上的神情凝結著,一步踏下台階。 “維綸總督——你在干什麼?”一名護衛出聲喝問:“還沒有皇帝陛下的命令,總督你不能進去!” 維綸總督緩緩轉過身來,木然的回答:“覺得我該死的話,你就砍了我吧!”說完之後,維綸走進雨中,任憑暴雨把自己澆個里外通濕。 護衛一聲“大膽!”就要沖過去抓住維綸,可門前又接連來了好幾位總督,他們手拿著請見皇帝陛下的腰拍,嚷嚷著一起沖入門內,緊緊護在維綸總督的身邊。 看看違規的總督太多,護衛一面組個圈子把他們圍起來,一面向上通報。當值長官的命令是先行監視,一旦進入皇家議事樓警戒范圍內,立即收押! 而在前宮門外,越來越多的貴族駕著馬車到達,他們並不知道此事關系到薩蘭家族,只是他們那異常靈敏的鼻子嗅出了異味。 狂風暴雨里,在護衛的監視下,維綸領頭帶著他那些所謂栓在一條線上的苦命“兄弟”,緩步向前走著,在廣場中央的時候,維綸總督大嚎一聲“皇帝陛下!”接著雙膝跪到奔流不止的雨水即。 這種情況自然會在第一時間通報到皇帝陛下那里。 “讓他跪——什麼東西——”科恩陛下在接到通報之後大為火光:“讓那些來看熱鬧的貴族進正宮門,既然想看,就讓他們看個夠!再去告訴他,告訴所有人,告狀的是雅爾薩德·薩蘭!” 白影小心的擺弄著魔法水晶球,最後對大家宣布,因為時間過得太久,這個水晶球里的聲音只能提取一次。 “打開吧!”科恩沉聲說:“雅爾薩德要留心聽,永遠記住你父親的聲音。” 幽藍色的光線從魔法水晶里溢出,圍繞著這個小小的球體環繞著,大殿里的人,首先聽到一連串劇烈的咳嗽。 “我是尤肯·薩蘭總督,我並不能確定誰在聽我說話,但情況緊急,聽到的人請立即將此晶球送達暗月行省凱達家族,必有重謝。”困難的喘息聲里,尤肯·薩蘭的聲音響了起來,這聲音和科恩記憶中的一模一樣:“維素……我失敗了……但我不是敗在叛軍之手,而是敗在維綸的陰謀下……他發信讓我救援他,在我趕到的時候,他卻聯合叛軍夾擊我,叛軍正面猛攻,他親領大軍斷我後路,苦戰十數日,終于糧盡兵敗,三萬大軍僅余千人……” 後面的聲音逐漸模糊,逐漸低落,最後變得無聲無息,不過有先前的那段話,已經可以讓人很清楚的了解這整件事。在這一刻,大殿里的人全都陷入了長久的沉默之中,大家心情之沉重自然是不用說。 這件事來得既猛烈又突然,要處理的話必須考慮到方方面面。 “波”的一聲,完成了使命水晶球裂成幾塊,雅爾薩德沖上去,用發抖的雙手揀拾著碎片,淚珠一滴滴的湧出眼眶,極力壓制的抽泣更讓在場的人覺得心痛……這斷斷續續的、低微的抽泣聲,不斷拉扯著眾人的心…… “把維綸抓起來!”凱麗皇妃拍案而起,氣得連怒吼聲都在顫抖:“我來親自審他,我要他後悔還活到現在!” “妹妹,坐下來。”菲琳皇妃拉拉她的衣角:“整件事我們都了解了,聽夫君的安排。” 眾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在科恩身邊,而科恩陛下這時背靠王座,在閉目沉思。 因為知道了告狀的是雅爾薩德。薩蘭,聚集在正宮門廊處的貴族們群情激奮,人人都知道叛亂時期薩蘭家族失敗的事,也知道尤肯·薩蘭的行省緊靠著維綸的行省,兩股勢力一敗一降,而現在薩蘭家的幼子跑來告維綸……如果還猜不出是什麼事,那這貴族也不必當了。 更何況,稍後還有侍者來到門廊,更加詳細的把整件事公布出來。 一部分貴族是因為跟薩蘭家有交往而憤怒,一部分貴族因為跟這些總督有過節而幸災樂禍,還有一部分貴族純屬湊熱鬧……但不管怎麼說,一份聯名的正式訴狀立即就寫好了,並在第一時間交到皇帝陛下手里。 手拿這份有諸多貴族鮮血簽名的訴狀,科恩的臉色有點陰冷。 “夫君,你要怎麼做?”迪爾皇妃擔心的問:“追查這件事的話,消息會立刻傳得人人盡知,最後不但是維綸性命不保,投誠總督之中恐怕沒一個可以活著走出聖都,貴族們睹在盼著這一天,可帝國不能亂。” “可是,難道就不管了嗎?”凱麗看看雅爾薩德,禁不住又氣又急。 “科恩。”維素親王看到科恩的臉色一變再變,忍不住輕聲提醒:“這些行省上,還有一定數量的私人武裝……雖不至于干出什麼大事,但制造混亂的能力卻是有的。” 科恩看著雙眼紅腫的雅爾薩德,一時之間竟然覺得自己有些無能為力,當上這個皇帝,反而讓皇權約束了自己的手腳。 “帶雅爾薩德下去休息。” 說完這句話,科恩站起身來,面色平靜的走出了殿門,在大家驚異的目光中,他的步伐並沒有停下,而是一路走下了台階,柔和的金黃色光芒從衣服中透出,包裹著他的整個身體,狂暴的大雨被這層光芒阻擋,又在金黃外多加了一層白色的水花。 殿內眾人急忙跟上,內侍們手忙腳亂的准備著雨具,一行人跟著皇帝步下議事樓的平台,來到空闊的廣場上。 看到皇帝陛下走過來,被大雨“摧殘”得東倒西歪的總督們立馬直起了腰,跪得非常標准,就和前面維綸總督的姿勢一模一樣。遠處貴族們互相討論了一下,終于也紛紛搶進雨中,就跪在距離總督們不遠的地方。 科恩陛下的腳步停了下來,他腳不就是表情木然的維綸總督。所有的人都在注視著皇帝陛下,等著他開口,看他要怎麼處理這件事。 科恩陛下臉上的表情非常平靜,他先看了一眼腳邊的人,然後輕聲問:“對雅爾薩德·薩蘭的控訴,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回稟皇帝陛下。”維綸總督搖搖頭:“我沒什麼話好說。” “是你謊稱自己被圍,要尤肯·薩蘭引兵來救,之後斷他後路,再與叛軍聯手攻擊他。整件事情就是這樣嗎?” “回稟陛下,在向尤肯·薩蘭總督求援的時候,我的確被叛軍圍困,這點是千真萬確的。”維綸總督坦白說:“當尤肯·薩蘭來到之後,事情已經起了變化。我曾經想盡量掩飾這件事,也曾經派出多人聯系他,但尤肯·薩蘭援軍的行蹤還是被叛軍發現了。兩條路擺在我面前,在那個時候,我無法做出其他的選擇。” “你倒是懂得見機行事。”科恩不慍不火的評論一句:“那麼,尤肯·薩蘭總督是你親手所殺?” “不是,不過臣親眼見他就義。” 毫無預兆的,科恩右手一揚,一耳光把維綸打得飛出去。 倒在雨水中的維綸暈了好一會才慢慢的爬起來,一張口吐出幾顆牙齒,再用手抹抹臉上的雨水,然後一路跪行到科恩腳邊,臉上還是剛才那種木然的表情,仿佛科恩那一耳光打的不是他。 離得稍微遠一點的人,都不知道皇帝陛下為什麼出手打人,近處的幾個總督也嚇得夠嗆。 “再問你一句。”科恩陛下對維綸爬回自己腳邊的行為卻不意外:“如果在當天,讓你找到了雅爾薩德·薩蘭,你會怎麼做?” “回稟陛下。”維綸總督抬起了頭,雨水淋在他臉上,就連科恩也看不清楚他此刻的表情:“如果讓我找到他,我想我一定會殺了他,這甚至都不用考慮。” “果然夠狠。”科恩哈哈笑著:“那麼事到如今,你後悔了沒有?” “回稟陛下,我不後悔。”維綸總督斬有截鐵的說:“當時那種情勢容不得我選擇。” “我斯比亞帝國真的人才輩出啊!”科恩冷哼一聲:“你們都是人才,全他媽是人才!” “我向皇帝陛下隱瞞了這件事,我知道他是皇帝陛下的世交……給陛下帶來了困擾我深感歉意。對薩蘭總督本人,我也非常抱憾。”維綸總督緩緩說:“但這世道就是這樣,當時既然已失明君,就不可避免發生混亂,而我只不過是想活下來,以亂世的生存法則活下來……如果我與薩蘭總督立場對換,我絕對不會怪他。”“你覺得自己有資格對我說教嗎?”科恩眉頭一挑:“伏身、低頭!”維綸總督立即就把頭頂倒栽進渾濁的雨水中,並一直保持著這個姿勢。 科恩陛下向自己的書記官招了招手,書記官立即明白過來,一路小跑著來到皇帝身邊。沉吟片刻,皇帝再向那些跪在遠處的貴族們招招手,讓他們過來跪著。 “你記著我的話,回去行文頒布。”科恩陛下對書記官說完,面向雨中的群臣,提高了聲音:“現在我要說的,是斯比亞帝國光複之後的第一份特赦令。” 眾臣驚訝之極,總督們在狂喜,貴族們根本不敢置信。 “皇帝陛下,不能發特赦令啊!”立即就有貴族跳了出來:“維綸這等人喪盡天良,為求富貴居然對自己的同伴下手,不能再讓他存活于世——尤肯·薩蘭總督死得冤枉啊!” “是啊!皇帝陛下,請您再考慮一下吧,有維綸此種人在朝廷,我等如何安心?他隨時可能陷害我們,也隨時可能在皇帝陛下背後搞小動作!” 維綸總督依然保持著自己的姿勢,對貴族方洶湧而起的指責沒有任何反應。 “笑話,我的決定輪得到你們來評價嗎!”面對貴族方制造的嘈雜,科恩冷冷一句話打回去:“你們不能安心螞?很簡單,再坐上你們的馬車去國外避禍好了,叛亂發生時不在國內的人,現在憑什麼指責其他人!” “是,今天維綸的把柄被人翻了出來,他跟你們關系不大好,你們當然要大呼處罰……如果是換了一個跟你們有一腿的維綸呢!?你們還會這樣干嘛?”皇帝的話,混合著雨聲、雷聲回蕩在眾人耳邊:“你們摸摸自己的良心,誰沒在叛亂戰爭時期干過壞事?!今天是維綸,明天就可能輪到你們!” 皇帝陛下的話打中了大多數人的要害,貴族們的聲音立即低落下來。 “書記官,記著。”科恩的臉色恢複的平靜:“斯比亞帝國叛亂之初,情勢極端複雜,敵我難以分辨,導致諸多如此錯誤的戰斗,這是帝國的不幸,也是全體國民的悲哀……以第十七任皇帝的名義,我宣布頒發特赦令……現任官員貴族中,不再追究任何人在叛亂戰爭期間的責任,從今以後,任何人不得再提往日之一。” 說完特赦令,科恩陛下平靜的目光掃視了在場所有的大臣,然後頭也不回的走回議事樓。 暴雨中,維綸癱坐在地,望著皇帝離去的背影號啕大哭起來,只不過,那迷茫了他雙眼的是淚水還是雨水,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上篇:第9章     下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身為男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