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篇外篇 黑暗傳說—身為男兒  
   
篇外篇 黑暗傳說—身為男兒

書記官的記憶力一級棒,才回到房間之後不到一會,那份揚揚灑灑的特赦令就被完整的書寫出來,不但字句修飾得無可挑剔,通篇公文更是把皇帝陛下的本意表達得淋漓盡致。這份特赦令送到國相手上時,他大筆一揮就通過了。 但隨後,國相大人卻陷入思索之中,表情相當凝重。 維素·凱達知道,科恩做出這個決定是很痛苦的,雖然在現在的情況下,他做出的這個決定很正確,也無可厚非。但科恩本人卻要承受別人異樣的眼光,甚至他自己都不能原諒自己。 任何人都看得出來,在暴雨滂沱的正宮廣場上,皇帝陛下向維綸總督打出那一耳光的時候,他心中充滿了殺機……但在後來,不但維綸總督揀回了性命,所有人在叛亂戰爭時期欠下的爛帳都一筆勾銷了。 這對那些干了齷齪事的人來說是天大的喜事,但對另一方面的人來說,要理解皇帝陛下的這個決定就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君令如山,皇言似鐵,既然行文發布,就不再會有改變。 從窗邊看出去,這漫天的雨點不但沒有稀弱,反而更加密集了。 “不答應!絕對不答應!”皇家議事樓頂層,有人在大喊:“這樣的結果,我無論如何都不能接受!” 事態的離奇發展讓性格一向火暴的凱麗,羅娜皇妃陷入暴走狀態,就在科恩日常辦公的房間里發飆。在菲琳,羅娜皇妃厲聲阻止她之前。那扇漂亮的雕花木門被整個拆掉,巨大的紅木辦公桌也被她一劍分為兩截。 “夫君你怎麼能這樣做?”凱麗皇妃委屈的跺著腳,眼中淚光閃閃:“任誰都知道他是死有余辜的!” 科恩站在落地窗前,背對著眾人,一直都沒有說話,只用那平靜得出奇的目光凝視著外面的天空。 逐漸從憤怒中恢複的凱麗皇妃站在房間正中,其他三位皇妃圍坐在房間中的絲絨躺椅上。目光低垂的白影站在門邊,滿臉的平靜。身著盔甲的烏鴉站在房門的另一側,正一心一意的為琴倫公主整理著頭發。 整件事的關鍵人物——雅爾薩德,薩蘭坐在外間的小桌邊,用驚恐的目光目睹剛才發生的一切,身前的一杯飲料、幾盤點心早已涼透。 “以前再怎麼困難,我們都咬緊牙關撐過來,因為我們相信,光複的帝國會變得前所未有的光明,這個帝國會很正義,會很可親……在這樣的信念下,我們努力,我們拼搏,我們無怨無悔。”凱麗皇妃丟下手中的短劍,心情沉痛的說:“今天,帝國光複了,卻出了這麼一件事……夫君,我沒辦法說服自己,我也沒辦法重新為自己樹立信念。請你告訴我,我是為了什麼在努力?我是在為什麼人拼搏?” “凱麗,這這話說得太過分了。”菲琳皇妃看了一眼窗邊的科恩,阻止妹妹再說下去:“你應該明白,我們只能這樣選擇。” “誰說只能這樣選擇?”凱麗皇妃再次鼓起了眼睛:“在夫君沒當這個皇帝之前,遇到那麼多的事,哪一次又有其他選擇?但哪一次夫君不是用看似荒唐的辦法解決了?夫君,戰士們用性命換來的皇冠難道就是一件無用的廢品嗎!?” “越來越過分。”菲琳皇妃忽的站起,手指向大門:“凱麗——你給我退下!” 在大家的印象里,菲琳還沒有發過這麼大的脾氣,可見她心里也是很不痛快。姐姐一發怒,凱麗張大了嘴楞在當場,另兩位皇妃連忙站起來勸解。 “喲!兩姐妹還斗上氣了,一個維綸不值得你們生氣啊!”站在窗邊的科恩轉過身來,大家原以為他應該很郁悶才對,可他掛在嘴角的那絲微笑差點把幾位皇妃氣個半死:“我說菲琳啊!你就讓凱麗說吧!全部說出來,她這口氣才不會撒在其他人身上……” “你……你好樣的!”凱麗指著科恩,連夫君兩個字都省了:“你怎麼對得起那些臣民!?” “給他們安定的生活,我有什麼對不起他們的?”科恩兩手一攤,非常無辜的為自己辯白著:“對我的決定,所有的人都應該心懷感激才對。” “那你要怎麼跟雅爾薩德解釋這件事?為他解釋你放過他的仇人?” “我會為他解釋的,我會親自來。”科恩上前兩步,揚聲對門外說:“雅爾薩德,進來一下可以嗎?” 雅爾薩德木然走進門,眼看著科恩,卻不願意靠近。 科恩先坐了下來,然後指指對面的一張椅子:“過來坐吧!薩蘭家的男兒,你應該有你父親那樣的勇氣和胸懷。” 雅爾薩德那不太明顯的喉結湧動了一下,在皇帝陛下對面坐下,但表情還是很麻木。 “雅爾薩德,告訴我,你今年幾歲了?”科恩和顏悅色的開口問:“來聖都的路上,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回果皇帝陛下,我今年十二歲。”雅爾薩德嘴唇機械的開合著:“來聖都的路上,吃了很多苦。” “如果我記得沒錯,你應該剛過十一歲的生日。”科恩搖搖頭:“在流浪的時候,說謊是一種保護自己的方式,但在我這里,你不用把自己藏得那麼深。” “是的,皇帝陛下。” “為了自己的家族,你來聖都伸冤。”科恩點著頭,毫不在意自己的話把幾位皇妃的嘴都氣歪了:“沒有家人的照顧,一個人流浪,為糊口而絞盡腦汁,這樣的日子很艱難。” 雅爾薩德低下丫頭,沒有回答。 “我曾經聽說過一句諺語,殺父之仇,不共戴天。在你心里,一定非常恨那個人。” “是的,皇帝陛下,我恨不得讓他馬上死。”雅爾薩德抬起頭,眼里閃著光,他心里沒有什麼其他想法,只是希望自己能在最後一刻改變皇帝的決定。 “雅爾薩德,在討論這件事之後,我有一個要求。”科恩正色說:“本來這些話應該對一個成熟的男子說,但現在薩蘭家只有你一個人在,所以,你要像一個成年男子那樣,背負起家族的責任……因為這件事牽扯的人太多,所以我要求你以一個成年人的角度來考慮我的話,用你父親那樣的智慧,仔細思索我每一句話里的意思。” 雅爾薩德似懂非懂的點著頭,一臉的迷惑。幾位皇妃也相繼坐下,聽科恩說話。 “首先,你把那個該死的特赦令忘記好了,那是說給別人聽的。”科恩揮揮手:“在我心里,我早已定下維綸的罪。還有其他犯下罪行的人。我的想法甚至和你一樣,我想他們都應該被押上刑場,在眾目睽睽之下被砍掉腦袋。” 雅爾薩德使勁的點著頭。 “但是,現在卻有一個很棘手的問題,因為那個雜碎是一個總督,手里有一群亡命之徒。”科恩拖過一張矮幾,在上面攤開一副地圖:“你看,維綸的行省在這里,其他總督的行省分別在這里、這里、還有這里……而我的軍隊卻離他們很遠,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雅爾薩德搖頭,一個十一歲的小孩子,能看明白地圖就不錯了。 “這就意味著,我們一旦砍下這些人的腦袋,他們的族人會馬上造反,而我們的軍隊卻不能及時阻止他們。”科恩用筆在地圖上比畫著:“你從自己的家來到聖都,你應該知道這段路有多遠,在我們的軍隊趕到之前,他們會干出很多殘忍的事來,你知道那是什麼嗎?” 雅爾薩德繼續搖頭。 “他們會殺掉無數個父親,毀掉無數個家庭,燒掉無數個村落,制造出無數個孤兒,無數個跟你相同遭遇的孩子。”科恩平靜的解釋著:“你受過這樣的苦,你明白無依無靠意味著什麼,你希望事情演變成那個樣子嗎?你希望那麼多人因為我們的一個決定而失去生命嗎?” 雅爾薩德既不點頭,也不搖頭,只是眼中流露出企求的目光。 “薩蘭家族世代忠勇,沒有人愧對過帝國,身為薩蘭家族的男兒,應該為領地上的民眾考慮一下……孩子,你吃過苦,經曆過磨難,心智遠比同年紀的人堅強,以後會是當之無愧的薩蘭家族繼承人。但是現在,你卻要拿出勇氣來面對這一切。但你不是孤獨的,因為有我在,我會和你一起面對。” “我……我……”雅爾薩德轉過頭,以目光向皇妃們求助。 “仇人出現在眼前,要命令自己不去想報仇血恨,還要淡然承受他人不理解的目光,這都是需要擁有無比巨大的勇氣才能做到的事情,但我可以向你保證,這樣的日子不會太久。”科恩面帶苦笑:“身為男兒,你要拿出勇氣來面對,我也拿出勇氣來面對……我們要共同面對這一切。”雅爾薩德沉默著,內心一直在爭斗。 “好孩子,想想看,如果你父親在,他會怎麼做?”菲琳皇妃走上來,握住他的手:“這時間不會太久,你一定能看到維綸伏法。” 雅爾薩德看看菲琳皇妃,目光逐漸移到科恩身上。 “雅爾薩德,我們定下一個協議好了。你要努力學習變得更強,而我呢!我會把這個仇人給你留著,只要你夠本事,時間一到他就任你處置。”科恩伸出一根食指:“一年的時間,以皇帝的名義,我保證,絕對不超過一年。” 在大家的目光注視下,無論科恩說什麼,雅爾薩德始終沒有點頭,他天真的認為,只要自己不同意,皇帝就不會放過那個人。到最後,科恩已經沒有了辦法,只好跟雅爾薩德建議明天再談。 “夫君,雅爾薩德還不到年紀,不能繼承爵位。”溫絲麗皇妃輕聲提醒:“你得為他安排一下。” “是啊!雅爾薩德在外流浪了這麼久,一定荒廢了學業。”科恩點點頭:“但是以雅爾薩德的身分,似乎只有院長大人夠資格教授他知識,但院長又那麼忙……” “你想想辦法啊!”溫絲麗皇妃看了科恩一眼:“雅爾薩德可是要繼承家族的人呢!” “……有辦法了,雅爾薩德,你就在我的書房待著吧!我會讓幾位官員輪流指點你,要是遇到難以解決的問題,你還可以去問我父親。”科恩打個響指:“此外,我也可以教你一些東西……你將來要繼承你父親的爵位,還會成為一塊子大地域的領主,我希望你有足夠的本事應付,不但是手段,更重要的是頭腦。” 雅爾薩德的腦袋已經被這個皇帝給弄迷糊了。 “你就住在皇宮里,把這當自己的家好了。”科恩只好說得淺顯些:“而我們就是你的家人,你覺得怎麼樣?” “那就這樣吧!我替雅爾薩德做這個主了。”凱麗皇妃在一邊聽科恩勸說雅爾薩德,自己也被科恩說服,這時候幾步走過來。拉起雅爾薩德就走:“我先去給他選一個房間,還要換衣服……” “還是夫君厲害,能說服雅爾薩德。”看著妹妹急沖沖的背影,菲琳,羅娜不禁掩嘴輕笑:“這丫頭,台階倒找得合適。” “我沒有說服他,雅爾薩德是個很聰明的小孩,懂得掩飾自己的剛烈性格。”科恩搖了搖頭:“他現在一定是連我都恨上了,這件事情還會拖很久……” “那怎麼辦好?” “沒關系,一切交給我好了。”科恩笑笑:“雅爾薩德畢竟是個小男子漢,我們會有共同語言的。” 下期預告: 當所有人都擁有一份和平的感覺時,成竹在胸的科恩丟給參謀部一個燙手的山芋。 久違的異族朋友來訪,將會提供科恩怎樣的助益?吸血伯爵帶來的消息,會逐漸揭開該族的神秘面紗嗎? 陪麗莎的上街購物之旅,意外成為一項龐大計畫的開端。這個令所有科恩一方參與者發呆的黑暗計畫,又會造成何種有利的局勢?兵者,詭道也。

上篇:第10章     下篇:第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