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章  
   
第1章

皇帝陛下的登基大典著實讓國民興奮了好一陣子。 但靳比亞畢竟是一個飽受戰爭摧殘的帝國,國庫里的每一個銅板都得用在恢複國力上,所以除了聖都之外,其他行省並沒有舉行很大規模的慶祝活動,最多就是行省首府舉行個慶祝游行什麼的。 相對于其它國家芝麻大點的小事都要普天同慶而言,這樣的慶祝手法就顯得寒酸和小氣,但普通國民卻是很滿足的。因為國家頒布的一系列新法令已經開始在整個帝國實行,幾十項法令中倒有大半是減輕雜稅的,這也就意味著從今以後,大家的負擔會降低很多。 在這樣的情況下,一些其他的、暫時與自己無關的法令也就變得不那麼重要了,而且對普通民眾來說,國家大事跟自己距離很遠,也並不見得就比帝國的驕傲——皇帝陛下的私人生活更有吸引力。 在這幾日的狂歡中,皇帝陛下的幸福生活曾經是排名第一的熱門話題,而且熱點中最熱的就是四位皇妃的各種訊息,因為所有的內政命令上都有六個簽名,分別是皇帝、國相、四位內政監督。 不僅是簽名,有很多跟國民生活息息相關的法令就是內政監督們提議實施的。相比而言,皇帝陛下只提議與軍事有關的法令……這些事讓大家驚訝的發現,皇家不只有皇帝和國相兩個人在撐場面,這個家庭還有其他出色的成員。 當然,皇帝和國相很早以前就是大家所熟悉的人,而國民們對四位內政監督卻不是很熟悉,大多還停留在“她們是皇帝的妃子”這樣一個很古典的認知上。直到現在,他們才知道這四位皇妃手握重權,並非花瓶那麼簡單。通過這些有利民生的法令,皇妃們的威望迅速飆升,各自擁有了一大批的崇拜者。 一個帝國里,的確需要有崇拜的偶像,但斯比亞國民的行事作風仿佛是跟他們的皇帝靠攏……按照傳統,每個官方機構都會懸掛皇族成員的肖像,而這四位皇妃的畫像,不管是全身半身還是正面側面,掛上不到三天就會統統丟個精光。 到最後實在沒有辦法,官方只有撥出錢來批量印制小幅的皇族成員肖像發放,雖然不是每個人都能分到,但也稍微煞住這股盜畫風。 偶像的話題是無窮的,興奮的民眾們開始互相打賭,有的說皇帝陛下最先愛上的是第一皇妃菲琳·羅娜,因為她的權力最大;有的說皇帝最愛的是第三皇妃溫絲麗,因為這位皇妃最溫柔可親;還有的說,皇帝陛下不久之後就會選美,要充實後宮…… 可不管怎麼樣,這些事也可以從側面反映出一些信息,說明大家對帝國日後的發展都持樂觀的態度。 在這同時,數量極其龐大的異族出現在以前只有人族居住的城市,這當中有官員、有軍人,有工匠和商人。他們帶著家人,一路浩浩蕩蕩的從原先的聚集地而來。在一些城市里,他們接收了叛軍方面的住房,在另一些城市里,他們自建住房組成街區。 要人類居民立刻接受這些新鄰居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千百年積澱下來的習慣可不是輕易能改變的,雖然年輕一代、特別是軍人對異族並不反感,但斯比亞帝國里不是只有年輕人。更何況對一些人類成員來說,輕視、無視、甚至鄙視異族,是他們體現自我優越感的一種必要手段…… 諸如精靈這樣優雅的種族還好說,人類的目光多半停留在她們的外表上,但半獸人或者沙人這樣的種族,得到的待遇可想而知。 但現在,異族頭上頂著“皇帝的朋友”這樣一塊大牌子出現,想欺負他們的話就得先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但身處在同一個地域,抬頭不見低頭見,總不能老是這樣冷眼相對吧?怎麼與之相處就成為一個擺在所有國民面前的大難題。 國民的行為可以用法令來約束,但意識形態就不是法令能管得了。如果是在以前,國民們大多會到神殿去尋求指引,但在這個時候,神殿的祭司們根本不敢對斯比亞國內的任何事做出評論。 于是在這時,四位皇妃聯名發出的倡議書到達了國土之上的每一個角落。倡議書里沒有大義凜然的空話,皇妃們只是用溫和的用辭,要求每一戶國民去認識一戶新來的鄰居,大家吃上一頓飯,相遇的時候問上一聲好…… 在皇妃們聯名發起的號召下,大部分國民們開始試探著與異族交流,雖然其中還發生了這樣那樣的糾紛,但從全局來看,無論人族異族,大家都在這謹慎的交往里加深了些了解。 在沒有某股勢力挑撥的情況下,在官方的適當引導下,斯比亞帝國里自然形成一個利于融合的環境,只要不帶成見,人類很容易就能發現對方和自己的共同點,事實上人類與異族的共同點非常多。 逐漸的斯比亞帝國展示出她大度而寬廣的胸襟,跟隨科恩陛下而來的異族受到普遍歡迎,人族居民們手里拿著禮物,敲響了那些剛搬來的異族鄰居的家門,用自已真摯笑容、火一樣的熱情,為異族鄰居詮釋著友好與善意。 而大陸上的其他國家,卻在關心著斯比亞帝國發生的另一件事——軍隊建設。斯比亞已經開始征兵,而且這次征兵范圍之廣,數量之大,實屬近年罕見。三十萬年紀在二十歲到二十五歲的青年應召入伍,陸續進入設在各行省的訓練場,開始了他們的軍旅生涯。 當然,對于一個臨近神魔分界線的帝國來說,擁有五十來萬的軍隊並不過分,只是大家對科恩·凱達的軍隊有些恐懼,自然也就多些關注的目光。 其實也不用太過擔心,因為現在的斯比亞帝國,邊境線上站崗的多半都是農夫——就是農閑時服役的國民。他們身著布衣,拿著破爛的兵器走在國境線上,讓其他帝國的憂慮減輕不少。 除了這些情況,帝國內似乎沒有什麼變化,皇帝陛下也並沒有像之前大多數人猜想的那樣,一登基就對帝國各方面進行大規模的整頓。 原來的行省總督沒換,也沒有幾個貴族失去爵位,皇帝陛下似乎什麼都不想做的樣子……但在聖都的皇宮里,皇帝陛下卻非常忙碌……忙到什麼程度呢?反正忙到他的下屬找不到他的人。 “皇帝陛下呢?”這會,滿頭是汗的大法官在正宮里上竄下跳,逮著誰都問這句:“皇帝陛下呢?看到皇帝陛下了嗎?” 可惜沒有人能正確回答他的話,最後,還是在某位皇圮的指點下,大法官才終于在後宮禦花園的一個角落里找到了皇帝陛下。 令他哭笑不得的是,悠閑的科恩陛下正搖動著手里的燒烤架子,喜孜孜的烤著肉塊,依偎在他身邊的琴倫公主抱著一堆調料罐,樂呵呵的等待著……看他們的樣子,哪里還是皇帝跟公主?分明就是賣烤肉的兄妹嘛! 白影和烏鴉一左一右站在皇帝陛下對面,都有點傻呼呼的,一看就知道才被教訓過。 “啊!杰克來啦?快來坐下吧!”科恩陛下熱情的跟大法官打著招呼:“俗話說啊!這來得早不如來得巧,眼看烤肉就快好了,這真是天意啊……” “這麼一點夠吃嗎?”杰克微笑著走上前去,挑個地方坐下,不無深意的說:“我說老大,這些日子以來,你烤肉的技術有長進啊!” “烤肉只是用來調劑生活,你想吃到飽大概不可能。”科恩呵呵一笑取下烤架,用小刀分起肉來:“至于說到這個技術,你老大我什麼時候干過上不了台面的事?” “如果真的那樣的話,我就有話說了。謝謝琴倫公主。”大法官接過琴倫送過來的盤子:“我的皇帝陛下,如果你昨天看過公文的話,應該記得今天要接見些什麼人吧?” “接見什麼人?”皇帝陛下正向烏鴉的頭盔里塞著烤肉片,聞言回頭:“你大老遠來找我……難道不是為了吃烤肉?” “當然不是為了吃烤肉,我的陛下,你今天得先接見即將赴任的十八行省首席法官,再撥見十八行省的巡察法官。”杰克知道皇帝在裝傻,于是好心提醒他:“這些可不是小事哦!” “早先在學院不是見過了嗎?在他們完成進修的儀式上。”科恩隨手放下盤子,一臉懶洋洋的表情:“一見再見的話,不就顯得俺這個皇帝很容易見到?你知不知道,做皇帝最重要是保持神秘感,沒了神秘感我還混個屁啊——不見啦!” “那他們都在前宮等著呢!我要怎麼跟他們說?”杰克做出一副可憐相:“我是狡猾的大法官,可不是放鴿子說大話的大法官。” “說得對,你已經是帝國的狡猾大法官了,就不用我再指點你怎麼對待下屬了吧?”科恩看看天:“實在不行的話,你就告訴他們,皇帝陛下在跟總參謀官商討軍國大事。” “老大,這個借口已經用過了,而且不止一次……” “可以再用嘛!你要知道,所謂的軍國大事是很多的……” 在君臣互相推諉的時候,總參謀官在小道上現身。 “皇帝陛下好。”總參謀官瞼上露出由衷的笑意:“我正有軍國大事找你,原來你也想跟我談事情啊!” “你們是商量好的嗎?”科恩哼哼著:“我好不容易才有點清閑時光。” “皇帝陛下,你已經清閑好一段日子了,需要你處理的事情也已經越積越多了。”總參謀官站近了點:“剛才我過來的時候,內政監督們還要我轉告陛下,說她們和國相大人在皇家會議廳等你。” “都在等我?”皇帝收起了玩笑的表情,拿起手帕擦擦嘴:“那我們走吧!” 皇家會議廳是後宮里一棟新修的兩層小樓,被綠樹環抱,周圍沒有其他任何建築,防衛方面非常嚴密——是真正意義上的嚴密。皇帝陛下曾經讓烏鴉做過實驗,在不受傷的情況下,烏鴉無法硬闖進去。 說起來在這段時間里,鳥鴉除了抱著琴倫公主跟在皇帝身邊之外,最主要的事情就是檢驗的防衛,每一處防守要地都要讓他去闖一闖。雖然只是檢驗,但被他輕松通過的地方不在少數,有了烏鴉的意見,皇宮的守衛程度上了不只一個台階。 一行人通過大門,走過長廊,在侍衛的通報聲里進入了圓形會議廳。 在會議廳里等候皇帝的不到十個人,但卻是帝國最核心的人物,維素·凱達親王、四位皇妃、馬丁·路德上將以及莫亞中將、海爾特中將。 “不用行禮了。”進入這棟樓之後,科恩仿佛變了一個人,連邁出的步伐都帶著皇者的威儀。他向大家點著頭,徑直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各位請坐下。” “報告長官。”岩石在門口一個立正:“魔法屏障已經完成,周圍警戒已經布置好了。” “知道了,你退下。”科恩把手一擺,目光環視圓形會議桌邊的人:“請各位開始通報。” “那麼就先由我來吧!”身為第一內政監督的菲琳皇妃攏攏耳邊的秀發:“內政方面,我們已經把以前議定的條文全數頒發,各行省的監督、聯絡機制已經建立,下派宮員全部到位。分配各地的農業人才已經出發,帝國全境的道路、河流勘察已經完成,全國總人口以及種族分布正在統計中。” “知道了,下一位。” “皇家學院又一批新生畢業,半年之後還有第二批,基本上是黑暗行省的子弟。按照以前的設想,他們將到達帝國各地籌建學校,建制方面將套用黑暗行省的模式。”溫絲麗皇妃臉上永遠都帶著微笑:“這些學校急需撥款。” “附帶的法令也頒布了吧?” “是的。普通民眾聽說自己的子弟獲得了受教育的機會,而且學業有成可以從政、政績出眾可以晉爵,都非常感激。” “知道就好。”科恩點點頭:“散會以後就簽署命令撥款,下一個。” “商業正在全面恢複,帝國邊境的貨物流通已經恢複正常了。”迪爾皇妃說起自己管理的事務來頭頭是道,根本就不用看文件:“基本上現在的商業收益都會就地換成緊缺物資運回,特別是我們與魔屬聯盟的交易通道重新開通,這將為我們提供大量的利潤和物資。” “這還不夠,回頭通知天照,要他盡量破壞其他帝國與魔屬聯盟的交易,那麼我們運過去的東西會更搶手。”看來科恩並不滿足于現狀:“軍隊方面呢?” “那麼我把軍隊的情況說一下。三個戰區中完成了兩個,力克親王和西夫塔親王已經到任。”總參謀宮清清嗓子:“配屬各行省的軍團全部出發,以十八個行省為主干的通聯體系完成,後勤體系將于一個月之內完成。在兵員招收方面,三十萬新兵中有兩萬余人通過篩選進入了各個軍事學院,其他的新兵已經進入各地的訓練場。” “好的。”科恩點著頭說:“這段時間辛苦大家了,各位的進程都超過了我的預計,節省了很多時間。” “前期准備當然是越快結束越好。”國相輕聲回答著:“各位將軍,關于內政系統的其他工作成果,各位面前的文件里都有記錄,大家看看吧!還有,我順便說一句,這些文件是最高機密,在帝國所有官員里,能接觸這些文件的人除了兩位親王不在以外,其他的全在這個房間里了,文件的任何內容都不能帶出這個房間。” “是的,國相。”幾位將軍點著頭,打開文件看起來。 “這里面記錄的是我帝國現有的全部實力,各種資源以及能提供出來的一切。”國相解釋說:“按照規劃,列出了未來兩年里各個時間段的詳細數據。” “國相大人,我想請問一點。”海爾特中將舉起手說:“這里面怎麼還有民夫人數?你看這里啊!今年秋收之後,糧食儲備可保障二十萬軍隊遠征周邊任何一個國家,或者保證九十萬民夫一年的日常消耗……這是為什麼?” “這是告訴各位,我們今年秋收之後的糧食可以用來做這些事情。”國相淡淡一笑:“皇帝要根據這些數字決定今年秋收之後干些什麼,可以發兵二十萬征戰,也可以用九十萬民夫去傲黠什麼。” “那這些民夫數量,以及這些道路修築計劃,也是提供給皇帝陛下選擇的嗎?” “是的,這也是我們召開這個最高會議的原因。” “我聽說皇帝陛下跟各國簽定了協議,有一批物資快到了吧?”馬丁·路德上將仔細看著手里的文件:“我沒看到。” “那批物資正在路上,沒有真正到手的東西是不會寫在這上面的。”科恩解釋說:“而且我也不准備把那批物資直接用于軍事,在經過仔細檢查之後,全部用在民生建設上。” “為什麼要用在民生上?”海爾特說:“軍隊建設不是最重要的嗎?” “如果沒有國力支持,就算再強大的軍隊也干不出什麼事。”科恩搖搖頭說: “叛亂戰爭里帶給民眾的損失太大,國力急需恢複。我打算把這些鐵礦制造成農具免費發放,其他物資也是一樣。” “還有二十萬奴隸?”馬丁·路德又問:“使用奴隸的話,與斯比亞的傳統不符。” “這方面我和父親商量過了。他們一到就取消奴隸的身分,以軍隊編制來約束。一半人去修築聖都到神魔分界線的道路,一半人開鑿同一走向的運河。詳細的圖紙已經做出來了,正在審核之中。”科恩說:“再有一點,這些人里肯定有奸細,所以完事之後不准備讓他們回去,做些設施維護也好。” “那就是說,未來一兩年里沒有戰事吧?”總參謀官開了口:“那樣的話,新招收的兵員就有很長的時間用來訓練了。” 科恩呵呵一笑。 “你別做夢了,不但有戰爭,而且這個目標還不小。我的要求是在兩年之內,拿下魔屬聯盟的坎普帝國和威爾斯帝國,還不能耽誤國力的建設。” “拿下?”總參謀官當場就楞住了:“陛下的拿下是什麼意思?” “很簡單,我的拿下就是說把這兩個帝國一口吞下。”科恩微笑著說:“不是打敗那麼簡單,是全部占領、據為已有,之後沒有談判,也沒有妥協,更不可能歸還。” “這怎麼可能呢?沒有這種先例啊!任何戰爭打到一定程度都會停下來。”總參謀官晃晃手里的文件:“就算我們按照陛下的意思去做,僅憑這麼一點物資是不可能做到的,跨越神魔分界線作戰,後勤相當吃緊。而我們是要侵吞兩個國家,遭遇的抵抗可想而知。這種戰事也不可能會很順利,到時候時間一拖長,我們哪來的糧食繼續打?” “糧食就是這麼多,我的要求也提出來了,做為總參謀官的你只要拿出計劃就好了。”皇帝陛下對他的反對無動于衷:“三天之後給我作戰計劃——不要再反駁,我反覆想過,一定能做到。” “那就請皇帝陛下公布你的計劃吧!”卡羅斯把手一攤:“至少給我們—個思路。” “我把什麼事都做了還要你干嘛?”科恩搖著頭說:“去告訴你的那些參謀們,把膽子放大些,眼光放長遠一些,別老想著正面作戰,干那種傻事是沒有好處的。記住,三天時間,拿不出方案就要你們好看。”

上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身為男兒     下篇:第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