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5章  
   
第5章

是日,十數道重要政令逐一頒布,皇宮上下一片忙祿。不說其他,就單是在政令上簽字蓋章都讓幾位內政監督覺得手酸。 對朝廷各部官員、對內政監督、甚至對皇帝本人來說,這個忙亂日子所帶來的唯一的好處,就是頒布了這些法令之後,帝國改務就大體進入一個穩定的發展期,如果不出什麼亂子,近段時間再沒其他什麼大事好煩惱。 當然,我們的總參謀官閣下是個例外,他幾乎都快被皇帝陛下的命令逼瘋了,現在還在他的參謀部忙個不停。 同樣辛苦的還有阿布,它得待在科恩身邊,替他在文件政令上簽字蓋章……在其他人轉述的時候考慮公事是科恩的習慣,有阿布幫忙還免去了泄密的可能。一人一獸根本無須交談,阿布不過就是看看公文,科恩那邊的處理意見就傳到阿布腦袋里,辦公的效率非常高。當然了,這可不能讓其他人看到。 只做了一個上午,皇帝陛下就完成了好幾天的工作,之後打開了房門,昂頭哈哈大笑幾聲,准備去外面找點什麼樂子。今天是個忙祿的日子,各部官員現在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當然不會有閑情跑來找他的麻煩。 “應該去哪里呢?”科恩陛下倚著門框,不無辛苦的思索著:“這些家伙都沒時間呢!菲琳她們也有很多事,還不如上街逛逛……” “皇帝陛下。”院中的露西向門邊走來:“您不再休息一會嗎?昨天沒怎麼睡吧?” “不用了,沒人打擾的日子非常難得,更難得的是連琴倫公主都不在。我還不如好好享受一下,等他們有事找我的時候再睡覺好了。”科恩嘿嘿一笑:“你安排—下,我溜出去玩玩。” “陛下的願望恐怕很難實現呢!”露西笑著回答:“有朋友在等陛下,我是受維素親王的命令來看陛下有沒有時間的。” “是嗎?不會吧?”聽了這話,科恩濃厚的興致當場就蔫了一半:“知道是誰嗎?” “具體是誰我不知道。”露西壓低了聲音:“不過,我看到一個十分優雅的先生,還有一位體態輕盈、婀娜多姿的小姐哦!” “小姐?我什麼時候認識這樣的小姐?”科恩有點疑惑:“如果她真的體態輕盈、婀娜多姿……本少爺怎麼會不記得她?” “可維素親王說是陛下的朋友呢!很漂亮嫻靜。”露西再次肯定。 “我告訴你啊!在我認識的女性里面,能稱得上朋友的可不多,特別是體態輕盈、婀娜多姿的小姐,試問這樣的小姐本少爺怎麼會放過?都給我搶回來當內政監督了。”說到這里,科恩輕咳一聲:“當然,露西你一直把自己包裹得那麼嚴實,就算體態輕盈什麼的也看不出來……” “是的——陛下。”聽到科恩陛下的調侃,露西微紅了臉:“要去看看嗎?” “去。”科恩點點頭:“既然是老爹的吩咐,我不去的話會被扁。” “陛下請先換衣服,親王殿下是在後宮接見客人呢!” 能讓親王殿下在如此繁忙的日子接見的人物,當然不會是無名之輩,科恩換上便裝,跟著露西來到父母的住處。 一進花園,科恩就覺得父親的侍衛首領麥澤大叔用奇怪的眼神看著自己,遠處,父親的笑聲也比較大聲。 “麥澤大叔,你干嘛這樣看著我?”科恩靠到他身邊,輕聲問:“是誰來了?” “回稟陛下,我只是個侍衛。”麥澤一本正經時回答:“嚼舌頭可不是我的習慣。” “你的眼神讓我不安。”科恩才不管那麼多:“告訴我,你也不想你的皇帝一點心理准備都沒有就出場吧?萬一臨場發愣的話可是有損國威的。” “皇帝陛下不會失態的。”麥澤笑咪咪的回答:“看到如此漂亮美麗的小姐,陛下會高興的吧?” “你說錯話了,漂亮跟美麗不是一個意思嗎?”科恩嘿嘿笑:“做為親王的侍衛首領,你應該通曉文學吧?嗯,如果你不告訴我,我就把你送到皇家學院去補課。” “皇帝陛下,我曾經是皇家學院的優等生,當年是以第三名的成績畢業。”面對科恩的脅迫,麥澤同樣小聲回答:“漂亮與美麗不是一個意思吧?美麗的小姐一定漂亮,而漂亮的小姐未必就會美麗……” 對麥澤的堅持,科恩也無計可施,搖搖頭向前走去,在內侍的通報聲中站到花園涼亭邊。 涼亭里的人都站了起來,除了維素親王夫婦,其他人在向科恩行禮,所以一時看不清楚他們的臉。其中一位是和維素親王差不多年紀的先生,還有一位小姐,穿戴雅致,穿著以黑色為主的簡潔禮服,這種打扮讓科恩心里感到熟悉。 “免禮。”科恩走到這位先生身前,伸手去扶,這完全是給維素親王面子:“請坐著說話。” “謝謝陛下。”這位先生微笑著站起來,抬頭回望科恩,科恩當即就驚訝的張大了嘴。 “伯爵叔叔?”科恩看著面前這位優雅的吸血鬼:“怎麼會是你呢?” “怎麼還叫伯爵叔叔?”凱瑟翎走過來敲敲兒子的腦袋:“以前是毛頭小子也就算了,可你現在是皇帝呢!你這小孩子的毛病還想保留多久?對很多種族來說,說錯話、叫錯名字可是大忌。” “可是……伯爵叔叔的名字很長,嘿嘿!記不住嘛……” “這可就巧了,幾位異族首領就在這幾天來皇宮,你得把他們的名字全部記住……記不住就別吃飯。”凱瑟翎毫不顧及母子情誼:“記住大臣的名字,這是皇帝最起碼的義務。” “不會吧老媽?我有幾百個大臣啊!”科恩這一驚可是不小:“再說了,叔叔們的名字很拗口啊!” “很拗口?那別人是怎麼記住的?”凱瑟翎不為所動。 “他們不需要記住幾百號人的名字……”科恩堆起討好的笑:“老媽,我用外號成不成?” “用外號?我看你是在找打……”凱瑟翎又舉起手來。 “不是——我的意思是說,用封號!”科恩急中生智:“封號啦!官銜啦!” “哦?陛下是要給我封號嗎?”被冷落在一旁的吸血鬼伯爵這時呵呵笑著:“那我就先謝謝陛下了。” “伯爵叔叔,不要在這個時候為難我啊!”科恩瞪著吸血鬼首領,一臉的無奈表情:“我一時之間怎麼想得到適合你的封號?” “哦!那不是臣下需要擔心的事吧?”吸血鬼摸摸他略微卷翹的小胡子:“但皇帝陛下說出來的話可不能改變,如果反悔就是失信于民。” “啊……你們合伙欺負我!”科恩握著拳頭,不甘心的低吼一聲:“封號有,但是叔叔你連一個銅板的薪金也別想拿,我可是窮光蛋。” 吸血鬼伯爵聳聳肩:“有沒有錢無所謂,我不缺錢花——事實上我不怎麼用錢。” “那就叫夜之靈伯爵好了,反正叔叔你也經常隱沒在夜色里。”科恩呵呵笑:“這封號怎麼樣啊!叔叔你還滿意吧?”“皇帝陛下要聽實話嗎?”吸血鬼伯爵一本正經的回答:“這封號爛透了。” “隨便你啊!要不然就叫你誇誇其談伯爵,或者吹牛伯爵好了。”科恩終于扳回了顏面:“翼人叔叔一定獲高興你有這樣的封號。” “好好好,夜之靈就夜之靈好了。”夜之靈伯爵歎口氣:“但願別人在聽到這個封號的時候,不會先想到夜鶯身上去……” “美麗的小姐,既然你沒有抬頭,那就讓我來猜一猜。”科恩陛下走到那名小姐身前:“嗯!簡單的發飾,複雜的發結,白皙的皮膚,還有自然的香味……你是葳莎。” “這不算。”黑衣小姐抬起頭,五官清秀,亮閃閃的眼睛直盯著科恩,嘴角帶著—絲嫵媚的笑:“科恩哥哥你耍賴。” “我哪里有耍賴?明明是猜到的。”科恩扶起葳莎:“讓我看看,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漂亮啦?你的眼睛就像是會說話一樣。” “回皇帝陛下的話。”葳莎微笑著後退一步,牽起裙角在原地轉了一個圈子,偏著頭說:“在不知不覺中就變了——我真的很漂亮嗎?” “當然羅!簡直是迷死人了。”科恩牽起葳莎的手:“你的手比較涼,是累了嗎?要不要來點喜歡的飲料?” “不用啦!我的身體已經好多了,只要不使用特別消耗精力的魔法就不用吸血。”說著,葳莎張開嘴吐吐舌頭:“如果一見面就吸了科恩哥哥的血,四位皇妃姐姐可不會饒了我。” 科恩愛憐的拍拍葳莎的瞼蛋:“以前不是每天都要吸血的嗎?” “人家那個時候是在長身體嘛!”葳莎嘟起嘴:“天天喝血的話,自己都會覺得討厭。” “過來坐吧!”科恩拉著葳莎,靠近長輩們坐下:“伯爵叔叔,你們怎麼不早幾天來?” “我也想啊!而且葳莎一直吵著要來聖都。”夜之靈伯爵搖搖頭:“但我族中還有很多事要處理,特別是近期,與魔屬吸血族的糾紛很棘手。” “不會吧?難道他們還能越過分界線來找叔叔你的麻煩?”科恩不解的問:“這個神魔分界線雖然不算非常嚴密,但也不是說過就能過的吧?至少在斯比亞地段上是這樣。” “名義的銅牆鐵壁,實際上對一些異族卻不起什麼作用。”夜之靈伯爵回答:“現在的分界線上,連普通的走私者也能穿行,更別說特殊本領的異族了。” “那干嘛還叫分界線?”科恩苦笑著:“伯爵叔叔,有什麼我可以幫上忙的,你盡管說。” “我想請你幫我照顧葳莎,因為族里有很多的事情還沒有處理完,而我也分身乏術。” “這個沒問題,甚至族里的事我都可以幫你。” “科恩,這可不是你一句話的事情。”維素親王輕聲說:“神屬和魔屬吸血族的糾紛由來已久,並非一朝一夕就能解決。你也不清楚自古流傳下來的恩怨,更非吸血族的族人。” “有這麼複雜嗎?”科恩看看幾位長輩:“隔了那麼遠,還有什麼糾紛放不下?” “爭奪遠古流傳下來的幾件聖物。”夜之靈伯爵笑笑:“我送給你的匕首就是其中的一件。傳說誰得到了所有的聖物,誰就能取得對整個吸血族的控制,甚至還牽扯到一個大秘密。” 科恩張大了嘴:“我說夜之靈伯爵,我還對你送匕首的事心懷感激呢!卻想不到你原來是把栽當放寶物的箱子……這一手不怎麼漂亮吧?” “因為誰也不知道這把匕首在你手上。”維素親王拍拍兒子的肩膀:“再說,不是也幫上你的忙了嗎?以你的性格來看,沒人能把這匕首奪走。” “但我很可能把這東西送人,或者是賣掉……那樣的話,大家也不擔心嗎?” “如果你那麼做,你就不是科恩了。”夜之靈伯爵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放在你這里,我很放心。就算我得不到其他聖物,對方也不能得到全部。” “可是,叔叔你這次恐怕麻煩不小吧?甚至需要特意安排寶貝女兒。”科恩看看身邊的葳莎:“你一個人離開的話,葳莎會擔心。” “這是每一代吸血族長的使命,葳莎也明白。”夜之靈伯爵以慈愛的眼神看著女兒:“如果我無法做到,那麼下一代族長也要盡全力去做,這沒什麼可說的。” “下—代族長?” “葳莎的哥哥,凱南。” “這可不行,凱南可是我的內政官員,他負責的事情別人代替不了,怎麼能卷入這種事情里去呢?”科恩把頭搖得像風車:“我說伯爵叔叔,你就自己放棄凱南吧——我知道你今天是來壓榨我的,你就直接放馬過來好了。” “嗯……可是我很為難呢!”某人又摸摸自己的小胡子:“我怎麼能壓榨自已的皇帝陛下?” “你不說就算了,反正我事情世蠻多的。”科恩抓起葳莎的手:“葳莎妹妹,我們上街去玩好了,別打擾長輩們商量大事。” “那些聖物可是涉及到大把秘密哦!皇帝陛下不覺得好奇嗎?”某人慢悠悠的說。 “隨便啦!叔叔你大費周章的找上我,還用聖物什麼的做誘餌,肯定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科恩轉過身:“我也沒有很多空閑,干嘛要攬事上身?” “科恩你坐下。”維素親王哈哈大笑著叫住兒子,又一拍夜之靈伯爵的肩: “你還是直說了吧!免得錯過了這個機會。” “好,沒想到皇帝陛下不會再被誘惑了。”夜之靈伯爵點點頭:“我想請皇帝陛下幫我奪得幾件聖物,只有收集了全部的聖物,我們才能揭開數千年來困擾吸血族的謎團。” “有哪幾樣東西?”科恩用手撐住下顎:“什麼時候開始?” “三個月之後,兩地的吸血族代表按照約定在魔屬某地見面。你身上的匕首是其中一樣,另有一只手鐲、一柄短劍,還有一個遠古傳下的卷軸。我們有兩件,魔屬吸血族也有兩件。”夜之靈伯爵解釋說:“如果這次我們能聚齊四件聖物,吸血族里的很多問題就可以迎刀而解,至少不再有神屬、魔屬的爭斗。” “三個月以後啊!時間上應該來得及吧!”科恩點點頭:“不過要在魔屬見面就有點麻煩,畢竟不是在自己的地盤上,對方也可以叫幫手嗎?” “叫幫手這種事只能算是個人行為,如果跟吸血族沒有什麼關系的話,叫去也沒用……我收到消息,對方可能叫幫手,所以我也就早做准備。” “是這樣……你想讓我怎麼幫你呢?”科恩站起身來,在涼亭里踱著圈子:“像這種規模的爭斗,你們也不希望別人知道幫你的是誰,我不可能派軍隊出面。就算是武技高超的人,派多了一樣會泄露秘密。” “麻煩的就在于此。” “讓我想想……對方—一般會出多少人?” “接近二十個的樣子,我們也是一樣。”夜之靈伯爵想了想:“但他們准備的人手長期處于實戰狀態,而我們的人顯然比不上。” “他們為什麼會處于實戰狀態?”科恩皺起了眉頭。 “魔屬吸血族的族中好手幾乎都在為各帝國效力,業精于勤,自然比我們這些深居簡出的老家伙要厲害。” “你的意思是說,他們在為各個魔屬帝國賣命?” “是的,特別是幾個重要的帝國,還有魔殿。” “那麼,這事情就好辦了。”科恩臉上掛起一絲笑意:“伯爵叔叔,你隨時與我保持聯絡就好,其他事情交給我就行了。” “陛下想出辦法來了?” “找到方向就好辦,已經有一個設想了。”科恩再次牽起葳莎的手:“走吧!漂亮的小姐,我們上街去玩。” “早點回來,等你們吃晚飯。”凱瑟翎站起來喊了兩聲,回頭對兩位男士笑笑:“這孩子,心還是這麼野。”

上篇:第4章     下篇:第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