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6章  
   
第6章

變換了裝束,科恩帶著葳莎和白影下了馬車,這輛造型普通的馬車按老規矩兜了個大圈子才來到皇家大道上。 看得出來,葳莎平時很少出門,對街上很多東西都充滿了好奇,一路上她都依著車窗,嘴里不停的問著科恩各種問題。亮麗的容貌,銀鈴般的聲音,引得大多數路人為之側目,已經是一頭金黃頭發的科恩笑咪咪的為葳莎解釋,還叫車夫行駛的慢一點,免得錯過好景觀。 不過比起外面的景色,葳莎更注意的是白影,也許是因為吸血族的敏銳感知能力,葳莎老是用疑惑的眼神看著這位面容平和的“侍女”。 白天的聖都,最熱鬧的地方莫過于四個市集。這四個市集向居民供應日常生活所需,衣食住行,一般民眾所需要的物品都可以在這里買到。因為有官方機構調節價格,物價倒是非常的平穩。 而在市集周邊道路上的那些店鋪,就專門出售各種高級的奢侈物品,是為貴族官員甚至外國商人服務的。 “那是一家首飾店。”科恩看著街邊的招牌,想起自己一向沒給幾位妻子送過什麼禮物,于是掏了掏錢袋:“葳莎,我們去看看好不好?” “好啊!”葳莎點著頭說:“科恩哥哥我要一對耳環。” “可以啊!但你不能叫我科恩哥哥,一叫科恩,其他人就會知道我的身分,那就不好玩了。”科恩敲敲車廂讓馬車停下:“叫我哥哥就好。” “怪不得哥哥要扮成這個樣子。”葳莎笑咪眯捏起科恩的一縷金發:“金發藍眼,好古怪的樣子啊!” “我就學了這麼一種而已,一時讓我想出其他搭配會比較困難?”科恩不好意思的笑笑:“再說也不用把時間花在裝扮上吧?” “我可以幫你哦!”葳莎的笑容里顯露出一絲狡黠:“這樣的話,也省得有人說我這個妹妹什麼事都幫不上忙。” “好,我是沒意見啦!等下回家我就告訴她們,”科恩跨出車門:“請下車吧!尊貴的公主殿下。” 看到衣著光鮮的科恩和葳莎在自己店門外下車,店鋪里立即有人走出來迎接,帶白影一起請入大堂,再送上點心飲料。科恩環顧四周,感覺這里跟自己印象中的首飾店大相逕庭,一件首飾也沒有,身邊的擺設怎麼看怎麼像一間大客廳。 “各位客人日安。”一位老板模樣的人快步走來:“本店的首飾非常精美,不知幾位需要點什麼樣的首飾?” 科恩看了葳莎一眼:“一套日常佩帶的,一套午宴佩帶的,再一套晚會的。” “客人是來對地方了。”老板搓搓手,滿面笑容的回答:“請幾位這邊走,我們有上百款您需要的首飾,您可以任意挑選。如果都不滿意,我們還可以按照您的要求訂做。” 進入內堂,老板叫店員捧出十來套放在銀盤中的首飾請科恩挑選。但科恩早就見慣了宮廷里的極品飾物,對這樣的三流貨色自然是看不上眼。目光一掃,連拿起來看看成色的欲望都沒有,一臉的失望。 “客人不滿意嗎?”一直在察言觀色的老板笑著說:“沒有關系,本店還有更好的精品。” “那就拿出來。”科恩不禁氣結:“我們的時間可不多。” “可是價錢方面……”老板提醒說:“大概是普通首飾的三倍以上。” “叫你拿出來,你這麼多廢話干嘛?” 雖然科恩沒有生氣,但他的話中還是透露出一股威嚴的氣勢,老板不由得心頭一顫,點頭哈腰的陪苦笑,急忙招呼店員另外拿出幾套首飾、這幾套首飾比剛才的要好,但無論做工還是材科的選用,都還是達不到科恩所需要的標准。 “你店里就只有這種水准的貨色?”科恩拿起—條項鏈晃了晃,回頭對葳莎說:“算了,我們換一家看看。” “客人請留步。”看到科恩要走,老板不禁心急,因為在眼下這個經濟恢複的時候,肯花大錢買首飾的客人可不多,只有笨蛋才會放過大客戶:“不是本店沒有極品首飾,是因為不清楚客人到底需要何種程度的首飾。如果客人是需要貴族佩帶的首飾,我們這里也有。客人還不知道吧?本店是聖都三大首飾店之一,大部分貴族都在本店訂做飾物的。” “那你干嘛不早點拿出來?”科恩有些奇怪:“不想做生意?” “不是的客人,因為貴族飾物一般都是訂傲,相當耗費時間,而且需要客人出示貴族徽章。”老板解釋說:“客人要訂做的話,我們可以提供圖樣。” “把你的樣品拿出來。”科恩伸手在衣袋里掏出一塊徽章,隨手就丟在桌子上:“買東西還這麼麻煩,你還真是不知道變通。” “請大人原諒,這是帝國法律所規定的。”老板見科恩真的拿出了徽章,當時就變了稱呼:“原來大人是銀月湖子爵,失敬之處,還望大人海涵。” 知道自己要常常翹家跑路,所以科恩陛下為自己准備了很多身分,從商人到文官,從貴族到將軍,全都是有名有姓有據可查的,現在丟出來的這塊徽章,只不過是科恩全套身分里的其中一個。 因為科恩的全套身分是溫絲麗皇妃幫助准備的,所以其中的封號全是跟兩個人有密切關系的地名。而銀月湖呢!就是在精靈森林的時候,溫絲麗常常帶科恩去看螢火蟲的那個小湖泊,就在距離溫絲麗房間不遠的地方。 “大人請看這套首飾。”老板小心翼翼的拿出一個錦盒:“這套首飾是以傳統手法打制,用料相當考究,這上面的寶石來自黑暗森林,現在已經買不到了。” “黑暗森林的寶石?”科恩拿起鑲嵌寶石最多的項鏈,用手指輕輕觸摸那幾粒淡藍色的寶石,感覺點點涼意從指尖導入:“這個,是魔晶石?” “大人好眼力。”老板豎起了大拇指:“這的確是魔晶石,產自黑暗森林主礦,水屬性。您看看這成色,這形狀,說得上是百里挑一。如果您想訂做這套,我們會用同樣的原料。” “這原料用來做首飾會不會奢侈了一點?”科恩笑笑:“聽說這東西是禁止交易的物品。” “是現在禁止交易,而本店是每年采購一次,這批寶石是在戰前采購的,所以不屬于違法。”老板連忙解釋說:“大人可以問問同僚或者朋友,現在的貴族大人里,誰家里沒有幾套這樣的首飾?這樣難得一見的寶石正好襯托大人的身分,一直供不應求。” “漂亮嗎?”科恩轉過頭,把項鏈拿給葳莎看:“喜歡的話,我們訂一套好了。” “不要。”葳莎是個鬼精靈,她看了看科恩的眼神,輕輕嘟著嘴,把項鏈放回錦盒:“這些都是魔晶石的邊角料,戴出來參加聚會的話會被別人笑話的。” “你聽到了?”科恩看看老板:“我妹妹不滿意。” “是的,大人,那麼請看這一套。”老板再打開另一個盒子:“這可不是什麼邊角料,整顆水滴形的火紅色寶石,配上這位小姐明豔照人的臉龐,無論在任何聚會上都一定成為眾人注目的焦點……小姐,這套首飾簡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寶石中所蘊涵的魔法能量足以對付一個百人隊。” “哥哥,這個人笑話我。”葳莎拉著科恩的衣袖撒嬌:“人家明明是小姐,他卻拿夫人們的首飾給我……” 科恩差點笑出聲來,拍拍葳莎的手輕聲安慰:“沒關系,看你哥哥收拾他。”之後轉過身,一把抓住老板的衣領拖到身邊:“你是不是在耍我?信不信我點齊人馬來拆了你的店?” “不是的!請大人恕罪,小的絕對沒有那個意思——我們怎麼可能去得罪客人呢?” “還說不是?盡拿些擺不上台面的東西來糊弄我。”科恩買東西時的脾氣並沒有改多少,當下搖晃著手上的店老板,還惡狠狠的說:“看來你店里也沒有什麼好東西,干脆不要做了!” 店老板苦不堪言,連氣都喘不上來了,卻不敢掙紮。在現在的斯比亞帝國,這種新提拔起來的貴族毛手毛腳外加沒有禮貌,但卻是沒人敢惹,因為這些家伙通常會整得人哭笑不得。但他又不能拿出最好的東西來,那些特殊的東西只做熟客,第一次見面的生面孔不知底細,無論如何是不能接待的。 “真是不巧。”就在這當口,內堂門口響起一個聲音:“原來老板你在接待客人,那我在外面等好了。”說話的人很聰明,用一句看來不怎麼樣的話插進來,既打斷了科恩暴力的動作,又不至于令雙方尷尬。 “誰啊?”科恩聽出了這個聲音是誰,于是轉過身去,對門口的人眨了眨眼睛:“沒看到銀月湖子爵在這里做事?” 站在門邊的是斯比亞帝國軍部總參謀官,卡羅斯中將,一身便裝的他現在看著科恩直發飆。 “救命!大人……”店老板張牙舞爪的想擺脫科恩的控制,但又不敢太用力。 “原來是中將閣下。”科恩松開了抓著的人,故做輕松的拍拍手:“怎麼,這里是閣下開的店?” “子爵閣下。”卡羅斯弄清楚了狀況,非常配合的走了上來:“這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講,我只是這里的顧客而已……要是這話傳到皇帝陛下那里,我不是很冤枉?” “皇帝陛下不會計較這些吧?”科恩呵呵輕笑:“陛下那麼忙,怎麼會理會這些小事。” “哎!讓內政監督知道了也不好啊!”卡羅斯歎了口氣:“閣下沒聽說嗎?任何—位皇妃責備的眼神,都足以匹敵十萬大軍。” “喲!這恭維話真是好聽,參謀官閣下應該親自對內政監督說才是啊!”科恩心里暗笑:“怎麼,總參謀官閣下也來訂做首飾?” “是啊!因為是有特殊要求的首飾,所以需要訂做,同僚們說這里手工很好。”卡羅斯轉頭對老板說:“做好了嗎?我時間比較趕。” 老板早就在等他這句話,連忙回答說:“做好了,已經做好了,這就給大人拿出來。” 科恩在葳莎身邊坐下,饒有興致的等著看卡羅斯訂做的首飾。 不一會,老板拿著一個素色小盒走進來,後面還跟了幾個身體壯碩的店員。把小盒子交給卡羅靳之後,老板立即站得遠遠的,生怕科恩再抓著自己。 卡羅靳打開木盒,點點頭,滿意的問老板:“多少錢?” “回大人,十個銀幣。” 聽到這個價格,科恩好奇心大起,正想湊過頭去看時,卡羅斯已經把盒子遞了過來……盒子里的首飾是一枚戒指,雖然做工精細,但原料卻非常普通,就是一枚光滑的銀戒指,上面鑲嵌著一顆普通的寶石。 “沒給錯嗎?”科恩疑惑的看著這枚戒指:“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卡羅斯中將,你是帝國軍隊總參謀官呢!你大費周章的來這里,就為這一枚戒指?” “是啊!”卡羅斯回答:“本來我是想隨便找家首飾店的,但幾個同僚聽說我要訂做首飾,非常熱情的陪我來這里,看他們這麼熱心,我也不好拒絕。” “我不是說這個啦!我知道你還是單身,訂首飾送給心上人是很正常的事。”科恩哭笑不得:“但是憑著這樣普通的首飾,你的求愛行動一定會變得非常艱難。” 葳莎在一旁掩著嘴笑。 “求愛?向誰求愛?”卡羅斷一臉的茫然:“這是送給我母親的,她的生日快到了。” 這話一出口,就換科恩和葳莎茫然。 論軍銜,卡羅斯是中將,整個帝國只有馬丁·路德高過他;論職位,他是軍隊體系中職務最高的人,又深得皇帝信任,怎麼會買這樣普通的首飾送母親? “就算是送給母親,這樣的首飾也太過普通了吧?”科恩抓起一把先前的樣品:“怎麼說也得這些東西才行啊!” “那些首飾少說也要幾十個金幣一件,我怎麼負擔得起?”卡羅斯搖搖頭:“我覺得這樣的首飾已經很好了,我母親不是挑剔的人,她也會很高興的——當然,我並沒有指責閣下挑剔的意思。” “我說中將閣下,你的薪金也不少吧?”科恩歎了口氣:“再加上你在軍部做事,有皇家特別津貼,應該負擔得起。” “唔,說起來是不少,但每個月都要拿出一部分幫助犧牲同僚的家人,剩下的就不多了,再加上剛剛搬家到聖都,需要添置的東西很多……能節省的地方,還是節省一些的好。” “可是犧牲軍人的家屬有撫恤金,應該沒問題吧?”科恩的好奇心又被提起來了。 “閣下,一家人的生活是艱難而瑣碎的,特別是失去頂梁柱之後,衣食住行過日子,隨便哪一樣都得花錢。”卡羅斯苦笑著解釋:“很多失去丈夫的妻子,不能一個人帶著孩子過一生吧?有時候,以往同僚的親人拖兒帶女的找上門來,我也不能不管吧?” “是,閣下晉升中將才一個月,以前的薪金也不豐厚。”聽著卡羅斯的話,再看看自己手里的那枚普通戒指,科恩一陣心酸,對店老板勾勾手指頭:“你過來。” 店老板戰戰兢兢的靠近,先問卡羅斯:“中將大人,這位大人是您的朋友嗎?” “當然是。”卡羅斯點頭說:“你最好讓這位大人滿意,對你的生意有好處。” “那麼。”店老板不無擔心的對科恩說:“請大人吩咐,小的一定讓大人滿意。” “這些我都不滿意,拿你們店里最好的東西出來。”科恩橫了老板一眼:“再敢耍你的小聰明,我真關了你的店。” “是是是。”老板早猜到這位銀月湖子爵要說什麼:“既然是中將大人的朋友,小店當然不敢藏私,請大人等等,這就為大人拿出本店的鎮店之寶。” 在幾人期待的目光中,老板再次出現,不過這次跟著他進來的是一輛推車,異常結實的車身金屬板上還有魔法封印。 “各位客人,這些東西不是特別尊貴的客人是不能給看的?”老板不停的請求:“大人們中不中意都好,但請各位大人替本店保守秘密。” “那麼多廢話干嘛?”科恩不勝其煩:“趕緊打開。” “各位請看,這三套首飾是年前制作的,本店技師的心血結晶,名字分別是淺月、藍水、溢光。”老板揭開頂蓋,就算是科恩本人,他的目光也被車里的首飾吸引:“如果客人再不滿意,那麼我敢保證,聖都再沒一家首飾店能滿足您的要求。” “這些寶石倒是少見。”科恩點點頭:“什麼來路?” “請看這套淺月,上面的魔晶石是來自班塞帝國,非常難得的整塊風系魔晶石,大人你可以看看每顆寶石的顏色,還可以試試它們的魔法屬性,就知道我這話的真假了。”老板指著那套造型最別致的首飾:“不說其他,光是研磨寶石就花了兩個月的時間……這套首飾最適合在夏天佩帶,或者是在炎熱的地方,不用任何魔法吟唱,自然就有涼風繞身。” “如果是通曉魔法的女性佩帶,也能加持魔法吧?”葳莎在一旁輕聲問。 “當然了小姐。”店老板自得一笑:“不過,普通的魔法師負擔不起這個費用。” “費用多少?”葳莎問。 “兩千枚金幣。”老板伸出兩根手指,眼都不眨的說:“少上一個子兒,都是對這套首飾的汙辱。” 科恩想起當年追求迪爾·梅林的時候,她那套傳家寶首飾也不過就數百枚金幣,心里不禁苦笑,指著另一套首飾問:“這套就是藍水?” “是的,大人,這套的確是藍水。”看子爵大人的神態比較平和,老板也放下心來:“上面的水系魔晶石來自奧馬圖帝國,跟我們斯比亞帝國的水系魔晶石不同,雖然魔法能量不及我國所產,但顏色更加純淨、明亮,是首飾寶石中的極品。帶在身邊的話,皮膚和頭發絕對不會干燥。價格方面,是二千枚金幣。” “那麼這套溢光有什麼名堂?” “坦西帝國唯一出產的魔晶石,產量稀少,他們控制得相當嚴格,價格在五千枚金幣以上。” “這就奇怪了。”科恩摸摸下巴:“既能是嚴格控制,你們怎麼會得到?” “大人,這是商人的秘密啊!”老板苦笑著說:“我們就指望著這個吃飯呢!” “假話,三套首飾加起來就是一萬金幣,普通貴族怕是望塵莫及。再好的東西賣不出去和廢鐵沒什麼兩樣。” “不瞞大人,這三套首飾本來是本店特別為帝國三位親王打制,沒想過要賣。”老板笑咪咪的說:“只是大人對其他首飾都不滿意,沒辦法才拿出來。” “親王殿下?”卡羅斯插進話來:“你覺得幾位親王會收下嗎?把這麼秘密的事告訴我們,你一點也不擔心?” “反正兩位大人都看到了,以後說不定還會在親王的家人身上發現這類首飾,沒有秘密可言了。”老板歎口氣:“這是我店的一點心意,幾位親王收不收這份禮物誰都不敢保證。但我等是毫無地位可言的商人,又是在聖都做生意,對皇家的禮數總要盡到啊!” 科恩和卡羅斯對看一眼,都忍不住笑出聲來。

上篇:第5章     下篇:第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