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8章  
   
第8章

好友見面,輕松愉快的氣氛實在令科恩沉迷,他不住地跟大家暢快的交談著。直到晚飯前,才跟大家道別,帶著葳莎回到皇宮。 跟以往一樣,晚飯後的那點時間是皇族成員一天里最重要的眾會,利用這個機會,不但可以總結通報當天發生的大小事務,還要為第二天要做的事情溝通。加上凱瑟翎女士一直強調凱達家不但是皇族,也是一個完整的家庭,而一個完整的家庭是不允許成員在晚餐時溜號的……所以科恩陛下不得不把晚餐重視起來。 葳莎一進後宮就跟科恩分手,她得回房間去換衣服,而科恩陛下身後立即就多跟了兩個尾巴—他的書記官和內宮總管。 “在陛下回宮前,又有幾份報告送來,都不用急著批覆。”書記官抓緊眼前難得的時間,向科恩彙報著:“數個行省完成了居民統計,邊境上已經做好了一切准備,不日就要開始接受第一批援助物資了……” “關于那些行省,內政監督們有什麼意見?”餐廳就在前方不遠處,科恩停下腳步,讓露西上前為自己整理裝束。 “是,有第—內政監督的意見。”書記官已經把一切記在心里:“既然各行省的統計已經快結束,那麼內政部就要著手准備下一步的計劃……陛下,你還記得我們的下一步計劃嗎?” “我當然記得。”科恩看了書記官一眼,轉開了話題:“各國的援助物資快到了,那麼光明神殿樞機庭還沒有回信嗎?” “的確還沒有消息。”書記官搖搖頭:“陛下,是不是我們的要求提得有些……突兀?” “我們的要求很合理,就算是有點……突兀,也是你的責任,要知道那封信可是你寫的。”科恩陛下走到餐廳門口,回頭笑著對書記官說:“一個小玩笑,你回去休息,別想大多,他們會在近期回信。” “是的,陛下。”苦命的書記官歎了口氣,看來今天還是沒有逃脫被皇帝戲弄的命運。現在他對突發狀況越來越習以為常,真不知是福是禍。 餐廳里,凱瑟翎女士正在擺弄著長桌上的插花,自從成為帝國皇帝的母親,這位女士的娛樂逐漸減少,因為身分的改變,有太多的愛好變得不再適合她了。 “老媽,我准時趕到了哦!”幸好她的寶貝兒子是不變的,依然是以前那個樣子:“夜之靈伯爵怎麼不在?” “還說呢!這個開玩笑的封號可不能寫到命令里去,在對待異族的問題上,你得更加認真一點。雖然某些異族與我們的關系很好,但那些族人可不一定都了解你。”凱瑟翎看看自己的兒子:“吸血族首領還有事要辦,已經離開聖都了,幾天後才會回來。” “當個首領也不容易啊!成天跑來跑去。”科恩感歎一聲:“不過老媽你放心好了,那件事情我會替吸血族解決的。” “我就知道你會包攬下來。”跟大部分母親一樣,凱瑟翎一眼就看透了兒子的心思:“也只有那樣,你才有借口再次偷溜。” “老媽,你知道也不要說出來嘛!”科恩看看左右,幸好沒有旁人在:“這算是我唯一的放松方式,況且我跑出去也不是游山玩水……” “你跑出去倒是放松了,可我呢?”凱瑟翎使出看家法寶,單手捏住了皇帝的耳朵:“我有多擔心你知不知道?自從你當上皇帝,除了插花之外我已經無事可干了。” “饒了我吧老媽。”科恩非常合作的露出痛苦神色:“我—定加倍小心。” “真是拿你沒辦法。”凱瑟翎當然明白科恩的小把戲,當下松了手:“看著你們這三個孩子建功立業,我心里也很高興,但我畢竟是你們的母親,無論你多久,為你擔驚受怕都是我不變的命運。” “我真的會小心。”科恩坐到母親身邊:“過不了多久,老媽的生活就不會這麼沉悶了。” “怎麼?難道你又有心上人了嗎?你已經長大了有自己的決定,但是以你的精力,你應付得過來嗎?” “沒有,沒有,我可沒有這樣的打算,四位妻子已經足夠了。”科恩訕笑著:“帝國安定下來之後,當然要歌舞升平才行,所以我邀請了一位傑出的女士來聖都,我要讓她組建一個規模龐大的歌舞團,以此為開端,帶動整個帝國的繁榮景象。” 凱瑟翎在一旁洗了手,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下:“這與我有什麼關系?” “我不但打算讓她在帝國獻藝,還打算讓她到其它帝國去宣揚斯比亞帝國主張和平的善意。”科恩笑笑:“而她又是異族,像這樣一位特殊的人物,必須得具備一定的身分才可以,初入社交圈的介紹人也得慎重考慮……” “這個介紹人就是我嗎?”凱瑟翎不動聲色的問。 “是啊!如果有某個國家的人敢對她不利,就僅憑她跟母親的密切關系,我就可以帶軍掃平對方。”科恩靠近母親:“她很漂亮呢!這樣的事難免。” “做介紹人當然可以,但這位女士得合我心意才可以。”作為一個母親,凱瑟翎無法拒絕科恩的請求:“還有,你要向我保證,不能以這位小姐受到傷害為理由而發動戰爭……身為女性已經很不幸了,你不能再加重她的苦難,這是很殘忍的事。” “當然,我保證這一點,你也得相信你兒子不會這樣做。”門外已經傳來腳步聲,科恩陛下收起嬉笑的神情,向自己的母親眨眨眼睛:“我也保證她會合您心意。” “誰合誰的心意啊?”維素親王帶著兒媳們走進餐廳,笑問:“皇帝在說什麼悄悄話?” “就是我上次說過的那位水族女孩,福爾娜,她的歌聲非常美妙。”科恩站起來,從菲琳手中抱過小琴倫,順便為妻子們展現一個關心的笑容:“她下個月初就會到聖都,我剛好跟母親說這件事呢!我對她有些特殊的安排。” 聽說是“特殊的安排”幾位皇妃都稍微楞了一下,但在父母面前又不好說什麼,菲琳只淡淡的回答:“久聞福爾娜小姐的歌聲了,我們大家都很期待。” 話已出門,科恩才發覺自己的說法不是很恰當,但現在再解釋的話就會更加讓人起疑,只好轉移了話題:“葳莎妹妹穿上這套衣服真不錯,和白天比起來更漂亮了。”“謝謝科恩哥哥。”葳莎抿著嘴笑,眼睛里閃動著靈慧的光芒,接手為科恩解圍:“我是吸血族啊!夜晚的我當然比白天更有精神。” “請各位入坐吧!都累了一天了。”維素親王招呼大家:“今天的菜式非常美味。” 晚飯時,幾位皇妃表現一致,誰都沒有表露出醋意,寬闊的餐廳里一片歡聲笑語。看到這樣的情形,維素親王跟妻子交換了幾個眼神,各自在心里暗笑。 飯後,總聯絡官和總參謀官一起到了廳門外,乖巧的葳莎知道科恩等人有事情要商量、有鑒于自己目前的身分,于是先抱了琴倫公主到外面玩。葳莎已經知道小公主不願意遠離科恩,所以就坐在餐廳外的長廊邊編起草環來。 “過來坐吧!”科恩向瑪法和卡羅斯招招手:“吃過飯了嗎?” “我們都吃過了,文用大餐招待我們。”瑪法笑著回答,遞上幾個隨身攜帶而來的大盒子:“這是一位珠寶商人送到我家的,因為他拿著銀月湖子爵的名片,所以我還沒有拒絕。” 露西走上來,把四個盒子一一打開,里面是幾套首飾,其中三副科恩今天早些時候看過。在場的各位雖然見多識廣,但還是表露出對這幾套首飾的贊賞。 “嗯!那家伙手腳還挺快。”科恩點點頭:“他還跟你說了什麼?爽快點都說出來好了。” “是正的,陛下,他很明確的要求我當他後台,還送了我一套精美首飾,”瑪法抓抓頭:“還有要我轉送給三位親王的首飾——陛下,我現在要怎麼做?” “這很好辦,”科恩哈哈一笑:“送你的你就收下,要你轉送的就轉送好了。” 瑪法眨眨眼睛,確定科恩不是在說笑,于是把三個盒子推到維素親王面前。 “我應該收下嗎?”維素親王玩味的看著兒子,微笑著說:“按慣例,收了禮物就得為別人辦事啊!” “我親愛的老爹,雖然您一向不收受禮物,但總聯絡官的面子你得給啊!再說其中一套首飾很適合母親,余下的兩套哥哥們也會需要,我實在不願意讓這些首飾落入他人之手。”科恩轉頭對親王說:“至于那些事情,我自然會幫您做的。” “既然這樣,那我就收下了。”維素親王看看面前的珠寶:“你又有什麼鬼主意?” “您說的沒錯,珠寶商把禮物送來是我一手安排的,因為我無意中發現了一件事。”科恩解釋說:“大家看看這些珠寶,有發現什麼特別的地方嗎?” “除了典雅的設計。”溫絲麗皇妃對魔法物品特別敏感,而性格又比較單純,立即就說:“寶石是優質的上等魔晶石,而且不是我們斯比亞帝國出產的。” 聽溫絲麗這樣說,其它人的目光不由得認真起來,大家都在心里揣摩科恩的用意。 “溫絲麗說的沒錯,這些是很特別的魔晶石。”科恩先贊揚著自己的妻子,再以目光環視全場:“如果發生戰爭,特別是在城市攻防戰中,上好的魔晶石將是非常稀缺的寶貴資源,所以我們已嚴令禁止外流……而其它的帝國呢!目前卻任由這些寶物流出國境,這就說明,他們現在手里所掌握著的魔晶石資源相當可觀。” “然後呢?”一聽到與軍事有關,總參謀官顯得特別熱心。 “在以前,我只注意到讓自己多擁有些魔晶石,而沒有想到用手段去讓其它帝國減少魔晶石擁有量。”說到了重點,科恩的語氣有些冷:“幸好這位珠寶商人提醒了我,雖然是無心的,這個功勞算是不小,所以就拉他一把好了,在以後,他還可以為我們做點什麼。” 在坐的人仔細考慮著皇帝的話,一時沒人發言。 “在發生戰事時,如果運用得當,一顆這樣的魔晶石的確會對大量士兵造成傷害。”好半天,維素親王才開口說:“能讓對方消耗當然是好事,可你能用什麼辦法做到?魔晶石雖然是一種寶貴的消耗品,但各國的蘊藏量卻不少。” “雖然蘊藏量大,但要想開采出來卻非常困難,如同黑暗森林那樣容易開采的礦簡直是可遇而不可求。”科恩回答說:“就算開采出來,要加工到能夠使用的標准也很耗工時,一不注意,就會造成魔法能量突溢而發生惡性事故,所以生產量有限。各位,我說的對嗎?” “是這樣,所以在神魔大戰之前,各國都會留心儲備。”維素親王不由得點頭:“但各國在使用上都很小心,一般的手段是不足以誤導他們的,而通常,這些東西會直接配給魔法師。你所提出的消耗一說,談何容易啊!” “我是科恩·凱達。”科恩臉上的笑容絕對說不上可愛:“我有天下第一的智慧。” “不是要讓他們把魔晶石都做成首飾吧?”迪爾皇妃說:“他們不會那麼傻。” “他們當然不會那麼傻,但如果市面上還有流通,你就要用重金全數收購,不能再落到他人手里,這也是我要瑪法當珠寶店後台的最終目的。”科恩肯定了迪爾的意見:“至于其它魔晶石,我會讓他們拿出來使用,他們會迫不及待的全部拿出來用掉!” “別賣關子,有什麼好辦法就說出來吧!” “我會在近期為各帝國的特使安排一場表演,向他們展示斯幾亞帝國為下次神魔大戰而研制的特殊武器。”科恩站起來,手里舉著酒杯:“看到那些武器,他們一定會興奮的。” “武器……魔晶石……”總參謀官思索苦科恩的話,突然睜大了眼睛:“陛下,你不是想讓他們看那個吧?那東西還處于實驗階段,近期還不會有太大進展。” “就是那個,我的參謀官,你完全不用擔心,你也應該明白什麼叫做展示……”科恩哈哈一笑:“那就是說,我們會把某種東西最大的優勢以最恰當的方式表現出來給他們看。” “然後呢?”菲琳也明白了科恩的話。 “然後嘛!這件事就需要我們的總聯絡官傷腦筋了。”科恩走到瑪法身邊,聲音逐漸低下去:“我需要你制定一個周密而穩妥的計劃,讓他們……” “沒問題。”瑪法點點頭:“這種事情我很拿手。” “既然如此,我們就立即執行計劃。”科恩看看總參謀官:“你有難以解決的事情嗎?” “是的,陛下。”總參謀官的神情有些尷尬:“能跟陛下單獨談談嗎?” “關于哪方面?” “軍部未來兩年的戰略……” “去召集你的副手。”科恩一本正經的說:“一刻鍾之後,我們機要會議室見。” 科恩等人離開之後,幾位內政監督壓下心頭對丈夫的不快,盡著身為晚輩的義務,輕聲細語的與親王夫婦說著家常,讓兩位老人高興。菲琳和迪爾倒是神色如常,但溫絲麗很明顯有點走神,最顯眼的是凱麗,她已經好幾次口誤。看到這些,凱瑟翎雖然覺得滑稽,但她也不好把兒子告訴自己的事說出來。 “我有一件事要拜托你們。”寒暄中,維素親王打發走了其它人,對自己的幾個兒媳說:“很重要的事。” “請父親吩咐。”這樣的情形下,多是身為第一皇妃的菲琳出面領受。 “大家都知道,烏鴉這個人的來曆有些奇怪,特別是他的長相。”親王看著菲琳,輕聲說:“我知道我應該信任科恩,但烏鴉畢竟是為刺殺科恩而來……坦白說,我很擔心。” “是的,我們也在擔心,父親跟夫君談過嗎?” “談過兩次了,科恩的態度很堅決,所以都是無功而返。他是一國之君,雖然我是他的父親,但還是不能在這個問題上糾纏過多,也免得科恩惱怒,以至于整件事情變的再沒有一絲緩和的余地。”維素親王苦笑著回答:“看到你們最近和科恩的關系越來越融洽,所以就請你們來解決這件事,今天晚上的機會不錯。” “是的,父親,我們去找夫君談。” “你們要委婉些。”親王囑咐著:“如果是其它事,科恩都會讓步的,科恩在這件事上的態度很奇怪……如果實在說不動,我們至少要多了解—些情況。” “看你說的,嚇著孩子們了。”凱瑟翎看看自己的丈夫,又轉頭對皇妃們說:“態度別那麼硬就好,別擔心,如果你們還說不成,我就去擰那個小混蛋的耳朵。” “是,母親。”

上篇:第7章     下篇:第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