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0章  
   
第10章

過了不久,科恩帶著白影離開機要會議室,烏鴉與之半路分手,直接回到自己的居處。 跟其他人一樣,他的房間同樣是一棟獨立的小樓,面積跟其他人一樣大。不過烏鴉堅持獨居,不用任何一個護衛和侍女,最近的護衛都在樓外數十步的距離上。 順著燈光下的小徑,烏鴉不急不徐的走著,雖然那副盔甲把他嚴密的包裹著,但沿路上的護衛還是認得出他是誰。就算刻意模仿,其他人也走不出這樣有特色的步伐來。 在某次協商之後,科恩對外宣稱烏鴉是皇家護衛隊的另一名隊長,地位與岩石相當,盔甲上的軍銜是准將。烏鴉對這個稱呼漫不經心,對路旁護衛行禮更是置若罔聞……好在這些日子以來,護衛們早巳習慣這位將軍的奇怪舉止。 與外面的明亮燈光相比,小樓里的光線就要黯淡得多,烏鴉將軍似乎很喜歡把自己置于陰暗之下,從這個嗜好上來看,他跟皇帝陛下有共同點。可皇帝陛下的嗜好再怎麼怪,也不會讓人把自己庭院里的花草鏟個精光,而烏鴉就這樣做了。 在光禿禿的庭院里停下腳步,烏鴉坐到一張石凳上,順手解下了配劍放在腳邊,看他抬頭仰望星空的樣子,心里應該是在想著什麼東西。 突然,他又重新拿起腳邊的長劍,站立、轉身、面對大門,雖然此時無風,但烏鴉身後的披風卻在緩緩的、有節奏的飄動著……門外來了四五個人,雖然腳步聲還很遠,但這位殺手就已經察覺到了,顯露的殺氣幾乎算是自然反應。 “將軍在嗎?”腳步聲在門外停下,一個柔和的女性嗓音開口說:“請開門,溫絲麗皇妃來訪。” 烏鴉掛好配劍,走上去打開門。面帶微笑的溫絲麗皇妃正站在門外,身後的幾名精靈侍女手上都捧著盆栽花草。就算是烏鴉閣下聰明絕頂,一時之間也猜測不出這位尊貴皇妃的來意,當然,烏鴉閣下一向都是個只關注現實的人,在大多數情況下不會去猜測別人的行為。 “晚上好。”看烏鴉沒有反應,溫絲麗皇妃開口說:“將軍不請我進去坐坐嗎?” 習慣了打殺的烏鴉這才明白自己是此地的主人,他遲疑了一下,向溫絲麗欠欠身,讓出門口的通道——要知道烏鴉閣下是從來不讓誰的,在他腦袋里只有突襲與遠遁的概念,但自從進入皇宮之後,破例的事情卻越來越多。 “將軍的住處真的簡單到了極點。”目光在眼前空蕩蕩的庭院里掠過,溫絲麗皇妃心里真是又好氣又好笑,只好找個理由不讓烏鴉難堪:“這里是將軍開辟出來的鍛練功地?” “鍛練不多。”烏鴉長期居住在神殿,幾乎不知道怎麼跟女性打交道,好在他說話的語調一向冷淡,別人也聽不出來什麼:“基本上就坐在這里發呆。” “將軍的愛好特別了點,因為有時琴倫公主會過來玩,小女孩喜歡漂亮一點的環境。”溫絲麗皇妃轉過頭來說:“就讓我來幫將軍布置一下,如果將軍不覺得礙眼,我會很高興。” “隨便。”烏鴉回答。 溫絲麗向自己的侍女們點點頭,精靈侍女就放下手里的東西,在庭院里釋放了魔法照明。柔和的光線下,溫絲麗皇妃親自動手,把自己帶來的盆栽花草放置好。 “帶來的花草不夠呢!”因為庭院的面積,布置完之後環境並沒有太大改觀,溫絲麗皇妃對烏鴉歉然一笑:“明天再帶其他的花草來,將軍需要什麼其他的東西也可以跟我說。” 烏鴉點點頭,想起自己身為主人,總算勉強說了句:“請坐。” 說完之後烏鴉就覺得尷尬,因為庭院里只有一張石凳,連個桌子都沒有。溫絲麗皇妃卻不覺得什麼,落落大方的在石凳上坐下,目光純淨的雙眼注視著站得筆直的烏鴉。 侍女們已經退到門邏,烏鴉覺得有些不自在。 “烏鴉將軍……抱歉。”溫絲麗皇妃才開口,自己已經笑出來:“這個名字好奇怪,將軍還有其他的稱呼嗎?” “沒有。”烏鴉搖搖頭。換了別人在問這句話的時候笑,一定早就血濺當場,就算是科恩的妻子也一樣沒好果子吃。但溫絲麗皇妃的笑容里卻沒有一絲嘲弄的意味,烏鴉在她的目光里感受到真正的關切,也就是這份關切,卻讓烏鴉更加覺得不自在。 他這一生都在抗拒,抗拒身邊的一切,其中也包括別人的關心。 “夫君是這樣稱呼你的,時間長了我們也會習慣,但是在宮廷中,這個稱呼算不上正式。”皇妃輕聲說:“我明白將軍不喜歡引人注目,可這個稱呼卻讓人不得不注意到將軍……我想,閣下換上一個稱呼似乎更合自己的心意。當然,將軍不想換也不是問題。” “只是沒有其他名字。”烏鴉繼續搖著頭:“換不換對我來說一樣,無所謂。” “如果將軍不覺得冒昧的話,我替將軍想一個名字好嗎?”溫絲麗雙手疊放在身前,嫻靜的氣質顯露無遺:“雖然我不是那麼擅長為別人取名,但很想為將軍做些事。” 烏鴉稍微點了下頭,算是接受了皇妃的建議,至少可以聽聽看。 “精靈族里很有多悠遠的傳說,大多跟遠古的事情有關,其中有一個英雄的傳說讓人感到憂傷。”溫絲麗想了想,說出的話似乎跟名字沒有關聯:“身為精靈武士的他擔負著一個不被大家理解的使命,他沉默不語,終被其他精靈誤解。他很孤獨,沉默不語,自己承受一切,一直到最後付出自己的生命解救族人。” “他叫弗雷奧,我看過這個故事的記載。”烏鴉回答:“精靈族十大傳說之一。” “身為精靈,我感到很榮幸。”溫絲麗寬慰的點著頭:“那麼,我們就用這位英雄的名字稱呼將軍好嗎?雖然是一個沉默中守護大家的英雄,卻是個普通的名字。” 想到自己脫離神殿,換名字是早晚的事,烏鴉接受了皇妃的安排。 “弗雷奧,那麼我現在就這樣叫你。”看得出來,皇妃很高興:“你能取下頭盔來嗎?這里沒有其他人。夫君也常常穿起盔甲戴著頭盔,讓人覺得陌生和遙遠。” 溫絲麗皇妃的年紀並不比烏鴉大,但此刻說話的樣子卻像是一個大姐姐,烏鴉本不想取下頭盔,但看到皇妃坦蕩關切的目光,又不好說出拒絕的話來。 “作為皇妃為我取名的謝禮。”但烏鴉畢竟是烏鴉,嗯,我們現在應該叫他弗雷奧才對,他正好用這個還人情,之後依言取下頭盔,俊秀的面容出現在魔法燈光下。 “真的……真的很像菲謝特陛下。”已經不是第一次看到這張臉,但溫絲麗皇妃還是很驚訝,禁不住好奇的問:“弗雷奧將軍,你確定自己沒有兄弟嗎?” “沒有,我確定沒有,我也見到過菲謝特陛下。”面對皇妃脫口而出的問題,弗雷奧之前繃緊了的身體放松下來:“皇妃,在你的眼中,菲謝特陛下是個什麼樣的人?” “怎麼說呢!先皇菲謝特陛下是一個很善良、很聰明的君主。”溫絲麗皇妃眼中閃過一絲淡淡的憂傷:“待人真誠,性格堅強,我從沒聽他說過一句謊話,也從沒見過他恃強凌弱。無論是王子,還是皇帝,我們始終都是朋友,就算沒有我夫君的原因,我們也會成為朋友。” “聽起來,他似乎是個很優秀的人,跟我完全兩樣。” “人跟人的性格不會完全一樣,把其中一個人當成標准去衡量其他人是不公平的做法。”皇妃笑笑:“弗雷奧將軍的優點在哪里呢?我想是我們還沒有找到吧!或者是你把自己的優點藏得太深,讓人想發現也發現不了。” “坦率的說,我性格中的劣性比優點要多得多,至于優點……比較會殺人算得上嗎?”雖然還是堅持不給自己一個好的評價,但弗雷奧的話明顯的多起來,說話時的語調也不再平淡得讓人心涼。 “武技說不上是多大的優點,那視個人資質所決定。”皇妃以少有的鄭重語氣說:“將軍也不用太在意這點,那只是一種手段,就像是傳說中的英雄一樣,武技也可以用來守護族人。” “這件事……我不一定能做得下去。”不知是為什麼,弗雷奧的話里第一次有了明顯的停頓:“我雖然留了下來,但我自己也不清楚能在這里待多久。” “弗雷奧將軍覺得對未來迷惘嗎?”皇妃不知道想起了什麼,眼里閃著光。 弗雷奧沒有回答,事實上是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皇妃的話讓他大傷腦筋。 “真好,一直以來我都以為將軍是一個沒有私人情感的人,現在總算知道你也有一般人的煩惱了。”溫絲麗皇妃笑意盈盈的說:“不但是將軍對未來感到迷惘,我們也一樣啊!就算是夫君那樣的人,也一定在迷惘吧?能掌握眼前的生活已經不容易了,更何況未來?” “這麼說來,我還不算異類。”一絲笑容在弗雷奧臉上出現,雖然短暫,卻讓與之對話的皇妃心喜:“在這個帝國里,怪異的人只有那個家伙吧?” “將軍的話沒錯,到目前為止我們只發現了這麼一個怪人。”皇妃整理了一下被晚風吹開的裙帶:“不過比將軍更可悲的是,我們愛上這家伙了,這亦妻亦友的關系真讓人心焦。” “皇妃不用焦急。”弗雷奧回答說:“看得出來,他很在乎你們。” “正因為清楚這點,我們才會愛上他,雖然在很多事情上,他的表現都讓人覺得……不妥。”皇妃輕聲說:“但感情是件很奇妙的事情,我們願意為他付出。將軍你呢?曾有過心儀的女子嗎?” “我?從沒有過,也不想有。”弗雷奧搖搖頭:“所以我無法理解這樣的感情。” “將軍,這不是想不想的問題,感情這事,往往是無聲無息的來臨,人是無法與之抗衡的。”身為精靈的溫絲麗皇妃與其他女人不同,她從來不掩飾自己,就算是笑,也是落落大方的笑,不會用什麼來掩著嘴:“到那個時候,將軍自己就能了解到。” “至少近期不會。”弗雷奧想了想:“我該慶幸。” “雖然將軍目前沒有心儀的對象,但卻能感受到別人的愛情呢!”溫絲麗皇妃收起了臉上的笑容:“可能就在現在。” 弗雷奧心里一驚,不知皇妃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他是一個出類拔萃的殺手,但其他方面嘛……就不怎麼靈光了,特別在某些事情上可以說是毫無招架之力。 “就像我剛才所說,我愛自己的夫君,我愛夫君的親人,我要確定夫君不會受到傷害……所以我想問將軍幾個問題。”皇妃站了起來,雖然所面對的是一個無人能比的殺手,但她臉上的表情卻很堅毅:“夫君在其他三位姐妹那里,他並不知道我在做什麼,這是我們幾位姐妹的問題……如果有冒犯將軍的地方,還請將軍原諒。” “皇妃請問。” “這些日子以來,將軍也清楚我夫君是個怎麼樣的人了吧?他手里緊握著的是整個帝國的命運,數千萬民眾的生命。既定的國策已經開始施行,不可能再回頭,如果失去了他,會是什麼命運在等待這個帝國和民眾?拋開這些不談,我也不能允許夫君受到傷害。”晚風吹過,揚起溫絲麗皇妃的裙邊:“請將軍告訴我,您是否會傷害我夫君?” “傷害?”弗雷奧呆了呆:“你所指的是……我會不會殺他?” “可以這樣理解。” “要殺他的話,機會很多。”弗雷奧出人意料的笑笑:“可我想不到有什麼理由對他揮劍。” “謝謝將軍的回答,我的心可以放下一大半了。”皇妃緩了一口氣:“那麼,是什麼原因促使將軍留下呢?將軍當天的去意很堅決……請不要懷疑,我們很高興將軍能留下來,只是想不到原因而已。” “具體原因我也說不上來,或者就是因為對未來的迷茫……並不是完全因為他的挽留。” “能告訴我具體原因嗎?” “不能。” “謝謝將軍的回答,我已經沒有問題了。”溫絲麗皇妃再次露出笑容:“這件事,請不要告訴其他人好嗎?” “當然。”弗雷奧抱起雙手:“不過皇妃,你對這樣的答案滿意?” “雖然不是很詳細,但聽到將軍不會對夫君不利,我已經很滿足了。” “皇妃相信我的話?” “為什麼不相信呢?”溫絲麗輕聲說:“將軍有什麼理由要對我說謊話?” 皇妃的話一出口,弗雷奧心里一陣沒來由的感動。 “晚了,我就不打擾將軍。” 弗雷奧無言的送到門邊。 “明天見,弗雷奧將軍。” “明天見。”

上篇:第9章     下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兵者,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