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章  
   
第1章

魔屬聯盟,布盧克帝國邊境關卡。 這條道路是布盧克帝國通向特拉法帝國的要道之一。特拉法在神魔大戰中受創嚴重,急需各種物資支持重建,除了各國援助的物資,數量可觀的民間商隊也遠道而來,甚至還有那些想去新土地碰碰運氣的落魄貴族。各式各樣的馬車把這條道路擠了個水泄不通。 為了能便捷的通關,斯維斯.赫本公爵吩咐手下一早就出發,但規模龐大的游曆車隊還是被堵在幾支商隊後面。衛隊長天堂回來報告說關門還未開啟,看樣子還得等上一段時間。 “耐心等待一會吧!”斯維斯轉頭對車廂里兩位小姐說:“天亮時就可以通過。” “沒關系的。”愛麗.弗蘭微笑著遞過餐盤:“公爵大人要吃塊點心嗎?” “別給他,你忘記是誰一早催我們上路的?”另一位面容嬌俏的小姐毫不客氣的搶過餐盤: “做為打擾本小姐睡眠的懲罰,這份點心就歸我享受吧……哇哈哈哈!” 另兩人在這肆無忌憚的笑聲中對看一眼,都覺得有些頭痛。 這位脾氣怪異的小姐,當然就是吉倫特子爵的孫女——仙尼亞.吉倫特了。一個以貴族繼承人身分,在不到三年時間里成功取得魔殿二級斗士及金勳武士資格的女士,與她同期參加訓練考試的都是一些五大三粗的男士,所以這位小姐就在不知不覺間練就了一副男人脾氣。 不過,這樣的脾氣顯然與她美麗的樣貌不配套。如果她安靜的坐著,而且不用挑釁的眼神東張西望,那就會是“一朵帶著晶瑩露珠,怒放在溫柔陽光下的熠熠生輝的玫瑰花”。這句話是全部日落原男子的共識。當然,這些男子不會看到現在馬車上這一幕。 在吉倫特子爵的一再要求下,仙尼亞.吉倫特小姐加入了這個游曆隊伍,帶給人家歡笑的同時,她也帶給斯維斯公爵撫盡的煩惱,靳維斯甚至已經把這位小姐當成是游曆所必經的磨難之一。 還好,除了斯維斯和大堂,她對其他人算是非常和善。 “仙尼亞妹妹,你已經吃了很多了。”愛麗.弗蘭笑著打趣:“不怕變胖嗎?” “怕啊!”仙尼亞一口吞下那塊不屬于自己的點心,嘴里含糊不清的說:“所以我需要運動,我一會就去跟那個叫天堂的打上一架,大約是在晚飯後……” “鑒于你每天都和我的衛隊長打架,所以我已經下了一個命令。”斯維斯看著這個愛胡鬧的女孩:“我下令禁止這種行為,以後再沒人陪你打架了。” “無所謂,不准打架的話,決斗也可以。”天不怕地不怕的仙尼亞終于咽下了嘴里的東西,滿不在乎的說:“我知道你可以禁止私斗,但你無法禁止一個貴族為名譽而戰。” “不要試圖去挑釁天堂的名譽,他的名譽和某些逝去的戰士緊密相連,他把這個看得比什麼都重要。”斯維斯正色警告仙尼亞:“如果你真的很無聊,就來和我打好了。” “不要,每次跟你打,你都是副病懨懨的樣子。”仙尼亞皺起鼻子:“軟綿綿、軟綿綿。” “好吧!”斯維斯歎了口氣:“我換一種方式。” “你說的哦!”仙尼亞臉上露出狡黠的笑容:“愛麗姐姐當評判!” “好啊!我期待著兩位的較量。”愛麗看看兩位,微笑點頭:“可是說起來,天堂先生的臉色一直都是那麼白,真是令人擔心。他是身體不好嗎?” “倒不是因為他身體不好,那是個特別的原因,而且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斯維斯輕輕搖頭:“如果他的臉色紅潤了,那就說明他的心智處于失控的邊緣。” “會有那麼可怕嗎?”愛麗小姐驚訝極了:“天堂先生雖然不苟言笑,卻是個好人呢!” “好人也有發怒的時候……”斯維斯還准備說點什麼,卻被一陣敲門聲打斷。 “閣下,有一名信使想見你。”天堂的聲音傳來:“他不肯說出身分。” “還是追上來了。”斯維斯苦笑一下,打開車門走了下去。 站在路邊的使者一身的風塵,看到斯維斯下車,連忙走過來行禮: “斯維斯公爵日安,小人是大皇子的家臣,您曾經來府上做客,或許對我還有些印象。” “日安。”斯維斯微微欠身,臉上沒有任何表情:“我認得你,你有什麼消息給我嗎?” “大皇子前些日子不在國都,所以公爵大人啟程時沒來得及送行,大皇子聽說之後感到非常抱歉,特別命我趕來向公爵說明。”使者指了指遠處的幾輛馬車:“那是大皇子送給大人的一些日常用品,請大人務必收下。大皇子還說游曆路上清苦,請大人務必保重身體。” “我目前只是一個沒有官職在身的人,倒讓大皇子費心了。”斯維斯示意天堂接過禮單,嘴里雖然客氣,但臉上的表情依然沒有什麼變化:“這些東西我收下,你回程時替我轉達對大皇子的謝意。國都風云變換,也請大皇子行事時多加謹慎。” “有公爵大人這句問候,我想大皇子會非常欣慰的。”沒想到斯維斯公爵這麼容易就接受了禮物,使者難掩喜色:“小人一定將公爵大人的話帶到,祝願大人一路順風。” “天堂,替我送客。”斯維斯向使者點點頭,轉身走回馬車。 “什麼東西?大皇子都送你什麼了?”斯維斯公爵還沒坐好,某女就一臉興奮的伸手來抓禮單:“給我看看!!給我看看嘛。” “讓你看可以。”斯維斯拿著禮單的手在尺許的空間中游移,讓仙尼亞小姐的搶奪全數落空: “但你要說出請求的話。還有,這禮單或者會有點奇怪,希望你不會大驚小怪。” “公爵大人,我想看看禮單,”眼見搶奪不能奏效,仙尼亞小姐收回了手,昂頭微笑,勉強做了個“淑女”樣,可見她的好奇心有多重。 “滿足你的願望……”斯維斯一句話還沒說完,仙尼亞小姐的右手就以閃電般的速度伸出,瞬息之間,禮單已告轉手。 突襲成功,仙尼亞小姐得意忘形的“嘿嘿”直笑,她搖晃著手里的禮單,喜得連眉梢都舒展開來,卻不知道是斯維斯故意放水。 在某些事情上,仙尼亞小姐雖然頑劣,但個性卻比較單純,有禮物送來,就算不是給自己的也很高興。而馬車里的另一位小姐家學淵博,加之自小看慣政界百態,心中深知大皇子的禮物不是那麼好收的。而且在游曆路上,斯維斯收受禮物算是違反規定。 “公爵,這是大皇子讓人送過來的。”愛麗.弗蘭輕聲問:“真的可以接受嗎?” “天堂查驗過,使者身分上應該沒有錯,我如果不收下這份禮物,只怕是麻煩會更多。”斯維斯平靜的回答:“我收下,他就會放心,而前面應該還有更多的禮物在等著我們吧!” “可是在游曆路上收受禮物,皇帝陛下會責怪大人的吧?”說到這位一向嚴厲的教父,愛麗小姐不禁露出擔憂的神情:“到那個時候,大人要怎麼辦?” “皇帝陛下應該會體諒我。”斯維靳微微一笑:“如果不能體諒,責怪就責怪好了。” 聰明的愛麗小姐這時才明白斯維斯收禮物的原因,因為公爵大人的母親還留在國內。 “為了母親,大人真受了很多委屈。”愛麗小姐低頭想了想,爾後鼓起勇氣說:“我可以寫信給皇帝陛下,向他說明這一切……或者可以請皇帝陛下……” “不用了。”斯維斯搖搖頭,打斷了愛麗小姐的話:“如果你寫了信,原本不引人注意的母親就會成為幾位皇子爭相討好或者威脅的對象,那樣的話,我才真的頭痛。” “是這樣啊!”愛麗小姐見公爵態度堅決,也就不再堅持自己的意見,于是微笑著轉換話題說:“既然接受了禮物,我們就來看看有什麼可以用上的——仙尼亞,都有些什麼?” 不叫不打緊,一叫才發現仙尼亞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盯著斯維斯,熊熊怒火在她漂亮的眼瞳中糾纏著,似乎馬上就要噴發出來。 愛麗小姐嚇了一跳,連忙抓住她的手:“怎麼了?” “你說,這是怎麼回事?”仙尼亞小姐用冰冷的聲音質問對面的公爵大人:“那些奇奇怪怪的物品也就算了,所謂的侍女也算了——可這個‘侍寢孌童’是怎麼回事?” “我簡單的解釋一下。”斯維斯平靜的回答:“孌童,就是指八到十二歲的清秀男孩。” “一般的知識我還知道,但重點不在這里。”仙尼亞小姐的憤怒未見消退,反而更加旺盛: “重要是這個‘侍寢’!我說大人,大皇子殿下怎麼會想到送你這個?嗯?” “我想起來了,一份很重要的情報應該在今早送來。”斯維斯知道自己再說下去也不會有什麼好事情發生,于是看了愛麗一眼:“我去看看,失陪一會。” “逃跑了……可恨!”仙尼亞看著公爵下車,轉頭對愛麗小姐說:“我們離開這個車隊吧! 我再也待不下去了,一想起那些孌童,我就渾身上下不自在!國都的貴族都有這種嗜好嗎?“ “別人有沒有我不知道,但公爵大人肯定沒有。”愛麗小姐微笑著接過禮單:“在國都的貴族圈子中,此類的愛好不算是秘密,誰也別想隱瞞住這樣的事,很多貴族甚至以此為樂為榮。其實啊!如果我們要公平的評價這份禮物,這三名孌童應該是其中最貴重的。” “不會那麼奇怪吧?”從沒去過國都的仙尼亞疑惑不解:“還貴重?” “一個上好孌童的價格在兩千到三千金幣之間,頂級孌童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堪稱無價。 貴族間自古就有贈送寶物的習俗,所以送孌童也就不奇怪了。“愛麗小姐娓娓道來:”如果你不相信,不妨去看看,看過之後你就明白他們為什麼寶貴了。“ “我不會去看!”仙尼亞小姐堅決的搖著頭:“我很氣憤居然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我更懷疑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的貴族會對帝國有什麼貢獻!這家伙……我也一樣懷疑!有這樣的貴族存在,簡直就是魔屬聯盟的恥辱!” “似乎不用這樣氣憤吧?公爵大人沒有這樣的愛好……” “今天沒有,並不能保證明天不會有,任何會給魔殿帶來負面影響的人都是我的敵人!”仙尼亞小姐斬釘截鐵的問答:“我要行使我金勳武士的權利——彈劾他!” “嗯,這樣說來,你得同時彈劾很多貴族呢!如果讓你成功的話,帝國行政肯定癱瘓。”雍容大度的愛麗小姐抿嘴一笑:“據我所知,公爵大人不是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我也不是。” “我懷疑!” “不用懷疑啊!人人都知道公爵大人自小跟著母親和家庭教師長大,成年禮一過就到軍中報到,除了身邊的護衛,連一個女侍都沒有哦!更不可能有孌童……” “可是他有很多女朋友!” “這倒是真的,連仙尼亞小姐你也是公爵大人的朋友了呢!” “這個……我會想辦法懲罰我自己的。”知道自己錯怪了公爵,仙尼亞小姐的目光四處亂瞟,無意間透過車窗看到一個騎馬經過的武士,立即大喊一聲:“小不點——站住!” “那是我認識的一個家伙,怎麼會跑到這里來了呢?”不願意讓愛麗看出自己行愧疚之心,仙尼亞小姐嘴里說著話,手已經打開車門:“我下去問問,馬上就回來。” 愛麗含笑看她下車,直到斯維斯公爵拿著一卷東西上車。 “真的有情報送來?”愛麗小姐有些驚訝:“公爵大人剛才不是找借口離開?” “剛才的確是找借口離開,但情報也確有其事。”斯維斯拆開蠟封:“怎麼?那位刁蠻小姐下車去了?你有幫我解釋嗎?” “稍微解釋一下,之後仙尼亞小姐說是遇到了認識的朋友。”愛麗小姐指了指路邊:“要我幫忙嗎?我常替我父親拆文件。” “如果可以的話,請念給我聽。”斯維斯點點頭,微閉起雙眼:“以前的情報上說某人就是這樣處理公務的,據他自己解釋,這樣的方式有助于思考。” “誰啊?這麼奇怪!” “神屬聯盟之下,斯比亞帝國皇帝——科恩.凱達,我的敵人。” “明白了。”愛麗小姐當然知道這個人,也知道公爵大人和這個人的糾葛。她不再多說,拿起文件念起來:“第一份,斯比亞帝國複辟朝廷建制。” “皇帝之下設國相一職,目前由皇帝之父維素.凱達親王擔任,主理全國政務;與之對應的是內政監督,共四名,分別由四位皇妃擔任……”讀到這里,愛麗小姐不禁歎了口氣:“身為女子卻能監管政務,而且權利是如此之大,一定是很傑出的人。真想看看她們。” “如果我國允許女子涉政,僅憑你一路上的表現,你也不會比她們差。”斯維斯閉著眼睛,輕聲回答:“第一皇妃菲琳.羅娜主監國政,第二皇妃凱麗.羅娜主監警備醫療,第三皇妃溫絲麗主監教育文化,第四皇妃迪爾.梅林主監財政,一切都還是行省總督時期的安排啊……看來,這幾位皇妃處理事務的能力很得科恩.凱達心意。” “公爵大人記得很熟呢!下面是各部的排名:第一是學藝部,主管帝國各級學校,培植教師,指定學案;第二是民政部,主管民生福利,第三是財務部,主管帝國收支;第四是內務部,主管各類政令實施及帝國內突發狀況;第五是司法部,指定並執行律法;第六是工部,主管制造建設;第七是軍部,主管軍事防務;第八是外交部,主管與他國外交事宜……”愛麗小姐一口氣念下來:“公爵大人,斯比亞帝國朝廷的建制跟我國的不一樣呢!主管這些部門的機構叫政務院。” “有的細分了,有的集中了,當然不一樣。”斯維斯點了點頭:“這才是我熟悉的那個人的作風,他似乎喜歡去改變某些事情,還有些病態的執著。” “斯比亞帝國的軍隊不是很厲害嗎?可是這份情報上沒怎麼提!”愛麗小姐翻著手里的文件: “我找不到更多有關軍隊的情報了啊!” “不用找,都在這里裝著。”斯維斯用手指點點自己的頭:“真正機密的東西,這種程度的情報上是不會寫的。” “可以說給我聽聽嗎?”愛麗小姐輕聲說:“我想知道得多一點,希望不是那種絕密。” “就我本人的想法,我不認為斯此亞的軍事情報是絕密,相反,我認為知道的人越多越好,這樣大家才會有戒心。”斯維斯公爵睜開了眼睛,對著愛麗小姐微微一笑:“對這個感興趣的小姐可不多,我說給你聽。” “砰、砰、砰”紅光滿面的仙尼亞小姐結束了與路邊朋友的談話,她很高興,因為她少有的敲了車門,但不待里面的人有所回應就徑自上了車,嘴里嚷嚷著:“我也要聽!” 看她的樣子,似乎已經把剛才的事情忘記了…… “斯比亞帝國的軍隊,實際上是掌握在科恩.凱達一個人手里。”斯維斯一邊伸出手向仙尼亞做了個請的手勢,一邊說:“其下單獨的參謀部、軍工部、後勤部都是旁人無法插手的。新近建立的軍團也是由他直接調度,沒有他的命令,其他人別想調動部隊。” “可是,那麼多軍隊,他一個人管得過來嗎?誰能保證全部士兵都聽他的?” “斯比亞帝國的軍隊是科恩.凱達一手打造,所有軍官都是跟他南征北戰曆練出來的,所以在這支軍隊里,他的威望相當高,士兵對這個皇帝的崇拜已達到頂點。如果有人想用什麼手段分化、瓦解斯比亞的軍隊,那無異是癡人說夢。” “不是說科恩.凱達是個劣跡斑斑的人嗎?”愛麗小姐呆了呆:“有個外號,叫流氓。” “這是科恩.凱達身上的謎團之一。一個人耍流氓手段騙騙老百姓還可以,但要耍到從普通士兵到貴族官員,乃至光明神殿都對他當皇帝沒有異議的話,那他一定是天下第一的流氓。”公爵搖了搖頭:“而事實上,光明神殿是容忍不下一個流氓的,所以他不是流氓。” “那他……”這回說話的是仙尼亞小姐:“傳說中他做的壞事都是假的嗎?” “壞事?哪些壞事?” “他嗜殺、他好女色、他行為惡劣……”仙尼亞一臉鄙夷的扳著指頭:“太多了。” “這是魔殿的宣傳,既然是宣傳,就不可避免的會有渲染的成分。如果我們也把這個人當成一個粗魯的莽夫,那將會非常危險。”斯維斯正色說:“我曾經研究了這個人的一切資料,從他進入斯比亞皇家學院到登基前夕,他表現出來的東西讓我越來越驚訝。” “你的研究有結果嗎?”仙尼亞小姐湊過腦袋,一臉的好奇。 “他是個很聰明的人,處理事情不喜歡繞彎,近些時間的政治手腕也越來越純熟。所謂的流氓只不過是他用來掩蓋自己的一層迷霧。”公爵淡淡的說:“有一件很有趣的事情,科恩.凱達小時候是個乖寶寶,既聰明又善良,除了不喜歡讀書之外,他幾乎是個完美的人。” “不會吧?”仙尼亞小姐哀歎一聲,眼角竟然有淚光閃動:“幾十萬魔屬聯軍不會敗給一個乖寶寶吧?!我們的士兵們好慘,沒有一個活下來,就連俘虜都被砍去手腳,我有好幾個朋友都死去了……” “那是戰爭,如果是科恩.凱達兵敗,說不定下場還要更悲慘。也就是那場戰爭為魔屬聯軍上下敲響了警鍾,我們太倦怠了。”斯維斯用溫柔的眼神看著流淚的仙尼亞:“逝者已成過去,你別太傷心。對了,那場戰爭並不是沒有人活下來。” “有人存活?”愛麗小姐疑惑的問:“可是魔殿說……” “我已經說過了,那是宣傳。”公爵搖搖頭:“科恩.凱達只是盡到了他的責任,從這一點上看,他是個非常出色的人。” “公爵大人是第一次稱贊人呢!而且是敵人。” “雖然是敵手,但我得承認科恩.凱達的優秀,這能幫助我認清他、打敗他。”公爵微微一笑,顯露出一股發自內心的驕傲:“沒錯,我們是輸了一次,但我們還沒有懦弱到不敢公正評價一個人的地步。” “換個話題好了。”看到氣氛不是太好,愛麗小姐微笑著問:“仙尼亞,你剛才遇到誰啦?” “啊!一個在魔殿學習的小毛頭,他的導師是吸血族的,所以他打架的時候只會逃跑。”仙尼亞小姐少見的明白事理起來,極力配合愛麗:“他說他是跟著吸血族導師去特拉法帝國的,像是有什麼大事即將發生。” “大事?”斯維斯皺了皺眉頭:“特拉法帝國近期不應該發生什麼大事。” “應該是吸血族的事,可那小混蛋無論我怎麼威脅都不肯吐露秘密。”仙尼亞小姐冷哼一聲: “我們跟過去看看怎麼樣?說不定很好玩哦!” “不行,我要負責你的安全。”斯維斯公爵態度堅決的說:“我不允許。” “不去就不去嘛!”仙尼亞別過頭去:“干嘛這麼凶。”

上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兵者,詭道     下篇:第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