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3章  
   
第3章

“您的意思是……維素親王?”老伯爵專注的審視著殷紅酒汁,好像那杯酒里藏著什麼秘密一樣。 “閣下的思維真是很敏捷,就是親王殿下……” “親王殿下是陛下的父親,不單身分超脫,更重要的是他是陛下異常敬重的人。”老伯爵慢慢抬頭,眼中有些發光。 “而且親王殿下是一位標准貴族,作為貴族,其中的酸甜苦辣沒有誰會比他更能體會的了。” 班塞使者笑了,笑得輕松暢快,他舉起酒杯:“祝健康!” 席加伯爵一口飲下美酒,整個人顯得精神煥發:“您真是我最可貴的朋友,我不知道該怎麼感謝您!” “這就見外了!”班塞使者豪氣的大手一揮:“您知道,不論在斯比亞帝國發生什麼事,都和一個班塞帝國的親王沒什麼關系……說真的,一點關系也沒有。唯一和我有關系的,只有‘你是我的好朋友’這個事實。我提這種建議雖然看來有些逾分,但是誰讓我們是幾十年的朋友呢!” 席加伯爵好像有話要說,但嘴唇蠕動著終于沒有開口。 “席加,別把事情看得太嚴重,努力耕耘總會有收獲的。皇帝陛下再出色也是個年輕人,他和所有的年輕人一樣,沒有經驗自然有些事情會思慮不周。”一直在察言觀色的班塞使者跟珠一轉,身子前傾又開始勸解:“就拿我來說,科恩.凱達陛下英明神武,在斯比亞內亂中我們也已經領教了。不過我從不認為這是件太嚴重的事情。個人也好,國家也好,能夠強壯屹立的自然有他生存的優勢。您不會因為一點小小困難就成為二流貴族,班塞帝國也不會因為偶爾出現一個比較特別的競爭對手就會變成二流國家,您說是吧?” “真像您說的那麼簡單就好了……”席加伯爵有些喪氣的歎了口氣:“這位年輕的皇帝陛下可不能小覷呢,我也是個看過不少大場面的人,會隨隨便便為一個小毛頭傷腦筋嗎?哪怕他頭上頂著皇冠。可他是一個能化不可能為可能的偉大人物,就算是斯比亞的普通國民,也會為擁有這樣一位皇帝而自豪的。我斯比亞帝國,真是光明神眷顧……” “瞧您說的。”班塞使者的語氣變的有些輕蔑了:“您這頹唐樣子,我還真有點認不出來。 您孫子的年紀都比皇帝陛下小不了多少,您看過的事情比皇帝陛下聽過的都多,竟然一副快瑟縮躺下的模樣,也不怕人笑話!“ “殿下!我以貴族的名譽要求您!您不了解科恩.凱達皇帝陛下就不要亂猜測!”席加伯爵好像是受到什麼刺激突然激動起來,他的嘴角在發抖,胸口劇烈的起伏著,好像那里壓著一塊就要令他窒息的大石。 看著仿彿激動的快爆炸的老伯爵,班塞使者緊張的手心里都是汗。不冒點風險是不成的,他決定賭一把。 “我不了解什麼呀?”這位使者大人的語氣傲慢的有些放肆了:“席加伯爵,我真是失望,想我一生交龍交虎竟然看錯了人。貴族名譽?名譽可是要有實際的東西來支撐的,比如說——自信。像我班塞帝國一樣。” “你竟然侮辱我!班塞帝國……呵呵,你們班塞帝國又能支撐你們那可憐的自信多久?”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終于引爆了火山,席加伯爵跳起來,握著拳在對方眼前揮舞著:“不久之後,我斯比亞帝國將在神屬聯盟內獨領風騷!而且下次的神魔大戰,你們班塞帝國再加上坦西帝國也一樣,都得站在一旁風涼!” 班塞使者冷汗津津,席加說的究竟是什麼意思呢?這種話不可能是為了面子胡謅的。在談話中自己盡力給對方造成錯覺,讓席加以為自己所了解的“麻煩”僅僅是在皇帝陛下面前不很受寵而已。席加幾次欲言又止,硬生生的回避證實了自己的猜測:有重大情況發生,而席加顯然被排除在外。那麼他說的這些話只有一個可能——太過激動終于說漏了嘴! 地鼠偷了其他動物的食物後,總會把刨出來的洞堵上,以免以後行動不便。既然得到了大把的情報,班塞使者自然也得小心的補上圍牆。 “哎呀!老朋友,怎麼這麼激動呢?”他站起來,懊悔不已的說:“您還不了解我嗎?我這個人很自大,經常口不擇言的得罪人,我心里可不是這麼刻薄。” 班塞使者對著伯爵鄭重的行禮:“我以個人的名義向您和您的家族道歉!請您務必要原諒,我竟然無意中傷害了一位有尊嚴的家族的名譽。求光明神寬恕,也請求您接受我的歉意。” 班塞使者謹慎的維持著行禮的姿勢,席加伯爵的臉色逐漸恢複,終于拿起了一只酒杯,倒掉里面的酒重新斟滿遞給他。班塞使者長出一口氣,雙手接過這杯美酒飲下。 拉著伯爵重新落座,班塞使者滿是歉意的嘮叨著:“您看,老朋友好不容易聚一下,竟然被我毫無禮貌的言詞攪和了,真是讓人遺憾,這都是我的過錯。可是席加,我也得說句不中聽的,您也不能一氣之下說什麼班塞和坦西風涼的話呢!幸虧沒外人,要不然被人笑話。看來您的口不擇言和亂蓋和我有得拼啊!呵呵……” 席加伯爵似乎也有些懊惱,搖了搖頭:“……是啊!家族名譽對于一個貴族而言,是比生命還要重要的東西。我太激動了,頭腦發昏。人老了就不容易控制自己,就容易信口開河……剛剛的事情我們一起忘記如何?” “當然!當然!”拍胸作保的班塞使者已經知道得夠多,不敢再深入下去:“哦!順便問一句,皇帝陛下什麼時候回來啊?移交物資的清單已經到了,我想跟皇帝陛下商量一下。” “您再等等,大概就三,五天的時間,或者您找內政監督辦也可以。” “好吧!我明天求見內政監督。”班塞使者舉起酒杯:“閣下在班塞的朋友托我帶些東西給閣下,前幾天不太方便,明天就送到府上如何?” “這段時間還是不要送的好,我再也禁不起流言了。”席加伯爵也舉起了酒杯:“祝健康。” “祝諸事順利。” “叮”的一聲,兩只精致的銀制酒杯輕輕撞在一起,杯里紅色液體被激起幾圈小小的漣漪。 “班塞使者跟席加伯爵見了面?”輕拈著棋子的手凝在棋盤上,卡爾.尤里西斯看了一眼自己的副官:“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他們的會面是在兩個鍾頭之前,會面結束後兩人都匆忙離開。班塞使者緊急會見其他使者,而席加伯爵回家稍做停留就趕去了皇宮。” “嗯,笨蛋也會偶爾聰明一下,找上席加的確能事半功倍。”非常少見的一絲微笑掛在親王嘴邊:“這樣說來,各國使者已經碰上頭了?” “到剛才為止還缺兩位,因為他們分散在各處。”副官的目光緊盯著自己的腳尖。 “你現在回到驛館去,有人來找我的話就說我病了,遵照醫囑必須靜養,最近幾天不能見客。”一聲清脆的響聲,棋子被放到棋盤上,親王也收斂起笑容:“其他一切照舊。” 副官轉身離去,與親王對弈的麗人才露出一個嬌豔的笑容:“親王殿下不要走這樣厲害的棋步嘛!人家要輸了,我要反悔。” “悔一步嗎?沒問題。”親王拿起剛才所下的那一顆棋子:“就怕你悔之晚矣。” “人家是陪著親王殿下下棋取樂啊!殿下怎麼可以不讓著我呢?”麗人調整好了棋子,乖巧的回答:“雖然下棋的目的就是為贏,贏了就有樂趣,但殿下也稍微考慮一下我的感受嘛,這麼快就輸了的話,我說不定會傷心哭泣的。” “贏不是樂趣所在,過程才是最重要的。安排好一切,然後看著對方在頹勢下徒勞的掙紮,這才是最大的樂趣。”親王拿起酒杯:“你不會連這個都不明白吧?” “我明白,所以我不打算掙紮。”麗人不再注視著棋盤:“我認輸啦!” “不做意氣之爭,懂得在合適的時候放棄,這是你的優點。”親王起身,慢步走到了窗口: “從今天晚上起,聖都將會真正的變成一處風云際會之地,你手下的人已經閑置了很久,叫他們來開工好了,你也不能閑著。” “是的,殿下。” 此時的皇宮,皇家議事樓燈火通明,皇族成員們正在各自的房間里處理政務。前來拜訪的席加伯爵在侍者帶領下,快步走進了維素.凱達親王的書房。 “是席加伯爵。”維素親王抬頭看清來人,合上手邊的文件:“怎麼?找我有事嗎?” “是的,下官有事稟報。”席加伯爵躬身行禮,嘴里還非常謹慎的自稱下官:“深夜請見實在是情勢迫切,還請親王殿下原諒下官的冒昧。” “這樣啊!”維素親王起身走到席加面前,背起手來輕聲問:“是否那件事辦妥了?” “托親王殿下的福,事情進行得非常順利,對方也沒有起疑心,在他手段盡出之後,下官才伺機透露了情報。”回答著維素親王的話,席加伯爵頭埋得更低了:“至于情報的深度,下官泄露的一點不多、一點不少,夠班塞使者琢磨的。” “話雖如此,可班塞使者不怎麼好騙吧?”維素親王哈哈一笑:“坐下說話,上酒!” “謝謝親王殿下。”自從皇帝登基以來,這是席加伯爵第一次跟皇族成員站得這麼靠近。維素親王的好心情讓他有些受寵若驚,退後兩步坐了,等上酒的侍者離開房間之後才開口說話: “臣下在年輕時就跟班塞使者熟識,可以說彼此都很了解,但他是皇族,天生有些東西就輸我一線……所以,想騙過他並不是很困難。” “我明白了。”維素親王的臉上恢複了平靜:“雖是有關帝國的大事,但要讓你去欺騙自己的朋友,我心里很有點過意不去,他畢竟還是幫助過你的朋友,真是辛苦你了。” “在很多年前,我已經認識班塞使者了,那時候還年輕,只知道整天縱酒高歌,交往中也不帶什麼功利之心。”現在談到班塞使者,席加伯爵的神色里才有了些愧疚:“但現在,我們的聚會都是各帶目的,他不是真心關切我的現狀,我也不會真心感謝他的安慰……大家都是以帝國為重,個人的情感太輕了。” “之所以請你來做這件事,正是因為清楚你是個重感情的人。換過其他現實的人,我才真是不放心。” “親王殿下過獎了。臣下所做的這些事不算什麼,為了皇帝陛下,為了斯比亞帝國,我願盡我的全力。”席加伯爵抬起頭來看著維素親王:“臣下曾經發誓,要用足夠大的功勳來沖抵貴族在叛亂戰爭時期不戰而逃的屈辱。如果還有這樣的機會,親王請務必派臣下去辦。” “請接受這杯酒。”維素親王點點頭,把一只飄散著紅酒香味的銀杯推到席加伯爵面前: “皇帝不在,我現在無法承諾什麼,但你得相信我不會忘記這件事。其實按我的想法,席加伯爵你不應該老是清閑著,應該更深入的融入我們。” “臣不也是很想用行動來表明貴族階層並不是一無是處,可是皇帝陛下不怎麼信任我……當然這是我們自找的。”席加伯爵苦笑著,老邁的面龐上顯露出一絲疲憊:“親王殿下,別人不了解貴族,可您應該清楚,我們的血管里同樣有熱血在奔流,我們不是孬種。” 維素親王放下手里的酒杯,平視的目光和藹而真誠。 “關于貴族的事,不但我清楚,就連皇帝本人也很清楚,我已經跟他談過多次,今晚正好是個機會,可以跟你說說。”親王的聲音壓低了些:“登基之後,大部分貴族只有官銜而沒有實權,大家一定有些怨言吧?” “臣下對于帝國無寸尺之功,不敢埋怨。”席加伯爵低下了頭。 “其實這種狀況是我與皇帝多次討論定下來的,對整個貴族階層來說是件好事。”說到這里,維素親王歎了口氣:“皇帝知道貴族的可貴之處,所以那些立功和貴族都被委以重任。但在討逆戰爭里建功的將領官員,都幾乎全是從平民中成長起來的,在這個時候給其他貴族實權,他們是不會心服的。” “那親王殿下和皇帝陛下的意思是……”聽到很意外的答案,席加呆了呆。 “皇帝的第一要求是保持帝國絕對穩定,雖然他的背景是貴族出身,但在這樣的情況下,皇帝本人卻不得不成為平民官員的代言人。”親王苦笑了一下:“席加,你有沒有考慮到一點,朝廷里不能有一手遮天的勢力啊!無論這勢力屬于哪一方,對帝國都沒有好處。” “那麼,親王的意思是……您願意當我們的代言人嗎?”席加眼中泛著淚花,幾乎不知道要怎麼回答才好。 “別給我扣帽子,你想讓平民官員都斜著眼睛看我嗎?”維素親王站起來微微一笑:“我會站在一個公正的立場為大家爭取,但有一個前提——你們的所作所為要值得我開口才行。” “有親王殿下這句話,我們就等若吃了定心丸。”席加伯爵跟著親王站起來:“請親王殿下放心,我一定盡力約束好其他人。我們一定會以新的功勳,讓帝國上下所有人見識到貴族到底是怎樣優秀的人,斗志昂揚的貴族們一定會做到這點!” “說得好,榮譽屬于那些有志氣的忠貞人士。”親王以肯定的語氣說:“我會為你們創造機會,我期待著你們的表現。記住,皇帝陛下也在內心里期待著。” “請轉告皇帝陛下,我等將把皇帝陛下的恩德銘記在心,必定不會辜負陛下的厚望。”席加伯爵行禮:“夜深了,親王殿下請休息,下官告辭。” 維素親王點點頭,目視席加離開。

上篇:第2章     下篇:第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