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5章  
   
第5章

第二天,午飯前,忐忑不安的使者們聯袂覲見了科恩.凱達陛下,把這幾天累計下來的事務做了交代,其中的大部分事情,也就是諸如援助物資的清單跟起運日程安排。不過這些都是借口,他們只是想來看看科恩陛下的反應而已。如果那件事情有重大的進展,應該能在科恩身上發現點端倪。 他們見到了一位風度翩翩的陛下,雖然沒有在神色上表露太多,但使者們都看出科恩陛下興致很高,在交談的時候,陛下體現出一種前所未有的、發自內心的好態度。不但耐心細致,而且還有閑心跟他們開玩笑。 在大多數使者看來,科恩陛下的每一絲微笑都像一片鋒利冰冷的刀片。這刀片被包裹在陛下難得一見的文雅語調里,輕輕的、緩緩的、來回的在他們心髒上拉扯。不但讓人感到心痛,還會讓人覺得心涼。 波塔帝國使者塞維克.蘭度依然是和州西帝國使者卡爾.尤里西斯坐在一起。在所有使者之中,只有他倆的表情最輕松自然,跟科恩陛下的對話也最多。在更多的時候,另外幾個使者根本就不怎麼說話,只在臉上掛起一個禮貌性質的笑容。 “大家今天是怎麼了?前幾天是我有些不舒服,今天就輪到你們不舒服?”科恩陛下“啪” 的一聲合上桌上的文件,抬起頭來看著各位使者,臉上的表情是那種最標准的不正經:“不對啊! 生病哪有趕日子紮堆的?各位應該是對我有什麼不滿吧?“ “回稟皇帝陛下,我們怎麼會對您不滿呢?沒有理由嘛!”班塞使者先奉上一個笑臉,然後才解釋說:“陛下這幾天沒召見我們,事情就積壓起來,在下知道陛下意願的情況下,處理每件事我們都得考慮到方方面面,所以……年紀大了,熬夜就辛苦了些。” “大家都是這樣嗎?”科恩陛下的目光在每個人的臉上掃過,單純到了極點。 “是的是的,的確是這樣。”使者們點頭回答,跟著班塞使者的理由跑。 “這樣啊!這事是我欠考慮,習慣了行伍生涯,倒忘記貴族的習慣。”科恩陛下歉然一笑,手指輕輕敲擊著桌面:“那麼,就讓我來想一個辦法消除各位的疲勞好了。” 科恩陛下的這句話一出,大家的反應都不一樣。卡爾.尤里西斯親王饒有興致的旁觀著,塞維克.蘭度一臉的期盼,而其他使者的表情里多少帶了點迷惑。 “這樣好了,自從登基典禮以來,聖都的娛樂都比較少。以前是政務繁忙沒心情,現任總算大多數事情步上正軌,也應該由皇家出面熱鬧一下。”閉目想了想,科恩陛下提出了自己的建議: “今天晚上就以我的名義為各位舉行一個舞會,我邀請各位參加。” “今天晚上啊?”塞維克.蘭度回答說:“陛下,您不覺得時間緊了點嗎?” “時間很緊嗎?從現在到晚飯還有好幾個鍾頭的時間,有這工夫不要說准備舞會,我帶兵打到地獄島都行。”科恩陛下哈哈一笑,轉頭吩咐內侍長:“吩咐下去,地點就在後宮小花廳。” “陛下真是豪氣。”卡爾.尤里西斯親王沒忍住,笑出聲來:“很久沒聽到這樣的話了。” “正事談完干嘛還那麼嚴肅?大家高興就好。”科恩起身:“大家回去好好准備吧!我會邀請很多客人來,覺得夫人還不夠的各位最好打扮得風度翩翩,說不定能在斯比亞展開一段別行風味的戀情呢!聖都的貴族小姐非常多。” “皇帝陛下,我有個問題。”在大家起身的時候,塞維克.蘭度說話了:“舞會上會有很多漂亮小姐吧?就是沒有婚約那種。” “應該會有。”科恩陛下上前兩步:“你想知道什麼?” “那個……在這些小姐里面,有沒有皇帝陛下喜歡,不,我應該這樣說,有沒有皇帝陛下不喜歡她被別人追求的人呢?”塞維克.蘭度居然還會不好意思:“如果是那樣,我們怎麼會有追求成功的可能?” “這很好解決,我會讓這些小姐在手腕上戴一方絲巾。”科恩拍拍塞維克.蘭度的肩膀,壞笑著囑咐:“不過你得答應我,不要穿得太花哨。” 打發走使者們,科恩陛下去了後宮,把安排舞會的事全交給露西去辦,然後拐去溫絲麗皇妃的房間,准備在看了琴倫公主之後溜去睡覺——昨天半夜回宮後,他被各種事情纏住,還沒來得及去看看琴倫。 哼著怪異的小調,科恩陛下邁進院門,皇妃們都在議事樓辦公,庭院內外只有兩三個侍女。 但就是在這個時候,科恩聽到樓上傳來一陣輕柔的歌聲,是他熟悉的嗓音,由一個他熟悉的人唱出來。 “怎麼樣?很不錯吧!”走上樓梯,科恩用手捅捅站在拐角處的烏鴉:“弗雷奧先生,如果知道你聽歌會入迷,我一定會早點接她來。” 抱劍佇立的烏鴉連眼睛都沒睜開,只用一貫的冷淡語氣反駁:“我這個不叫入迷。” “是嗎?”科恩呵呵一笑:“那就請你解釋一下,你站在這里,擺個柱子的造型是干嘛?” “你沒看出來嗎?”烏鴉睜開了眼睛:“我在睡覺。” “有你的,真是不服不行。”科恩從烏鴉身邊走過去,回過頭說:“跟我一起上來好了。” 烏鴉保持著沉默,跟上科恩的腳步。 回到驛館之後,各國使者陷入新一輪的迷茫中,班塞使都趕緊召開緊急會議。要跟大家商量對策。誰知道剛坐下來就聽到一個不怎麼好的消息——和大多數人想的不一樣,坦西使者以十分肯定的態度拒絕加入此次行動,對他們提出的“拿個主意”的請求也不答應。 “真是小氣的家伙!”事與願違,班塞使者氣得一掌拍在桌子上:“鼠目寸光,完全不顧大局!難道我們只是為了自己嗎?事成之後坦西也有大把的好處啊!” “坦西的事以後再說,現在的關鍵是我們怎麼辦?”里瓦使者悶聲悶氣的說:“如果近期還沒有突破,我沒有理由再堅持下去,要是出了什麼差錯,我沒法交代。” 里瓦使者一開口,大多數使者就都認同他這個意見。這其實也很簡單,科恩陛下的名氣太大,他一回來,想搞七撚三的人就得先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想一想帝國交托的使命,再考慮一下小命,心中的天平自然就偏了……總之,班塞使者感受到極大的壓力。 “放心好了,我也不會讓大家白白冒險。”眼看情勢不利,班塞使者只能在心里著急:“但事情都進行到這一步了,放棄的話太可惜,各位再堅持……” “回大人。”一頭大汗的副手出現在門口:“有要緊事回稟。” “慌慌張張的做什麼?”班塞使者正在煩心,一肚子氣全撒在副手身上,低聲訓斥說:“狗奴才,一點規矩都沒有!” “回大人,是好消息……”副手點頭哈腰的靠近,跟班塞使者耳語幾句。班塞使者的表情在短時間里完成了一系列的轉換,由懷疑到驚訝、由凝重到釋然,最後定格在一抹微笑上。 “各位,我有急事出去一趟。”沉吟片刻,班塞使者站了起來:“大家先准備參加舞會,我一定會在那之前趕回來……等我的好消息吧!” 說完之後,他就急匆匆的帶著副手走出去,剩下一堆人在房間里大眼瞪小眼。 皇帝陛下要舉行舞會的命令傳到內宮總管露西大姐那里,她只召集了幾個手下,有條不紊的吩咐幾句,宮廷里的人們就為舞會忙祿起來。緊接著,以科恩陛下的名義發出的上百份請柬被送到各部主要官員和貴族世家手里,將這波忙亂擴大到整個聖都。 在每個帝國,每月按慣例總有一到兩次的宮廷舞會,而且只有在皇家舉行舞會之後,各大臣家里才能舉辦舞會,並往複循環形成一個歌舞升平的流程。這種熱鬧的場面是帝國繁榮的標志之一,也是貴族官員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環。舞會,在他們眼中並不是單純的取樂。 這可是科恩陛下登基後舉辦的第一個舞會,誰也不敢怠慢。于是正午飯後,聖都那幾條專為達官貴人服務的街道上停滿了馬車,各家的仆人在街上往返飛奔著,為主人置辦首飾、修改服裝、搶購香水…… 在所有的人里,最興奮的當然是那些貴族小姐們。自從戰爭開始,聖都還沒有一場像樣的舞會,更別說是皇室主辦的宮廷舞會。如果運氣好的話,應該能和皇帝陛下說上話吧?在各種傳說中,這位年輕的皇帝似乎是一個非常有趣的人。 請柬末尾還有一句話,是請那些想保持單身的女士們在右手手腕上纏一方絲巾以便識別,但在貴族小姐們微妙的心理作用下,聖都城的藍色絲巾脫銷了……為什麼單是藍色的?因為有一個不知道從哪傳出的流言表明,科恩陛下最喜歡的顏色是藍色。 駐紮在聖都附近的軍隊高級軍官也接到了請柬,當然,准將以上的人才會有份。隨請柬一起送到他們手上的還有一套華貴精致的禮服,那是皇妃為將軍們准備的禮物。 晚飯時分,喬裝打扮的班塞使者回城。但他並沒有去驛館,而是讓人把其他使者悄悄叫了出來,在一個隱密的地點見面。六國使者早巳等得心煩意亂,接到消息立即趕了過來。 “下是吧!在這里見面啊!”到了地頭,塞維克.蘭度一跨進地窖就怪叫了一聲:“可惜我新買的香水,我精心准備的裝扮這下全完了。” “香水算什麼?”等候多時的班塞使者看到人都到了,示意隨從關上門,然後再從懷里小心翼翼的掏出一個小口袋:“看看這個,花了三十萬金幣買來的。” “什麼玩意?居然頂得上一座小城市?”一聽這話,使者們立即湧上來。 “一個水晶球。”班塞使者取出袋子里的東西,鄭重的放到面前的小桌上:“科恩陛下此行的影像記錄。有了這個東西,一切事情就都清楚了。” “等等哪!”塞維克.蘭度阻止了急于喚醒水晶球的班塞使者:“這東西不便宜,但如果里面只是記錄著科恩陛下吃飯、喝酒、玩女人怎麼辦?那樣的話,我們可不會付錢。” “能看到科恩陛下玩女人也不錯啊!”有人小聲說:“不但可以開眼界,還可以搞臭他。” “就怕搞到後來科恩陛下倒沒有什麼事,而是某些人倒在爛泥里變臭。”塞維克.蘭度冷笑一聲,頭也不回的諷刺起來。這就是小團體沒有主心骨的壞處,大家誰也不服誰,誰都可以跟別人死纏爛打。 “你們的爭論就到此為止。”班塞使者把手放在水晶球上,加重了自己說話的語氣:“如果是一切無關大局的事情,這份錢就由我一個人出;如果是很重要的事情,各位就看著辦好了。如果我這樣處理還有誰不滿意的話,那麼現在就可以離開,我絕不強留。” 班塞使者的話里顯示了強烈的自信心,而那個能解釋一切疑問的水晶球就在桌子上,使者們誰也舍不得離開,在他們一一點頭答應後,班塞使者才放開了手,笑笑,開始使用魔法。 先就是一陣嘈雜的聲音傳出來,然後才是一陣升騰而起的霧氣。很明顯,這個水晶球的制作者魔法造詣不怎麼高。 “閣下是從哪里買到的這個水晶球?”在等待的時候,奧馬圖帝國使者輕聲問: “來源絕對可靠,是我國潛伏在聖都的一個高級情報人員提供的。他幾年前就成為科恩陛下眾多隨從中的一員,這次跟著科恩陛下去了某地,清楚的經曆了整個過程。”班塞使者歎了口氣: “但是中間的聯系人斷了,我只能賣了這張老臉,冒險去與其接頭。” “原來如此。”奧馬圖使者點點頭:“閣下為了這件事,甘願冒這樣的風險,我很欽佩。” 在使者們的恭維聲里,班塞使者心里冷笑著,暗暗把在場使者的祖宗十八代挨個罵了一遍…… 如果這些人合作一點,如果還有其他的辦法,他把得著冒殺頭的危險去干這種事嗎?現在一句欽佩就算完了,真是一群沒心肝的人。 水晶球上方的霧氣逐漸淡去,影像出現,但這個影像只是窄窄的一個長方形,顯露的也是遠處的景物。 “難道是在很遠的地方記錄的嗎?”有人發問:“好像記錄的魔法師是躲在地洞里。” “當然是,科恩陛下身邊有造詣高深的精靈魔法師,靠近的話一定會被發現。”班塞使者解釋說:“這是一個隱秘的訓練基地,由一系列規模稍小的訓練場組成,供斯比亞的精銳軍隊使用,就在距離聖都兩天路程的地方。如果沒有特別的許可,誰也進不去。” 隨著時間的推移,景物也變得清晰起來: “這不是一座城市嗎?”有人低呼起來:“是一座真正的城市啊!” 這是一座城市,包圍在山脈中的城市,巍峨的城牆高高的聳立著,按照其他景物的參照,高度足有聖都城牆的一半,正是大陸上一般重要城市的標准高度。城牆上的防禦設施一應俱全,正面牆下有城門吊橋,護城河也合乎標准,一切都是那麼完備。在城市上空,甚至還有一個散發著柔和白光的魔法防護罩! “不會吧?這就是斯比亞帝國的訓練場?” 班塞使者解釋:“當然是訓練場,這點毫無疑問。因為在以往的情報里,斯比亞帝國從來沒有這樣的一個城市。” 仿彿是在回應他的話,霧氣中的景象角度在慢慢的轉換,給出一個訓練場的全景。在另一個方向,距離城牆大概五里的地方,有一片綿延的軍營。其中的一個高台上有十來個小黑點,一面巨大的科恩陛下識別旗幟在那上面飄揚著。 遠處的城牆下排列著一支武備齊全的軍隊,他們排列的方式帶有很強烈的魔屬聯軍風格,就是那種有利于沖擊、發揮出巨大破壞力的陣形。 “這個是……不會用真的軍隊來演練吧?”有使者在問。 “當然不是真人,你沒看他們全部都是靜止不動的嗎?”看樣子,班塞使者是早就知道了這場演練的結局。他苦笑了一下:“那是假人,城牆上也是假人,但那些器械是真的,城里只有少量維持魔法屏障的魔法師在。” 些許雜音之後,一個聲音緩緩從水晶球里傳出來。 “皇帝陛下命令——黑霧風暴演習開始!” 陣陣急促的鼓聲響起,一支游騎兵部隊分散開來,向各個方向奔馳而去,其中一支間然直沖向水晶球記錄點。霧氣中的景物急閃幾下,在使者們的驚訝聲中,游騎兵從記錄點旁邊沖過去,差一點就踩在記錄點上。

上篇:第4章     下篇:第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