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6章  
   
第6章

沒有光線的地窖里,使者們的身影和黯淡的背景融為一體,水晶球上方霧氣里閃現出來的微弱亮光只夠照亮他們的臉,一張張迷惑而又震驚的臉。窄而模糊的影像閃動著,很不穩定,但卻足夠讓旁觀的人們看到天邊飛來的一大群“東西”。 那些兩頭尖尖、中間鼓大的橢圓形的東西在天邊顯露出來,雖然在形體上給人笨重的感覺,但使者們都不是笨蛋,他們知道那東西是以快逾奔馬的速度向訓練場飄飛過來的。漸漸的近了,清晰的出現在眾人眼簾里的,是他們做夢都沒想到的物體。 那是一種非常龐大的、能在天空自由飄飛的器具,上方由兩個或者三個兩頭尖的橢圓體組成。 橢圓體上覆蓋著帆布,一時之間不知道是什麼材料制成,但中間連接的支架卻是金屬的沒錯。下方掛著一個巨大的木制船身,從側面所開的圓窗來推測,船身大約行一百五十臂長,二十臂寬,自上而下至少有三層。 “不……不會吧?”塞維克.蘭度發出一聲痛苦的呻吟:“能飛的船?能裝多少人?” “是能飛的船,而且速度不慢,用來運輸部隊的話,五百人沒問題。這東西能以極快的速度隱秘地飛越國境線,無論崇山峻嶺,還是江河湖海,從此再也無險可守。”班塞使者繼續著剛才的苦笑:“閣下,現在明白斯比亞帝國是在進行什麼計劃了嗎?” “再看看,我再看看。”塞維克.蘭度困難的吞咽一口唾沫,雙眼直直的盯著變換的影像。 使者們的表現和他大同小異,都在留心觀察著。 這一群飛船一共有九艘,大小與形態各不一樣,有的小一點,有的大一些,正首尾相連的繞著訓練場轉圈。因為角度的關系,在飛船到達訓練場上空後,影像無法顯示出它們全部的形體,但大家還是能看到下面的船身。船身側面除了一排排的圓窗,再沒有其他任何標記,連一個編號也沒有,在最上層的船甲板上,還有一些人來回走動著。 地面上有一個小小的火球直射上去,這應該是一個信號,因為飛船開始減慢了速度,轉換了隊形。它們排列成前後兩個橫隊,飛向城牆下的那支假人軍隊。 “這些東西除了運輸部隊機物資,在戰場上還能有什麼用?”里瓦帝國使者左右偏轉著腦袋,問了一個誰也不能回答他的問題,至少現在無法回答。 沒有人能問答的時候,最好用事實來說話。飛臨假人部隊上空的飛船有了動作。它們底部的甲反打開了幾條細縫,一串串的小火球被丟了下來,就像點燃的油布在掉油脂一樣。 拖著黑煙的小火球在黃昏的天空中很醒目,但這景象在使者們心中絕對說不上漂亮,他們都知道那些小火球是什麼——那些東西就是斯比亞討逆戰爭的最後一役,聖部攻防戰中才首次出現的火油石彈! 瞬息之間,飛船下的地面爆開一朵又一朵的火花,假人部隊所在地變成了一片火海。濃烈的黑煙騰空而起,扶搖而上遮天蔽日。雖然知道是假人,使者們卻看得心驚肉跳。 戰後各國都有研究科恩軍隊的戰術和武器,知道守聖都的叛軍有不少是死在這東西上面,它對動搖叛軍軍心也起到了不小的作用,所以各位使者對這小小的火油石彈印象深刻。 和記憶中不同,他們此時所見的火油石彈似乎有了變化,因為高空掉下的物體一定會陷進相對松軟的地面,但它們並沒有鑽到地下,也不是貼在地上燃燒,而是在落地之後彈起來,把燃燒的火油均勻的撒向各處。跟以前比較,火油石彈的殺傷力跟殺傷面積都大大的提高了。 “科恩.凱達從哪里找來的這種武器?”看到這里,一個使者不禁用微微顫抖的聲音問: “斯比亞不會攻打我們吧?” 另一個使者接過話:“這也難說,誰知道這位皇帝心里在想什麼?” “這種火油石彈不含魔法元素,能順利穿過魔法屏障沒錯吧?”接著發問的加洛使者聲音很微弱:“如果讓這東西飛到城市上空的話……我們應該怎麼辦?” “很簡單,給你們加洛帝國的每座城市都加個蓋子!”塞維克.蘭度的心情壞到了極點: “現在擔心管什麼用,早干嘛去了?有本事再來幾個刺殺活動啊!” 加洛使者的臉一直漲紅到脖子,眼看兩人就要再次爭吵起來,好在這時光線一閃,變化的景物吸引了他們的注意力……影像中的天已經快黑了,火油燃燒的黑煙只剩下寥寥幾縷,遠處的飛船上閃動著點點光亮,再次來到訓練場上空。 不過這次,三艘靠近的小型飛船沒有投下火油石彈。它們緩慢的、悄無聲息的靠近城牆並靜止下來,幾具巨大的弩槍拖帶著繩子,從側上方射出,一連串金屬碰撞的聲響過後,這些弩槍的槍頭、槍身直釘入城牆的平台地面,隊隊身手矯健的士兵們順著繩子滑下,一個個在臨觸地之前放手翻滾,部隊在轉眼之間就布滿了整個城牆! “如果是偷襲作戰的話,城牆就這樣易手了,瞬息之間哪!”一個使者感慨萬分:“斯比亞的軍隊本身已經有了強大的戰斗力,這些飛船又給他們安上了翅膀,如果他們能自由到達大陸的每一個地方,除了偉大的光明神族,還有什麼力量能阻止他們?” 在這位使者說話的時候,另幾艘飛船在船身底部撐出幾根粗壯的支架,向城牆外的一大塊開闊地繼續下降,一陣震動的滑行之後,飛船穩穩的停在地面上,並從尾部的開口處湧出大把的士兵……其中一艘飛船里,居然還駛出了一長串的馬車! 使者們聽著他的感慨,看著面前的影像慢慢淡化下去,終于,在他們的沉默中,影像完全消失了。 “根據情報人員手里的資料顯示,這段影像是科恩.凱達在這幾天時間里檢閱的多個演習中的其中一個,也是最重要的一個。”班塞使者再次小心翼翼的把水晶球放進小口袋里,並開口說: “各位覺得如何?得知了斯比亞的計劃,這三十萬金幣花得不冤枉吧?” “我有一個疑問。”里瓦使者回答說:“不知道合不合適說出來?” “請問吧!”班塞使者歎了口氣:“現在這樣嚴重的情況,我必然不會向各位隱瞞什麼。” “既然是這樣,那在下就問了。”里瓦使者笑笑:“這位向我們提供水晶球的人不是班塞帝國的情報人員嗎?怎麼還需要用三十萬金幣去收買呢?既然是要錢的東西,那他憑什麼來確保其真實性呢?” “我已經說過,我與這個人聯系的中間人死了,我只能從我國的絕密卷宗里找到這個人的代號。”班塞使者平靜的回答著這個疑問:“雖然我是班塞帝國的使者,身分是顯赫的親王,但我畢竟不是他的上司。在責任心的感召下,他交出了這個水晶球,而我必須向這條斷掉多時的情報線提供資金,你們認為他不用去收買別人嗎?他現在可是在為所有的帝國服務。” “這事情很合理。斯比亞有的這些東西,我們一定要得到,要不然就太危險了。”云路使者對班塞使者說:“他能提供進一步的資料嗎?比如說飛船的設計圖紙,還有整個計劃。” “這個問題我已經問過他了,答案是不能。這個計劃和詳細資料是內斯比亞帝國軍工部和參謀部負責,這兩個部門直接歸皇帝管轄,誰的手也沒那麼長。”班塞使者回望著各位使者:“眼下唯一的辦法,是大家盡全力去挖掘自己情報體系的潛力,沒准就能發現什麼。” “這樣的話,我們就都需要出面去聯系斷掉的情報線路。”一直盯著桌面的塞維克.蘭度抬起頭來說:“這樣做很危險。” “的確很危險。”班塞使者微微一笑:“為表示誠意,我已經先做了。” 使者們無言的對視著。 “人家想想吧!現在不做的話,當然是沒什麼危險,還能過著安穩的生活。”班塞使者淡淡的說:“但在以後的某個日子,當某人帶著無數的飛船,飛臨你們的城市上空……到那個時候,希望大家不會後悔今天無所作為的決定。” 同時有數人發出了歎息,還有數人閉上了眼睛。 “我做。”片刻之後,奧馬圖帝國使者上前一步:“身為軍人,不得不為帝國的安危負責。” “我做。”云路帝國使者正點頭說:“雖然不是軍人,但我可是皇親呢!等若是在為皇家做事。” “那麼余下各位呢?”班塞使者的眼光尖銳起來:“都決定做了嗎?” “當然。”眾人都點著頭回答。 “這樣的話,我就不客氣的安排一下,希望大家從現在起拋棄成見,精誠合作。”班塞使者壓低了聲旨:“今晚的晚會,就是一個好機會……” 下一會,使者們鑽出了地窖,從各個方向離開,並且于不同時間回到驛館,換過服裝,重新打扮,准備去參加今夜的宮廷舞會。在這非常時刻,各國使者仿彿都達成了一個默契,沒有人想過要去通知坦西帝國使者,甚至沒人提出這個問題。 此時,在科恩.凱達皇帝陛下的房間里正傳出一陣又一陣的笑聲,准備好參加舞會的皇妃們齊聚此處,正和小公主琴倫一起聯手打趣皇帝陛下。 “夜正長,足夠把街燈一盞盞點亮。”科恩陛下站住房間正中,裝模做樣的詠念著:“微弱的星光顫抖著,無法安撫我空虛的心……” “不算不算,夫君這詩酸死了,而且前後不搭調。”明豔照人的凱麗.羅娜搖著手說:“老實交代吧!是從哪里抄來的呢?” “不喜歡嗎?”在大家的笑聲中,科恩擺了個“帥氣”的造型:“那我再來個簡單的。” “好啊!”迪爾.梅林為舞會戴上了家傳的首飾,以楚楚動人的風姿掩蓋了眾人心目中那個精明強干的她:“但要和今夜的舞會聯系上,不然就算不合格。” “想考我嗎?太簡單了。”皇帝陛下吹出一聲長長的口哨:“聽好了啊!只說一次。” “夜色如舊,景物依然,斯比亞的一切都沒有變。”第一句才出口就贏得了大把的掌聲,科恩陛下不無得意:“但是吃飽了晚飯的貴族們,他們內心的欲望在生長,卻不得不在每個晚上忍受那蒼白無聊的平淡生活所帶來的心靈創傷……直到我這偉大救世主的舞會,帶給他們新的希望……” 毫無疑問,這樣的一段“歪詩”足可以笑倒一片人,不但是房間里的人笑彎了腰,就連門口站著的白影,她的肩膀也在不自然的聳動著。唯一保持不笑的,只有那位一身盔甲,倚靠門框而站的烏鴉。不過嚴格說起來,現在的烏鴉有些變化,他個人的習性正任向某人靠攏,像是依門框這種習慣,以前只在某人身上經常出現。 “時間差不多了。”菲琳.羅娜皇妃上住了笑意,款款站起:“我們去接父親他們吧!” “等一等,我還有東西要送給各位呢!”科恩叫住大家,轉身從內室里抱出幾個禮盒:“各位親愛的妃子,做為你們的夫君,我怎麼能不為人家第一次參加宮廷舞會准備點什麼呢?” 送禮物,這在科恩陛下身上倒是很少出現,四位皇妃微笑著走近,看科恩打開盒子。 “好漂亮的首飾,而且還是成套的。”當盒子打開後,凱麗皇妃先發出一聲歡呼:“夫君,這真是送給我們的嗎?” “如果我說這是我准備送給其他什麼女人的,可能無法完整的走出這個房間。”科恩誇張的用手在額頭一抹,表示他在出汗:“為了我的事,大家近來都很辛苦,這真是我特別訂做送給大家的。” “如果不辛苦,夫君就不准備送我們禮物嗎?”一旁的溫絲麗皇妃微笑著問科恩。她是精靈,平時就不太注重首飾之類的東西,而且很明顯,這位皇妃的口才變得更加厲害了。 “其實,什麼辛苦之類的都是借口吧!我只是想讓大家開心而已。”科恩笑了笑,輕聲回答說:“送給心愛的人首飾,還用得著什麼理由嗎?” 一句隨意的回答,卻讓四位皇妃都呆了一呆,各有幾絲甜蜜、幾分欣慰浮上心頭。 “既然是夫君特別送的,我們就在今天的舞會上佩帶吧!”菲琳從科恩手里接過自己的盒子: “謝謝,親愛的。” “不過可得重新換衣服了,顏色上不搭配呢!”迪爾皇妃說:“不如叫侍女們把衣服拿過來,我們在這里換好了。” “在我這里換啊!”科恩瞼上掛著不正經的笑容:“我完全同意。” “請夫君迥避吧!”凱麗皇妃微微昂著頭,輕輕在科恩胸前一推:“我們要換衣服了。” “沒問題啊!”科恩笑著走出房門,還回頭說一句:“別忘記琴倫小寶貝啊!她也有份的。” 趁著皇妃們換衣服的空閑,科恩到院中向烏鴉打個眼色,像是有話要說。放下了頭盔面罩的烏鴉走到科恩面前,等他開口。 “這盔甲不錯吧?”科恩伸出手來敲敲甲片:“最近都沒看你在練習,沒什麼煩惱吧?” “有話就直接說,不用跟我套近乎。”平淡的回答從烏鴉的頭盔里傳出來:“再說你的話里前後意思相差許多,不會是你有什麼煩惱吧?” “真是搞不懂,你們什麼時候都變得聰明了?”科恩抓了抓頭:“都能看出我的本意。” “我一直是這樣,沒什麼變化。”烏鴉對科恩的疑問無動于衷,還毫無顧忌的打擊他:“如果你身邊的人都突然變聰明了,那只能說明一件事——就是你自己變笨了。” “那好吧!我就直說了。”科恩很不滿意的哼了一聲:“過段時間我要出去一趟,有些事需要處理。事情雖然不大,但你也知道,出門在外難免和別人動手嘛……” “就像第一次遇到你的那種情形?”烏鴉居然學會了搶白:“那是你自找的吧?” “我又不是打不贏……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了。”科恩嘿嘿一笑:“但是我不想用我自己熟悉的武技或者魔法。你也應該清楚,我擅長的東西很多人了解,所以一不小心就會露出馬腳。如果讓人家知道一國之君跑出去跟人打架,那我多沒面子。” “你想怎麼樣?” “很簡單,你這段時間多跟我練習一下,我需要一套獨特的武技,讓人認不出來就好。我在宮里建了一個封閉的演武廳,絕不會有人偷學的。” “要達到這樣的效果,短期的訓練是不會有效果的。”烏鴉問:“如果對手是厲害的人物,你還是會不自覺的用出習慣的手法。” “這就要看你跟我對招的結果了。”科恩笑著說:“你不會做不到這點吧?” “既然你這樣要求了,那麼就從今天晚上開始訓練好了。”烏鴉拉起面罩:“舞會結束之後就開始,有沒有問題?” “不成問題。”科恩搖著頭:“你別想著趁著訓練的機會揍我,我可不是任人魚肉的肥羊。” “走著瞧。”烏鴉放下面罩,轉過身說:“對了,我還要收學費。”

上篇:第5章     下篇:第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