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7章  
   
第7章

晚飯的時間還沒有過,在數隊近衛軍的護衛下,後宮側門就打開了,鮮紅的地毯從側門,直鋪到小花廳,所過之處都懸掛了精心布置的彩燈。首次在此類場合亮相的皇家禮儀宮完成了最後一次舞會前的檢查,之後換上新禮服,帶著一大群助手們到宮門處迎接客人。 過了一會,應邀前來參加舞會的人們坐著馬車,陸續到達門前廣場,驗過請柬之後,三三兩兩的通過了宮門,到小花廳門前簽名。這是一次大規模的舞會,得到皇帝陛下請柬的人相當多,其中不但有帝國高官和顯赫貴族,還有異族代表及皇帝陛下的心腹隨從。 在所有的客人里,那些騎馬來的軍人無疑是一個耀眼的亮點。為了今晚的舞會,年輕的將領們穿上了嶄新的禮服,或白色、或藍色、或純黑,胸前綴滿閃亮勳章,腰邊掛著銀白色的禮儀長劍,一個個顯得那麼精神,英武的姿態讓旁邊的世家小姐們側目不已。 各國使節的馬車也到了,他們身在異鄉,所以皇帝陛下特別允許他們攜舞伴進宮。雖然在短時間里找一個台適的舞伴並不容易。但使者們顯然辦到了,他們各自手挽麗人出現。 這種舞會是皇帝陛下以私人身分舉辦的,所以舞會的一切安排都表現得很隨意。小花廳門口的內侍並不高聲通報來客的頭銜,客人們各自找位置坐下,三五成群的跟熟識的朋友聊天,等待舞會的主人科恩陛下出現。在陛下來到之後,舞會才算正式開始。 小花廳大體上是一個圓形的庭院,外面被一個大花園包圍著,里面又有好幾個小花園。在精心的設計下,空間的劃分十分合理,既有適合數人交流的小天地,又有能容納數百人翩翩起舞的露天舞池。而位于圓形長廊兩邊的幾十個房間,就為那些成雙成對的情侶們聊天提供了相對隱密的空間,甚至在一段時間里,這些房間被稱為玫瑰長廊。 不斷變換的燈光下,樂隊演奏著輕柔的音樂,手拿酒杯的賓客們走在拼花地板上,輕聲細語的互相問候著。上年紀的貴族們多半是在桌邊閑聊:年輕軍官們人多聚集在放置點心的長桌旁暢談;而那些在窗簾下、露台上、小陘中竊竊私語的,卻是漂亮可人的世家小姐,她們正在進行一種傳統的游戲:猜測即將出現的皇帝及皇妃的打扮。 “皇帝陛下駕到——奏樂!”門侍長一個長聲通報之的,迎接皇帝陛下的音樂響起。各處的賓客們急忙走到舞池中間,按身分站好,微微低頭躬身,迎接科恩陛下的到來。 了亮的長號聲里,科恩陛下出現在大門邊,走在他身邊的是維素親王夫婦,四位盛妝的皇妃們同樣面帶著微笑,跟在維素親王夫婦身後。手纏白色絲巾的里瓦公主貝爾妮。艾賓浩斯挽著維素親王的手,十足的乖乖女模樣,邊走邊跟親王說著什麼,逗得親王不時輕笑。 與大家熟悉的里瓦公主相比,挽著凱瑟翎夫人的那位美麗小姐,在眾人眼里就顯得陌生。 這是一位身材高挑的美女,曼妙的體型被一襲淡綠色的晚禮服勾勒得完美無缺。她似乎還不習慣被這麼多人關注,所以一直低垂著目光,這個無意的行為卻把她長而濃密的漂亮睫毛給凸顯出來。雖然神態已經很謙和了,但她露出禮服外的光潔細膩的肌膚,又讓舞會上的大部分貴族小姐甘拜下風——這位讓所有人驚歎的女孩,就是福爾娜。 面帶微笑的皇帝陛下牽著琴倫公主的小手,緩步走上地毯,一路上不斷對兩旁的臣子們點頭致意,遇到貴族小姐的時候甚至會停下腳步寒喧一兩句。陛下穿著一身合體的黑色禮服,這精致的禮服與其說是別致,還不如說是中規中矩。如果非要找出一點特別的地方,一朵別在左胸上的花束勉強算得上,那可是琴倫公主親手為他准備的。 “免禮吧各位,這只是個小小的舞會而已。”走到自己的位置上,陛下轉過身來面對眾人,朗聲說:“在大家的努力下,帝國的政務已經恢複正常,日常的生活也應該恢複才對。這個舞會只是個開端,以後的日子里,我保證會有更多有趣的事情等著人家。” “特別的一點是,在今天的舞會上有各國的使者,他們是我的客人,大家要幫我照顧好。” 舉手平息了場中的掌聲,科恩陛下笑笑說:“還有一件事,各位動人的小姐們,我們今天的舞會上有很多英俊的軍官,都是俠骨柔旸的好男兒,如果小姐們看哪位順眼……可以帶走沒關系,我以皇帝的名義保證!他們,絕對不會反抗!” 聽了皇帝陛下的話,手上還纏著藍絲巾的小姐們一個個笑得花枝亂顫,軍官中倒有不少人保持著常態,因為他們早就習慣了科恩陛下的說笑。 “為了免除一些誤會,我提前聲明,我的第一支舞將會和琴倫公主跳,第二支舞將會和里瓦帝國貝爾妮。艾賓浩斯公王跳,第三支舞會跟我最愛的母親大人跳……”誰都能看得出來,皇帝陛下今天晚上的興致很高。他最後伸出兩根手指:“漂亮的小姐們,我留給你們的機會可不多,兩支曲子而已。想跟我跳舞的各位,你們可得加油——舞會開始!” 周邊的光線暗了下去,舞池中間的燈光卻明亮起來。音樂,緩緩響起。 科恩陛下牽著琴倫走進舞池,兩人穿過無數道目光,在舞池正中面對面站定。陛下背起雙手,笑呵呵的盯著小公主看,而琴倫公主一點也不做作,閃閃發亮的大眼睛回望著陛下。她穿著皇妃姐姐們為她精心選擇的裙裝,柔順的頭發上插著烏鴉送她的發飾,纏上彩色絲帶的兩股細辮從耳邊垂下,輕柔夜風吹過,一動一靜,不是普通的可愛。 音樂聲中,陛下隨意的把手遞出,小公主卻把腳一跺,一點都不含糊的扭開了頭。她拒絕陛下時滿臉驕傲表情,還有拒絕後偷看陛下反應的可愛眼神,讓舞場邊的人們在驚訝之後爆發出如潮水般的掌聲,維素親王夫婦和幾位皇妃笑得特別高興。 好像現在才想起什麼,科恩陛下懊惱的用手指敲敲額頭,然後鄭重其事的彎下腰,用非常標准的姿勢伸出手。琴倫公主這才手牽裙邊微蹲下去,回了一個淑女禮。兩個人的表演自然而親切,讓人感受到其中濃厚的親情。 互相行禮之後,在眾人期盼的目光里,科恩托著琴倫公主的手,讓她踩在自己的腳背上,還沒等其他人來得及驚訝一下,兩個人已經笑嘻嘻的跳起一支溫馨的慢舞。 宮廷舞蹈是非常注重步伐的,讓舞伴站在腳背上雖然有趣,但這卻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 不過科恩陛下的這支舞卻跳得很順利,雖然不可能穿插花式,但步法卻絲毫不亂,最重要的是小公主很高興,跟著科恩移動,裙帶飄飛,“咯咯”的笑聲一直就沒有中斷過。 在舞會之前,科恩陛下已經在幾位皇妃的監督下完成了正規、系統而又痛苦的舞會訓練課程。 不但在維素親王夫婦那里學習了所有的宮廷舞蹈,而且還在露西大姐那里學習了大多數變化多端的流行舞步。加上科恩的身體本來就靈活,還有以前某王子打下的舞蹈基礎,現在應付起場面來已經綽綽有余。 其實要公平的講,科恩的舞已經跳得很不錯了,加之他偉岸的體型,恰到好處的服裝,那閃現著誘人眼神的黑色眼睛,還有那張由堅毅線條所構成但絕不生硬的面龐……如果換一個地點,這一切足夠讓小姐們為之尖叫。 “皇帝的行為真是出人意表。”看到科恩的舉動,維素親王笑了笑站起身來,把手伸向自己的妻子:“夫人,陪我跳第一支舞好嗎?” “非常樂意。”凱瑟翎點點頭,把手放到夫君的手心里。 舞曲過半,周圍的人各找舞伴加入,一對對圍繞在皇帝陛下和小公主周圍,如同群星拱月。 某些女士在舞會前竭盡全力的打扮自己,希望可以憑自己的美貌吸引皇帝陛下跟自己共舞。但現在,眼前事實已經告訴她們,她們都敗給小公主了。連小公主都贏不了,更別想壓倒幾位風姿綽約的皇妃。 一支、兩支、三支,伴奏的舞曲不再緩慢,逐漸變得輕快活潑,舞會現場的氣氛也跟著熱烈起來。不少男女賓客開始接近、交談,並把自己的朋友向對方的朋友介紹,稍微熟悉之後就一對對的步入舞池,中間還穿插著某軍官踩了舞伴腳的笑話。 “看見那邊的幾個妞了嗎?對,長得很甜的那三個。”舞場的一角,威武的海爾特中將正在來回走著,為三位手下打氣:“怎麼樣?你們有沒有信心?” “長官。”一個年輕的准將疑惑的問:“什麼信心?你要讓我們干什麼?” “我靠!這還用問嗎?當然是讓你們結束光棍的生活。”海爾特從皇帝陛下那學會了不少新名詞,教訓起手下人來也跟皇帝陛下一個德行:“你們三個馬上過去跟這幾個妞搭訕,然後請她們跳舞,跳完了之後帶走……” “長官。”另一個准將不好意思的笑笑:“打仗就沒問題,可我們不會跳舞。” “不會跳沒關系,你們可以請她們教。你們都是堂堂的將軍了,她們會拒絕嗎?”海爾特中將眉頭一皺,計上心頭:“你們可以借口找個僻靜地方學習,然後帶走她們……” “如果她們要在這里教我們呢?”另一個准將問:“她們堅持的話,我們不能來硬的。” “跟我玩這手?那就踩她的腳,使勁踩,一腳就踩到她走不了路。”海爾特冷哼一聲:“然後借口送她去治療,帶走她!” “長官——”一個家伙都快哭出來了:“皇帝陛下會罵我們的……” “皇帝陛下當然會罵幾句,但轉過身就會為你們准備聘禮。”海爾特中將把手一揮:“出動——這是命令!” 在海爾特中將的威逼下,三個准將終于走了出去。海爾特看著他們和小姐們搭上話之後才離開,眉飛色舞的去跟莫亞中將喝酒。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開始,記得要抓住每一個機會。”而在另一個角落的使者群中,班塞使者向眾人微微點頭。得到授意的使者們紛紛站起,帶著舞伴步向各處,開始和參加舞會的各位大臣搭訕。 而坦西帝國使者——卡爾。尤里西斯親王卻沒有這樣做。 從步入舞會現場的那刻起,這位儀表不凡的親王就安靜的待在一旁,只和他帶來的舞伴輕聲交談著,仿彿真不知道身邊正在發生的事情一樣。場中的賓客中,也不是沒人想上前去問候,但親王跟那位年輕麗人談話的態度比較親匿,反而不好打擾。 舞池里,科恩陛下已經陪著各位皇妃各跳了一支舞,正在兩位將領的陪伴下走去露台。 “看看啊!滿場的漂亮小妞,你們怎麼不去認識幾個?”一上到專門為自己准備的露台上,科恩陛下就撕下了自己的偽裝。他伏下身子,雙手撐在欄杆上,對自己身邊的人說:“就憑你們今天的地位官銜,這點小事應該不成問題,你們是不是有賊心沒賊膽?” “皇帝陛下,我的膽子可不小。”總參謀官態度堅決的搖著頭:“但在今天這種特殊的日子里,我似乎不應該只顧著去認識漂亮小姐吧?況且從皇家學院的畢業舞會之後,我就再也沒有跳過舞了,要是連我這皇家學院的高才生也踩了別人的腳,院長大人不會饒了我。” “說到底還是怯場。”科恩呵呵一笑,轉過頭問另一個將領:“那你呢?凱南少將,堂堂的血族首領之子,不會跟小姐說話也臉紅吧?” “回稟陛下,我有婚約了。”凱南微笑著回答:“她很快就會來聖都。” “是這樣啊!到了的話可要為我介紹。”科恩轉過身,沖走上露台的瑪法一點頭:“事情辦得怎麼樣?” “我們這邊全准備好了,跟我們預想的差不多,各國的情報系統都在宮外行動。”瑪法走過來,看了一眼舞會:“連舞會里也不是那麼平靜。” “我就說吧!舞會是個好東西,我們應該經常舉辦。”科恩接過白影送上的紅酒,分遞給三人:“慢慢來,不能讓他們這麼容易就找到那條線,在他們快發瘋時再給他們好了。” “已經賺了三十多萬了。”瑪法忍不住的笑:“老大,接下來怎麼定價?” “先五十萬,再一百萬,這種錢不賺簡直是對不起老天,完事之後我請大家吃飯,大魚大肉隨便吃。”科恩陛下舉起了酒杯:“魔屬聯盟那邊安排得怎麼樣?時間上可不能出錯。” “放心吧老大,我們是專業的。”瑪法抿了一口酒:“但是各個國家所取得的情報都一致就不太好了,我們是不是幫他們分化一下?起點不一樣,也好讓他們競爭去。” “這事情還用得著我們做嗎?”科恩陛下看向舞池中的人群:“這些個使者,你以為他們會有多寬廣的胸懷?他們哪會真舍得跟其他人分享好東西?有人吃肉,有人就只能喝湯,我只擔心有的國家連點渣都撈不著。” “可是坦西帝國的情報系統一直沒什麼動靜,那位親王殿下近些日子一直托病不露面,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但我們確定他已經知道這個消息了。” “那是只老狐狸啊!你以為神屬聯軍總指揮官隨便什麼人都能當嗎?說到用陰謀,他算是行家里手,我們這次不一定能引他上鉤。”科恩陛下輕輕敲打著圍欄:“或者他有其他的打算也不一定,我一會就去跟他談談,你們手上的事情加緊進行。” 科恩剛要離開露台,一身盔甲的烏鴉卻從樓梯下走上來。看到他上來,科恩心里不禁一楞: 如果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這位老兄是不會主動找人說話的。 “舞會里有奇怪的東西,就是那兩姐妹,似人非人。”烏鴉的話很有震撼性,回首指給科恩看:“我盯她們有段時間了,她們一直沒什麼行動。” “奇怪了,那不是杜朗。西索總督的兩個女兒嗎?前段時間,杜朗總督在離開聖都時還帶她倆來見過我。”科恩抱著手,摸了摸下巴:“不過是有些奇怪,她們的個性應該更活潑一點,眼神也沒有這麼靈動……她們不會有什麼事吧?我答應杜朗總督照顧她們的。” “應該有什麼依附在她倆身上,現在還不能肯定她們有沒有事。”烏鴉淡淡的回答:“很高明的手段呢!你什麼時候惹上這麼麻煩的東西?” “什麼麻煩的東西?我認識的人里誰有這樣的手段?”科恩把手一攤,但目光還是鎖定在兩姐妹身上:“我很無辜好不好,難道是某國的情報人員干的?” “某國?都跟你說了那不是人。”烏鴉的話停頓了一下:“可能是那邊來的。” “不會吧?我已經拒絕魔族小公主的追求了,干嘛還跑來糾纏我?”科恩伸出手來抹了抹額頭上的汗:“兩個冰清玉潔的好女孩,得想辦法救她們才可以。” “說得不錯。”烏鴉難得同意科恩一回:“既然你這樣說,那就由你去想辦法好了。” “我靠!你就這樣當兄弟的?她們是兩個人呢!我只得一個。”科恩低聲抱怨一句:“不過話說回來,你似乎不怎麼怕魔族嘛!而且還能發現她們不妥……喂,能不能教我?” “我這份洞察力是天生的。”烏鴉冷哼一聲:“你似乎也不怕魔族嘛!” “所以我們是朋友啊!”科恩呵呵一笑:“說說看,你准備怎麼打發她們?” “我出手的話,情況會很糟糕。”烏鴉搖了搖頭:“既然她們處心積慮的混進來,這里一定有她們想得到的東西,如果不想傷害到那兩姐妹,我建議你讓她們得到想要的東西好了。” “是嗎?”科恩攀著烏鴉的肩膀:“我的兄弟,如果她們是想要你的貞操怎麼辦?我要替你答應嗎?” “小小魔物,我的答案只有一個字。”烏鴉的話里滿是不屑:“殺!”

上篇:第6章     下篇:第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