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8章  
   
第8章

隨著烏鴉的話,幾絲冰寒的殺氣從他身上溢出,讓科恩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寒戰。 “暴力男,別有事沒事亂放殺氣,嚇到小朋友怎麼辦?就算沒嚇到小朋友,嚇到那些花花草草也是……”科恩邁開一步:“你看,她們在對你笑。” “你確定是對我笑?”烏鴉的目光移動,正好看到兩姐妹收起對科恩的微笑,手拉手的走進了一個走廊邊的房間,臨進房間之前,姐姐還特地回過身來,再次對科恩送上一個微笑,這微笑里,並不只是單純的引誘,包含著的東西應該很多。 “這笑容有點熟悉,我應該在哪里見過。”科恩苦苦思索著,伸手把露台另一旁的總參謀官招過來,然後轉頭對烏鴉說:“這件事就我來解決好了,你去通知菲琳和父親一聲,計劃照舊進行,另外會場里的安全也多注意。” 說完,科恩陛下推著總參謀官下了樓梯。烏鴉看看舞場里的狀況,手舉到胸前打了幾個手勢,也跟著步下樓梯。舞場內外,接到命令的警衛們立即開始調整部署,待命在樹林里的精靈魔法師們也集中了注意力。 徑直穿過衣裙飄飛的舞場,烏鴉來到幾位皇妃的座位邊,遲疑片刻,他在幾位皇妃好奇的目光中彎下腰,跟菲琳皇妃說了幾句話。因為在烏鴉向自己走來時就有了准備,所以菲琳皇妃在傾聽的時候,臉上還露出一個由衷的微笑。 烏鴉收斂了聲量,其他人不能聽到他的話,在他離開之後,凱麗皇妃好奇的問:“姐姐,是什麼事啊?” “夫君說啊!我們的首飾很漂亮,站在那邊的露台上都能很清楚的感受到,所以他准備再送我們幾套。”隨口找了個理由,菲琳皇妃微笑著站起來:“對啦!我還沒有和父親跳舞呢!這支曲子正好,你們一會也跟父親跳一曲吧!” “那我就去陪母親說話。”迪爾皇妃意料到事情不會這麼簡單,也站了起來:“我們一起過去吧!” 兩位配合默契的皇妃手牽手的離開,走向維素親王所在的露台。 “陛下,我們這是要去哪里?別推我嘛!有事發生嗎?”走在回廊,處變不驚的卡羅斯保持著臉上的笑容,回頭低聲說:“我似乎應該走在陛下身邊才對。” “說的對。”科恩調整了腳步,臉上一樣保持著笑容,說話時還頻頻對那些向自己行禮的賓客點頭致意:“順著回廊慢慢走,沒有事情發生,我不過是想看看美女而已。” “是這樣啊!那這里要加派人手嗎?”卡羅斯可不是笨蛋:“美女很多,我們最好是多找點人來幫忙。” “不用,外面已經安排好了,我一個人進去就完全可以搞定。”慢慢的,科恩已經走到位置: “你顧著你自己好了。” “顧著我自己?什麼意思?” 科恩向卡羅斯露出一個惡作劇的笑容,沒有直接回答,只伸手把卡羅斯往旁邊一推,嘴里還喊了句:“露西,這家伙說他很仰慕你。” “陛下……”卡羅斯沒站穩,倒退出去好幾步,一只手撐到擺放點心的桌沿,手指抹到一盤蛋糕上,沾了滿手的奶油。抬頭望去時,科恩已經走進了房間,再轉頭一看,內宮總管露西正一臉淡然的注視著自己。 “這個……”卡羅斯干笑兩聲:“晚上好,露西小姐。” “晚上好,卡羅斯將軍。”露西不動聲色的看看桌邊的碟子:“將軍按壞的那塊蛋糕,是今晚舞會大蛋糕的最頂層,原本有非常漂亮的造型。” “是嗎?我還以為是塊小蛋糕……”說到這里,卡羅斯仿彿想起了什麼,他縮回了手,站直了身體,干咳一聲之後朗聲說:“就算它是個大蛋糕好了,我壓壞了它也沒什麼大不了吧?” “當然沒什麼大不了,我只是告訴你事實。”露西小姐的打扮依然是老風格,絕不肯多露出一塊肌膚,但也正因為這樣的打扮,讓她在舞會的無數漂亮女性中別具一格。 “抱歉,我不是那個意思。”露西的態度引發了卡羅斯的不自然,他有點不安的說:“我明白這是露西小姐你辛苦做出來的,你就當我是把它吃掉了好不好?如果它不是毀于意外,你心里就會好受些了吧!” “好主意,我就當這塊蛋糕死得其所好了。”露西看看卡羅斯,平靜的遞過一塊手帕:“擦手用。” 卡羅斯有些意外的接過手帕,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說點什麼好,這兩個人第一次見面就吵架,而且卡羅斯還沖露西小姐揮舞了拳頭,兩個人彼此都明白,自己在對方心目中的印象並不是很好。 “謝謝你,露西小姐……”卡羅斯擦過了手,看看沾滿奶油的手帕:“請放心,這方手帕我洗過之後會還給你的。” “別交給漿洗店,他們洗過的東西會有一種氣味。”露西輕聲說:“而且這手帕上有香水的氣味,將軍也不一定喜歡,如果覺得難辦的話,可以丟掉它。” “沒事。”卡羅斯把手帕放進了口袋:“我一向自己洗衣服的,不會假手他人。” 事實上,卡羅斯根本不會洗東西,哪怕是洗一個線頭也不會。而露西也沒有戳破卡羅斯這笨拙的謊言,兩人保持了沉默。而在距離他們十幾步的地方,幾個侍女早就在掩嘴偷笑了。 “那麼……我先離開可以嗎?”卡羅斯覺得渾身上下每一處都很不自在。 “你不是在這里等皇帝陛下嗎?”露西看看回廊上那扇門:“身為內廷總管,我會建議將軍不要在這個時候進去打擾皇帝陛下。” “說的也是,我欠考慮……” “那句話是真的嗎?”露西的眼光慢慢掃過卡羅斯的臉:“皇帝陛下的那句話。” “話?哪一句?哦!你說那個啊!我怎麼會說我仰慕你……”見露西的目光一變,卡羅斯的腦袋里就嗡的一聲響,立馬改了口:“不!皇帝陛下沒說謊,我的確是這樣說過——我仰慕你! 是的,我仰慕……“ “你說話的時候,不要把身體搖來搖去好嗎?別人看到會覺得很奇怪。”露西遲疑了一下,才輕聲說:“以後別說這樣的話,我會生氣。” 卡羅斯鄭重的點點頭,站了一個標准的軍姿——生硬無比。 跨進房門,科恩就發現自己對這幾間回廊邊的房間很陌生,正確的說,他清楚自己還沒有來過這里。左右看了看,兩邊的牆上掛著大幅的油畫,富麗堂皇的裝飾也隨處可見,科恩陛下感歎了一聲這里的奢華,踩著松軟的繡花地毯向里間走去。 此處本是准備給情侶們說甜蜜話的地方,充盈在房間里的魔法燈光比外面的燈光柔和一些。 穿過幾道布幔,三轉兩轉之後,科恩來到一個安靜的房間外,外面的舞曲輾轉傳到這里,已經變得很微弱了。 站在門邊,科恩閉上了眼睛,敏銳的感知力以他站立的地方為中心點,順著地面向周圍蔓延開去,周圍的所有事物全部在科恩腦海里顯現出來,無論是布幔還是牆壁都無法構成障礙,方圓三十臂的距離內沒有任何一個死角,連牆角有幾只爬蟲科恩都一清二楚。 微笑著握住房門把手,輕輕一扭,科恩推開門走進去。 “原來是尊貴的皇帝陛下,陛下晚上好。”在科恩關上房門轉身之後,房間中的女孩卻並不驚訝,她牽著裙邊向他行禮:“陛下怎麼不敲門呢!我會替陛下打開的。” 這身體、這面容的確是杜朗.西索總督的女兒沒錯,科恩對她們很熟悉,最近也見過幾次,看來占據她們身體的生命也熟悉她們,連兩位小姐的純真表情都模仿了八、九分。 “我從來都不是一個嬌貴的皇帝。”科恩保持著臉上的笑容,看了看端坐在沙發上的另一個女孩:“外面的舞會上有大把的帥哥,你們怎麼不去挑一個?難道你們不喜歡男子,而喜歡女人嗎?或者喜歡不男不女的?真是特殊的愛好。” “皇帝陛下真愛開玩笑。”房間正中的女孩微微一笑:“我討厭與女子發生關系。” “曾經的一段日子里,我也討厭過。”科恩陛下上前兩步,眨了眨眼睛:“不過是在事後。” “這種話可不應該對未嫁的女子說,特別是陛下現在的身分。”女孩針鋒相對的反駁:“皇帝陛下經常這樣輕薄屬下大臣的家人嗎?” “那要看對象是誰,就像目前的這種情況,輕薄你就等若是在同時輕薄兩個女子,這麼刺激的事本少爺怎麼能放過呢?”科恩的笑容變得越來越真誠:“我說的對嗎?左相大人。” 女孩臉上的表情呆了呆,不由轉頭去看看另一位坐在沙發上的女子。 “難道你剛才就知道我的身分了?看來陛下這段時間的進步很大。”片刻之後,面帶嬌羞的女孩才說話,她神態中的單純盡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能深入對方骨髓的嫵媚:“既然皇帝陛下已經知道我是誰,怎麼還敢轉身關門,您不怕我在背後偷襲您嗎?” “偷襲?你用什麼東西偷襲我?你同伴身上一襲貼身晚禮服,那對短劍能藏到哪里去?”科恩發出一聲爽朗的長笑,舉步走過去:“參加舞會嘛!女人自然要表現出自己應有的美貌才對,乖,轉個圈給本少爺看看。” 女孩嬌嗔著咬咬嘴唇,最後還是提起裙角在原地轉了一個圈,而走過她身邊的科恩陛下,則在非常合適的時機吹出一聲悠長的口哨,之後他並沒停下腳步,一直走到沙發邊坐下。本已坐在沙發上的女孩讓科恩坐下,並沒說什麼,連眼神也沒怎麼變。 “侍妾大人是嗎?”看了一眼身邊坐著的女孩,科恩陛下用不怎麼滿意的口氣說:“麻煩你補補妝,這位小姐原本用的唇膏很不錯,讓人看了覺得她的嘴唇既潤澤又漂亮。” 被喚著“侍妾大人”的女孩橫了科恩一眼,沒有回答科恩的話,起身走到房間正中站定。 “皇帝陛下的火氣真大,和上次見面時差不多。”被左相占據軀體的女孩上前幾步:“不過呢!陛下請放心好了,我們倆不過是一時貪玩,聽說皇宮里在舉行舞會,就來湊個熱鬧而已。等我們玩夠了自然會離開,看在科恩陛下的面子上,我也不會傷害她們。” “我不認為占據別人的身體是一件好玩的事,你應該知道我是個斤斤計較的人,就算兩位小姐的身體沒受到任何損傷,這件事也不算完。”嘴里說著狠話,科恩陛下臉上卻保持著微笑: “你們借用他人的身體也要混進宮來,應該是有所目的,說出來好了。” “目的嘛!當然會有一點,而且跟陛下有關。”與科恩對話的女孩走到布簾邊,從花瓶里拿起一枝花把玩著:“如果我說出來的話,陛下就願意幫忙嗎?” “這要看我的心情怎麼樣。”科恩把頭靠在沙發上:“先說說你的名字,我不想叫你左相。” “我是愛米妮,這位是我妹妹弗格。”愛米妮轉過身,向科恩眨眨眼睛:“陛下滿意了沒?” “這麼容易就滿足,我就不用干皇帝了。愛米妮,這名字應該是女性吧!你真是一個女性嗎?”像是突然想到什麼有趣的事情,科恩陛下的嘴角翹了翹:“那麼,上次你附身在男性身上,一低頭就能看到某種東西,那感覺肯定很有趣。” “皇帝陛下再取笑我的話,我可就要開始脫衣服了。”對于科恩的調侃,愛米妮並不動氣,事實上她知道自己生氣的話科恩會更高興:“雖然陛下不怕諸如丟臉之類的事,但舞會時調戲大臣之女的名聲卻不怎麼好呢!會被大家瞧不起的。” “我的看法正好相反,本少爺大不了揍你們一頓,然後再娶了這兩姐妹。”科恩打個哈哈: “風流的皇帝、漂亮的小姐,在浪漫的舞會上發生的風流韻事,這將會是一段佳話。” “如果我這樣做呢?”站住姐姐後面的弗格把手舉起來,尾指指甲觸到臉:“皇帝意圖非禮,弱女子甯死不從,最後導致破相,這樣的故事也能成為佳話嗎?” “我不得不說,你這是很常見有效的威脅手段,但我不是什麼善男信女,我是一個戴著皇冠的流氓而已。長這麼大,每一個試圖威脅我的人其結局都不怎麼樂觀,通常是以悲慘收場。”對于弗格的舉動,科恩同樣一笑置之:“你還是決定威脅我嗎?我們可以試試看。” “一個小玩笑,陛下別當真。”愛米妮緩緩走到科恩面前:“好了,我們談談正事吧!” “正事?”科恩收起臉上的笑容,拍拍身側的位置:“別站得那麼高,我會有壓力。” “抱歉。”莞爾一笑,愛米妮攏攏裙邊,款款坐在科恩身邊。 “開始談事情之前先說明一下,你現在是什麼身分?”科恩看看身邊的愛米妮:“如果你還是以叛軍余孽的身分,我會叫人來把你拖出去。” “陛下永遠都是這麼不正經嗎?” “我是生來如此,不可能變成一個正經的皇帝。”科恩一臉無奈的表情:“如果你不滿意的話,只有叫你的主子換掉你。” “那就不必了,小女子沒有其他特長,只能做這種辛苫的跑腿。換去做其他事,說不定三五天就會出錯,會被主上責罰呢!”愛米妮看著科恩:“其實,我今天來只有一個小小的要求,我要問陛下要一個能隨時進宮的憑證,陛下不會拒絕吧?” “進宮的憑證?”科恩開始在心里轉圈圈:“你愛上我了嗎?我有妻子了。” “愛?還談不上吧!不過能跟陛下聊天倒是蠻有意思的。”愛米妮忍著不笑,用眼角瞟了瞟身邊那個一直在胡說八道的男子:“如果陛下不答應,我就去外面找幾位皇妃討憑證去,順便誣告陛下輕薄我們。” “給不給,不算是問題。”科恩笑笑:“我總要知道,這憑證是給了誰?” “我不能告訴陛下太多,我只能說,我們姐妹所代表的是一種偉大的存在,偉大到沒有人能夠抗拒。”愛米妮輕輕轉動著手里的羽扇:“從陛下的角度來看,跟這種偉大的存在保持聯系並沒有壞處,可能有一天,陛下會有求于我們呢?” “笑話,除了光明神族之外還有什麼偉大的存在。”說到這里,科恩突然裝出一副虔誠無比的模樣:“作為一個神屬聯盟的皇帝,那麼在我心中,偉大的存在就只有一個,那就是光明神族……不但偉大,而且慷慨。你不用誘惑我了,我的信念非常堅定。” 站在一旁弗格又好氣又好笑:“這能被稱呼為堅定嗎?明明就是想講價錢。” “哎呀!被你看穿了,一定是我的表情不怎麼完美。”科恩一臉的索然:“就算是這樣,我仍然不想和除了光明神族之外的什麼勢力打交道。你們別以為我跟神殿的關系不好就會三心兩意,那只是神殿而已,跟光明神族並沒有什麼關系。況且神殿新派來的大祭司已經在路上了,斯比亞的國民一樣還會是光明神族的忠貞信徒。” “陛下想太多了,我們現在並不想讓斯比亞改弦更張,只要保持聯系就可以,這是主上的意思。”愛米妮搖搖頭:“因為跟陛下認識,所以才來找陛下,陛下難道想我們在暗中完成這種事嗎?如果有時候想陛下了,也可以來這里白吃白喝。” “我知道我的感染力一向很強,卻沒想到連你也被我感染了。學別的什麼不好,偏偏要學我的猖狂。”科恩站起身:“好啦!我給你一個進宮憑證。不為別的,只為感謝你前些日子把那十萬叛軍送到我的刀口上。” “不勝榮幸。”愛米妮謝過科恩:“還以為陛下沒注意到小女子的這點手段。” “該來的始終會來,一味的拒絕也不算好辦法。”科恩轉過身看著愛米妮,一臉的坦然: “不過我先要告訴你,別在聖都做什麼讓我不高興的事,包括你的那些寵物在內。” “陛下的這個要求令我很困惑呢!誰能知道陛下什麼時候不高興?” “你可以揣摩啊!身為臣下,揣摩別人的心思應該是最基本的技能吧!”科恩走到門口: “對了,我希望這兩姐妹一切順利。在明天早上,我要請她們還有所有帝國總督的子女和我共進早餐……還有,下次見面你得信守諾言。” “陛下會如願的。”愛米妮站起身,遙遙一禮:“送陛下。”

上篇:第7章     下篇:第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