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9章  
   
第9章

隔著一張長桌,總參謀官卡羅斯和宮廷總管露西還是面對面的站立著。總參謀官閣下的目光一直在桌面上的點心和水果中間打轉,另一位卻似乎沒當這種情形有什麼大不了,仍然有條不紊的安排著舞會上的一些瑣事。偶爾有旁人的眼光掃過這個角落,也只是以為這軍官在挑選點心而已,不知道此刻參謀官閣下心里正在打鼓。 其實,卡羅斯中將以為自己心里並沒有別的什麼想法,只是在上次科恩出走的那件事里,自己在露西面前的表現稱得上“惡劣”兩字,雖然事情已經過了很久,但心里依然有愧。可是以他的立場,這道歉的話又不怎麼容易說得出來,所以心情矛盾。 每一次露西吩咐完了手下,轉頭過來時,卡羅斯偷瞄她的目光就會“飛一般”的縮回到桌面的酒杯與果盤中。上上上次是瞪著一碟子草莓,上上一次是假裝關注一盤餅干,上次是欣賞一只裝滿紅酒的水晶杯,這次是一只握到酒杯上的手……等等,這只手是從哪里來的? 參謀官連忙把目光上栘,卻看到皇帝陛下那張微笑的臉,陛下的笑容……揶揄,絕對是那種很惡劣的揶揄。 “陛下,你什麼時候出來的?”參謀官干咳一聲:“里面的美女看完了嗎?” “出來一會了,這是我的第二杯酒。”陛下輕輕搖晃著手里的酒杯,打趣卡羅斯:“本來以為美女就比較好看了,沒想到你剛才的舉止更加有趣。” 聽了科恩的話,卡羅斯就知道自己剛才的行為都被他瞧在眼里,不由在心底里發出一聲悲鳴,連撞牆的心都有了。 “露西,這家伙還有趣嗎?你們說了些什麼?”看起來,皇帝陛下並沒打算輕易放過卡羅斯: “在女士面前,這位參謀官的反應一定是很木訥。” “卡羅斯中將是個很健談的人。”露西淡淡的一笑,並沒有和皇帝陛下一起夾攻,而是很聰明的為他解了圍:“我們打賭,中將閣下輸了,所以要裝發呆的樣子——閣下,時間已經到了,您可以恢複正常的樣子。” “時間已經到了啊!我沒注意。”卡羅斯心懷感激,干笑著回答:“很高興能和露西小姐聊天。陛下,我們要去別處了嗎?” “等等,露西你手腕上應該戴著一方絲巾吧?”科恩的目光一瞟,發現露西手腕上表示不接受別人追求的絲由不見了:“難道說,露西你已經找到令你心儀的男子了嗎?” “令人心儀的男子會這麼容易找到嗎?一個舞會,又能對一個陌生人了解多少呢?絲巾本身也不能代表什麼吧?”露西輕輕搖了搖頭:“剛才中將閣下不小心按在蛋糕上,滿手的奶油,一時找不到其他東西,我就把絲巾拿給他擦手了。” “卡羅斯。”卡羅斯還沒回過神來,科恩已經把他拉到自己身邊:“今晚舞會的請柬你也收到了,你應該知道這絲巾的意義吧?你居然什麼都不說就收下?” “我、我收到了請柬,但是沒仔細看。”卡羅斯回答:“這絲巾有什麼特別的意思?” “沒什麼意思,收了就對了。”科恩哈哈大笑:“跟我來,舞會才進行了一小半,還有很多事情等著我們去做呢!露西,今晚的舞會准備得真好。” “謝謝陛下。”對于科恩的話,露西以一向的平和態度回應:“送陛下。” 科恩走到舞池邊的時候,一支輕快的圓舞曲剛剛響起來,不斷輕柔起伏的音樂隨著夜風飄飛在空中。一對對年輕男女交談著走到舞池中,男士們剛健英武,女士們笑靨如花,一時間,滿場都是翩跶起舞的身影。 “我喜歡這曲子,我喜歡這琴聲,很輕柔。”走在場邊的科恩不由放緩了腳步,輕聲對參謀官說:“多好的舞會,如果只是單純的舞會就好了。一會我再讓樂隊演奏這首曲子,你去請露西跳支舞吧!這麼美發的時光,孫要白白浪費了。” “陛下,這支曲子叫風流寡婦,以這樣的曲子請露西小姐跳舞的話會不會太招人注意了?” 卡羅斯一臉的窘態:“再說我們還要做事,請人跳舞之類的事就放一放吧!” “舞曲就是舞曲,不管它叫什麼名字,都是人們用來跳舞的。”科恩微微一笑:“至于說到做事,我們有哪天不做事?事情做到什麼時候才能算做完?不管什麼私人事情都放到一旁的話,皇帝大臣們還要不要過日子了?” 走回座位上,科恩向菲琳皇妃和維素親王送上一個“事已辦妥”的眼神,免得這兩人擔心。 再轉頭看到烏鴉漫步在露台上巡視著,就知道沒什麼事情發生。 舞曲結束,舞池中的男女返回座位,男士們搶先一步趕到桌邊,體貼的為舞伴送上飲料,科恩看時機差不多了,于是站起身來遙對樂隊指揮做了個暫停的手勢,指揮趕緊讓樂隊中的鼓手敲出一陣密集的鼓點,向大家示意皇帝有話要說: “各位,今晚的舞會是帝國光複後的第一個皇家舞會,我希望大家都能在舞會上玩得開心。 現在,讓我們舉杯。“科恩陛下面向人家舉起酒杯:”祝國運昌盛!“ “祝國運昌盛!”在場所有人,不分男女,都舉起酒杯回應皇帝,場面相當熱烈。 “斯比亞帝國以一個新的面貌出現了,在以後的日子里,各方面的優秀人才將齊聚到聖都。” 陛下放下酒杯,大聲地對眾人宣布:“在今夜,我的皇妃將會為大家介紹一位很美麗的小姐,我提醒人家,特別是各位男士們,這位小姐擁有的可不僅僅是美麗的外表。” 順著皇帝陛下的手,滿場期待的目光望向皇妃的座位。 “我很榮幸能介紹這樣一位小姐給大家認識。”迪爾.梅林款款站起:“相信大家都注意到了今夜陪伴著我的一位小姐,她就是福爾娜小姐,凱達家的朋友,也是我的姐妹。” 既然是皂妃介紹的,歡迎的掌聲當然很熱烈,況且福爾娜本身就是那麼漂亮。 “別四處看,她現在可不在這里。”迪爾.梅林皇妃掩嘴一笑,以驕傲的姿態說:“就像皇帝所說的那樣,福爾娜小姐的動人之處不只是外表,今晚,她將為人家送上一個驚喜。” “哦!一點反應都沒有。”皇帝陛下在一旁說:“難道你們不想感受一下嗎?” “當然想。”這種話都聽不懂的人太少了,男士們繼續著熱烈的掌聲,而小姐們的掌聲多少有些不情願——誰會沒有理由的為一個比自己漂亮的同性鼓掌呢? 見氣氛已經營造起來,陛下舉起手平息了掌聲。舞場一角,音樂緩緩的響起。 “各位尊貴的先生女士們,讓我們歡迎‘大海的女兒’——福爾娜。” 司儀語畢,整個舞場以及玫瑰長廊的燈光都黯淡下來,在蒙朦朧眬的環境里,眾人開始小聲交頭接耳,猜不到皇帝陛下的宴會到底在賣弄什麼玄虛——驀地,一個輕柔、婉約、明亮而又不失優雅的女聲響起,壓下整個會場的其他聲音: 嫻靜美麗的身影出現在舞場正面的二樓過道中,款款穿越了自上方垂下的層層輕紗,她步進了如水般溫柔的月華之中。洗滌靈魂的歌聲在繼續,美麗的月光為她披上神秘的面紗。 “柔柔的月光緩緩飄落,絢麗的故事正要開始。幽藍的大海唱起了輕柔的樂歌。我的夢、我的心,將隨浪濤起落不止……” 仿佛被勾起美好的回憶般,不分貴婦、紳士,皆沉醉在這如同天籟的歌聲里。 漸漸的,會場上出現無數細小的藍色光點,那是水系魔法散發出來的光芒,星星點點的柔和光芒在游動、飄蕩,將會場點綴的如夢如幻。一切都是如此的美麗、如此的不可思議,眾人仿彿進入了水底世界般。 隨著天籟的逐漸高昂,福爾斯的身影在通向樓下的白玉階梯逐漸移動,每輕輕踏出一步,身邊的白玉圍欄就會散發出柔和的白色光芒,而她腳下的台階卻在不停的流轉著從弱至強的五彩色帶,如同是燦爛的銀河在迎接女神的到來。 在無數熱切的目光中,福爾娜的身影終于清晰的出現眾人眼前,晚禮服在點點魔法光芒映照下變成了水藍色,跟整個會場氣氛渾然天合;柔順的長發,讓精致的美貌更顯嫵媚;優雅高貴的身影,伴隨著配樂演奏,就仿彿是從海里走出來的女神,令人目醉神迷。 “向月光祈禱,他會來到我的身旁,向大海傾訴,我對他的思念。月光依然,大海無言,只有繞身而過的柔風,輕輕替我拭去眼角的淚珠……” 站在白玉階梯盡頭的平台上,福爾娜唱出了第一樂章,腳步輕輕移動,裙擺柔柔搖曳,豐富的表情與天籟之聲,讓會場的眾人再度沉醉在歌曲意境里。 “在我內心深處,不知從何時會開始響起,那如大海的波濤一般壯麗的動人樂章?對著那遼闊邊際反覆地祈求,祈禱著我的心語,盼望傳達至彼方,到我等待的人身旁,與我一齊,共譜那海之傳奇……” 隨著最後一段的結束,幅爾娜做出一個擁抱的動作收尾,仿彿像是在對一個看不見的愛人要求擁抱。在場的男士不由自主的往前走去,高貴的仕女們也心有同感的感到哀傷,更多人,則是憂傷的閉上了眼睛…… 一曲唱罷,全場寂靜無聲,大家的思緒都還沉醉在歌曲所營造出來的氛圍里,不少在歌曲結束前閉上眼睛的人,久久舍不得睜開雙眼。剩余的人里,呆望著福爾娜的人有,驚訝不已的人也有,甚至那些本應該穿梭在舞會中為賓客服務的侍女們都忘記了自己的職責…… 一片安靜中,福爾娜有些局促不安,回頭看向科恩,眼神中有點慌亂。 科恩沒有說話,只是伸出手來,除下手套,拍出一串清脆的掌聲。 舞場中,雷鳴般的掌聲湧動起來,久久沒有消散。清醒過來的人們不分男女,都慷慨的向福爾娜獻上他們最誠摯的祝賀,不但是男士,連女士們望向福爾娜小姐的目光不再那麼複雜,而且包含了更多的尊敬和羨慕。因為,福爾娜的歌聲已經完全的征服了他們。 貴族們可能不會接受一個外表不那麼俊秀的人,但絕對會接受一個有著驚人技藝的人。福爾娜小姐這種能將技藝與藝術融為一體的人,簡直是貴族們的最愛,特別又是在舞會這種的場合,輕松愉快的氛圍更能加深他們對福爾娜的喜愛。 不得不說科恩陛下這一手安排,無論時間還是場合都拿捏得恰到好處,這溫柔的一擊,非常端正的打在他們心坎上……美麗動人的福爾娜小姐,她將以今夜的表現為起點,正式成為斯比亞帝國里一顆閃亮的明星。 “我提議——”在長久的掌聲逐漸平息下來之後,還沒有在舞會上講過話的維索親王站起來,手里舉著酒杯:“為我們的福爾娜小姐干杯,為她的歌聲,也為她的美麗。” “祝福爾娜小姐!”無數晶瑩的水晶酒杯舉起:“干杯!” 舞會的氣氛高到無以複加的地步,欣喜不已的人們紛紛談論著,不住的猜測著福爾娜的來曆,甚至有一大群的貴族青年正在以眼色相互詢問,准備上前請福爾娜跳舞。 穩重一點的人則還在看著皇帝陛下的舉動,更有甚者想在皇妃們的表情上找到答案——這位漂亮絕倫的小姐不會是陛下的第五位妃子吧? 科恩陛下微笑著走上去,輕輕握起福爾娜小姐的手,舉步走進了舞池。陛下這個行為打擊了在場的很多人,這等于是在大聲宣布:這位小姐是我的人,你們就別做夢了。同時這也是皇帝陛下今晚第一次請家庭成員以外的人共舞。樂隊指揮打起了十二萬分的精神,指揮棒舉在胸前,嘴里吩咐著:“快!第十頁:皇帝圓舞曲。” 看到科恩的舉動,一直在聊天的坦西帝國使者坐直了身體,對自己的舞伴說了句什麼:舞伴笑著把手遞給親王,兩人走到舞池邊,加入舞蹈的人群中。 “你唱得真不錯。”舞池里,隨著飄逸的舞步,科恩輕聲對福爾娜說:“比起上次來,你的歌聲更甜美,進步了很多。” “謝謝……陛下。”福爾娜跟隨著科恩的舞步,微微偏著頭,目光保持低垂的狀態,不與科恩近在咫尺的眼神接觸:“但是,我並不十分喜歡唱這樣的歌。” “我明白,對你而言,唱歌並不是為了取悅別人的手段,你是為自己而唱,為自己喜歡的人而唱。”科恩帶著福爾娜旋轉著:“我並不想強迫你,但我希望你理解這不是為了某人,而是為了帝國的將來,你是在幫我。你唱得越好,對我的幫助越大。” “我只要唱歌就可以了嗎?”福爾娜抬起頭來,接觸到科恩的目光,面上一紅:“我……我沒想到這樣就可以幫到你,不,是幫到陛下。” “別緊張,你完全不用當我是皇帝,那只是一個稱呼,並不代表什麼。”科恩笑著說:“你仍然可以把我當作那個不顧勸告跳進水池的渾小子,當做朋友也可以。” 似乎想起了第一次遇到科恩的情形,福爾娜的嘴角露出一點淡淡的笑,嬌俏的臉上,表情自然了許多,眼神中那一絲不易讓人察覺的緊張消失殆盡。每每隨著飛旋的腳步轉動頭部,勾勒出漂亮臉部的溫柔曲線顯露無遺,讓人心動不已。

上篇:第8章     下篇:第1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