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篇外篇 黑暗傳說—歸途、開端  
   
篇外篇 黑暗傳說—歸途、開端

科恩陛下自從進宮以來,力主新建的建築有接近三十多處,皇宮里可謂處處都有變化。平常,皇帝陛下和其他皇族成員就在這些建築里商討國事,所以這些建築的一切都屬于帝國絕密。施工是由矮人族和血族一手包辦,防衛上是由精靈族和皇家近衛隊負責。別說一般的朝廷官員,就算是普通的宮廷官員也不知道這些建築的確切位置。 無論是從規模還是從華貴程度來說,在這三十多處建築里,皇帝陛下禦用的演武廳絕對排得上前五名。皇帝陛下非常喜歡這地方,近段時間更是整天都待在這里練習武藝,連政務都由書記官拿到演武廳來處理。雖然陛下本人還沒忘記上朝,但已經有大臣在表示擔憂了……其中鬧得最厲害的,當屬那位怪脾氣的皇家學院院長。 今天一大早,院長大人就跑到後宮找上了維素親王,對于意志力如此堅定的院長來說,這並不算什麼難事。他不但是皇家學院院長,而且是學藝部首領大臣兼第一軍紀監督。此外,他還擁有令無數人羨慕的東西——全體皇族成員的信任和尊敬。 “請坐下,還沒吃早餐吧!我們一起吃。”維素親王笑呵呵的招待提夫.羅倫佐坐到花園涼亭里,一邊讓自己的夫人張羅早飯:“皇帝沒有耽誤政事,我們就不用這麼在意。” “親王殿下,不是我頑固不化,您也知道曆史上很多帝王也是這樣開始的。”嘴里說著這幾乎算“大逆不道”的話,院長大人還搖了搖頭:“陛下本人一向不喜歡政事,我擔心他會太沉迷這個。換做其他人還好,可陛下是天生應該做皇帝的人,是帝國的中流砥柱啊!” “科恩的性格和別人不一樣,當皇帝也不會照著規矩來。別人需要一天去考慮的事情,他只需要半個鍾頭;同時,他也不希望把壓力發泄在不正常的事情上……”親王哈哈一笑:“有一個竭力保持神志清醒的皇帝,我們應該覺得幸運。” “那樣的話——”院長大人的話遲疑了一下:“陛下會過得很辛苦。” “我何嘗不知道辛苦,但這卻是皇帝自己的選擇。他堅信一個正常人僅憑自己就可以化解一切,而不必依靠其他手段。”親王放低了聲音:“知道嗎?雖然你曾經令他難堪,但在他眼中,院長大人你是一個長輩,而不是臣子。” “親王的意思是,我們保持沉默嗎?” “就讓孩子們過他們想過的生活好了。”親王笑呵呵的回答,抬眼看到遠處一個人影:“看看,皇帝過得也不輕松,我們的總聯絡官一大早就跑去找他了。” 在大門邊驗過了憑證,瑪法少將進入綠蔭環抱的演武廳,通過了守衛嚴密的魔法屏障,又經過一條長廊,這才來到內廳門口。剛把門打開一條縫,一股強勁的氣流就撲面而來,吹得瑪法少將的衣襟直響。 瑪法少將回首關上門,目光已被廳中激烈的打斗吸引過去。巨大的圓形練習場中,一白一黑兩條身影正以極快的速度繞場飛移,他們手里的刀劍已經化為兩條耀眼的光帶,金屬相擊的尖銳聲音不斷傳出,撕扯著場邊旁觀者的耳膜。 門邊的書記官坐在看台坐椅上,一疊公文放在膝頭,雖然手掌死死的按住耳朵,但目光卻在追隨場里飛移的人影。瑪法少將走過去,輕輕地在書記官身邊坐下來。 白色身影在空中一折,速度慢了下來,一身黑色裝束的黑影如影隨行,腳尖才剛點到地面,手里的長刀已經呼嘯著劃了過去。刀鋒直切白衣人胸口,銳利的破空聲在空氣中顫抖著蔓延開,讓旁觀的人心驚不已。 “當”的一聲,白衣人架住了這無比凌厲的一刀。刀劍相撞時,攻守雙方的手腕都紋絲不動,只是激起的強勁氣流帶起兩個人的衣衫“嘩嘩”作響。 “靠!”黑衣的科恩往地上吐了口唾沫:“比起上次,只前進了一指頭的距離。” “按道理,魔屬的貴族不會說這樣粗鄙的話。”身穿白衣的烏鴉說:“你攻完了,換我。” “要不然我再攻一次看看?”科恩笑著,又想耍賴。 烏鴉臉上沒有表情,收劍、轉身、向前走了一步,然後趁科恩沒有防備,一個漂亮的旋身直剌,沒發出任何聲響的長劍在空中完成旋轉,直奔科恩陛下前胸! “偷襲!”科恩陛下將刀柄一轉,讓刺來的劍尖點上刀身,又從血槽中滑出去,帶出一串飛濺的火星。陛下來不及收刀,下面一腿踢出,直取烏鴉胯下。 “我說過幾次了,不要使用這麼功利的手段,風格太明顯。”烏鴉抬腿擋住,再“唰、唰、唰”連環三腿還回科恩:“看清楚,貴族通常是這樣踢人。” “貴族腿法?不怎麼樣。”科恩腳步不動,原地閃身避過,手上長刀挽起一片光華,與烏鴉硬拚幾記。在一陣令旁人眼花撩亂的刀光劍影中,兩人忽的分開。 “魔屬的貴族甯願去死,也不願意矮身低頭躲避拳腳。”站定在光可鑒人的光滑地板上,烏鴉把長劍收到身後,點評科恩剛才的一連串攻擊:“不過剛才這幾刀時機拿捏得不錯,整個人的氣質也很好——已經有了標准的魔屬貴族風格。” “是嗎?”刀尖斜指地面,科恩一臉不屑:“在那麼多魔屬貴族里,難道就沒有幾個有個性的?就算是裝扮,我也不願意把一個平凡的殼子套在自己身上。” “這就難辦了,你的身分早巳決定,必須按照資料上提供的東西來學習。”烏鴉回答說: “想完全掩蓋你的性格似乎也不容易,你可以考慮換一個身分。” “不,我喜歡這個身分。在魔屬聯盟,有理由到處亂晃的貴族青年可不多,況且這家伙是被家人趕出去的,而家里人又在戰爭中死個精光。”科恩嘿嘿一笑:“特別是他嗜好調戲小姐這一個毛病,簡直就是為我量身打造的,我可以把這點發揚光大。” “一旦遇到了其他貴族,你怎麼解釋你的行為?露出馬腳會影響你的計劃。” “這很簡單,任何一個人,只要他脫離了原本的生活圈子,性格不受約束的話自然就會產生變化,我想這不奇怪。”科恩想了想:“當然,我也要把自己的性格收斂一點,不讓他們想到我是誰就可以……可是這樣會比較辛苦吧?” “你的氣質在這段時間有些變化,如果時時記得你在干什麼而保持警惕,騙過別人不算什麼難事。”烏鴉點點頭:“但是要注意,你的個性張揚,不要讓他人對你產生反感。” “哦?這樣說來,我近段時間的練習很有效果。”科恩收了刀,接過白影送上的毛巾:“練習完成,我心里已經開始期待這段旅行了……不過依你的看法,如果我們倆都全力出手下留余地,會是誰勝誰敗?” “都全力出手的話,不是誰勝誰敗的問題。”烏鴉連想都沒有想,隨口就回答:“就現在的狀態來看,你擋不住我的第一擊,我也防下了你的反噬。大家都沒命。” “我有這麼厲害嗎?”科恩對這個答案感到驚訝:“那我豈不是比白影還要厲害?” “看從哪方面比較,你們互有長短,至少你比白影奇怪。”烏鴉伸出手來,向十數步外的武器架遙空一抓,架上的一柄連鞘長刀猛的彈起,直飛進烏鴉手里:“感受一下你的新刀。” 長刀在烏鴉手上轉個圈子,停下來時刀柄對著科恩,這一連串動作漂亮之極,包括科恩在內,聽有人都驚訝不已。烏鴉的動作輕松自然,一點也看不出有什麼困難的地方。但這一手不像武技,更不像是魔法,科恩猜測,就是放眼整個大陸,也沒有第二個人能做得出來。 “這手比較帥,說說其中訣竅。”科恩握上刀柄,微笑著說:“我可以用東西跟你換。” “可惜,這是生來就會的。”烏鴉淡淡的回答:“就跟你的頭腦一樣,別人學不來。” “這把比原來的刀要輕,長一點,窄一點。”科恩點點頭,不再糾纏在這個問題上,隨手拔出刀來:“哈,還有寶石……瑪法,你找我有事?” “是的,陛下。”瑪法少將幾步跑到場中:“我們的計劃進展順利,雖然他們要在明天才能接觸到‘風暴’,但各國甚至魔屬各國的潛伏人員都相繼暴露,我們完全達到了預想的目標。” “不要急,慢慢來,先讓他們逍遙些日子。”科恩陛下緩緩的移動著腳步,長刀在手中揮動,舞出一組奇異的組合變化:“今天沒有其他事了吧?” “有。”白影說:“陛下,貝爾妮.艾賓浩斯公主今天起程回里瓦帝國,你要去送行。” “哦!我差點忘記了。”科恩收刀還鞘,隨手一扔,長刀翻轉著落到刀架上,位置跟烏鴉移動它之前一模一樣:“現在大概是吃完早飯後的時間,我們得快點。” “陛下。”看科恩走過,書記官急忙雙手舉著文件:“這些文件怎麼辦……” “少廢話,等我回來再說。”科恩陛下帶著白影,已經過了廳門。 因為跟皇帝陛下關系特殊,護送里瓦帝國小公主的隊伍非常龐大,僅沿途安排的警戒軍隊就達兩萬人次,負責全程護送的是三千精銳的近衛軍。他們在聖都城外二十里處的軍隊駐地等候,而皇帝陛下要送的,也就是這二十里的路程。 隨行的全部行李和儀仗早運去軍隊駐地,科恩陛下換過衣服趕到前宮時,一身男裝騎士服、手持馬鞭的貝爾妮公主正破一群戎裝的女兵簇擁著跟皇妃們道別。她頭上戴著一頂騎士帽,以往滿頭的秀發在今天束成一個馬尾,雖然沒有化妝,但卻特別風姿颯爽。看到皇帝走近,調皮的貝雨妮公主把腳跟一並,行了個正規的騎士禮。 “喲?這是誰家的俊秀小伙子?”科恩站到貝爾妮公主面前,打趣說:“老實交代,閣下今天這種有巨大殺傷力的打扮,是不是存心想拐跑我們斯比亞美麗的姑娘們?” “有這個想法,我就想引誘四位皇妃跟我回家。”貝爾妮公主微微昂起頭,露出臉上驕傲的表情:“可惜啊!我來晚了,看來她們都心有所屬。” “我很榮幸的知道自己的魅力高過閣下。”科恩笑呵呵的轉身,對四位皇妃說:“我們這就啟程,我會趕回來吃晚飯的。” “路上小心,別急著趕路。”菲琳皇妃拉著貝爾妮公主的手,輕聲囑咐說。“要記得我們約好的日子,一定要來。” “謝謝幾位姐姐,我不會忘記的,我在這里過得非常愉快。”貝爾妮公主點著頭:“等我回國拒絕了那些討厭的求婚者,再跟父皇請求來斯比亞長住。” 幾位女士娓娓話別,面上含笑的科恩卻還在傷感公主那句打發求婚者的話,雖然大家都裝做不在意的樣子,但誰都知道,貝爾妮公主心里不可能再裝得下別人……暗自苦笑一下,科恩在此時決定了要加快自己當瘋子的步伐,畢竟,有些事情是不等人的。 如果各帝國的皇帝此時在場,而他們又能預知此後提前發生的事情與貝爾妮公主一句話有關的話,他們大概會用盡一切手段來求貝爾妮公主把話收回吧!哪怕跪下都沒關系。 出城之後,一言不發的貝爾妮公主策馬在前,領著長長的隊伍一陣疾奔。尾隨在她馬後的科恩知道她心情郁結,也不出言阻止,任她藉由速度把心里的苦悶發泄個夠。連帶近衛隊在內,大家騎的都是百里挑一的好馬,三十里的路程,只用了平日三分之一的時間。 連綿的軍隊駐地已經出現在眼里,貝爾妮公主揮舞著馬鞭,憑借馬勢沖向一個小山崗。科恩向後打出一個手勢,而全身烏黑的小烏鴉早巳習慣領頭的位置,這時也不再緊隨公主的坐騎,直接就抄捷徑沖上山崗,兩匹馬幾乎是同時在山頂停下。 “科恩哥哥的馬也很有個性呢!”貝爾妮公主偏過頭來看了一眼小烏鴉,露出一個勉強的笑容:“不准你欺負我的乖乖馬,它可是性格溫柔的小姐。” “這家伙從小就要強,不肯吃一點虧,是吧?”科恩拍拍小烏鴉的脖子,小烏鴉一連噴出幾個響鼻表示同意:“貝爾妮,這次回國後,你要多加小心。” 貝爾妮公主目光上移,看著科恩,表情有些迷惑,似乎有點不明白科恩在說什麼。 “雖然不是斯此亞的事情,但因為你的關系,我也關注著里瓦帝國。” 科恩歎了口氣:“從神魔大戰結束以來的這段時間里,令薩沙暗地里的局勢似乎說不上穩定。” “科恩哥哥太客氣了,哪里是這段時間才開始的。”貝爾妮公主撫摩著坐騎,目光遙望著遠方:“在確定太子的地位之前,這種不穩定就已經出現了,雖然大哥庫爾貝成為了太子,但隨著幾位姐姐相繼成婚,這種事情越演越烈。” “我見過庫爾貝王子,不過除了他吃得講究一點之外,我沒什麼其他感覺。”科恩想起了那張塗滿白粉的臉:“由他繼任皇帝的話,不會發生什麼事情吧?” “這種事情誰說得准?父王為了安撫國內的幾大勢力,把三個姐姐分別嫁給三個世家,卻沒想到事與願違。”貝爾妮公主攏攏耳邊的幾絲秀發:“因為太子的奇怪個性,三個姐姐的政治欲望不斷膨脹。這次讓我回國去挑選夫婿,不知道其中還牽連著多少內幕。” “是她們策劃的嗎?”科恩點點頭:“想把你嫁去哪里?” “當然是越遠越好,大概是坦西或者加洛。”貝爾妮公主突然轉頭過來一笑:“如果有辦法的話,她們一定會把我放逐到天邊去,比如魔屬聯盟的某個角落。” “看你笑得這麼開心,一定是想到不被放逐的辦法了?”科恩回以微笑:“是想從你父王的身上著手嗎?” “父王、母後雖然溺愛我,但那更多的是一種歉疚,因為我注定要被遠嫁出去,這就是我的命運。里瓦國內,再沒有能容得下一個公主的家庭。”貝爾妮公主低聲回答:“很小的時候,我就有這個覺悟,但我告訴自己,聯盟內有這麼多的王子,肯定會有一個值得我托付終生、值得我去愛的人。我日日向神王祈禱,希望讓他來到我身邊……終于,在一段奇特的旅程之後,我遇到了這個人,你不知道,我當時有多麼感動。” “雖然在那時,菲謝特陛下情勢危急,但我堅信他會挺過那段艱難的日子;而我,我願意盡自己的全力去幫助他,以他妻子的身分幫助他,甚至以後與里瓦的哥哥姐姐們為敵也在所不惜。” 晶瑩的淚珠順著眼角滑落,貝爾妮公主低下了頭:“但是,光明神王卻將他從我的生活中帶走…… 或許光明神王對其他人無比仁慈,但對我卻是殘忍的。“ “這不關光明神王的事吧!”科恩無法招架的東西之一,就是朋友的淚水,這比任何東西都更具魔力的液體足以讓他方寸大亂:“既然你清楚這一切,為什麼還要回國?就待在斯比亞好了,有我在,誰都不敢拿你怎麼樣。” “如果能硬下心那樣做,我就不是我自己了。父皇、母後生我養我,育我教我,我這個女兒怎麼能背棄他們?”貝爾妮公主昂望著天空:“自已不想嫁給別人是一回事,對父皇、母後的心意又是另一回事。” “可是回去的話,你很難不嫁人。”科恩說出了重點。 “我已經決定個嫁人了,因為我的心是屬于菲謝特陛下的,不能由第二個人來玷汙。”貝爾妮公主看著科恩,露出一個微笑:“我就是抱著這樣的態度回國。” “我明白了。”科恩伸出手:“把你准備割脖子的匕首交出來。” “我什麼時候准備割脖子了?”貝爾妮公主搖晃著可愛的小腦袋,裝做不在意的說:“我才舍不得呢!” “管你是打算刺心髒還是割脖子,給我交出來!” 在科恩加重了語氣後,貝爾妮公主才從袖口掏出一把鑲滿鑽石的小匕首,先在手心里看了看,這才倔強的丟給科恩。 “我知道,交出了匕首,你還有很多結束自己生命的辦法。”科恩握著匕首,目光極為堅定: “但我要告訴你,只要我科恩,凱達還生存于這世上一天,你就用不著這東西,我的妹妹不會被任何人的意志所強迫,包括我在內。” “你能護著我一時,可是你護不了我一世!”含著淚水,貝爾妮公主叫嚷著:“就算我安然度過了這次,那下次呢?” “不單是我護著你,你也要努力保護自己。”科恩微微一笑:“雖然我現在不能對你說什麼,但我卻能肯定一件事,如果你這樣結束自己,你會非常、非常後悔,就算變成靈魂,你也遇不到某人……拿著這個。” 一張紙片遞到貝爾妮公上面前,她疑惑的問:“這是什麼?” “我放在你身邊的人,在回國之後這些人會跟你聯系的。他們能為你解決一切難題,當然也能阻止你傷害自己。”科恩回答說:“這是我為你准備的禮物。” “那這次的事情怎麼辦?不是一句話就能解決的……” “放心,我以菲謝特兄弟的名義保證,沒有誰能娶到你。”科恩冷哼一聲:“我會很委婉的告訴他們,別以為我當了皇帝脾氣就會變好,流氓始終是流氓。” “又講人話。”貝爾妮公主的情緒好了一些:“真不明白你的信心是從哪里來的。” “生來如此,就如同你的美貌。”科恩微微一欠身:“我的妹妹,記住我的話,那並不是單純的安慰。一路順風。” 貝爾妮公主無言的點點頭,拍馬沖下了山崗。科恩目送著她離去,一種怪異的感覺在心中升起,仿彿有什麼特別的東西在遠處注視著自己……舉頭四望,又沒什麼發現,但這感覺卻是越來越強烈。 “你們不要跟來。”科恩料定事有蹊蹺,轉頭對白影等人說:“我隨意走走。” 說完,科恩駕禦著小烏鴉向遠處的一個山谷奔去。 ※ ※ ※ 下期預告: 神族的態度令人捉摸不定,但卻送來一份出乎預料的慷慨贈禮。那位身份特殊的使者,又將會帶給柯恩怎樣的訊息? 邊陲小鎮,偶然發生了一場魔殿武士間的爭斗,卻將神魔兩屬的天之驕子卷入其中。宿命的兩人相會,即將激蕩出怎樣的火花? 狩獵季節,收獲的季節:但獵人者,也終將被獵……

上篇:第10章     下篇:第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