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章  
   
第1章

那是一條幽深的山谷,屬于聖都附近唯一山脈的末支,風景倒還好,只是位置靠近軍隊駐地而罕有人跡。一彎小河從青翠的山谷中流過,閃動著點點銀光的河水一路蜿蜒著,緩緩注入圍繞聖都的大江中去。 小河左右綠蔭連綿,遠處的青山上翠樹如廊,近處的河岸邊碧草如茵。 騎著馬,科恩慢慢順著這河畔綠蔭而上,越是進入山谷,心里那種怪異感覺就越是強烈,仿佛是有東西在召喚著科恩走近這山谷。但在這種奇異的感覺里,科恩感受不到一絲恐懼,伴隨它而來的只是一種濃烈的疑惑。 隨著山谷的走向,小河也在山谷中繞了個彎,清澈見底的河水在這里集成一個小小湖泊,潺潺流水聲消失了,水面平靜的像是一面鏡子,清晰的映照出兩邊的山峰。而一到達這地方,科恩心里的那種奇異感覺卻無緣無故的消失了。 “自己玩去,別跑太遠。”科恩下了馬,拍拍小烏鴉的脖子交代一句,之後就信步在水邊漫步。 小烏鴉輕嘶一聲之後就沖到草叢里,張開了大嘴,專挑爽口的嫩草下齒,一副自得其樂的樣子,也不知道牠聽懂科恩的話沒有。 目光在周圍掃視,科恩捕捉到一圈圈細微的漣漪在水面上蕩開,看位置,有動靜的地方應該在對岸那幾塊大石後面。 “找到了。”科恩嘴角掛起一絲微笑,疾奔兩步,如同飛鳥一般縱身越過二十多臂的水面,然後接連幾個起落,最後穩穩的站到滿是苔蘚的大石上──但在這一連串帥到極點的動作之後,從動作到表情,科恩陛下整個人都呆住了。 時間像是停滯在這一刻,但水面上有魚兒跳躍,山林中也有鳥鳴回響…… 從上向下看,大石下坐著一位年輕的女性。她有一頭金黃色的秀發,在清風吹拂下,發梢正在微微搖曳,身上穿著一套非常古典的裙裝,半邊光滑圓潤的肩膀裸露在外,純白的裙裝把這白皙的肌膚襯托得更為誘人。稍微束攏的上裝讓上半身絕美的線條顯露無遺,而寬大的裙裝下擺卻又均勻的鋪在草地上,掩蓋住她的坐姿。 她的身體微傾下去,把右手手掌浸進水中,然後又輕柔的提起來,讓那一滴滴折射著璀璨陽光的水珠,在修長的手指上凝成,直至掉落水面,發出一聲幾乎微不可聞的聲響,而且一次又一次,樂此不疲……雖然還沒看到她的臉,但這樣的環境中,她這份獨具韻味的美麗已經足夠讓人窒息了。 “看你一路蹦跳著跑來,似乎很有活力的樣子。”在科恩數水滴數到九的時候,這位女性說話了,但她的目光卻依然注視著指尖的第十滴水珠上,“多時不見,你的武技精進,這是件好事。但怎麼不改改你的孩子脾氣?整天蹦蹦跳跳,不怕神殿祭司找你麻煩?” “嘿,你也說多時不見了,怎麼一見面就數落我?”科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一帶身後的黑色披風,就在大石上盤腿坐下,“如果有哪個不長眼睛的祭司跑去告狀,自然有某個位高權重的朋友為我打點,等事情過後我才會騰出手來慢慢收拾他們,保管讓他們長記性。” “事事依賴朋友可不好,再說神殿現在也不歸我管,我可是被閑置的呢!”女子一聲輕笑,拿出一條絲帕,仔細的擦拭起手指上的水痕,“不過呢!你想請我幫忙也不是不可以,但你要怎麼讓我開心?僅憑剛才小孩子似的獻寶行為可不行。” “這就難辦了,討別人歡心可不是一個皇帝該做的事情。”科恩解下佩劍放在一旁,嘴里隨意的回答,“再說,我從來就不清楚你的喜好,總不能無的放矢,到頭來碰一鼻子灰吧!” “好大的膽子,竟然對神族不敬!”女子抬起頭來,居然是光明神族長公主,而且一臉的冷峻表情,嘴里還訓斥科恩,“小小斯比亞皇帝,見了本公主也不行禮!” “少來啦!這身打扮不應該是長公主大人吧?明明就是個侍女嘛!”科恩跳下大石,坐到麗瑞塔公主身側,“想讓我行禮的話,大人就應該端坐在神殿里,擺出一副威風架勢,還要保持目光如炬。但既然跑到這小山谷來看水珠,自然就說明不稀罕我的恭維話了吧!” “當上皇帝就聰明了不少。”滿臉的寒霜化開,長公主微微一笑,“但你還是得坐遠點。” “不會吧!坐遠了說話多消耗體力啊!而且也顯得俺跟神族長公主大人很生疏不是?”科恩伸了一個誇張的懶腰,背靠著石壁,“聖都周圍我也算熟悉,進進出出也看過這山谷好幾次,卻不知道有這麼個好地方。看來長公主比我厲害,而且你今天很悠閑啊!” “看心情吧!對別人或許就不悠閑了。”麗瑞塔公主保持著微笑,“我的斯比亞皇帝,你曾經邀請我到斯比亞帝國游玩,那麼我今天的到訪算不上突然吧!” “我倒不奇怪長公主的突然到訪,我奇怪的是你怎麼把我召喚到這里來的。” “這是秘密呢!身為女性,有點秘密也算正常吧!”麗瑞塔公主伸出手來,把玩著一縷飄到身前的長發,“本來還想著要把你從皇宮里叫出來,沒想到你剛好要送朋友回國,而且一送就是三十里,省了我很多時間……你朋友還好嗎?” “好?如果她的遭遇算得上好,那天下就沒有不好的人了。”科恩口氣變的冷淡,還閉上了眼睛,“長公主殿下,你不會不知道她是菲謝特的未婚妻吧!就算是現在,她還依然認為自己是菲謝特的未婚妻,而這次回國,卻有大把的求婚者在等著她。” “科恩。凱達,斯比亞皇帝。”麗瑞塔公主用她那明亮的雙眼看著科恩,臉上的笑容也隱去了些,“你用這樣的語氣和態度說話,是在向我發脾氣嗎?” “不敢發脾氣,我只是在抱怨而已。不要說我是一個帝國的皇帝,就算一個草民也有抱怨的權利。”科恩毫不在意長公主的責問,淡淡回答說:“你了解我的為人,這些事情我只能在你面前抱怨。神殿那些人沒資格聽我說,而神王陛下又距離我太遙遠。” “你的算盤打得真好,想鼓動我向父神抱怨嗎?不可能的。”麗瑞塔公主別過頭,點出科恩話里的意思,然後輕聲說:“盡快忘記這件事吧!那已經都成為過去了,作為一國之君,你畢竟還有未來,帝國的未來,國民的未來。” “忘記過去就意味著背叛,而心里的傷痕永遠都在。”科恩猛的睜開眼睛,情緒有些激動,“在我眼前奪去我好朋友的性命,做這種事情簡直太過分了!如果討厭我的話,可以直接來殺掉我!誰會相信神殿那伙人的鬼話……” “夠了,看你現在的樣子成什麼體統!”看科恩越說越激動,麗瑞塔公主眉毛一揚,故技重施,又讓科恩說不出話來,“你能好好的活下來,你的家人都能活下來,甚至斯比亞帝國還存在,這已經是很幸運的事了。你好好冷靜一下。” 手指一彈,幾滴冰涼的水珠落到科恩臉上,但科恩回望著長公主的眼神卻沒有絲毫變化,還是那麼驕傲,甚至可以說是桀驁不遜。 對視好半天之後,麗瑞塔公主在心里暗自歎息一聲,眼神中顯露出一絲惆悵,出手解開施在科恩身上的魔法。 “我明白你心里有怨氣,但你說話時也要想想我的身分,就如同你和菲謝特的關系一樣,神族公主間的關系也很好。就算是你,我也無法容忍你說出這樣的話來。”麗瑞塔公主緩緩站起身來,獨自沿著河畔慢行,“你剛才的話,我就當沒聽到。” 科恩滿不在乎的站起來,晃晃腦袋,抓過石頭上的佩劍,跟上了長公主的腳步。當然,是跟長公主並肩而行,如果超過的話,雖然不會被抓去砍頭,但小麻煩卻是免不了的。 “對了,長公主不是喜歡在頭上戴桂冠嗎,怎麼今天披散著頭發就出來了?”踩著腳下柔軟的青草,科恩沒話找話,“雖然是別有一番風味,但我總覺得不大習慣。” “你也是皇帝,為什麼不見你天天戴著皇冠?好不容易出來閑逛,又何必那麼正式的打扮。”麗瑞塔公主橫了科恩一眼,“自你登基到現在也有段日子了,覺得做皇帝怎麼樣?” “干這個差事可說不上輕松愉快。”聽長公主這麼問,科恩隱約琢磨到了什麼,于是避重就輕的回答,“有時候明明是一點小事,卻被大臣們沒完沒了的纏住,真是煩透了。” “大臣不稱職就換了吧!但要注意尺度,不要讓人抓到痛腳。先前神殿還有討論下派官員的事,我想你絕對不會接受,所以建議他們延後了。”麗瑞塔公主的眼光再向科恩看過來,“怎麼,我做出這個決定,身為皇帝的你不用感謝我嗎?” “啊∼∼你是神呢!不用斤斤計較吧?”科恩呵呵笑,“本皇帝心懷感激還不成嗎?” “哪有這種自稱,真該讓你回頭去學院學習。”麗瑞塔公主有些無可奈何的搖搖頭,“不過,看到你沒事就好了,聽說登基前有殺手刺殺你?” “哦∼∼呀!你說那個殺手啊!非常凶險的情景呢!那劍來的又狠又急,身法又快,上百人都擋不住,一個照面就是血雨紛飛啊!”科恩手舞足蹈的講述著,還不停的添油加醋,“多虧了本少爺武藝了得,最後不但成功挫敗刺客的陰謀,還將刺客本人踩得像個燒餅……” “踩得像個燒餅?”聽到這里,一直睜大眼睛注視著科恩的麗瑞塔公主不禁莞爾一笑,“這樣說起來,威風到最後的居然是你嗎?沒受傷吧?” “沒有啊!一點事情都沒有。”科恩拍拍胸口,一副十足的英雄氣概,“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一個小小的刺客,不在話下啦……” “那麼你怎麼處置這刺客的?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應該是你第一次以皇帝的身分遇到這樣的事。”麗瑞塔公主饒有興致的看著科恩,“依你的性格,應該把自己的功績好好張揚一番,說不定還會舉行個舞會以示紀念。” “我沒錢,沒錢舉辦舞會,國庫空得可以開旅館。”科恩低下了頭,原本眉飛色舞的臉在瞬間換上了囊中羞澀的表情,微聲說:“于是我只下令把刺客剁成肉醬,挫骨揚灰了事。沒想到啊!我科恩。凱達身為皇帝,居然會有這麼窮困的時候。” “剁成肉醬,挫骨揚灰了?”麗瑞塔公主的眼神與其說是驚訝,還不如說是生氣,嘴里直呼著身邊男子的名字,“科恩,你為什麼要騙我?” “我怎麼騙你了?”科恩才不管,反正是豁出去了,當下睜大雙眼,非常有氣勢的反駁著,“為了一個小小的殺手欺騙神族長公主,我似乎沒有理由這樣做吧!” “是這樣啊!”麗瑞塔公主眨了眨眼睛,濃密的漂亮睫毛下,眼睛更加的明亮,一只手緩緩抬起,“說謊還狡辯的壞孩子,不如我讓你直接消失了吧!” “他跑掉了,如同消逝在天邊的流星,沒人攔得住。”科恩又不是傻瓜,當然不會和長公主僵持下去,笑嘻嘻的回答說:“這是已經頒布出去的事情,麻煩長公主大人千萬別泄露出去,不然俺的面子可就掉地下了。” 聽了科恩的話,長公主舉在身前的手緩緩放下,眼中出現一層迷霧,她轉身過去,一個字也沒說,只是看著山谷中的流水出神。 長公主這奇怪的舉動讓科恩迷惑不已,心里也更加的懷疑起烏鴉的身分,連神族長公主都出面來打聽他,看來關系重大,烏鴉真正的身分是什麼? “喂,長公主。”想歸想,但科恩卻不能稍微透露自己的心思,“雖然是陪著你散步,但你也不能一個人想事情而把我丟在一旁啊!有人看到的話,我會很尷尬。” “知道嗎,科恩,你說話、做事都很像我曾經熟悉的一個人。”麗瑞塔公主輕聲說:“那股深藏在骨髓血液中的驕傲,表現得都是那麼自然。在某些時候,你們兩位的影子都會在我的印象中重合起來,讓我不能分辨。” “我原來認為,光明神族的成員只要保持光明、公正、聖潔就夠了,似乎都沒有多少情感,沒想到長公主心里也有這樣溫馨的回憶呢!不過……”科恩爽朗的笑著,“長公主突然對我說出這樣的話,作為皇帝的我是應該感到由衷的喜悅呢,還是應該稍微擔心一下?” “喜悅也就罷了,你擔心什麼?” “不管我是不是願意,但有神族長公主大人的垂青,對帝國而言都是一件好事。”科恩上半句解釋得頭頭是道,但下半句話是按一向的慣例變了味,“但另一方面,我卻得擔心自己有朝一日成為長公主你的禁、禁……那個禁什麼來著?” “禁臠,你……你找打!”話才出口,長公主就明白過來,轉身揚手,“太放肆了。” “考慮清楚哦!你這一下打下來,可連一個敢跟你放肆的人都沒有了。”科恩一臉的正色,“堂堂男兒,被女性打會很沒面子的,我很有可能從此以後開始自閉不見你。” “就算你求我打你,也未必能如願。”長公主微微一笑,收回了手,“你平日里就是這樣追女士的嗎?有四位美貌體貼的妻子,生活得應該很幸福吧?對了,如果斯比亞帝國有了小王子、小公主,你可得帶來讓我看看。” “妻子們都很愛護我,我們的關系也很融洽,但最近不大可能會有王子、公主降生。”科恩隨口說:“最近這段時間會比較忙。” “斯比亞帝國哪來值得你忙碌的事情?”長公主淡淡的問,“你這喜歡折騰的家伙,不會是想占誰的便宜吧?享受清淨的生活,少做些調皮的事不好嗎?” “我的長公主大人,偉大神族的生命是永遠不會消失的,可以慢慢的經曆很多有趣的事。可我是一個人類,只有短短數十年,我必須要充滿激情的去生活,只有這樣才無愧我的人生。”科恩哈哈一笑,“說句真心話,麗瑞塔公主,你難道也希望我的一生在平淡中度過嗎?我就守著斯比亞前任皇帝轉交給我的幾塊薄田,這樣平靜的糜爛下去?” “你這又何必呢?你已經是皇帝了。”麗瑞塔公主輕聲回答,“成功又怎麼樣?失敗又怎麼樣?百年之後還不是變成一抔黃土?” “不成功、不失敗的,難道就不會變成黃土了嗎?”嘴角帶著微笑,科恩自信的回答,“或者有一天,我最後的下場並不好看,但我曾經活得充實、活得快樂,做了我想做的事,這就已經足夠了……自己選擇的路,我,絕不後悔!” “一樣,你們都一樣。”麗瑞塔公主突然變了臉色,“固執!笨蛋!” “這個……”科恩先是怔住,隨後開心的笑了,“我有點感動,長公主會關心我……” “我不會有時間和精神去關心你。”長公主這次臉上是真的一點笑容也沒有了,“真是敗興,你可以回去了。” “看吧!說真話就是得罪人。”科恩無所謂的聳聳肩膀,轉身就走,“保重。” “等等。”當科恩走出十來步的時候,麗瑞塔公主叫住了他,“這個你拿著。” 科恩轉過身,一封信箋正飄飛過來,伸手接過一看,原來是光明神殿樞機庭的撥款公文,在各種名目後面,緊跟著一串又一串讓科恩心喜的數字。 “這個是……”科恩揚揚手里的信箋。 “既然你已經決定了,而且無視我的勸告,那就按你的意願去做,好好的去做吧!”長公主的聲音很小,科恩幾乎聽不到,“我只能幫你這麼多,好自為之。” 說完話,長公主的身影一閃而逝,但那個意味深長的眼神卻留在了科恩心里。 想起在天堂島跟神族長公主的第一次會面,想起當初自己和菲謝特小心翼翼的樣子,科恩心中不禁感慨,長公主還是那位長公主,而自己,卻不是那個時候的科恩了。 神族,神殿,滾你媽的蛋。

上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歸途、開端     下篇:第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