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2章  
   
第2章

回到皇宮之後,科恩陛下整個晚上都把自己關在房間里,一直不離左右的白影只能站在門外等候,皇妃們也沒能進去。 某個小公主去偷窺之後回來告訴大家,科恩陛下一個人在里面呆坐著,但偶爾也會咬牙切齒的拿著筆在紙張上寫寫畫畫,不知道在干什麼。 皇帝陛下的親人們一聽到小公主的情報,反而放下心來,他們最怕的是這位皇帝什麼都不做,咬牙切齒的舉動反而是非常政黨的,因為那意味著皇帝在干正事,等他搞怪完了一開房門,一個計劃也就制定完成——通常都是注定某些人要倒大黴的計劃。 于是,也不管夜有多深,所有重量級的帝國大臣,全心有靈犀的聚集到維素親王的房間里,等待著皇帝陛下開門的那一刻。他們悠閑的喝酒、下棋、處理政務,覺得無聊透頂的家伙們甚至會找個僻靜角落去斗嘴抬杠。如果這時候恰好有人廳襲維素親王住地,如果襲擊者的能力恰好又足夠的話,斯比亞帝國的班底就會被顛覆一半。 四位皇妃的神態是很輕松的,因為她們剛剛清點完神殿文書上的款項。 菲琳皇妃是一位沉得住氣的女性,再多的錢都不能令她神色改變;迪爾皇妃是個見慣了錢的大老板,對一串串數字早已覺得乏味;而溫絲麗皇妃卻是一個對金錢視而不見的精靈……只有年紀稍小的凱麗皇妃,她在看到最後的總額時,驚訝的吐了吐舌頭。 “怎麼,都點算出來了嗎?”她這個動作被一旁的維素親王看在眼里,親王放下手里的酒杯,轉頭過來對菲琳皇妃說:“給我看看結果。” “是的,父親。”菲琳皇妃把結果遞上去,“對神殿來說,這是一次相當慷慨的捐贈。” “這些款項就全部劃到內政上嗎?我明白了。”在得到肯定的答覆之後,維素親王點點頭,“這樣的話,我們就可以拿出一小部分錢來,使用加洛帝國貢獻出來的運輸船隊,進行一次沿大陸主要港口的采購行動。” “加洛的船隊倒是沒問題,因為刺殺這件事,加洛為了表示歉意,嗇了一倍的船只,就快到了,等這些船只一到港口,等待中的水手就可以替換。可是要買些什麼東西回來呢?” “國以農為本,我們就出高價收購農畜,價格高到別國願意把正在使用中的農畜也賣給我們為止。”維素親王微微一笑,“多收一頭是一頭,我們不能耽擱哪怕一天的時間,也不能等船隊到了才開始收購。迪爾,你那邊要有准備,最好是利用閑散商人先行動。” “明白了,父親,我馬上通知下去。” “親王殿下,各位皇妃,各位大人!”正在大家商量細節的時候,一路跑來的書記官在門口行了一禮,“皇帝陛下請各位去會議室,陛下已經先去了。” “知道了。”親王點點頭,“各位,忙碌的日子又要來了,大家走吧!” 會議一直持續到天亮,結束時,參加會議的幾名將領幾乎是跑步去了軍部,同樣熬了個通宵的維素親王和皇妃們稍微好一點,可以回房休息。 在所有與會者里,唯一一個神采奕奕的人是皇帝陛下,他一大早就嚷嚷著要去演武廳。 走到演武廳,一夜沒合眼的書記官才發現不是那麼回事,因為皇帝陛下像變戲法一樣,從衣兜里拿出一份又一份的公文,交代給他的事項也是一件接著一件,絕對不是日常處理事務的手段。 還沒等書記官把這些事情完全消化掉,皇帝陛下已經在更衣室換好了衣服走出來。 “陛下。”看著科恩一身黑衣,書記官驚訝的張大了嘴,“您這個打扮是想……” “你也忙了一個晚上,就在這里休息一會,交代給你的事情要細心去做。”科恩接過白影遞來的長刀,丟下發呆的書記官,帶著白影向隔壁的演武場走去。 “好,再來一次,用力。” 演武場里,烏鴉正打起全副精力跟可愛的小公主琴倫“過招”,琴倫公主穿著一套合體的白色武士服,全神貫注的揮舞著手上的木劍,向烏鴉發起一輪又一輪“凌厲”的攻勢,雖然只是雜亂無章的上刺下劈,倒把配合她的烏鴉弄得手忙腳亂。 “好,琴倫公主好身手。”科恩拍著掌走近兩人。 小公主看到科恩,眼睛先亮了起來,科恩彎下身去親親琴倫的臉蛋,然後半蹲著幫她糾正了握劍的姿勢,“我們來繼續。” “看你的裝扮。”烏鴉架住琴倫公主的攻擊,看了一眼科恩,“要外出?” “是啊!今天就走,這次的事情比較簡單,不會耽擱太久。”科恩小心的握著琴倫公主的手,再向烏鴉攻出幾劍,“走之前,想跟你和琴倫小寶貝說一聲。” “我應該感到榮幸嗎?”烏鴉淡淡的回答,“有事就說。” “其實……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科恩笑了笑,“只是想拜托你,多注意一下這段時間內皇宮內的安全。如果你點頭,我外出之後就沒什麼好擔憂的。” “廢話連篇。”烏鴉收了木劍,蹲下去摸摸琴倫公主的頭,柔聲說:“琴倫,我們休息一會。” 琴倫公主乖巧的點點頭,抱起兩柄木劍,小跑到場邊的座位上乖乖坐下,睜著一雙大眼睛看著這邊。 “既然來了,按老規矩。”烏鴉站起來伸手一抓,又表演了一次讓佩劍從武器架上彈到手里的好戲,“今天我不留手,如果還想外出,你最好打起精神來應付。” “暴力不能解決問題哦!”科恩後退半步,手雖然放到刀柄上,臉上卻還微笑著說:“大家可以坐下來喝點水、吃個……” 話沒說完,科恩的刀已經化成一道電光,向烏鴉橫劈過去。場邊圍觀的人只覺眼前一花,定情再看時,烏鴉的身體早已飄飛出去,穩穩站立在場中央。幾個有資格站在場邊的近衛隊軍官心里明白,烏鴉剛才這一閃,就是當日刺殺時的速度,或者說,還要慢上一點。 科恩呵呵笑著,一只手解下了披風,而烏鴉只把頭盔拿下,劍還是沒出鞘。 “在練習的時候解下頭盔,你這還是頭一次。”科恩走上前,細窄的長刀逐漸提起,刀尖最後遙指著烏鴉,“這個動作有什麼講究嗎?” “沒什麼講究!”一如既往,烏鴉臉上沒有表情,“只是偶然想到,大多數的魔屬貴族不會戴著頭盔跟你打架而已。” “這樣嗎?那我不是要說多謝你。”科恩又踏出一步,跟著身體一縱,關著寒光的刀鋒在瞬息之間就來到烏鴉胸前。 面對科恩突然而猛烈的攻勢,烏鴉半步都沒退讓,手中長劍出鞘,雙方的武器在空中實打實的硬拼了一次。 “當”的一聲巨響,刀劍相擊處飛濺出來的火星還沒有散盡,兩人已經錯身而過。 “再這樣來幾次,你的劍就玩完了。”科恩轉過身,手上的刀翻轉著,挽出一個又一個的刀花,嘴里打趣說:“抱著半截斷劍的你,會不會哭鼻子?” “機會近在眼前,你可以試試看。”背對著科恩說完這句,烏鴉的身體疾速向後翻轉,長劍毫無預兆的在一團模糊的白影中伸出,在空中拉出一個銀亮的扇面,漫天的光華里,其中那段最耀眼的劍尖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點向科恩的喉頭。 如果換了是登基之前的科恩,可能會在烏鴉這種攻擊下手忙腳亂,可是經過這段時間的練習,再加上現在的科恩對自己所掌握的力量越來越了解,運用手法也愈加熟練,接下這樣的攻擊已經濁什麼問題。 科恩不但毫無花巧的硬接下來,還趁烏鴉身在空中的機會反攻一刀! 身體外飄讓過科恩的攻擊,腳尖一點地,烏鴉又回身攻過來,手中長劍的路子已經有了變化,不再想跟科恩硬拼,劍光變換不定,劍尖忽伸忽縮,猶如一條吐著信子的毒蛇。 科恩哈哈一笑,刀法也變得輕靈起來,配合著不斷變換的步伐身形,居然跟烏鴉半了個旗鼓相當。 “很怪異的刀法。”烏鴉看了看科恩進退的身法,“以前沒見你用過。” “就這幾天想出來的,還不錯吧?”科恩嘴角的笑容變得有趣起來,“怎麼,你想學嗎?教你的話我不收學費。” “不需要。”烏鴉手里的長劍一抖,劍光在身前爆出一朵燦爛的銀色光團,迎面向科恩罩去,“假動作太多了。” 科恩凝神靜氣,自上而下的一刀准確的劈在烏鴉的劍上,劍光營造的絢麗銀色光華頓時散去,烏鴉的長劍微微一滯後來了小小的回旋,刺向科恩喉頭。科恩將長刀一壓,不但化解了烏鴉的攻擊,刀尖還順勢削向他的右手。快速的攻守轉換讓旁觀者覺得眼花繚亂。 像是達成了默契一樣,兩個人腳步都是絲毫不動,一刀一劍在不大的窨里上下翻飛,時而緩慢優雅,守里藏攻;時而激切凶猛,攻中有守。 這一段對攻實在太精彩,不但有岩石這類軍官在情不自禁的比畫著,就連白影也看了個目不轉睛。 毫無預兆的,烏鴉一直閑置的左手提起,一拳對著科恩打出,十來個大小不一的風刀撕裂了空氣,引發一車尖利的響聲,並循著不同的軌跡飛向科恩。 科恩大笑一聲,出刀速度不變,同時掌橫胸前,掌心中逼出淡淡藍色光幕,將烏鴉的風刀盡數包裹在內,然後五指一緊,疾速旋轉的風刀全被收攏的藍色光幕絞碎,轉眼就消逝不見。 科恩突然顯露的這一手,令在場旁觀的人驚訝之極,就是其中最見多識廣的白影,也分不清楚科恩這禦敵的一招是武技還是魔法。 作為科恩對手的烏鴉,他只隱約知道科恩所用的是一種特殊的魔法手法,特別是五指一緊這個小動作,那是黑暗魔族防護魔法中一個很顯著的特點,但對于這藍色光幕,烏鴉卻所知甚少。 科恩心里不無得意,這藍色光幕就是他大耍賴皮,從棉花糖那里要來的能量,也就是在刺殺當日最後的保命本錢,在跟烏鴉訓練的這段日子里,好不容易練習到收發由心程度……至于這手法,那當然是從魔將身上偷學來的。 “好!”烏鴉向後跳開,破天荒的贊了一句,以前一成不變的眼神變得凌厲起來,“這樣的武技,才是我想與之對壘的對手。” “果然是這樣。”科恩的微笑卻沒怎麼變,嘴里還是一樣的打趣著,“一個沒有進步的人,是不可能得到別人的稱贊的。” 長劍橫在身前,烏鴉緩緩呼出一口氣,左手兩根手指拱上劍身,並順著劍脊慢慢滑過。手指一滑過,原本就光滑潔淨的劍身起了變化,表層變得如鏡面一樣晶瑩,清楚的反射出了周圍的景物。 “臨陣磨槍,不亮也光。”科恩大剌剌的評價說:“這句話用來形容現在真恰當。” “我不介意。”話音未落,烏鴉身形前沖,只留了個殘影在原地,殘影與科恩之間的空間里劍光彌漫,並無聲無息的包圍向科恩。烏鴉的身形已經消失不見,但所有人都知道他就藏在這慢天的劍光之中——這才是刺殺當天他的速度跟水准! 來不及發出一聲反對意見,科恩就被劍光包里,兩個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劍光里。一時間,時大時小,刀劍互撞的聲音不絕于耳,飛濺而出的火星時密時疏。 劍光構成了一個大圓球,在場中滾來滾去,逐漸的,有淡淡的藍色光帶溢出劍光之外……在一聲呼嘯中,黑衣的科恩斜飛脫出光球,在場邊一根雕花圓柱上借力飛回,通體發藍的長刀發出一聲異響,又重新沖入劍光里。 這一次,科恩似乎逐漸適應並跟上了烏鴉的速度,烏鴉的劍光被藍光抑制,逐漸縮小了范圍。 終于,在一陣密集的金屬碰撞聲里,漫天的劍光消逝。但普遍觀者都驚訝的發現,兩個人的身體都平行著橫在半空中,正在急速的同向翻轉著,刀劍也在一次次的撞擊——在快落地時,他們會用兵刃點地,再次借力騰空。 他們打得痛快,但旁觀者卻是憂心忡忡,生怕兩人有個閃失,但誰也不敢在這時出聲阻止。 值得慶幸的是,如同攻擊發生時一樣,兩個人毫無預兆的同時收手。白衣似雪的烏鴉臉上氣定神閑,恍若什麼事都沒發生;而一臉剽悍的科恩,胸口卻不住的起伏著,袖口肩膀處的衣料有幾處裂縫……公從這點看來,科恩一時半會還達不到烏鴉的水准。 “嘿,不差吧!”在呼吸不是那麼急促之後,科恩開口說:“早就說了,你別想揍我。” “算是,你這次沒有說大話。”烏鴉緩緩的點了頭,眼光里有幾絲難得的贊賞,“如果能繼續進步,應該可以成為我練習時的對手。” “應該可以……這算是鼓勵還是打擊?”科恩走上前去,用挑釁的眼神盯著烏鴉,“不是說在全力出手的情況之下,我們誰都計不了好外嗎?怎麼一轉眼話就變了?” “練習不等于拼殺。”烏鴉收起了佩劍,“全力出刀之後,你收不住手,那就會變成生死立判的戰斗。而在你這樣的攻擊下,我也會很吃力。” “應該是這樣吧!我們之間的差距的確存在著。”科恩看了看手里的刀,隨手丟棄,“你的劍沒事,而我的刀鋒上已經有很多缺口。” “武技方面,你的風格已經改變,外出完全沒問題。”烏鴉走向琴倫公主,抱起了她。 “哥哥要出去幾天,琴倫小寶貝要乖乖的聽話,做個乖孩子。”科恩走過去撫摸琴倫的頭,“哥哥回來的時候會給琴倫帶禮物的,還會替烏鴉哥哥准備一份給琴倫的禮物。” “啊啊!”琴倫公主拉住了科恩的衣袖,滿眼令人心碎的不舍神情,嘴里不知道是在說著什麼。 “哥哥跟琴倫保證,一定會很快回來,琴倫公主取下頭上的發飾,放到科恩手心里。 “這是烏鴉哥哥送給琴倫的禮物,琴倫應該隨時留在身邊才好。”科恩笑著為她重新戴好,之後捧著她的臉說:“琴倫放心好了,科恩哥哥就是不帶這個頭飾在身邊,心里也一樣清楚的記得你的樣子,絕不會忘記任何一點。乖琴倫,快給哥哥笑一個。” 聽到科恩這樣說,琴倫公主才露出一點笑意。 “大家都保重。”拍拍烏鴉的肩膀,科恩走向了大門。 打開門,卻發現總參謀官抱著一大堆卷宗等在門口。 “不是把事情都交代給你了嗎?”科恩沖卡羅斯一點頭,“你還有些什麼事?” “關于接下來的軍事行動,我仔細查看了參謀部制定的十二個方案,結果還是不能令人滿意。雖然有了新的撥款,能用普通手段進攻,但我卻不想留下什麼遺憾,因為老板的要求不一樣。”總參謀官的臉上有一絲愧色,“不得已,只能再次請教老板你。” “是這樣。”科恩微微一笑,“跟我來。”

上篇:第1章     下篇:第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