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9章  
   
第9章

兩人看似隨便的聊著天,但都有意無意的控制著話題,因為大家都知道,彼此還只是一個過客的身分,不適合談一些深奧的東西。但此刻科恩與公爵卻共處在一個下怎麼寬敞的車廂里,兩人之間的距離受到了環境的壓迫,這狹窄的空間無時不在的給兩人制造錯覺,不小心,話題就會偏離原本的方向,變成知心朋友間的交談。 人際關系是個很微妙的東西,通常,我們可以從兩人談話時所站的位置來推測他們的關系,例如交頭接耳的是家人或者最親近的朋友,半臂的距離是熟識的朋友,一臂的距離是同僚,一臂半的距離是下屬……相反的,這種本應該保持的距離一旦被突然拉近,也會加速兩個人的關系發展,更別說這兩位的血液里都有同樣的成分,那就是——統帥魅力。 清晨時,在半夜里昏睡過去的仙尼亞小姐醒了過來,她的睫毛才剛剛開始抖動,斯維斯公爵和科恩的目光同時移到她臉上,睜開眼睛,仙尼亞呆了呆。 “看什麼看!你們怎麼在我的房間里?”仙尼亞小姐滿面寒霜,伸手就是一巴掌打在公爵大人臉上,雖然身體虛弱沒什麼力量,但巴掌畢竟還是巴掌。而以斯維斯的反應能力,他完全能夠躲開的,可是他沒躲。 “真不愧是吃遍天下老實人的大小姐啊!看看你這個樣子,哪里像是中了毒的人。”瞅見斯維斯公爵極其無辜的神態,科恩忍不住哈哈大笑,“不過你這次慘了,打公爵大人耳光的事情要是傳出來,公爵的形象就會大受打擊哦!說不定某位皇帝都會親自過問的。” “是嗎?對不起,我忘記自己在馬車上了。”仙尼亞小姐這才回憶起自己的狀況,滿面羞愧的對公爵說:“你……不要緊吧?” “他是不要緊啦!你現在應該擔心的是我,因為我是目擊者。”科恩嘿嘿笑著,“魔屬聯盟第一俊美的男子與第一蠻橫的小姐在車廂里相對一夜,清晨時小姐打了公爵一記響亮的耳光……我准備把這個秘密定價一萬枚金幣賣出,一定會有人搶著買的。” “你敢。”仙尼亞小姐威脅科恩,“我追到天涯海角也不會放過你!” “切,我還怕這個。”科恩沖斯維斯公爵一揚頭,“我們下去商量價格,讓大小姐化妝。‘騎馬探路的天堂發出停車的號令,兩個人下了馬車走到路邊閑談,幾個女仆立即從後面的馬車下來,抱著一堆物品去服侍仙尼亞小姐梳洗。 科恩叫人在路邊支起桌椅,仙尼亞小姐還被攙扶下來吃了早餐,順便呼吸點新鮮空氣,她身中的毒是一種慢性毒藥,愉快的心情有助于減緩毒性對她身體的傷害。 斯維斯公爵和科恩輪流逗她開心,就在科恩板著臉給大家講笑話的時候,一支規模龐大的馬隊從遠處的另一條道路上奔馳而過,馬隊中有人身著銀亮的鎧甲,也有人穿著平民服飾,更有為數眾多的仆人打扮的人跟從,豎起的貴族旗幟五顏六色,熙熙攘攘的好不熱鬧。 一邊小口的喝著鮮奶,仙尼亞小姐一邊問,“這是些什麼人啊?奇怪的隊伍。” 早在仙尼亞小姐問話之前,同樣迷惑的科恩就已經彎下腰去擦起了靴子,嘴里還抱怨著路邊的汙泥太多,把這個自己不能回答的問題推給了斯維斯公爵。 一看他們的裝備,這應該是某國的一支貴族狩獵隊,你忘記了嗎?在前些日子我們也收到了這樣的請柬,這是一項曆史悠久的傳統活動。“斯維斯公爵抬眼看了看遠方,”每一年夏末冬前的日子,靠近分界線的帝國就會組織本國的年輕貴族子弟去狩獵,事後清點獵物,表現出色的會得到軍職推薦。“”狩獵在哪里還不是一樣,為什麼要跑這麼遠?“仙尼亞的眉頭一皺,”難道是……“ “你想的沒錯,他們狩獵的目標就是生活在神魔分界線上的部落居民,通常是分區域的圍獵整座村莊,帶得走的就帶走,帶不走的就丟掉。”斯維斯公爵淡淡的說:“我想你不會喜歡那種場面,所以就自作主張的幫你拒絕了。” “這群混蛋,居然用這樣的事情來玩樂!”仙尼亞一拍桌子,“在我們日落原,雖然各家也有奴隸,卻絕不會用這樣的手段對待他們。抓奴隸也就算了,為什麼要整個村子都抓?” “這是傳統。”科恩插了一句,“如果大小姐你不高興的話,我們去給他們下毒好不好?‘”不用。“仙尼亞小姐的聲調立即放低,”你這個提議也不仁慈。“ “公爵大人,前面傳來消息,我們距離那地點已經不遠了,天黑就到。”這時候,天堂過來說:“我讓向導去詢問了在此地逗留的獵人,他們說有大量的血族才從這里過去不久。” 斯維斯公爵先點點頭,然後問句,“獵人的消息可靠?” “他們答應等我們找到人再收錢,並且也願意陪我們一起去。”天堂回答,“沒問題。” “那麼就出發吧!”科恩站起身來,“我手癢了。” 上了馬車之後,仙尼亞小姐突然露出疲憊的神態,身體軟軟的靠在椅背上,口中喃喃自語的說:“如果我的毒解不了怎麼辦?我還能活多久,還能再見到爺爺嗎?” 斯維斯公爵心里有點慌,連忙回答說:“你是一名出色的武士,不要有這樣的想法,你不會出事的,我們一定能拿到解藥,你現在只要好好休息就可以了。” 看著斯維斯公爵少有的失措樣子,仙尼亞愣了一下,然後噗哧一聲笑了,眼中的憂郁一掃而空,又顯得神采飛揚起來。 “別瞎擔心了!我是一名出色的武士,在任何情況下,我都不會失去信心。這只是一點點小麻煩而已。不過……”說著話,仙尼亞若有所思,“但你們要答應我,拿解藥的時候不能傷害無辜的人,包括血族族長在內。” “看你怎麼理解無辜的含義,或者有人在你的這件事上無辜,在其他人眼里卻是凶手。” 科恩回答說:“我只能根據當時的情況來決定對策,看著辦好了。” 夜,神魔分界線某處密林中,血族爭奪上古寶物的斗場。 斗場兩側各有+數人涇渭分明的相對而立,一邊的人左臂上都戴著一個白羽裝飾,另一邊的人在胸前掛著一塊藍色的玉石。這就是分別在神屬與魘屬散葉開枝的兩個血族——神屬白羽血族與魔屬藍玉血族。雖然他們有共同的祖先,但千百年來卻彼此爭斗不休。 所有人都全神貫注的注視著斗場中的動靜,在那里,正有兩條人影快速的飛旋著,四把同一造型的彎刀破開夜里清寒的空氣,一次次的在空中猛烈撞擊,清脆的響聲不斷從交手處傳出,震蕩著向四周傳播。 威紗的父親,曾經被科恩戲稱為“夜之靈伯爵”的白羽血族族長,也目不轉睛的看著斗場里的戰況。這是第三場比試,白羽已經先贏了兩場,如果再贏一場的話,對方就得交出一件寶物……但也不排除有不認帳的情況出現。 而站在另一邊的藍玉血族族長就沒他這麼輕松了,因為他那邊的人並沒有到齊。不但先前重金邀請的幾位幫手遲遲未來,連本族中幾位好手也沒有到達集合地,如果場上情況有什麼閃失,他手里的力量並不足以穩定事態……一定是哪里出了問題。 就在這時,又有十幾條人影出現在斗場外,藍玉族長定睛一看,正是自方馳援而來的精銳,一時心頭大慰——雖然只是兩支增援中的一支,但這樣的力量已經能吃定對方了! 看到對方的人出現,白羽族長心頭卻是另一種想法,難道某人沒有阻擋住這股增援嗎? 還是對方不只准備了一處增援? 場中傳出一聲異響,是那種鋒利的金屬飛速切割過肉體的聲音,接著,兩個飛旋的黑影停止了移動,其中一個的身體在佇立片刻之後慢慢跪下,是白羽族人。 得勝的藍玉族武士一聲冷哼,回頭就走,路過對手身邊時手一揚——血霧直噴上天,一股濃烈的血腥味傳遍全場。 “卑鄙!”白羽族長大喝一聲,“勝負已分,居然還下殺手!” “抱歉。”沒有一絲愧疚,藍玉族長揚聲回答,“不過年輕人沖動一些不是可以被原諒嗎?我們都老了,以後將會是年輕人的天下,如果你覺得不妥,可以親自下場比試。” “我倒是想活動一下,無奈還輪不到我下場。”白羽族長的氣勢上絲毫不弱,“派第四場的人下場!” “別急啊!每次都這樣比試不累嗎?我現在有了一個新的想法。”自己實力上已經占了優勢,滿懷信心的藍玉族長上前一步,“不如我們來場混戰吧!最後誰還活著,自然就帶走所有的上古寶物。至于輸了的……既然輸了,就不用再考慮了吧?” “這不公平!你們現在的人數是我們的一倍以上!”白羽族人中有人大聲反對。 “公平?這個世界什麼時候講公平?我們講的是實力,實力決定一切,誰讓你們剛才不提議混戰呢?”藍玉族長哈哈一笑,“這就是家大業大的好處,我家跑腿的仆人都比你們的武士多!” “賢侄,別這樣說話。”白羽族長微微一笑,“你父親當年也用過這招,可後來還不是一樣的灰飛煙滅。” “我永遠記得我父親犯下的錯誤,所以我想再試一次,別說我卑鄙,你們也好不到哪里去,截殺我族的高手是你們派出的吧!可結果又怎麼樣?”藍玉族長哈哈一笑,“我倒是要看著,最後會有幾個人活下來。都聽好了,除了這個老不死的,其他人都給我殺光!” 雙方實力一目了然,白羽血族輸定了。勝券在握的藍玉族人轟然響應,白羽族人滿臉憤慨的迎上去。 兩邊的血族越靠越近,眼看一場混戰在所難免的時候……伴隨著隱約的談話聲,斗場邊的樹林里有幾束光線透射過來,雖然光線黯淡、語音微弱,但這些巳足夠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這里是一個非常秘密的斗場,外圍還有雙方族人放哨,這些外人是什麼時候進來的?兩邊的人都小心翼翼的凝住身形,關注事態發展。 “小姐,馬車被樹擋住了。”一個青年男性的聲音清晰的傳過來,“您要下車嗎?” “我累了,不想走。”一個清脆的女聲回答,“你想想辦法。” 男的沒有回答,但眾人都清晰的聽到“鏘”的一聲,然後看到傳出聲音的那片樹林里刀光一閃,幾棵樹晃了一晃,齊刷刷的倒下來,揚起的灰塵還未散開,又是幾棵樹倒了廠來……不過片刻,“道路”已經開通,一輛普通馬車駛進斗場。 車窗的簾子緊閉,看不見里面的人,而在車夫位置上端坐著一個臉色蒼白的男子,他腰上掛著一把戰刀,剛才砍樹的青年一定就是他了。 看到馬車一直駛到眼前,最靠近馬車的藍玉族人下意識的退了一步,大聲喝問,“你們是什麼人!?” “普通人而已。”蒼白青年淡淡的回答。 “干什麼的?”問話的人有些憤怒,“到這里來做什麼?” “我們是趕路的,到這里只是路過。”除了一直持續的蒼白,青年臉上沒有任何變化,“這看就知道,你腦袋沒問題吧?” 如果能暈,在場的人一定都想暈過去,這麼離奇的出現,能是路過的嗎? 白羽族長隱約覺得這件事的風格跟某人相近,但出現的這些人都不是自己所認識的,于是也只能不痛不癢的說一句,“年輕人,不要用這樣的語氣跟年長的人說話,這很不禮貌。 如果是路過,那就趕快離開吧!“ “我在這里等人,不能離開。”車門打開,一個身穿魔屬貴族禮服的小姐出現在眾人目光之下,她看見了地上的血跡,厭惡的一皺眉,“這地方是你們買下來的嗎?還敢聚眾爭斗,藐視人命。” “打官腔的小姐,這是在分界線上的部族糾紛,我勸你還是早點回頭為妙。”藍玉族中一位長老說:“如果走晚了,只怕出現一些令人遺憾的事情。” “遺憾的事?我想已經發生了。”貴族小姐口氣冷淡,“你們准備好接受懲罰了嗎?” “小丫頭片子,居然大言不慚,讓我挖出你的眼珠子做項煉!”藍玉長老不過看對方是貴族才客氣一句,既然對方不想退卻,他也就不需要保持風度了。 “哎——”在這個時候,樹林中又傳出一聲令氣氛變得無比詭異的悠長歎息。 在馬車出現後,兩族都重新布置了斗場附近的警戒,誰知道還有外人出現,這就說明來人是紮手角色,警戒的人連信號都來不及放出就已經玩完了。 一瞬間的功夫,除了幾個監視馬車的人不敢移動視線之外,其他人都同時轉身面對那片樹林,武士們握著武器的手里幾乎捏出水來。 “我說公爵大人,我們不過是走個夜路而已。”沉寂片刻,樹林里又傳出一個充滿了活力的男性聲音,“怎麼說我們都是男子漢大丈夫,你干嘛又歎氣啊?” “你踩到我的腳了……” “啊!不好意思。” “混蛋!你們到底是什麼人?”藍玉族長到底是年紀不大,忍耐已到了極限,“有種的,就出來跟我血族決一死戰!” “跟我決一死戰嗎?”一個黑影從樹林的昏暗輪廓中脫離出來,噗的一聲吐出嘴里的草根,說出一句能把對方氣死的話,“好大的口氣,就憑你也配?” 一聽到這個聲音,白羽族長心里別提有多高興,他把手指一撮,在空中釋放了幾個大型的照明魔法。 明亮的光線照耀下,這個口出狂言的黑衣人走到眾人十步之外站定,一臉的下屑表情也被眾人看得清清楚楚。稍後,一個身穿藍袍的年輕武士從後面走上來,站在黑衣武士身邊,看樣子,這兩位應該是魔屬貴族。 “沒錯吧!”黑衣人伸出手指點點藍玉族長,“最先沉不住氣的是這個笨蛋。” “我還是想不通,我這樣的人為什麼會跟你打賭。”藍袍武士又歎了口氣,然後掏出三個金幣放在黑衣武上手里,“我認輸,辦正事吧!” 黑衣武士是科恩,他身邊的青年武士自然就是斯維斯公爵,至于他們的奇特出場方式,那只不過是在馬車上打牌輸給科恩的懲罰而已……打牌的時候,科恩當然作弊了。 “沒問題。”科恩把金幣放進口袋,眼眸中閃出的一絲精芒掃過全場,與之相觸者無不遍體生寒,“魔屬貴族辦事,無關的人給我收拾起東西爬!動作慢了的小命不保。” “除了魔屬血族,其他人都可以離開。”斯維斯公爵補充一句,“這是私事。” 白羽族長正擔憂自己人手下夠要吃虧,聽到這樣的話當然是心中大慰,不過心里始終牽掛著寶物,于是說:“既然各位是有私事,那麼我們就不方便打擾。各位,我先在一旁靜候,等你們處理完一切我們再繼續。” 說完把手一招,白羽族人抬起犧牲者的遺體,大家回頭就向場邊走。 “站住!你們給我回來——”一名藍玉族武士上前攔阻,話還沒有說完就被科恩一拳打在臉部,沒人看清科恩是怎麼出手的,但武士的身體重重的砸在地上,再也沒了聲息。 “我的朋友中了毒,乖乖的把解藥交出來。”科恩站在眾人的目光中,指著車門邊的仙尼亞小姐,用冰冷如鋼鐵的聲音說:“留給你們考慮的時間不是太多,我每開口問一句,你們就得死一個人,聽明白沒有?”

上篇:第8章     下篇:第1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