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0章  
   
第10章

科恩突然變了臉,面對他的藍玉族人都有點反應不過來,藍玉族長心里根本就不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但看科恩武技驚人,不敢冒失,沉聲問,“我們本來不認識閣下,更沒有冤仇,為什麼跟我們過不去?” “我朋友中了血族的毒,下毒的人說,只有族長手上有解藥,事情就這麼簡單!”科恩扭動著脖子,“解藥交出來。” “我們不可能對毫無關系的人下毒……” 藍玉族長話才出口,科恩就在這瞬間沖上去揮拳,第二個靠近他的倒黴武士倒飛出去,一蓬鮮血從他嘴里噴灑而出,澆了後面的同伴一頭一臉。 “你會後悔的,小看血族的力量。”藍玉族長一聲令下,“殺了他們!” 二+多名武上彎刀出鞘,分散著站開,把科恩和公爵包圍住,幾位穿長袍的長老把雙手垂放在身體兩側,五指微張,看似悠閑的在包圍圈外漫步游走,嘴里念念有詞。 “解決私事的朋友,這可是魔屬血族最豪華的招待啊!”遠處,白羽族長揚聲說:“名為噩夢殺陣,是會讓人產生幻覺的陣勢哦!” 科恩把玩著手里的直脊長刀,對白羽族長的話一點反應都沒有。反倒是斯維斯公爵轉身過去,習慣性的點點頭,“謝謝閣下提醒。” “不用謝,我隨口一說而已。”白羽族長招招手,然後轉頭對身邊的人說:“看清楚了嗎?雖然臉上還頂著兩個黑眼圈,卻是個很俊俏的小伙子。” 被人這樣評價,公爵大人心里難免有點郁悶了,抽出長劍對科恩說:“我來幫忙好了。” “你可要想清楚,這些人不是我們以前遇到的菜鳥,血族好手幾乎都是魔武雙修的怪胎,況且這是在夜晚。”科恩輕聲笑著,“要是你一不小心被他們給咬了,有人會心痛的。” “你也明白血族夜里的秘密嗎?這真是難得。”藍玉族長臉上一片潮紅,“看你武技不錯的樣子,我就來把你變成我的手下吧……難得一見的貴族血液,也只有在這樣的情況下才能被享用到,想必是非常珍貴。還有這個小姐,我不但會享用你香甜的血液,還會讓你的靈魂在極樂中得到升華……” “混帳!”仙尼亞小姐大怒,一道銀光向低俗的藍玉族長飛射而去。 “噗!”的一聲,藍玉族長挺胸受了這一擊,然後撫摩著露在衣服外面的匕首柄,幽幽說:“魔殿武士的匕首啊!好精制的花紋,我喜歡這個樣式。漂亮的小姐,你難道不知道,夜晚的我無視任何普通武器的攻擊嗎?” “你粗魯的語言不可饒恕。”斯維斯公爵向前走去,“以黑暗魔王的名義,我宣判你的罪。” “難道你還不明白嗎?悠久的血族正是棲息在偉大黑暗魔王羽翼下的一支力量,我們是寵兒,能宣判我們有罪的,只有偉大的黑暗魔族,像你這樣渺小的人類,只配當我們手里的傀儡。”刺入藍玉族長胸膛的匕首正慢慢的從他身體里退出,他發出幾聲尖利的笑,抬起手指著公爵,“不用陣勢,你們去把他抓過來,他身體里的血液在誘惑著我。” 四名武士撲上,彎刀在空中拉出一道道晶瑩的線條,封住公爵前進後退的所有路線。 “叮叮叮——叮!”,幾聲清脆的撞擊聲傳出,公爵揮動著手里的細劍,一一截斷對方彎刀所畫出的線條,順便在一名武士的手腕上開了個對穿的血洞,然後從容的收劍。四名武士被強大的力量沖擊,身體不住後退,到停下腳步時,受傷武上手腕上的傷口已經愈合了大半。 無功而返的武士們發出憤怒的吼叫,再次揮舞著雙刀圍攻上來,但公爵這次卻沒有再防守,而是趁四個武士聯手攻擊的前一瞬間搶攻,細劍以目光難隨的速度蕩開對方的刀鋒,包裹在斗氣中的左拳連續揮動,在旁人看來,他的拳頭只揮動了一次,但四個武士卻飛跌出去——就像科恩剛才的攻擊一樣,他們都是口噴鮮血。 “好功夫,告訴我你的姓名。”藍玉族長稍微驚訝了一下,“你不像是無名之輩。” “你不配知道我的名字,像你這種粗鄙的血族人,只配倒在汙泥里糜爛發臭。”在這一刻,斯維斯公爵甚至有點慶幸自己臉上有黑眼圈,“叫囂什麼在夜里無視普通武器的攻擊,不過只是恢複得快一點而已,在戰場上,這樣的把戲根本上下了台面!” “喲!這明明是我想說的話啊!”科恩一搖三晃的走到斯維斯公爵身邊,“好你個臭小子,居然學會我的拳法……不過,你還是下去休息一會吧!他們這個什麼什麼陣我是聞名已久,很想試一下。” “要多長時間呢?拖太久可不好。”斯維斯公爵淡淡的回答,“這樣好了,在我數完五百下的時間內了結他們,每多數一下,你就輸我一個金幣,如果多數十下,我就要打你一拳。 科恩摸摸口袋,“如果我在那之前結束呢?” “少數一下,我就輸你十個金幣。”斯維斯公爵當然不會讓科恩再打自己。“少數十下,我輸你一百個金幣,這樣滿意了嗎?” “開始數吧!”科恩轉身就走,“你會破產的。” 因為看出這一行人里武技最厲害的就是科恩,藍玉族長沒有一絲的猶豫,發出了攻擊的號令,刹那之間,數十名武士的彎刀都沖著科恩而來,刀鋒上沒有斗氣,只是從身體發出一股股手指粗細的雪亮電流,順著手臂纏繞到彎刀上。 強烈的電光映照下,刀身通體透亮,看起來特別的猙獰可怕。而那幾名長老已經把雙手舉到胸前,准備趁機打偷襲了。 “干!又來這套!”電流勾起了科恩不愉快的回憶,被電流燒成黑炭是他最不爽的往事之一,嘴里發出一聲咒罵,身體騰空而起,“你們是在找死!” 一片璀璨的金黃色扇形刀光在空中顯現出來,把迎面而來的血族武士從頭到腳剖成對等的兩半,兩片身體無力的掉落下來,但令人驚異的是沒有半滴鮮血灑出,而吼叫著的科恩向陣形中心降下,雙腿覆蓋著一層金黃斗氣,猶如是黃金鑄造的一樣。 在他Bp將降落的地點周圍,七、八個武士早巳嚴陣以待,在科恩差不多快接觸地面的時候一起飛撲過去,人還沒到,彎刀上的電流已經激射而出,橫七豎八的電流在空中相互交錯著,漁網般向科恩罩去——就算科恩躲得過刀鋒也躲不過電流,就算躲掉了電流,也躲不過後面長老的一系列魔法打擊。 公爵大人數到五,科恩的腳與地面接觸,各種攻擊從四面八方接踵而來! 突然“噗!”的一聲悶響,不但是斗場中的人覺得一陣地動天搖,就連遠在場邊觀戰的白羽族人都有點站不穩腳步——以科恩為中心,延伸向外十幾臂的地面發生劇烈的爆炸,大量土石夾帶著密集的雨點狀斗氣直沖上天,飛在空中的幾個武士被完全包裹的飛石揚塵中! 什麼電流交織而成的網,什麼連串的魔法攻擊,統統灰飛煙滅,所有的藍玉族人都在橫飛的石雨中倉皇躲閃,偶爾有一個被石頭擊中,就會發出一聲慘叫倒下—而倒下,也就意味著會被更多的石頭擊中。 不過奇怪的是,沒有一塊帶攻擊力的石頭飛向馬車或者公爵。 圓睜的雙眼中投射出不敢置信的目光,藍玉族長的腳步不住後退。 暴烈的石雨剛剛平息下來,幾具殘破不全的尸體就從天而降,掉在驚魂未定的藍玉族人身前,沒有一具不是被打得千瘡百孔,這一張張還依稀可辨的臉上,殘留著極度恐懼的表情。 一位藍玉長老長袖一搖,施展風系魔法吹散了漫天的灰塵,但一看到顯現出來的科恩,他馬上就後悔了…… 嘴角掛著邪惡的微笑,科恩一步步走了出來,一道無形的氣牆圍繞著他,所以渾身上下沒沾上一點塵土。藍玉族人不算仁慈的人,換個說法的話,他們是地位越高者越殘暴,也正因為這樣,他們讀懂了科恩此刻的目光,那種就算是最嗜血的動物也不可能擁有的目光,比他們殘暴百倍還不上的目光! 更可怕的是,隨著這樣的目光,一股令人戰栗的恐懼感逐漸彌漫開,這種恐懼感覺如同實物一樣迎面壓過來。針刺般的感覺,從頸部順脊椎而下,延伸到全身的每一塊肌肉中,有人腳步浮動,有人全身顫抖,有人軟倒在地再也爬不起來。 藍玉族長掏出一塊黑呼呼的東西放到嘴里,用力的嚼起來,其他人有樣學樣,只是嚼的東西不大一樣,幾乎是立即,他們的眼瞳變成了紅色,一種淡淡的香味慢慢的浮動在空氣中。 “殺,殺了他!”一聲暴喝,藍玉族長帶頭沖了上去,幾個長老雙手一合,科恩身體周圍的一大片空間里,光線開始扭曲。 “有趣。”科恩用雙手攏著頭發,迎著對方走上去,眼里閃著興奮的光芒,“我喜歡。” 放棄了刀,他的雙手同時揚起,兩名沖在最前面的武士在血霧噴濺同時倒了下去,一名長老揮舞著魔法凝成的光刀沖上,卻被科恩一把抓住頭發轉了個圈子,接著一肘撞在後背上,只聽“喀嚓”一聲,長老跪下去,膝蓋深深的陷進地里,身體以一種怪異的姿勢傾斜著。 明知這種景象很殘酷,可後面的斯維斯公爵突然發現眼前的景象變了,他甚至會覺得是視覺上的享受……他也總算是親眼見到了“坎普瘋狼”的瘋狂程度。 對方已經用藥物刺激了自己,速度和攻擊威力都大大提高,可還是無法跟科恩相提並論。 科恩每一出手,對方必有一人倒下,他的手法明明快到極點,甚至快到被攻擊的人來不及做出任何防禦就已經中招,卻又能讓讓旁觀的人看得清清楚楚。不,他的攻擊分明是跟隨著一種節奏,仿佛是在用對方的生命演奏一首瘋狂的樂曲,拳頭、手肘、膝蓋,他用這樣的工具在敵人身上敲出鼓點。 只要看到科恩旋身、出拳,斯維斯公爵心里就會不由自主的產生一種毀滅的渴望,而敵人那骨骼碎裂的聲音、噴灑而出的鮮血,正好在最恰當的時候滿足了他,讓只是旁觀的他覺得心情極為舒暢。 這些刺激的東西不時的出現,不斷點綴著視野,讓這本來殘暴的一幕變得美豔無比,也讓旁觀者心滿意足…… “這就是他真正的實力嗎?以前跟我的交手完全是手下留情。”看著四處飛揚的血光,斯維斯公爵心里的想法只能以震驚來形容,“這才是真正的絕世高手!” 在科恩一個掃腿踢斷最後一個武士的雙腿之後,圍攻科恩的武士全部倒下,只有藍玉族長一個人還站在場中,他的眼瞳還是那麼紅,但額頭上卻是冷汗直流。 “族長,快跑……”在說出這句微弱的話之後,苟延殘喘的長老被科恩一腳踩進泥上里——沒錯,就是像踩著一塊堅硬的石頭那樣跺進泥土里。 驚醒的藍玉族長轉身就跑,科恩冷冷一笑,右手伸出,一片延伸過去的白色光幕兜頭罩下,將逃跑的藍玉族長包里嚴實,任憑藍玉族長怎麼掙紮都沒有用,這還是科恩第一次在公爵面前使用魔法。 看到科恩五指一曲,那片撒出去的光幕就包裹起來,見多識廣的斯維斯公爵腦袋里靈光一閃,在魔殿學習的時候,他有幸見過一次這樣的手法,“這個是……黑暗魔族特有的魔法,還有他那常人難及的武技,難道他跟黑暗魔族的族人有關系?” “解藥呢?”科恩面帶微笑,微微俯下身子,“這是最後一次問你。” “解藥在這里,請魔將大人饒命,饒命啊!”用顫抖的雙手奉上解藥,藍玉族長聲嘶力竭的喊著,“我等是時刻准備為黑暗魔王獻出生命的奴仆,請魔將大人開恩啊!” 看來,這族長也是識貨的人,一邊請求饒命,一邊詳細的解釋著解藥的用法。 “很遺憾,你認錯了,本少爺不是什麼魔將。”科恩一揚手,把解藥丟給馬車上的天堂,“我不要你的命,不用哭。” 說著,科恩走回斯維斯公爵面前,笑嘻嘻的看著他,斯維斯公爵這才猛然想起,自己忘記數數了——真是奇怪,跟這個家伙在一起,你很快就會忘記危險和困難,反而會去注意一些不怎麼要緊的事……于是,關于這個賭注,兩個人開始了一本正經的討價還價。 白羽族長搖了搖頭,走過去蹲在“賢侄”的身邊,而他的“賢侄”一點反抗的意識都沒有,任白羽族長在自己身上東摸西摸。 “果然是這樣,你根本沒有帶著東西來。”拿著幾樣上古寶物的贗品,白羽族長歎了口氣,“賢侄,做人要誠實,你這樣可不好。” “嘿嘿,你這個老不死的,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藍玉族長瞟了一眼遠處的黑衣煞星,低聲對白羽族長說:“想要寶物嗎?等著下任藍玉族長跟你爭奪戰好了。至于現在,你殺了我也沒辦法拿到,況且,你現在敢殺我嗎?我又不是被你打敗的!” “雖然你不是被我打敗的,但我是一個懂得變通的人。”白羽族長微微一笑,回頭對科恩說:“那位黑衣服的先生,我用十枚金幣買下這個人好不好?” “他值十枚金幣?”科恩一回頭,斬釘截鐵的回答,“不行,他標價十萬!但是你可以打他耳光,打一個我收一枚金幣,踢一腳五枚金幣,踢死踢傷照價賠償!” “我沒有那麼多錢呢!”見科恩這樣說,白羽族長當然明白他是不想讓這個家伙死,于是裝模作樣的翻翻口袋,“可是我又想解氣……有沒有吐口水的價格?” “可以啊!但是你吐完了要幫他洗澡。”科恩眉毛一揚,“沒錢還想開心,一旁去啦!” 看到沒有價錢可講,白羽族長站起身來,抓起藍玉族長的衣領,劈里啪啦的打了五個耳光,然後狠狠一腳蓋在對方的臉上,雖然代價不菲,但他的表情暢陝之極。完事之後,他走到科恩身邊,遞過十個金幣。 “閣下留步。”剛剛被科恩訛詐了一大筆的斯維斯公爵對白羽族長說:“請問,您就是神屬血族的現任族長嗎?” “正是。”白玉族長微微轉身,貴族氣派十足的一點頭,“先生有事?” “我有個比較私人的問題,聽說神屬血族大都聚集到斯比亞帝國,而且還有不少的族人在政界擔當職務,是這樣嗎?”斯維斯公爵很和氣的問,“如果是這樣,身為血族族長的閣下,應該能常常見到科恩。凱達吧?” “請閣下注意,雖然姓名只是個稱呼,但為了表示尊重,我們都會在這個名字後面帶上皇帝陛下四個字。”白羽族長正色回答。“是的,我能見到科恩。凱達皇帝陛下。” 站在他們身邊的科恩低著頭,把那十個金幣拿在手里翻來覆去的數。 “抱歉,請轉告貴國的皇帝。”斯維斯公爵說:“我是魔屬斯維斯。赫本公爵,前聯軍情報部主管,我知道他在做什麼,我在等待,而且,我會打敗他。” “請放心,我會轉告的。”白羽族長應承下來,“雖然您打敗皇帝的機會幾乎為零。” “走啦走啦!”科恩再也聽不下去,“把那個笨蛋綁在車頂上!”

上篇:第9章     下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狩獵季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