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3章  
   
第3章

十來匹快馬,風馳電掣一般沖進了殘陽映照之下的蝮蛇鎮,馬上的騎士揮舞著幾面貴族旗幟,順著一圈圈的街道,一直沖往鎮中高塔處。進門時,兩名騎士收缰不及摔下馬去,其中一人慘呼不止,另一個在地上翻滾幾圈之後再沒了聲息,竟是死在摔下馬之前。 門房眾人急忙沖上,牽馬缰的牽馬缰,扶人的扶人,把其他騎士弄下了馬。 這些騎士渾身上下血跡斑斑,沒有一個能在地上站穩。 領頭的一名騎士只用嘶啞的嗓子說了句:“十萬火急,快請鎮長。”之後,就再也堅持不住,一屁股癱坐在地上。 有仆人飛身進去通報,管家趕緊安排人去通知鎮上的治療魔法師。余下的人送上清水後都躲到一旁,偷偷的打量著這些只剩半條命的騎士……十來個人身上都帶著傷,有人裹頭的布巾上不斷的滴下血珠,有人缺了一條手臂,有人背上中箭到現在還沒拔出來…… “這是怎麼了?”不多時,鎮長急匆匆的跑出來,看到眾騎士的慘象先是一呆,而後伏下身去抓住武士頭領的衣領,大聲喝問,“你們是狩獵隊的,到底出了什麼事?” 武士頭領把頭湊到鎮長耳邊,才說了幾句話,鎮長的臉色就變得煞白,額頭上也沁出一片細密的汗珠,到最後,他發出一聲長長的歎息,身體晃了晃,竟然也有點站不穩。眼明手快的管家站在他身後,看到主子有異狀,忙上前一把扶住。 “出大事了!出大事了!”稍微冷靜了一下,鎮長轉頭吩咐:“馬上騰出三百張床來,集中我們所有的治療魔法師待命,連鎮外的巫師也去給我抓來。集中所有的馬匹車輛,集中所有的武士。從現在起,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離開蝮蛇鎮!還有,叫送信的人准備出發。” 發出這一串命令之後,沒等管家回答,鎮長已經轉過身進入塔中。 “你們知道嗎?我剛才算了一下。”高台花園里,科恩一邊蹩腳的運用餐刀切著面前的大餐,一邊對桌邊的人說:“自從我們相遇的第一天起,你們已經欠我很多錢了。特別是你啊!尊貴的黑眼圈先生,你還欠我更多東西,比如說……人情。” “我不想欠你人情,如果你把這份人情轉成金幣的話,我會十分感激。”斯維斯。赫本放下酒杯,慢條斯理的回答,“事實上,我被另一個問題困惑了很久,我想了好幾天都不明白,這麼長的時間過去了,我臉上的黑眼圈為什麼還不消散呢?阿撒。古台先生,你有什麼想法?” “我覺得不錯啊!臉上有這樣的黑眼圈,別人會覺得你是個很威猛的家伙。” 科恩一本正經的說:“打你之前就跟你說了,這攻擊匪夷所思,而其中的關鍵就在于傷痕不會消除。” “我看啊!你明明就是在裝糊塗,哪有什麼不會消除的傷痕。”喝著果汁的仙尼亞小姐說:“不過這樣也好,公爵大人以後就不再是那個萬人迷的奧黛麗。赫本了。” “你這後半句話,無論語氣和腔調,都很有問題啊!”這句說出來,倒把科恩給逗笑了,他指著仙尼亞,“特別的曖昧。” “大人,”站在門邊的天堂走過來,“鎮長想見你,像是發生了非常緊急的事情。” “沒問題,請他過來。”斯維斯公爵對天堂點點頭,然後轉過去對科恩說:“五百枚金幣,教我把這痕跡消除掉,這個價格應該很高了……” “公爵大人,不得了啦!”鎮長三步並作兩步的沖過來,站在餐桌邊張牙舞爪的大叫,“分界線上出大事了!公爵大人你快幫我拿個主意啊!” “放輕松,我的鎮長,在這個時候,分界線上能有什麼大事?”斯維斯公爵轉過身看著鎮長,嘴里打趣說:“看你急成這個樣子,難道科恩。凱達打過來了?” 聽了斯維斯公爵的話,鎮長不住揮舞的雙手頓時就凝在空中,嘴巴也大張著,臉上的表情更是變得極為白癡…… 看到鎮長這樣的反應,斯維斯公爵也跟著楞住了。沉寂片刻,斯維斯公爵放下手里的刀又,他的臉色變得有些生冷,:坦樣看來,真的是科恩。凱達打過來了?他攻擊哪里?“ “是的,但我知道的不多。”鎮長咽了口唾沫,十分困難的回答,“大概在兩天之前,斯比亞帝國的軍隊攻擊了我們的狩獵隊,就現在看來,有好幾支狩獵隊被攻擊,而且是在同時。” “同時被攻擊的話,那就不是同一支部隊干的。”斯維斯公爵用餐巾擦著嘴,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你們怎麼知道攻擊狩獵隊的是科恩。凱達的軍隊?” “他們是軍隊,打出了斯比亞帝國的國旗,身上的裝備比我們的軍隊要精良的多,而且盔甲上有罩衣。”鎮長回答說:“就在剛才,有武士回來通報消息,被襲的貴族馬上就要到了。” “我要見這些武士。”斯維斯公爵冷冷的看著鎮長,“馬上。” “是的,閣下,我立即帶他們來。” 鎮長才轉身跑開,斯維斯公爵就是一拳打在桌上,“砰!”的一聲響,幾只酒杯跳起,湯汁濺得到處都是……在他跟鎮長說話的時候,科恩已經陪著仙尼亞小姐在一旁散起步來,這時都用奇怪的眼神看過來,特別是仙尼亞小姐,這是她第一次看到公爵情緒暴躁。 “抱歉!”斯維斯公爵收回了手,“聽到這個消息,我一時控制不住。” “再有什麼不順心的事情,你也不能拿東西撒氣啊!”仙尼亞小姐走過去,很自然的拿餐巾幫公爵大人擦拭衣襟上的湯汁,“你是帝國公爵呢!又不是小孩子。” “好溫馨的一幕。”科恩重新坐到位置上,露出一個邪惡的微笑,“看得我羨慕不已。” “要你管!你這家伙根本就是冷血。”仙尼亞給科恩說中心事,臉上一紅,有些掛不住,“不理你們這兩個只會打殺的家伙了,我回房禱告去!” “真是沒想到,你也有控制不住的時候。”在仙尼亞小姐丟下餐巾離開之後,科恩收拾起臉上的笑容,“怎麼,你心里非常恨這個科恩。凱達嗎?” “你覺得我在恨他?”斯維斯公爵淡淡一笑,“何以見得?” “因為你把斯比亞帝國軍隊稱呼為科恩。凱達的軍隊,雖然這樣稱呼沒有錯,但你卻很固執的連續使用。”用手指敲擊著桌面,眼睛看著遠方,科恩慢條斯理的分析著公爵的心埋,“你們兩位,一個是帝國皇帝,一個是另一國重臣,互為敵手的情況下,你們應該沒見過面,你為什麼會恨他?” “他是神屬聯盟之下的皇帝,我是魔屬聯盟之下的貴族,以這樣敵對的關系,我恨他也屬正常。”斯維斯公爵照舊用冷淡的語氣說:“倒是你,你怎麼會對這件事特別感興趣?” “因為你聽到這消息之後的反應非常奇怪,所表現出來的也不僅僅是恨意而已。”科恩用手支著下巴,“你憤怒,你焦慮,你驚訝,但都不是因為斯比亞軍隊攻擊狩獵隊這件事。” “我不得不承認,你比我想像的要聰明。”斯維斯公爵抬眼,用極冷靜的眼光看著科恩。 “我一向就這麼聰明,你沒注意到是你的疏忽。”科恩抓過一只酒杯放在身前,“你用這樣的語氣對我說話……不會是因為我說中你的心事,你就想滅俺的口吧?” “先不說這並不是什麼見不得光的事,就算我想要你保守機密的話,也不用滅口那麼麻煩。”斯維斯公爵輕輕的搖著頭說:“你不是很喜歡錢嗎?我給錢就行了。” “這樣看來,我的猜測是正確的。”科恩哈哈一笑,給自己倒上酒,“我對這件事所知不多,但你會對一個人有這樣複雜的心態卻讓我好奇。如果不介意的話,你可以跟我說說這個人,他究竟對你做了什麼過分的事情?因為神魔大戰的關系嗎?” “就跟你所說的那樣,我與科恩。凱達並沒有見過面,我也不想跟他見面。我心里一切的仇恨都是來自戰爭,當然也應該終結在戰爭里。同時,科恩。凱達也有資格當我的對手。”斯維斯公爵看著科恩的眼睛,“做為一個坎普帝國的國民,坎普瘋狼閣下難道不知道科恩。凱達在神魔大戰里做了什麼事?” “我的生命、我的一切是屬于自己的,坎普那種鬼地方別想擁有我。我討厭戰爭,所以在神魔大戰里,科恩。凱達在坎普干了什麼,我根本就不關心。”科恩舉起酒杯,“順便說一句,不管你如何看,我從離開家的那刻起,就沒有向誰祈禱過。” 科恩此刻所說的話,倒是非常符合真正的“坎普瘋狼”的個性,那也是個無法無天的人。 “你說出這句話,就形同叛逆。”科恩的話還是把斯維斯公爵嚇了一跳,他壓低了聲音,“我應該把你抓起來送到魔殿,讓那些祭司收拾你。” “你要怎麼做完全是你的自由。”科恩笑咪咪的喝了一口酒,“坦白的告訴你好了,如果你一旦說出這樣的話,感覺會非常不錯,有一種整個天地全裝在心里的豪情。” “我確信你會為這種豪情而丟掉小命。”斯維斯公爵掩飾住自己心里的真實想法,低聲告誡科恩,“我是一個堅定的信徒,我不希望再聽到你的這種言論。” “是嗎?那就要恭喜你了。”科恩不以為然的回答,“有堅定的信念是件好事。” 斯維斯公爵還想說點什麼,但鎮長已經帶了武士上來,于是公爵就走過去詢問情況。看得出來,他對“科恩。凱達的軍隊”的怪異行動很不理解,以至于問完話之後愁眉不展。 “公爵,我想把這些貴族撤離本鎮,你覺得怎麼樣?”鎮長知道眼前這位公爵,曾經是在魔屬聯軍供職的少將級軍官,于是小心翼翼的說出自己的打算,“貴族們大多都受了傷,所以我准備了馬車,您和您的朋友也一起走吧?我們只需要三天的時間就能到達邊關。” “除了送信的人,誰也不能離開。”公爵搖搖頭,否決了鎮長的提議,“狩獵隊在兩天前被襲擊,如果他們接著要來蝮蛇鎮,那麼最多在明天拂曉就會趕到。他們看到一座空鎮子自然會追來,而走在半路的你們沒有抵抗力量,也不可能丟下貴族逃跑,最後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那我們怎麼辦?”鎮長幾乎要哭出來,“我們留在這里也不行啊!” “行,車隊需要走三天的路程,騎兵還用不了一天,算上來回,也就是一天兩夜的樣子,所以我們留在這里最保險。”斯維斯公爵拿出一枚象征特殊身分的印章,平靜的說:“以魔殿的名義,我命令你去召集人手,半個鍾頭之後我會給你防守方案。” 金色的十角星芒印章,持有人的地位相當于當地魔殿大祭司,可以臨時統管一城之地。 “是的,大人。”鎮長變換了稱呼,“我馬上去做。” 天堂不待吩咐,已經叫人在花園中點起多盞魔法燈,撤去了桌上的菜肴,鋪好地圖。公爵大人走過去,不消一會已經做好了整套防守方案,寫在紙上交給天堂。 “你平時不是很多話嗎?”在一片沉寂之中,埋首地圖的斯維斯公爵突然抬起頭,看著對面的科恩說:“怎麼現在變成啞巴了?” “我不知道……這樣說好了,有沒有人告訴過你,你全神貫注看地圖的時候,那種感覺很……”科恩皺著眉頭,用手指敲著腦袋,“很……很……說冷靜持重比較合適,但又不全對。” “真是謝謝你這個評價。知道以前的人怎麼評價我嗎?他們只會說我姿態輕盈,面龐嫵媚,凝立的倩影讓人自慚形穢等等。”斯維斯公爵的手指在地圖上滑來劃去,嘴里隨意的說著,“雖然你的話讓我想到你沒怎麼念過書,但聽起來感覺卻不錯。” 聽到斯維斯公爵自嘲的話,科恩差一點被嘴里的酒嗆死,他剛才之所以會結巴,只是覺得公爵制定出的防守計劃很縝密,正在想如果是自己帶著部隊來襲,要怎麼撕開防禦而已,沒想到隨口編出的理由卻會引發對方的感慨。不過話說回來,以前那些人的評價也不是沒有一點根據,因為斯維斯公爵的俊美是鐵一般的事實……哪怕他臉上有黑眼圈。 “從目前手里的情況分析,我不敢肯定科恩。凱達會不會打過來,畢竟他是個不折不扣的瘋子。”斯維斯公爵丟下手里的筆,走到平台圍欄邊,“如果他的部隊打來,我是此地爵位最高者,責任需要我堅守到最後一刻……所以我有件事請你幫忙,我希望你能答應。” “詳細告訴我你剛才憤怒的原因,我就答應你。”科恩縱身坐到欄杆上,兩只腳甩來甩去。 “你連這件事是什麼都不問問就答應?”對科恩的回答,斯維斯公爵有點意外,“你應該知道,如果我開口求你,那一定是很難完成的委托。” “我不在意。”科恩吹了聲口啃,“你在意嗎?” “當然不!”斯維斯公爵淡淡一笑,“說起來,我剛才只是氣憤一件事…… 為了能打敗科恩。凱達,我收集一切有用的情報,我很了解這個人,也很了解他的帝國,甚至他的軍隊。“ “聽來似乎苦大仇深的樣子。”科恩在一旁癟癟嘴。 “我很尊敬的一個人,前魔屬聯軍總指揮官凡爾倫元帥,因為科恩。凱達在神魔大戰中成功脫困,他和另一些人引咎自殺。”說到這里,公爵的聲音有點顫抖,二兀帥最後留給我一封信,要我無論如何要打敗科恩。凱達,為他,也為魔屬聯軍無數犧牲的將士洗刷這個恥辱。“ “那麼他打過來你應該高興才對。”科恩不無天真的想化解這段恩怨,“你有機會了。” “不!我期待的可不是這種小打小鬧的戰斗,我要堂堂正正的引領大軍殺到斯比亞首都聖都城,與科恩。凱達大打一仗!我要在那個地方,在那種規模的戰爭中打敗他,獲得一個巨大的、沒有任何爭議的勝利。”斯維斯公爵有點激動,“可現在這個情況算什麼?幾千人像做賊一樣打過來!時間不對、地點也不對,而更令我生氣的是,科恩。凱達居然會把國力浪費在這種毫無意義的攻擊當中!” “難道你看出科恩。凱達在想什麼了嗎?”說出自己的名字,科恩心里的感覺非常怪異,“他只是派出幾千人,說不定是在狩獵季節跑來搞笑一下而已……” “不會,這個瘋子不會做這麼無稽的事情。”斯維斯公爵打斷科恩的話,“他做什麼事都有目的,這幾千人不過是一支先頭部隊而已,他想做的,是掌握神魔分界線。” “這有什麼好生氣的?把他打回去就好了嘛……”某人裝成軍事白癡。 “這是他的第一步,在這幾千人後面,一定有幾萬大軍……”斯維靳公爵低下了頭,“科恩。凱達在為戰爭做准備,我肯定他在三個月內就要侵略魔屬聯明i—。” “雖然我不懂打仗,但聽你說起來,這似乎是一件很滑稽的事情。”某人在一旁猛點頭。 “他只憑一國之力就要打過來,這個瘋子,他這次的目標大半將是國力極為衰弱的坎普帝國。”斯維斯公爵搖搖頭,“但他不會成功的,只要他突破國境線,蜂擁而至的魔屬聯軍會把他趕出去,他的進攻行為將會變成一個大笑話。” “他成為笑話,那你應當高興才對。” “我為什麼會高興?他慘敗回國,就意味著他空耗國力、折損軍力,以他的性格,他還會再次發起進攻,然後再次失敗!他會陷入這種該死的循環中,到下次神魔大戰的時候,他還有什麼本錢上戰場?”斯維斯公爵說出了重點,“帝國新建,國事艱難,在這個時候輕率開戰……內憂外患之下,我甚至不敢肯定他會活到不次神魔大戰。” “我聽說這家伙對打仗比較在行。”某人有點不滿,“你憑什麼說聯軍一到就能把他趕走?” “因為聯軍里有我。”公爵臨風佇立,衣襟獵獵翻飛,雙眼目光如電,“我是斯維斯。赫本,是注定要打敗科恩。凱達的人。” “我沒話說。”某人低下頭去,對公爵伸出大拇指,“你太帥了。”

上篇:第2章     下篇:第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