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4章  
   
第4章

斯維斯。赫本的確是個人才,短短的時間里,他就依據地勢在蝮蛇鎮外圍計劃了兩條虛實難辨的防線,自己親自督工,讓七千多奴隸在一夜之內完成。那些看家護院的武士,成群的獵人也被集中起來,總數兩干多人,公爵把他們混編成十個小隊,作為防守一線的部隊。 長年行獵的精英獵人被派出去做外圍偵察,公爵大人還下令,只要是鎮子里的壯年男子,不分身分、種族都要拿起武器參加抵抗。就連千里迢迢跑來送贖金,在當天夜里到達的三十多個藍玉血族武士,也被公爵大人編入戰斗序列。 破曉之後,蝮蛇鎮完全變成了一座要塞。撒出去的偵察網監視著方圓二十里的所有地域,外圍的防線工事基本完成,鎮邊上的圍牆得到了加固,街道被沙袋和陷阱因地制宜的截成數十段,到處都是隱蔽的暗堡……百多位身強體壯的武士穿著從倉庫里翻出的聯軍盔甲,扛著新染就的聯軍軍旗,濫竿充數的在屋頂上走來走去。 科恩一直沒有睡,他饒有興致的跟在斯維斯公爵身邊,看他安排這安排那,還不時的說出自己的看法,雖然他的話從來都不正經,但公爵大人卻能了解其中隱含的意思。到最後,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就如同是大家在共同布置防務一樣。 公爵大人的一切思路都是以本方的戰斗力為基礎,而科恩的防禦思想卻是以洞悉“敵軍”的心理為先決條件。兩人取長補短,把蝮蛇鎮的防禦做得天衣無縫,所有的方面都考慮到了,一切堪稱完美。任何一支軍隊來強攻,如果沒有丟下五、六千具尸體的准備,他們休想攻入鎮心……但這樣的防禦體系對斯比亞軍隊的防守效果如何,兩個人誰也不知道。 雖然是臨時拼湊起來的部隊,但分界線上的居民生活在險惡的環境中,本來就有崇武風氣,而且魔屬軍隊軍令嚴酷,無人敢臨陣脫逃,再加上有公爵大人周密部署、靈活指揮,所以這支部隊的防守戰力也不可小看。 而另一邊的斯比亞軍隊,卻是一支被迷霧籠罩的軍事力量,就連最了解情況的公爵,他也不知道這支軍隊現在是個什麼狀況……科恩當然知道,但是他會說嗎? 在說出意見的時候,科恩很巧妙的把自己的軍事素養隱藏起來,純粹從分析敵軍的人性以及下意識的反應人手,建議范圍更是嚴格限于細微的小戰術安排上,絕對不越雷池一步。他已經成功的把自己塑造成一個死扣細節的勢利人物,從根本上避免了公爵對自己的懷疑。 “我很滿意這個防禦,如果你不被你的家族趕出去多好。”完成一切之後,站在房頂上的斯維斯公爵遙望著遠處的戰線,感歎著說:“那樣的話,你就能進入坎普軍事學院,以你的才智進入魔殿學習不成問題。有你在坎普,神魔大戰里,科恩。凱達也不會勝得那麼輕松。” “高估我了吧!”科恩懶洋洋的回答,“不被趕出來,我就不會常常跟人打架,就不會這麼精于打架……也自然不能給你這些意見。” “你說得也對,一個人能擁有什麼技能,都是他的經曆所決定。”斯維斯公爵點點頭,“不過,如果你能改變心意的話,我們還有很多時間。我可以幫助你,讓你去經曆一些經曆過之後就能掌握一支大軍的事情……手握雄兵馳騁疆場,不也是一種豪氣嗎?” “早上起來穿軍裝,然後見到比自己等級高的人就行禮,看見比自己等級低的人向我行禮,我就得趕緊還禮,這種生活算什麼?”科恩呵呵一笑,“閉嘴吧!我還沒真瘋呢!” “餓了。”斯維斯公爵也不生氣,轉身就走,“我們吃早餐去。” 一路行去,兩旁的“士兵”無不用崇敬而畏懼的目光看著斯維斯公爵,因為一夜的時間,公爵就用果敢的行動將這些人折服。不但是布置防務,公爵還在夜里接連處死了十多個不尊軍令的人,刑罰力度的調整相當巧妙,既警醒了其他人,又不會讓人覺得他冷酷……這也是科恩對他最感興趣的地方。 早餐之後,斯維斯公爵就坐在花園平台邊,靜候斯比亞軍隊的到來,但一直等到日暮西山,前方都沒傳來任何消息。入夜之後,公爵叫人點起燈火,繼續等待著那支傳說中的斯比亞軍隊,表現出非凡的耐心。 整整一天過去了,他的神情也經曆了多種變化。 當然,公爵的這種變化是很細微的,不留心觀察的話,旁人無法發現。但科恩能發現,他坐在旁邊,有一口沒一口的品著紅酒,把斯維斯公爵隱藏在恬淡神情下的那一點迷惑、一點焦急、一點失望都盡收眼底。 沒有移動腳步,科恩就得到了一整天的娛樂。 又一夜過去,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到第一支救援的威爾斯飛行部隊到達之時,兩夜沒睡的斯維斯公爵連嘴唇都乾裂了。 “好家伙,有幾只這樣的東西,打獵的時候一定很爽。”躺在一旁的科恩眯著眼睛,看著從天上飛過的石像鬼部隊,“黑眼圈先生,危機解除,我也應該離開了。” “早知道留不下你。”斯維斯公爵淡然一笑,站起身來,“我送你。” “對嘛!這樣灑脫的性格才配你。”科恩呵呵一笑,跟著斯維斯公爵步下樓梯。 鎮心廣場上躺滿了受傷的貴族,仙尼亞正帶領著一群女眷照顧他們。她潔白的圍裙上沾滿了血跡,頭發也顯得有些散亂,但大家處于目前的這個環境中,旁人看起來,這些東西無損她一丁點的美麗,反而把她襯托得更為善良可愛。 陪著科恩路過的斯維斯公爵停下腳步,遠遠凝視著仙尼亞,嘴角慢慢逸出一絲微笑。 “要過去跟仙尼亞小姐說一聲嗎?”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斯維斯公爵轉過頭問,“你就這樣走了的話,會比較失禮。” “你覺得我們現在過去打斷她的工作合適嗎?”科恩輕聲回答,“跟她說上幾句無關痛癢的話當做告別,我又不會得到一個銅板的好處。” “你知道嗎?雖然你想把自己塑造成一個見錢眼開的商人,但你實際上並不怎麼喜歡錢。”斯維斯公爵搖搖頭,帶著科恩走向馬廄,“或者你能騙過其他人,但你騙不過我……你不必解釋,我絕對不會相信你把那些錢暗地里拿去救助孤寡。” “隨便你怎麼想。”科恩挑選了一匹最為神駿的棗色馬,“我就是我。” “沒錯,你就是你。”斯維斯公爵丟過去一個小徽章,“如果這場仗打起來,我有可能會馬上回國。你若有機會去布盧克帝國的話,可以到福克斯堡找我。” “找你干嘛?”科恩把徽章拿在手里掂量一下,“這東西不錯啊!” “那麼,一路順風。”斯維斯公爵沒有回答科恩的問話,只是叮囑說:“下次見面的時候,不要少了手腳什麼的。” 科恩哈哈一笑上了馬,頭也不回的騎著馬出了馬廄。 “跑哪里去?”沒想到剛到廣場,科恩就被仙尼亞逮個正著,這位小姐伸直了手臂站在馬前,“剛才就看到你們鬼鬼祟祟的走過去,果然是要一聲不響的偷溜啊!” “我說大小姐,我沒欠你什麼錢,現在要走也用不著特別通知你吧?”科恩笑著回答,“難道你看上我了嗎?看上我就明說嘛!我又不會害羞。” “呸呸呸,誰看上你了。”仙尼亞小姐臉上一紅,“那家伙臉上的黑眼圈……” “哦……原來是為這個。”科恩釋然,“我就說嘛!你心里果然藏著小秘密。” “哪有什麼秘密?我只不過是覺得好玩,想掌握這個手法而已。”也許是覺得自己的解釋非常牽強,仙尼亞小姐把頭一昂,“你這家伙,痛快點說出來!” “好吧!為了幫大小姐的愛情加油,我就把這個秘密的方法告訴你。”科恩伏下身去,輕聲的說:“其實那不是什麼厲害的傷勢,我只是把一種特殊的染料塗在手套上而已……” 聽到科恩這樣說,仙尼亞小姐的表情變得好奇怪,小拳頭捏的緊緊的。 “好啦好啦,你也別這麼生氣嘛!”科恩說出了一連串的藥草名字,“最後呢!也是最重要的一步,你必須加上你的十滴眼淚,而且是悲傷的眼淚五滴,歡喜的眼淚五滴,只有這樣,才能消除黑眼圈。如果你弄錯了什麼,那黑眼圈可就永遠也不會消失了……” “你這個家伙……居然想出這麼狠毒的染料。”仙尼亞小姐一字一句的說:“太可惡了!” “做不做全在你,我只是說出真實情況而已。”科恩一拉缰繩,“時間不早,我得走啦!” 快馬出了蝮蛇鎮,科恩在一片樹林中下了馬,先抱著肚子笑了個痛快,然後伸開手腳呼呼入睡。直到變成小鳥的白影飛到他身邊,他才打著哈欠站起來。 當天夜里,神魔分界線神屬一側,斯比亞帝國段。 早先出現在分界線上的斯比亞軍隊,都屬于一個臨時混編的軍團,為了震撼魔屬軍隊,這個軍團的名字就叫“魅影軍團”,它的指揮部就設在分界線上,距離土城大戰之後科恩軍隊撤退的那條通道不遠。經過這麼久的經營之後,以這條通道為主干,科恩把這片連綿的森林建成了一個龐大的後勤基地,但此次行動的作戰物資還是從後方運來。 “又殺了五個?這是怎麼回事?”指揮部里,一身筆挺制服的海爾特中將正在教訓手下人,“我早叫你們小心、冷靜!這些不是一般的俘虜,每一個都是可以換錢的!真是混球,你們刀光一閃倒是痛快淋漓,那好幾千枚金幣就飛了。傳我命令,再有濫殺俘虜的事情發生,我就要各團的指揮官好看!” “各部隊一定要嚴格執行中將的命令,沒有價錢好講!”他身邊的准將副官堅決的點頭擁護,然後回頭勸解長官,“不過長官你也知道,在這次行動中,中下級指揮宮大部分都是三十六部族出身,看到族人被殺戮的血淋淋場面,他們的頭腦難免發熱嘛!” “現在輪到我頭腦發熱,最後這些事情還不是要我來背?”海爾特中將怒氣稍減,冷哼一聲坐下來,“要不是看這仗還打得不錯,他們從上到下都別想好過。” “土匪啊!土匪!”這個時候,一個柔和的聲音傳進來,用戲虐的語氣自問自答,“這里不應該叫軍團指揮部,應該叫什麼?當然是海爾特山寨才對。” 海爾特中將微一錯愕,然後整個人從椅子上彈起來,嘴里大喊一聲:“立正……皇帝陛下好!” 一屋子的軍官嚇一跳,也不管手上正在做什麼,全部站起來面向門口行禮。 “免禮吧!各位都請坐。”換了皇家禮服的科恩陛下一步跨進門來,一頭黑發梳理得中規中炬,臉上帶著微笑,雙目炯炯有神,“我只能在這里待一會,誰把戰局給我做一個通報?” “你們做你們的事情去。”海爾特中將顯出上匪本色,一掌就把准備說話的作戰參謀推到旁邊,然後對科恩陛下咧嘴一笑,“是的,陛下,當然是我來通報。陛下請坐,請看地圖。” “目前的事態是這樣的。”在科恩點頭之後,海爾特中將指著桌面上的地圖,朗聲說:“我們一共出動了一萬余人的軍隊,已經將與我們國境對應的分界線清理乾淨了。因為是狩獵季節,所以我們遇到了不少狩獵隊,全軍抓了一千多名成年貴族,即將成為貴族的小屁孩子也有六百多人。” 沒有做出評價,科恩陛下只是輕輕點頭,“其他方面呢?” “部隊行動迅速,目前為止並沒有遇到魔屬正規軍隊組織的抵抗。”海爾特中將拿筆在地圖上標注出幾個地點,“我們已經在這些地方建立了穩固據點,情報系統先行一步,整個區域的情況都逃不過我們的監視。另外後勤方面正在加緊維修道路,保證物資運輸的暢通。” “預計在後續部隊到達的時候,我們能做好一切戰斗准備。”看到科恩沒說話,海爾特中將繼續講了下去,“參謀部的作戰計劃我們已經熟悉,我命令各級指揮官先于部隊到達這里熟悉環境,只待部隊到達就可以展開進一步的行動,作戰目標一定會達成的。” “目前看來,你們做得還不錯。”在海爾特中將說完之後,科恩陛下再次點頭,“我只是順道來了解一下,馬上就要離開。你們做事吧!海爾特將軍送我就行。” “送陛下!”軍官們再次行禮,海爾特中將跟著科恩出了房間。 “在你離開聖都之後,我一連接到大法官轉呈的三份訴狀,還有人繞開大法官跑到我面前告禦狀。”走出房間,科恩陛下輕聲對身旁的人說:;沮都是些德高望重的貴族,而他們要告的人卻都是你,海爾特中將,你知道為什麼嗎?” “不知道。”海爾特中將搖搖頭,一臉無辜的表情,“老大,我可什麼壞事都沒干。” “是嗎?在我舉行的皇家舞會上,一共有六名清清白白的貴族小姐被你手下的軍官氣挾持”,以至于傳出了些不好的流言。”走到一個空曠處,科恩陛下停下了腳步,“雖然沒有發生什麼不能挽回的事情,但你治下不嚴這一條卻是逃不掉,他們都要求我嚴厲的懲罰你。” “老大,我真的沒有做什麼啊!”海爾特中將嘿嘿笑著,“他們為帝國在刀山火海里闖,卻都打著光棍……都是我的兵,我看了心里也不好受。” “海爾特,你能把事情做得更完美一點嗎?”科恩沒好氣的說:“對于你的熱心我是沒什麼意見,可你知道你的手下都干了什麼?他們把那些小姐帶去某處,然後什麼都沒發生……這都什麼玩意?” “什麼!”海爾特中將大吃一驚,“他們什麼都沒做?” “你教他們做什麼了嗎?要知道索然無味的相處一夜又不讓人離開,是一件很詭異的事情。”說起這個,科恩就哭笑不得,“我靠,你的手下只知道打仗…… 如果他們做出點什麼來,哪怕只是強吻一下,或者搶條手絹什麼的……我就能把這事情處理得很美滿。現在呢!全被你搞砸了。幾個皇妃聽到這事,差一點笑斷氣。” “是是是,老大我明白了。”海爾特中將只能自歎倒黴,“我下次會做好。” “這是你說的哦!”科恩看看周圍,低聲說:“聖都的舞會多多,我也盡量給你們創造機會,但是你也別只顧著你的人,誰的手下不是在打光棍?” “明白。” “明白就好。”科恩陛下點點頭,恢複了正常的聲調,“但這次的戰爭,卻要你受些委屈。” “老大,其實說起來,一開始我也難以接受這種安排。”海爾特坦率的回答,“但後來卡羅斯那家伙給我算了一筆帳,我才認識到這樣的戰爭會很大幅度的減少部隊傷亡,也更加節約國力……老大,也只有你才能做出這樣的方案,我服氣,但我絕不會向卡羅斯那家伙低頭。” “你跟卡羅斯是天生的冤家嗎?你什麼時候看別人順眼了?算,不說這個了。”科恩拍拍海爾特的肩膀,“後面的事就全看你的了,我們沒辦法一口吃下太多的東西,你要懂得取舍,留下有用的,放棄那些看起來不錯卻不實用的東西。” “我知道,關于這次戰爭,我會著重在神魔分界線的實際控制上,把這里做成一個戰爭基地。”海爾特笑笑,“老大,這里都是很肥沃的土地啊!丟下種子就能長出糧食來。” “不能大意,對方有一個厲害的家伙在,他叫斯維斯。赫本。” “我已經看過情報了,他的確有一手,不過他是屬于布盧克帝國,而且是在游曆途中。我們此次攻擊的是威爾斯帝國,不會與他正面碰上。”海爾特正色回答,“關于這場戰事,方方面面我都考慮到了,老大你就放心好了。” “你能理解這些就最好不過了,放心,我會把更好的機會留給你的。”科恩戴上手套,“時間很趕,我得馬上回到聖都去……我要去打另一場戰爭。” “什麼戰爭?” “各個帝國的求婚使者齊集里瓦帝國,而我們的貝爾妮公主心里卻放不下任何一個人,于情于理,我都不能讓她嫁給其他什麼人……如果有人硬逼著她嫁,她會自殺的。”科恩淡淡的說:“我正等待著進一步的消息傳過來。” “這倒不出我的意料,可能是一場惡斗。”海爾特有些擔心,“可是老大,那是在其他帝國,你有把握嗎?” “有沒有把握都要做,大不了本少爺搶了貝爾妮公主走人,又不是沒搶過。” 科恩搖頭晃腦的說:“她……是菲謝特的未婚妻。” “老大,”海爾特第一次結巴,“菲謝特陛下已經……” “我知道,我現在也不跟你解釋什麼。”科恩爽朗一笑,“這個以後再說。”

上篇:第3章     下篇:第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