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5章  
   
第5章

秋高氣爽的季節,最適合射獵,這在斯比亞帝國也不例外。 在夏麥皇朝以前的時代,皇室就有在秋季舉行射獵的傳統,不過在夏麥皇朝後期,每年的射獵對象就由人變為了動物,范圍也僅限于皇家獵場。也就是在那個時候,所比亞帝國廢除了奴隸制度。 皇家圍獵,這在任何帝國都可以說得上是一個盛大的節日。 所以這樣狩獵,不但皇帝陛下本人、三位親王、四位皇妃都參加,還有任首都供職的高級大臣和外國使節一起去,在近衛軍的護衛下,參加狩獵的人們組成了一個非常龐大的車隊,浩浩蕩蕩的前往距離聖都百余里的皇家狩獵場。 在這其中,還有不少被邀請的貴族是舉家前往,因為皇家狩獵並不僅僅是狩獵而已,還包括了很多其他的活動,尤以最後一天的武宴最重要。家中有男孩的,都希望兒子能在皇帝陛下面前表現出傑出的武技;而家中有女孩的,部希望自己女兒藉著這個難得的機會,能跟某位皇妃見上一面……其中用意當然不言自明。 伹這帝國光複之後第一次的圍獵活動,卻似乎並不被皇帝陛下本人看重。皇帝陛下只出面主持了第一場圍獵的開場階段,之後就在他自己的大帳里批閱公文,又或者他在憂心國事……雖然陛下的舉動比較奇怪,但不管怎麼說,大臣們還是一致認為這是皇帝陛下的進步。其實,真實的情況只有幾個人知道,這位皇帝陛下只不過是科恩。凱達的幻獸阿布而已。 就算是和科恩一體連心的幻獸,阿布也只能裝裝一般的場面,要它完全學會科恩為人處事的神韻就太難了,所以還是少露面為妙…… 就在真正的科恩陛下從魅影軍團指揮部啟程回聖都的當天,狩獵活動已近尾聲。 自從上次從龍之島回來,科恩陛下的各種能力都在穩定增長,他不但擁有了更強的力量,還擁有了自創的武技和魔法,另外他和阿布的心靈聯系也更加方便和穩定……從最開始的幾十里,發展到現在的數百里。如果要勉強進行千里以上距離的聯系也不是不可能,但事後一人一獸都會累個半死。 就算是目前這樣的距離,也已經極大的方便了科恩,他可以悠閑的躺在白影的背上接收阿布傳來的消息,一邊享受穿云裂霧的飛馳,一邊指點阿布處理事情的不當之處。正事說完之後,一人一獸還有閑暇討論力克親王和西夫塔親王的未婚妻誰長得更漂亮一些…… 晚些時候,阿布騎馬外出,在射獵中完成和科恩的調換。而對于皇帝陛下的這種奇怪舉止,旁人早已見識過多次,就如同見慣了陛下身邊那位不時失蹤的侍女一樣。 “收獲不怎麼樣。”騎著小烏鴉,科恩陛下裝模做樣的射了幾只動物,然後意興闌珊的問後面的書記官,“晚上還有些什麼事?” “回陛下,您得參加今天夜里的篝火夜宴,這個宴會很重要。”盡職的書記官不善弓馬,早就累得氣喘籲籲,“還要嘉獎在此次狩獵中表現出色的貴族青年們,他們很出色。” “知道了,但願我能少發放一些獎品。”科恩陛下回頭,看到書記官滿頭是汗,微微一笑說:“畢竟不是行伍出身,你這樣子夠嗆。先回去休息吧!夜宴之前到大帳就好。” 在一眼看不到盡頭的連綿營帳中,只有皇妃們的四頂彩色帳篷緊挨在一起,當科恩拜望了自己的父親,輕手輕腳靠近菲琳皇妃的淡藍色帳篷時,卻發現里面很多人了。在哀歎自己“偷襲”失敗之際,陛下本人也不願意放棄這個聽牆角的好機會,因為這是他一向的愛好。 “菲琳姐姐的公事還沒有做完啊!當皇妃真辛苦呢!”這時候,在帳篷里說話的應該是古靈精怪的葳莎,科恩能想像出她一邊用手指捏弄著自己的小辮,一邊嘟著嘴說話的樣子,“菲琳姐姐,我最近做錯了什麼事情嗎?” “沒有啊!葳莎一直陪著我們,哪有做錯了什麼事情?”片刻之後,菲琳皇妃用輕柔的聲音回答說:“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了嗎?” “科恩哥哥這幾天對我好冷淡啊!今天早上,我想去問候他,誰知道被那塊大石頭給擋在外面。”葳莎的話里微帶不平,“然後我就跑去跟維素大叔告狀,誰知道維素大叔聽了還哈哈大笑,還有我父親啦!他也笑!哼!贏了藍玉血族就不關心我了。” 菲琳皇妃輕輕笑了一聲,並不回答她,應該是繼續埋首在公文中……科恩明白,雖然大家和葳莎的感情很好,但要真正論起私人情誼,菲琳卻不是和葳莎最親近的一個,所以對于這樣勸解的事,就得交給另一位皇圮來做,好在幾位皇圮合作很久,又都是聰慧女性,心中早已經有了默契。 “原來就為了這個啊!那麼,請允許我也笑你一下吧!”一陣腳步聲傳到科恩耳里,這應該是抱著琴倫公主的溫絲麗皇妃走到葳莎身邊,笑過之後,溫絲麗才說:“你原來的科恩哥哥,現在已經成為很多人的皇帝了。為了守護子民,他得考慮很多事情,當然不能隨時見你了啊!你看看我們的琴倫公主,這幾天也很少見科恩呢!” 科恩閉上眼睛,感知到琴倫公主正睜著明澈的眼睛,拉起葳莎的衣袖很認真的在點頭。 “琴倫寶貝好可愛,長大了之後,一定會是大陸上最美麗動人的公主。”葳莎笑著親了親琴倫公主的小臉,“科恩哥哥經常這樣嗎?好奇怪的,怎麼大家都不覺得?” 她也不是真的生氣,只是在私下跟幾位皇妃說說貼己話而已。 “這已經算是最正常的事情了。”菲琳皇妃合上公文,轉過頭來說:“你在聖都待久了就會明白,你的科恩哥哥啊!他奇怪的可不止這一點呢!而且最可怕的是,跟他待久了的人,也都會變得奇怪起來。” “才不信呢!”葳莎做了個鬼臉,“菲琳姐姐在跟我說笑,因為幾位姐姐沒有變得奇怪。” 離開聖都之前,幾位皇把就把手頭的公事處理得七七八八,這時所做的不過是一些例行批閱,所以大家的心態都是很放松的,加之營地四周景色怡人,連一貫嚴肅的菲琳皇妃也開起玩笑來。而駐步帳外的科恩,這時聽到女士們盈盈笑聲不斷傳出,也感受到了這份溫馨。 繞到前門,科恩對門邊站立的女官做個噤聲的手勢,一挑幕簾進了帳篷……不經通報進入皇妃的營帳,這種事也只有科恩才能做得出來,除了他,就連裝扮狀態下的阿布都不敢做出這麼突兀失禮的事情來。 除了正對布簾而坐的菲琳之外,帳篷里的幾位女士都是同時一驚,一起轉過頭來,幾張不施粉黛的清秀面龐,倒把科恩看得一呆。 菲琳皇圮穿著一身素白騎士裝,淡雅的面龐沒有一絲裝扮過的痕跡。看到進來的是科恩,她那晶瑩明眸中的一點驚異立即消散,轉而透出一股溫柔目光,醉人淺笑在線條清晰的雙唇邊慢慢綻放開去,引人親近的氣質神態跟她平時嚴肅的模樣大相逕庭。.靠著菲琳而坐的葳莎一手拿住一根小辮,另一只手支著額頭,清澈的雙眼正奇怪的看著科恩。坐在葳莎身邊的溫絲麗皇妃先是一楞,看清是科恩之後,驚喜之情不可抑制的從笑容中溢出,爾後想到剛才開玩笑時自己說話最多,夫君一定全聽見,于是微紅了臉頰,嬌瞠白了科恩一眼。 迪爾皇妃半斜在靠邊的躺椅上,和凱麗皇妃倚在一起看書,兩人同時抬起頭來的表情卻各不一樣,迪爾的神情中隱約透出一股期許,而凱麗的驚訝中帶有強烈的戒備,看到是科恩之後,兩人的表情當然都變成了歡欣。 而琴倫小公主才不管那麼多,光著腳在地毯上跑過,揮舞著雙手投進科恩懷里。 “琴倫有沒有乖乖的?”科恩哈哈大笑,先抱著琴倫公王轉上幾個圈子,然後走到幾位女士面前,“各位,難得有一點悠閑時光,不如我們出去走走吧?” “好啊!”菲琳先凝視科恩片刻,然後把目光微微偏移,“不過看你這一身裝束,應該是剛剛射獵回來吧!休息一會再去吧!” “沒問題。”科恩爽快的回答著,“你們應該在聊天吧!請繼續,我會安靜昤聽的。” “我們說的話可都是秘密呢!科恩哥哥來了,我們還怎麼聊得下去呢?”葳莎還不知道科恩有偷聽別人談話的習慣,而且也不想失去跟大家一起游玩的機會,“不過現在的陽光下烈了,正是出去騎馬的好時候,不如這樣,我先去為幾位姐姐挑選馬匹好了。” 葳莎一去,這段時間成天跟她在一起的琴倫公主也要去,正好給了余下眾人說話的機會。但四位皇妃誰都沒有急著開口,都想著把這個機會讓給他人,而科恩這會又只是看著她們傻笑,一時間帳里倒安靜了下來。 “聽說,血族的事情都處理好了,”好半天之後,菲琳皇妃才開口,“一切都還順利嗎?” “處理好了啊!一點問題都沒有,而且還有其他的收獲。”科恩呵呵笑,“菲琳,你害羞的樣子很漂亮啊!我很少有機會看到呢!” “我們什麼都聽說了哦!說你在斗場上取笑血族,敵人也就罷了,可是夫君你居然連“夜之靈伯爵”也要取笑。”迪爾皇妃放下手里的書走過來,把頭湊到科恩的耳邊,用戲譫的口氣說:“伯爵叔叔前天還跟父親商量過,說是等你回來要好好懲罰你呢!” “那只是演戲嘛!當然要逼真才行。”科恩轉頭看著迪爾,一臉的壞笑,“如果你所說的懲罰,就是像剛才那樣對著我耳心里吹氣,再多懲罰我也不怕啊……” “你、你亂說!”迪爾皇圮雙臉通紅,在另外三位皇妃的笑聲中急切的申辯,“我沒有!” “好了啦!難道說只允許你們開我的玩笑,而不允許我反擊嗎?”科恩趁機在迪爾皇妃臉上親了一口,然後一本正經的問大家,“對了,我出去這段時間里,家里有發生什麼事嗎?” “沒有什麼事情發生啊……” 溫絲麗剛剛回答了半句,科恩已經一個箭步沖到門口,用再嚴肅不過的語氣對外面守衛的女官說:“朕要與內政監督們商量國事,任何人都不見,不管是誰來了都給朕一律擋回。”然後他轉過身,沖幾位滿臉疑惑的皇圮們一臉得意的笑,“准備好了沒?這麼長時間不見,想沒想過怎麼補償我?” 皇家狩獵會最後一天的夜宴,實際上是一場演武大會。由于是在皇帝陛下前面比試,這個夜宴甚至比每年一度的皇家學院大考還要隆重,各家推薦出的子弟經過好幾天的騎射比試,遴選而出的優勝者將在今夜決出最後的勝負,優秀者將會得到皇帝陛下的嘉獎,跳過軍部直接入部隊任職。而在今年這個特別的年份里,備選者更有希望加入往年難以進入的近衛軍。 到夜幕降臨時,有資格參加夜宴的貴族和大臣們已經眾集到了皇帝大帳前的空地上,因為要遵循古風,所以他們都是偕同家人一起,按官職爵位排定的座次入座。熙熙攘攘中,眾人環繞著篝火,場地周圍已經坐了好幾百人。 無論男女,與會的客人都是一身勁裝打扮,盤腿坐在涼席上。與數百年前的先輩一樣,他們身前沒有餐桌,沒有餐具,只放一只大酒碗,外加一把切割食物的尖刀。數十堆篝火上架著當日獵到的野味,油脂不斷滴落,肉香飄散全場。 整個場景不但古風盎然,而且還顯得格外豪放。 一陣鼓聲響過,皇帝陛下和其他皇族成員自大帳中走出來,場中眾人轟然而起,卻並不行禮,只是整齊的揮舞右串一起放聲呐喊。巨大的呼喊聲向周圍傳開,引發場外近衛軍更加巨大的喊聲,直叫得營地外的野獸肝膽欲裂,也讓身處其中的人情不自禁的熱血翻騰。 科恩上前幾步,凝立于帳前平台前端,伸出手來一揮,呼喊聲慢慢停息下來。 “從古至今,勇武就是男兒本色!我斯比亞帝國曆代更是以武立國!”沉默片刻,氣宇軒昂的科恩陛下開了口,雖然沒有傳音魔法,但他那充滿激情的聲音,仍然清晰的回響在每一個人的耳邊,“此後,曆代君王開疆拓土,抵禦外敵,無一不是憑藉全體國民的尚武精神,時至今日,依然如此!” “神佑陛下!神佑斯比亞帝國!”場中,無數只手在忘情的揮舞。 “繼承古風,遴選武士,以皇帝的名義,我宣布……夜宴開始!”科恩再上前一步,接過內侍長手里的大酒碗高高舉起,炯炯目光在場中掃過,喊一聲,“各位,乾!” “神佑陛下!”眾人舉起酒碗,哄然回應,“乾!” 所有人都是一口喝乾碗里的酒,之後傾碗呐喊,場面極為熱烈。當然,這其中也包括了不少女士的咳嗽聲,其實這還算好,還有個別女士被酒嗆到而憋得滿臉通紅。 因為一切都必須遵從傳統,所以皇帝得先請維素親王夫婦坐下,再請兩位哥哥坐下,在這之後,陛下和皇妃才能坐。 含笑坐下後,科恩看看身邊幾位勁裝打扮的皇妃,火光映照之下,只覺得幾位皇妃的臉龐或嫵媚、或俊秀,一個更比一個風韻卓越,不由得心情舒展,先前場中眾人大呼“神佑陛下”而引起的不快也煙消云散了。 “好好看著下面。”趁倒酒的機會,菲琳輕聲提醒夫君,“他們快要比試了。” “你們都坐近一點,干嘛要那麼遠?”科恩拿著酒碗,目光放到場中,嘴里卻答非所問,“我還想知道哥哥們的妻子坐在哪里呢!” “真是拿你沒辦法呢!”菲琳臉上透出幾絲紅暈,雖然害羞,但心里又不忍有違君意,于是只有招呼皇妃們坐近。 這時候,司儀大聲唱出一長串的名字,兩組青年從場邊魚貫而出,都是赤裸上身,下身著火紅武士褲,分列在雨側面對怒視。 “啊呀!打群架,這個有看頭。”科恩呵呵一笑,把手里的半碗酒一口喝乾,大喊一聲,“還等什麼……開始!” 既然有了皇帝陛下的命令,兩組青年自然可以無視場邊的司儀,紛紛吼叫著沖上,三十多人撞在一起,打成一團。一千人串頭上下飛舞,雙腿左右疾掃,“劈啪”之聲不絕于耳,才過片刻,就有數人倒下,更多的人哪怕是被打得傷痕累累,也不肯俊退半步。 “怎麼不打臉……”科恩嘴里小聲念叨著,難掩臉上失望神色。 他的神態讓人忍俊不禁,但皇妃們又不好笑出聲來,憋得十分辛苦。只有不太懂事的琴倫公主用迷惑不解的目光看了這個又看了那個,無法理解。 “夫君不用著急,這只是開場而已,參加的人都是在前幾天射獵里表現一般的人。”為了安慰科恩,凱麗皇妃輕聲說:“真正好看的在後面呢!” “是嗎?聽了你這句話,我又充滿期待了。”話說一半,科恩突然把頭一轉,“這麼熟悉,莫非這場夜宴是你安排的?” “夫君這話多新鮮啊!我不管誰管?”雖然嘴里說著這樣的話,但凱麗皇妃的心里卻是甜滋滋的,因為科恩畢竟注意到了自己的付出,這比什麼獎勵都強上百倍。 “是是是,知道你辛苦了。”科恩對凱麗微微一笑,接著把頭偏向溫絲麗,“跟我說說,誰是我哥哥的妻子?” “左手第七個火堆之後,那位穿純白武士服的小姐,就是力克親王的未婚妻了。”溫絲麗皇妃柔聲回答,“至于我們的另一位未來嫂嫂,坐在右手第三個火堆後,她穿著淡紫色的武士服。” “是嗎?都是很端莊溫柔的小姐呢!”科恩隨著溫絲麗的話移動目光,“旁邊的人是她們的家人吧!怎麼,也有人參加後面的比武?” “親王的夫人,家里怎麼可能不派出人來參加比武?”迪爾說:“不過她們家推舉出來的子弟算是有骨氣的,兩個小伙子都不肯接受我們先前給予的官職,說是要讓皇帝陛下你親自給他們嘉獎呢!” “好,我會滿足他們的。” “你可別亂來,這兩家可都是我們家的世交,不同于一般貴族。” “誰說我要亂來?”科恩呵呵一笑,“你們就看著吧!” 司儀一聲大喊,場中比斗結束,最後還站立著的四名青年同時停手,向科恩遙遙行了個武士禮。 “好!”科恩長身而起,抓起內侍手里的錦袍就隔空丟過去。 四件毫不著力的錦袍包裹在金黃斗氣之中,從空中旋轉飛出,最後分毫不差的蓋到四位勝出者裸露的上身,殘余的斗氣化為一根根金色線條,還在錦袍上盤繞不止。眾人見此先是一呆,然後爆發出震耳欲聾的喝彩聲。 “謝陛下賞賜!” “歸座。”科恩把手一擺,“下一場!”

上篇:第4章     下篇:第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