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6章  
   
第6章

接下去幾場是使用武器的比斗,先行比試弓弩,獲勝者都得到皇帝陛下賞賜,之後才是最驚險的,雙方要使用木制武器對打。科恩已知道兩位未來嫂子的親人是要參加這一場,順著她們既擔心又期待的目光一瞟,看清了那兩位站在人群中,即將成為皇室外戚的青年。 第一場戰刀比試結束,在如雷的喝彩聲中,獲勝者捧著科恩賞賜的鑲金戰刀退下,兩位手持長槍的青年走了出來,遙相站立。 司儀一聲准備,兩人拉開架勢,其中一位白衣武士把長槍一橫,卻擺出一個讓科恩感到很熟悉的起手式。 這動作科恩從小時候就看慣了,心里當然明白是怎麼回事,轉頭看向力克親王,正好力克親王轉頭也向弟弟看來,兩人相視一笑。 再看被西夫塔親王關注的那位,雖然只是肅立場邊,但手里的木劍樣式卻與西夫塔親王日常使用的長劍一模一樣。 兩位親王多年前就是狩獵夜宴中的佼佼者,手下的功夫極為到家,有他們的私下傳授,這兩位青年獲勝當然不成問題。不過皇妃們也說過,這兩家外戚的身分並不顯赫,科恩想要給予他們更高的賞賜,只是普通的勝利卻顯得不足。 “你們聽清了,從現在開始,”稍一考慮,科恩想到了辦法,回頭對場中眾人說:“每一場的勝者,我會在回到聖都之後親自考察,技藝出眾的,朕重重有賞!” 青年們等的就是皇帝這句話,當下大聲回應:“遵命!”司儀開始的命令還沒喊完,場中的兩名長槍武士大喊一聲,沖到場心殺成一團。兩人勢均力敵,一時還難分勝負。 “看你,又亂來了吧!”溫絲麗皇妃輕聲說:“這樣不會太著痕跡了嗎?” “我在幫你們的忙。”眼睛看著場中的激斗,科恩隨意的回答,“難道我還怕他們知道?” 聽了科恩的回答,溫絲麗皇妃知道夫君另有打算,也不再說什麼,專心看著場中的厮殺。 雖然兩人的長槍都是軟木制成,外面還包著沾有紅粉的厚布,卻絲毫不減比試的激烈程度。白衣武士步伐靈活,長槍劃出的圈子非常小,對手每剌出一槍的時間,他都能刺出兩槍,無奈臂力不夠強勁,錯過好幾次絕好的機會。 反觀他的對手,雖然槍法不如白衣武士精妙,但槍勢沉穩,力道猛烈,從不輕易移動腳步,僅憑藉腰力臂力,每一擊都能帶出“呼呼”不止的風聲,防守時特別善于利用槍尾招架,白衣武士先前有好幾次刁鑽的攻擊,就是被他用槍尾封住。 在旁人擔心不已的時候,力克卻微微一笑,拿起酒碗對科恩晃晃。 一口酒還沒下肚,場中形勢就起了變化,白衣武士的對手大吼一聲,搶身掄出一個半圓,向白衣武士橫掃過來。“噗!”的一聲,白衣武士勉強架住,卻被強大的力量震得腳步輕浮,踉艙後退。對手見機會難得,當即躍入空中,居高臨下的一槍刺向白衣武士左胸! 白衣武士毫不驚慌,用槍尾在地上一撐,突然加速脫出對方的攻勢,這之後旋身過來,手臂伸展,斜出一槍反刺上去,沾滿紅粉的槍頭點到對方胸口—i對手身體魁梧,又是凌空飛擊,被點翻之後失去平衡,白衣武士的槍身立即就被壓彎! 如果槍身折斷,對手難免血濺當場,場外好手想出手相救卻也來不及了,眼看禍事即將發生,好幾位女士不能自禁的出聲驚叫。 白衣武士大喊一聲,飛身而起,接連三腳踢在對手前胸,“碰碰碰”三聲悶響,對手魁偉的身體反倒被他硬生生踢上去,側著身體摔倒一旁。 數人上去扶起傷者,檢查一下,沒有什麼嚴重的傷勢,司儀就把這一場的勝利判給白衣武士。在場的人都是消息靈通之輩,又被白衣武士靈敏的反應折服,當即歡聲雷動。而科恩卻搖搖頭,狠盯了一眼坐在下面的總聯絡官……這位白衣武士的凌空連踢腿法,是科恩以前絞盡腦汁想出來教給瑪法的。 總聯絡官無奈的聳聳肩,對皇帝抱歉一笑,那臉上的表情分明在說,反正這小子都算是老大你的親戚,橫豎我又沒有便宜外人。 加之身邊的迪爾皇妃一聲輕笑,讓科恩明白這事情是由皇圮們在暗中安排,心里除了無可奈何,還是無可奈何。 因為這場之後的勝者要跟陛下交手,所以司儀並沒有令其向科恩行禮,立即開始下一場,分別著紅藍服裝的兩名劍手抱劍登場。坐在皇帝身側的西夫塔親王借敬酒的機會,對科恩微微一笑,向他示意場中穿藍衣的劍手才是自己的小舅子。 科恩則以眼色回應。 即使是在複古的夜宴斗場上,兩名劍手在站定之後還是相對施禮,不像其他人那樣沖上去就開打,所穿的服裝是對襟東腰的武士袍,也比其他人顯得文雅。 神屬各國的武技之中,都以劍的地位最高,用劍者不但要勤練武技,還要有一定的文化修養,甚至在斯比亞帝國皇家學院學習的文生,都必須在劍技合格後才能畢業。平民百姓出身的武士只能用其他兵器,至于海爾特等人幼年時可以用劍,那純粹是沾了科恩的光…… 紅衣劍手提步上前,木劍在身前虛砍一記,星星點點的斗氣布滿劍身。木制劍身很難附著斗氣,他這一手要得非常漂亮,周圍觀戰的人群中傳出一片贊歎。 而面色沉靜的藍衣劍手卻只把手中木劍緩緩提起,用劍尖遙指對手,雖然是凝立原地,衣角卻在有節奏的晃動著。 還沒正式開始,就已斗了個旗鼓相當,連科恩陛下也看得興致盎然。 “小心了!”紅衣劍手提醒一聲,快步沖上,劍身一橫,切向藍衣劍手右肩。 藍衣劍手立劍格擋,“噗!”的一聲悶響,兩把木劍撞在一起,劍身上的零星斗氣向周圍激射而出。喝彩聲中,兩人各退一步,旋身上前再戰。 這次纏斗,兩名劍手卻是越打越快,飛旋之中,撞擊聲不斷。兩人身邊都是滾滾劍影,周圍的幾堆篝火受到劍氣壓迫,火苗不停的搖曳,時而收縮,時而暴漲。場中不時飛散出了幾點斗氣,顯示出兩名劍手高超的武技。 正看得有趣,一位披甲掛劍的軍官擠到場邊,向科恩打個手勢。科恩微微點頭,跟身邊的皇妃交代幾句,轉身走進大帳。 “皇帝陛下,”軍官遞上一個卷軸,“這是剛剛收到的里瓦急報。” 拆開看過之後,科恩的雙眉不由皺起,不住在帳篷里走著圈子。 “發生什麼事了?”緊跟著進來的菲琳皇圮見狀一呆,在她的印象中,科恩已經很久沒遇到值得皺眉頭的難題了。 “現在還能發生什麼事情,自然是貝爾妮。艾賓浩斯的婚事了。”科恩淡淡一笑,把卷軸遞給菲琳皇妃,“神屬聯盟之內除了我斯比亞帝國外,其他六國都已經派出了求婚使者,其中居然有四位是親王。而貝爾妮只是里瓦帝國年紀最小的一位公主,雖然她美貌嫻慧,但如果只是單純求婚的話,各國似乎都用不上這麼豪華的陣容。” “夫君的意思,是不是擔心他們會有其他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雖然目前沒有證據,但他們一直討厭夫君倒是真的。”菲琳皇圮看完卷軸,體會出夫君話里的隱意,“現在這段時間,正是斯比亞恢複國力的關鍵時刻,我們一定得小心提防他們。” “我前段時間還在奇怪,為什麼坦西帝國的卡爾。尤里西斯親王要提前歸國, 原來他是要半途去赴這個約會。』科恩低頭看著腳下的地毯,“在這個時候,六國位高權重的使者,借求婚為名在里瓦聚集,這到底意味著什麼呢?” “會不會是去瓜分從我們這里得到的情報?”菲琳皇妃才說出這個假設,自己又立即推翻,“雖然那東西非常誘人,但也不用出動親王級別的人物啊!” “不是因為這個,也不是因為求婚,難道他們是為了聯合起來孤立斯比亞? 不會不會,雖然斯比亞國力與日俱增,但還達不到讓所有國家感受到威脅的地步……“科恩繼續走著圈子,突然停下腳步,十分嚴肅的看著菲琳皇妃問,”里瓦現任皇帝多大了?“ “現任皇帝五十七歲。”菲琳皇妃回答,之後流露出震驚的表情,“他們不會是想非正常的取得帝位吧……那里瓦太子怎麼辦?還有另一個皇子呢?” “里瓦太子是個無可救藥的蠢貨,在我的印象中,他雖然知道身為太子的艱難,但卻只會逃避和發泄,就連貝爾妮的言談之中都透露出對他的極度失望。” 科恩淪哼一聲,“根據一向的情報顯示,他的三個妹妹嫁人後都沒閑著,各自培養黨羽,一心想扳倒太子自己當女皇。至于另一個皇子,倒是真的與世無爭,不過,與世無爭的人遇到事情也沒有什麼反抗的能力。” “所以,幾個公主想當女皇?”菲琳皇妃睜大了眼睛,“那老皇帝怎麼辦?” “你也知道他老了,在某些人心里有一句俗話,叫做老而不死謂之賊。對付一個賊,當然就可以用簡單的手法。”科恩右手做了個切割的動作,“里瓦皇帝啊!你們夫婦養的好兒女……可憐的貝爾妮公主,她有這樣的哥哥姐姐,真是不幸到了極點。” “我總覺得他們想在現在動手的話,會不會太快了一點?站在第三方的角度來看,這個時候的確不是動手的好機會。”菲琳皇妃向侍衛招手,叫他拿過地圖來,“夫君,我覺得你的看法不是很對,就算他們要動手,也不會請所有的帝國去吧!這樣無異是與虎謀皮。” “你看看地圖吧!”科恩指著地圖說:“里瓦帝國是個大國,一面臨海,陸地方面從地圖上看,是跟四個帝國接壤,分別是斯比亞、波塔、坦西和班塞,而里瓦與奧馬圖的國境最近處還不到三十里的距離,所以實際上是跟五個帝國接壤。” “然後呢?” “里瓦帝國的軍權分散,軍方將領一部分依附權貴,另一部分對皇權爭斗持觀望態度。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里瓦帝國的某些人要圖謀大事,僅憑手里的那點力量,很快就會被其他人聯手誅滅。”科恩臉上露出一絲冷笑,“于是,這些人只能走一條路。” “借助外力?”菲琳皇妃放在地圖上的手有點顫抖,“他們還真敢?” “親愛的,很抱歉。”科恩握住菲琳皇妃的手,柔聲說:“這個世界上,就是會不時發生這樣丑惡的事。l”看你說的,我是你妻子呢!“菲琳皇妃對夫君笑笑,然後低頭分析,三一個已經出嫁的公主,連太子在內,一共是四方勢力,如果他們是在分別拉攏一個接壤的帝國……難怪會有四位親王參與。而云路帝國和加洛帝國,他們距離遙遠,最多搖旗呐喊,最後只能喝點殘湯吧!” “他們畢竟是在干大事,而不管是誰笑到最後,都需要神殿的承認才可以。 所以有這兩個小國家加入,事情就會順利很多。“科恩坐到書桌旁邊,”不過,他們事後酬謝的條件是什麼呢……能同時吸引四個帝國加入,這代價肯定不會少。“ “難道夫君你想得到這份獎勵嗎?”菲琳皇妃莞爾一笑,“又沒人請斯比亞加入。” “還需要人來請嗎?我可是貝爾妮公主的哥哥呢!”科恩搖搖頭,“至于這份獎勵,不管那四位野心勃勃的家伙給出什麼東西,我都不想要。” “這似乎不是你的性格。”菲琳皇妃用懷疑的目光看著夫君,“沒好處的事情你會做?” “在我回答你的問題之前,我先問你一個問題。”科恩臉上的笑容逐漸淡去,“我是貝爾妮的哥哥,那麼我對貝爾妮的父母有什麼義務嗎?” “這個,不好確定。”菲琳皇妃想了想,“一點點吧!如果貝爾妮公主開口求你的話。” “那麼,如果我們猜測的這件事已經在謀劃之中了,我們有阻止這件事情的義務嗎?”科恩又問,“換個說法,以斯比亞帝國的力量,我們能阻止這件事的發生嗎?” 沉默了好半天,菲琳皇妃滿臉痛惜的搖了搖頭。 “做為帝國第一內政監督,我要求陛下放棄阻止這件事。”菲琳皇妃看著科恩,“但做為你的妻子,我請求你救出貝爾妮公主,因為她只愛菲謝特。” “放心好了,我不但要救出貝爾妮公主,連這里……”科恩的手掌按在地圖上里瓦的位置,嘴里擠出一句話,“連這里我也要定了!” “可是,我們之前的計劃里並沒有這一步,帝國國力和軍力都有限。”看到科恩的這個表示,菲琳皇妃這一驚可不小,“如果此時強行插手,那就會打亂我們全盤步驟。” “沒有其他辦法,我們的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科恩拿手指敲著額頭,“如果讓其他帝國的勢力進入里瓦帝國,就會極大的制約我國後方。就算這幾個帝國不進入里瓦,我們也每時每刻都要提防新的里瓦皇帝或者女皇。那段邊境一馬平川,根本就無險可守。” “這樣說來,我們遲早都有一戰?”菲琳皇妃歎口氣,“這樣的局面太殘酷了。” “讓我想想吧!盡量想出一個既能讓我放心,又能讓貝爾妮可以接受的辦法。”科恩沉聲回答,“原來還以為能偷偷懶,可現在看來,在金沙薩的利普是被夾在一群親王當中,勢單力孤啊!那家伙又不敢明里求援,只好寫了這份加急文書過來。” “一個爵位低微的外交大臣,怎麼爭得過四位親王呢?不過現在要派誰去比較合適?父親肯定是不能離開,而另兩位親王的婚禮又迫在眉睫,根本脫不開身。” “你面前不是站著一位合適的人選嗎?”科恩微微一笑,“不管是對付神族魔族,還是對付王公大臣,又或者是市井閑人,本少爺都是一樣的好使。” “就知道你閑不住。”菲琳皇妃白了夫君一眼,“我們把父親請進來吧!安排停當之後,你就可以去里瓦處理這件事了。” “你放心好了,他們不會馬上動手,而我會盡快處理貝爾妮公主的事趕回來的。”科恩握住菲琳皇妃的手,“我不但要趕在哥哥們的婚禮前回來,還要趕在你們第一次坊間棗會前回來,我要好好看看你論戰群儒的風采。” “這可是你說的。”菲琳笑意盈盈的說:“如果到時候回不來怎麼說?” “回不來的話,任你處罰。”科恩湊近菲琳,“可我要是趕回來了怎麼說?” “趕回來了,我就……”菲琳突然低下頭去,露出頸邊一截雪白的肌膚,聲音微弱得幾乎讓科恩聽不清,“就任你輕薄好了。” 一說完這句話,沒等科恩反應過來,菲琳皇圮已經飛也似的逃離大帳。當她再次跟著維素親王進來時,臉上的紅暈還沒有散盡。 大帳前的空地上不斷傳來轟然喝彩聲,三個人就在這樣嘈雜的環境下研究著複雜的局勢,到事情大體上安排妥當之後,前面的比試已近尾聲。 “就這樣吧!”維素親王對科恩點點頭,“你早去早回。” “好的。”科恩陪著父親走向帳外,“我再給留在這里的大臣貴族們提個醒。” 帳篷外,最後一場比試已經完成,獲得勝利的幾名貴族青年一字排開,正站在平台等待皇帝陛下的賞賜。科恩大笑著走上前,向他們一一賜予精工打造的武器,旁觀人也發出陣陣喝彩。 “你們幾個都不錯,回聖都之後,先到近衛軍衛戍軍部報到。”科恩揚聲說:“先別想做官,都給我先到訓練場上摸爬滾打,合格了之後才能穿上軍裝!” “是的,陛下!”雖然沒得到官職,但幾位青年心中清楚,皇帝陛下絕不會虧待自己。 群臣紛紛上前向皇帝道賀,其中一位中年貴族特別興奮,連聲向皇帝陛下進言,“現在前方有戰事,不如將今晚每場都得勝的貴族青年都編入軍隊,也好讓他們為陛下效力……” “你說什麼?”科恩臉上的表情一楞,問他,“前方何時有戰事?” 聽到皇帝這句話,熙熙攘攘的人群立即安靜下來。雖然軍事方面的消息被封鎖,但在場的貴族們都多多少少的收到些風聲,誰都知道皇帝陛下在用兵…… “神魔分界線上……”這位貴族一時還沒反應過來,還反問皇帝,“不是打起來了嗎?” “大膽!”維素親王心知科恩的的意思,擔心科恩處罰太重,于是出言訓斥,“帝國現在欣欣向榮,正是全力恢複國力之時,你居然敢輕言戰事!” “陛下……”冤大頭貴族終于明白過來,“陛下恕罪,小臣多喝了幾杯,頭昏腦脹才胡說八道……” “念你初犯,削去一級爵位,扣一年薪俸,禁足反省半年。”科恩冷冷說道,“在此期間,一切事務由你子輩處理。” 周圍的人都倒吸一口涼氣:削去一級爵位,這處罰可不輕,從今以後,可不能再說有關戰爭的事情了…… 科恩和維素之所以會聯手演出這一幕,是因為這場戰爭注定要失利……至少在名義上是會失利的。而現在的斯比亞帝國卻是一個等同于新近建立的帝國,那些被重新喚醒希望的國民,怎麼能接受第一決戰事失利的消息? 所以,戰爭的消息,一定要嚴密封鎖!

上篇:第5章     下篇:第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