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7章  
   
第7章

第二天,當參加狩獵的斯比亞帝國的貴族們跟在皇家儀仗後向聖都進發時,他們的皇帝陛下也在旅途之中,只是目的地不同而已。 當然,既然是皇帝,那麼科恩陛下所乘坐的交通1具在速度上就此他們的快得多,也更加具有震撼力……當普通人看到一條白色巨龍緩緩降落在龐大的戰艦甲板上時,他心里會是什麼感受? 一聲清越的龍吟之後,白影緩緩收起雙翼,憑空出現並蔓延開的一團白色的霧氣,逐漸籠罩住她巨大的身軀,當這霧氣消散之後,一身黑色裝扮的科恩出現在船首甲板上,已變成人形的白影靜靜佇立在他身側,雙手把放身前,目光低垂。 一群身穿白色軍服的軍官迎了上去,站定之後,居中一位身材削瘦的將官才獨自步出隊列,把握拳的右手橫放胸前,向科恩行禮說:“斯比亞帝國海軍副司令長官,兼第一艦隊司令長官,少將山德偕麾下將領恭迎皇帝陛下!皇帝陛下日安!” 他的話說完之後,後面的軍官們才同聲說:“恭迎皇帝陛下……陛下日安!” “稍息!”科恩陛下仿佛剛從睡眠中醒來,懶洋洋的還了一個軍禮,“多日不見了,各位都還好吧?不過看你們穿起一身筆挺的軍服,就知道你們應該混得還不錯。” 這些有資格來迎接科恩陛下的將官,都是多年前跟隨科恩南征北戰才爬到現在位置的,在他們心目中,科恩陛下永遠沒有科恩長官來得親切,也更加不會習慣一位嚴肅的皇帝。而科恩陛下的心里何嘗不是這樣的想法?于是這個肅穆的迎接儀式,注定會徹底蛻變成了閑話家常。 皇帝陛下一句話,就讓剛才嚴肅的氣氛崩塌,在場的大多數將官都情不自禁的嘻笑出來。 看到科恩陛下跟每位軍官都開過了玩笑,山德少將才上前說:“陛下,既然您已經上了船,我們是不是應該全速駛往目的地?” 科恩點點頭,向其他軍官揮揮手,“你們都去餐廳等著我,我跟山德有話要說……我沒到場之前,你們不准偷吃東西!” 軍官們大聲答應著,嘻嘻哈哈的下了甲板。而科恩帶著山德,按老規矩上了了望台。 在這個秋季,兩人眼前的海水也變得不再那麼美麗,那些永遠不會停止翻湧的浪花夾帶著大大小小的泡沫,在視野中起起伏伏的延伸出去,一直和遠處的天空連接起來。上下都是一片讓人心情郁結的灰蒙,其中還不住透出絲絲陰寒。微帶咸味的海風從天邊而來,在風帆間穿越之後吹拂在臉上,竟然能讓人感覺到一些凜冽。 科恩陛下的手放在圍欄上,眼睛盯著破浪而行的船首,嘴里淡淡的問了一句,“安排好了?” “全部安排好了,在接到陛下的命令時,第一艦隊正在進行遠航訓練。”山德少將點頭回答,“主力是六艘主力艦,十艘快攻艦,十艘運輸艦,兩艘補給艦,出動的船只全是戰斗裝備。運輸艦上還帶有總數六千人的陸戰部隊,兩千翼人飛行部隊,加上各艦的充裕兵力,完全可以保證陛下此去里瓦帝國的安全。如果有事發生,艦隊可以在三個鍾頭之內靠岸。” 科恩沒對山德少將的彙報做任何評價,只是指著海面上的軍艦問他,“感覺怎麼樣,有這樣的一支海軍歸你指揮?” 此時的海面上,規模龐大的艦隊正在掉轉方向,尖銳的船頭不停切割著浪濤,激起一片片白色的水花。 “每當我看到自己指揮的這支艦隊,心里就有很多想法。”山德少將用低沉的聲音回答,“在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整個水族連自己的肚子都填不飽。而現在,我手里的幾支艦隊一次遠洋訓練,途中所消耗的物資就夠讓當年的水族吃個心滿意足……只可惜艦隊一直在外海訓練,陛下,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出現在世人面前揚眉吐氣?我們這口氣,已經憋很久了!” “當艦隊出現在世人面前的時候,就是我向魔屬聯盟全面宣戰的日子,不過這天也快到了。”科恩笑笑,“各國賠償給我們二十萬奴隸,我從中分出五萬給海軍,你接到計劃了嗎?” “接到計劃了,不過我覺得海軍並不缺這五萬人,因為海軍有自己培養人才的軍校。”山德少將回答說:“這麼短的時間里,他們也只能被訓練成海軍的陸戰部隊,而且在沒有奴隸的斯比亞帝國里出現純奴隸的部隊,多少有些讓人看不透。” “不但是海軍,各個軍種都分配到了一定數量的奴隸兵員。他們雖然是奴隸,但這些人的求存欲望是最強烈的,就看我們用什麼辦法把這種欲望發掘出來。” 科恩看了看山德說:“我們新招收的三十萬新兵都是農家子弟,雖然老實善良,但骨子里卻少了那一份凶悍。以這樣的兵員組成軍隊,雖然有經驗豐富的軍官帶領,卻也會不可避免的逐漸走向中庸沒落。” “陛下的用意是……原來在計劃的最後一頁,那十級軍功是陛下定的?” “不全對,我本來只定三級軍功,但軍紀總監那條老狐狸卻把三級拆成了十級。要論了解人性,我還是有所不及。”科恩哈哈一笑,說出了重點,“對整支軍隊來說,這二十萬人就是一副苦口的良藥,在十級軍功的激勵之下,他們會如同當年的神屬聯軍第九軍團一樣奮發。而他們的進步又會刺激到其他部隊……雖然是農家子弟,可誰也不願意讓奴隸給比了下去吧?” “陛下,我想你的苦心,還不止是這一點吧?”雖然語氣比較平淡,但山德卻知道自己對科恩的計策心悅誠服,“普通的奴隸能憑藉一級級的軍功擺脫自己悲慘的命運,得到十級軍功的人,還可以把家人帶到斯比亞。這個事情傳出去的話,恐怕每年都會有無數的奴隸跑來斯比亞帝國,有了新加入的人,這種激勵的體制也會繼續存在下去。” “你說對了,我就是要在適當的時候把這些人放回故地,讓他們以自由人的身分把家人帶回來,也讓其他人眼紅心癢。”科恩用手指在圍欄上輕輕敲擊著,“我要把這個死氣沉沉的世界攪亂,攪出死亡,也攪出希望。” “這個……我現在有個私人問題。”山德的話停頓了一下,然後才輕聲問,“如果水族現在才擁護陛下,陛下會不會這樣對待我們?” “這條規則適用于那些到現在為止還沒有歸附我的人,而你的水族嘛!”科恩轉頭看著山德,微笑著說:“恭喜你們,因為水族早一步上了船。” 實話實說之後,也不管山德少將是不是滿意,科恩陛下就笑著走下了望台。 一天之後,兩艘造型極為普通,掛著斯比亞國旗的中型軍艦駛到里瓦帝國的領海內,並按照外交禮儀停留聖靈石軍港外。相互的信息通聯之後,里瓦海軍這邊派出一艘近海戰艦前去引導,讓兩艘斯比亞軍艦慢慢靠上這個里瓦帝國最重要的軍港。 斯比亞的第一艦隊全部停泊在不會被人發現的外海,這兩艘軍艦是艦隊里唯一可以拿出來見人的“精銳軍艦”,而且為了不引起別國的恐慌,水兵們還緊急拆除了艦上的一些裝備。 才三罪上碼頭,側向艙門就被打開,數百名陸戰士兵就在軍官的號令聲中魚貫而下,不過碼頭上的里瓦軍人並不慌張,因為這只是斯比亞帝國求婚使者的護衛隊而已。 護衛隊里,誰也沒穿盔甲,士兵軍官都只著一套嶄新的海軍禮服,白色的布料上一塵不染,金黃色的黃銅紐扣熠熠生輝,精工打制的華麗軍刀斜掛在左腰上。 兩條閃動著金屬光澤的銀色勳帶從軍服第二粒紐扣處牽出,在胸前繞一個半圓再連到右肩的肩章尾部,成功的在線條生硬的軍服上增添出一道和諧的曲線,也讓這些軍人的形象顯得和藹可親。 科恩陛下搖身一變,成了斯比亞帝國派出的求婚使者……銀月湖子爵。他深知形象的重要,所以在挑選護衛隊成員時也特別留意。眼前這些身形健美的七兵們連身高都差不多,而且全是氣宇不凡的青年人,連目光也很平和。 不管是誰,當他看到這樣一支部隊的時候,都只會露出微笑,不會心存疑慮……而實際上,在這支人數五百的護衛隊里,沒有一個人不是戰功累累的精英戰士,那些一般程度上的高手,充其量只能當他們的陪練。 辦好了必須的公文,護衛隊再從軍港守軍那里借出三百匹馬,之後就大張旗鼓的護著銀月湖子爵上路了。在前往金沙薩的路上,沿途的里瓦國民都是以一種極為自豪的心態看待這支隊伍,其中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們的小公主殿下實在是太美麗了,美麗到所有帝國都派出專門的使者來求婚!至于前些日于也打這經過的那個斯比亞外交大臣,他的級別一定是不夠。 里瓦首都金沙薩,皇宮後花園,日頭西斜,風拂葉動。 里瓦帝國小公主貝爾妮。艾賓浩斯殿下一手支著頭,安靜的坐在平常喜歡的涼卓里,輕握在另一只手中的五彩羽扇正在無意識的搖動,冰清目光久久凝視在涼亭外波光粼粼的水面上。至于內侍長送上的幾份純金打制的禮單,卻一直疊放在白玉石桌一端,沒有動過。 菲謝特。夏麥的身影正不斷在貝爾妮公主心頭浮現,一會是他微笑著走近自己,一會又是他和自己娓娓交談。可無論這記憶是從哪里開始,最後都會定格在樓車濺血的那一幕上,讓貝爾妮公主的心一陣陣刺痛……但貝爾妮公主卻無法自制的去想起他。 放下羽扇,貝爾妮公主的手指又摸到了袖口中暗藏的一支比尾指還細小的利刀上,嘴角露出一絲微笑。到昨天為止,六國求婚使者到齊,其中有四位使者是親王,不管他們和自己的哥哥姐姐有什麼私底下的交易,自己都注定要被嫁出去雖然科恩答應幫自己解決這件事,但那僅屬于一個不可能達成的願望。自從科恩當上斯比亞的皇帝以來,這個帝國就不被當權大臣們所喜歡,神殿更是對斯比亞有很深的成見。在這樣的情況下,身為一國之君的科恩當然要先考慮與各方的關系,自己跟他的一點私交,又怎麼可能與國家大事相提並論? 就算是科恩真的要幫忙,他又能用什麼藉口來阻止自己出嫁?難道他也派人來求婚嗎?在這樣的情形下,他也只能派一位外交大臣來敷衍自己一下……貝爾妮公王撫摩著那截冰冷的金屬,心里卻沒有恨意,也沒有絲毫的恐懼,有的,只是一點夾雜在不舍之中的期盼。 有人放輕了腳步走近,這個謹慎的動作讓貝爾妮公主心里覺得好笑……為什麼要放輕腳步呢?怕驚動自己嗎?即使是小心翼翼的走近了,最後還不是要說話? 仿佛是印證貝爾妮公主的想法,腳步聲在她身後停息下來,遲疑了片刻,一個刻意被壓低的女聲響起,“公主殿下,內侍長傳報,有使者想見您。” “只有我在這里,你不用壓低了聲音說話。”貝爾妮公主沒有回頭,迷蒙的目光依然徘徊在遠處,“溫特哈爾,作為一個沒有實權的公主,我也只能給你這一點短暫的自由了。” “公主殿下,您別這樣說。”看著這位比自己還要小一些的公主的柔弱背影,女將軍那顆往日無比堅定的心也充滿了酸楚,“您應該起來四處走走,那對您的身體有好處。” “免了吧!就是有了健康的身體又能怎麼樣?”貝爾妮公主坐直了身子,“溫特哈爾,到他們做最後決定的日期還有幾天?有那麼多親王到來,姐姐們一定忙壞了吧?” “回稟公主殿下,距離最後決定的日期大概還有五天的時間。”溫特哈爾回答,“我聽說從今天晚上開始,幾位公主殿下府邸,還有太子府上都有歡迎宴會。” “溫特哈爾,”沉默片刻之後,貝爾妮公主緩緩轉過了身來,臉上露出一絲無奈的苦澀笑意,“你何必要用這樣謹慎的態度跟我說話呢?難道說在這出嫁前的最後幾天時間里,我連你這唯一能陪伴我的朋友都要失去了嗎?” “公主殿下……”跟貝爾妮公主的目光一接觸,溫特哈爾身體一晃,跟著單膝跪下說:“請公主恕罪!” “為什麼要突然請求我的饒恕呢?”貝爾妮公主輕輕一笑,“是有人收買你嗎?他們給你什麼?說出來給我解解悶吧!” “沒有人來收買我。”跪在地上的溫特哈爾將軍垂下了目光,表情極為痛苦,“我知道公主心里在想什麼,可我現在卻……我卻連一點辦法都沒有!只因為是公主的兒時玩伴,就時時受到公主照顧,但在公主需要幫助的時候,我卻只是個沒有用的廢人!” “看你說的,我還沒有感謝你呢!”貝爾妮公主走上去拉起溫特哈爾,T此時此刻,有你在我身邊,我心里好受多了。我再不奢求什麼,只希望能平靜的渡過這幾天。” “要不然,”溫特哈爾回望著公主,用極微小的聲音說:“我帶公主逃離……” “有用嗎?那是在給父母抹黑。”貝爾妮公主面帶微笑的否決了女將軍的這個提議,“一樁令所有人都滿意的婚姻,這是身為女兒的我唯一能回報他們的事情,我們不能這樣做。” “可是公主您……”溫特哈爾又氣又急,“科恩那個混蛋!不講信用!” “這也怪不得他,有哪一位瀕臨絕境的人,他的身邊會不冷清呢?好在我心中還有一盞明燈,並不會感到驚慌。”貝爾妮公主挽起女將軍的手,臉上看不到一丁點的悲戚,“這樣不冷不暖的日子最適合接見人,我們走吧!去看看又是哪一國的求婚使者來檢驗貨物了。” “抱歉,我來得比較急,沒有問清楚內侍長。”貝爾妮公主的表情越是正常,溫特哈爾心里越是擔心,但卻苦于沒辦法救公主脫出困境。 “那又有什麼分別呢!”貝爾妮公主手一伸,握住一片從上方飄落下來的紅葉,歡欣的神情在她臉上綻放開去,像一個無憂無慮的爛漫少女。 拐過幾個彎,經過一條長廊,貝爾妮公主來到了會見外客的一座建築之外。 等候在門外的內侍連忙高聲通報,“貝爾妮。艾賓浩斯公主殿下到!” 內侍的話音剛落,背對廳門的那位使者就俐落的轉過身來,微偏著腦袋向貝爾妮公主行了個注目禮。雖然是一頭金黃色長發,還有一雙湛藍的眼睛,但他嘴角的那一絲微笑,卻把他的真實身分清楚的顯露出來。 “在下是銀月湖子爵,是斯比亞帝國皇帝陛下的特遣求婚使者。”看到貝爾妮公主在發呆,科恩輕聲提醒說:“見過公主殿下,祝願殿下芳華永駐,我國陛下也要本使向公主問安。” “特使安好。”貝爾妮公主雙眼中蒙上一層蒙朧的水氣,悄悄收起手上的紅葉,用微微顫抖的聲音回答,“也謝謝科恩陛下的問候。” “小使一定會把公主的謝意向我國陛下轉達,不,應該說,公主殿下一定能親自向我國陛下表達謝意,因為有我這樣一位使者來求婚。”科恩上前兩步,露出一個自大的笑容,然後看著溫特哈爾說:“這位一定是名聞天下的女將軍了,傳說中的軍中玫瑰,今日一見,果然是不同凡響。” “特使過獎了,末將當不起這樣的評語。”貝爾妮公主知道眼前這人是科恩,但女將軍卻不知道。她心里雖然非常盼望科恩派人來,可當這個如同他主人一樣“惡劣”的使者真正站在面前的時候,溫特哈爾的氣卻不打一處來,以至于鼓起眼睛狠狠的瞪了科恩。 “這是我國陛下的禮單……請等等啊!”科恩裝模仿樣的在兜里摸了摸,“哎呀……不見了呢!公主殿下,我背給你聽可以嗎?” “這可不是小事,哪有求婚使者把禮單弄丟了的?”聽到這分明是調侃的話,溫特哈爾將軍實在忍不住的反駁,“難道不怕以大不敬的罪名法辦你嗎?” “哎呀!不要這樣凶巴巴的對待我嘛!求婚憑的是誠意,又不是比錢多。” 科恩呵呵一笑,“就算要法辦,也是斯比亞皇帝法辦我。” “特使別擔心,小小的禮單並不是什麼問題,但兩國外交無小事,還是要告訴我父皇才行。”貝爾妮公主當然清楚科恩的用意,臉上露出由衷的笑意,轉身對內侍吩咐,“去稟報父皇,就說斯比亞帝國特使有急事請見。” “是的,公主殿下。” 科恩向貝爾妮公主微微點頭,對她的心智贊許不已。

上篇:第6章     下篇:第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