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8章  
   
第8章

“哈哈哈哈,只聽說科恩陛下在幼年時有丟三落四的習慣,沒想到專程來求婚的特使也能弄丟了禮單。”人還沒到,一陣暢快的笑聲就從重重簾幕後傳來,“像這樣一位粗心的求婚使者,也有信心要求朕把寶貝女兒嫁到斯比亞帝國?真想早點見到。” 隨著這中氣充沛的聲音,一隊內侍簇擁著身著皇服的老者走到科恩等人面前。 這老者中等身材,雖然面目清腥,但卻精神矍鑠,舉手投足之間,自有一股身為皇者的威儀席卷周圍。他的目光掃視過來,當看到含笑而立的科恩時,有一絲不易被人察覺的驚訝在眼中閃過。 “見過皇帝陛下。”科恩手放胸前微微躬身,行了一個晚輩禮節,“祝願陛下身體安康。” 老皇帝還沒開口,一位盛裝的貴婦人又從簾幕之後走了出來,緩步走到皇帝身邊,先對皇帝行了一禮,再回頭過來大聲訓斥科恩,“斯比亞求婚使者,你好大的膽子,見了我國皇帝陛下竟然不下跪,還以晚輩的身分行禮,你眼里還有里瓦帝國嗎?” 里瓦皇帝本人並不出言阻止,他面帶著別有深意的含蓄微笑,只是用平和的雙眼看著科恩,像是要看他如何應對。科恩直起身子,掉轉了目光去看著這位貴婦,從這位女人剛才的話語里,他已經大致猜到了對方的身分。特別是站在身邊的貝爾妮公主沒有出聲,還微微的低下了頭,那就說明這是她眾多姐姐中的一位。 這位貴婦大概二十五、六的年紀,從梳理的發式來看,她應該是一位夫人,長得還不錯,皮膚細膩,體態撩人。打扮得也還得體,穿著一件手工精細的淡綠色長裙,裸露在外的雙肩上披著一件華貴的彩紗,不多的幾件首飾把她襯托得更加冶豔照人……但科恩卻極為厭惡她的緊身衣,那東西把她的胸前雙乳高高托起,還擠出一條觸目驚心的懸空溝壑。 “此行我雖是以私人身分前來求婚,但卻全權代表科恩。凱達陛下。在我出發之前,皇帝陛下一再交代本人注意自尊,萬不可向人行大禮。如果讓我國陛下感覺到吃了虧,那麼本人的小命可就保不住了。”科恩臉上保持著微笑,“如果公主殿下覺得我國皇帝陛下見了里瓦皇帝也應該下跪,我跪跪又有什麼關系……但是公主殿下,你是否了解,我這樣做了的話,後面的發展似乎會比較讓人意外。” “小小一個使者,竟然敢威脅我?”上前一步,貴婦打量科恩的目光之中帶著些許陰狠,“你最好弄清楚一個事實,斯比亞帝國並不是能領導神屬聯盟的強國,你們的軍隊也並不是天下無敵的勁旅。僅憑現在的國力,貴國的科恩陛下似乎還不能欺凌到里瓦頭上。” “公主殿下過慮了,說到這個威脅啊!在我的理解里,這種手段其實是一種巨額投資,而且帶有相當大的風險。”科恩一本正經的搖著頭說:“而在我和公主殿下之間,卻是往日無冤近日無仇,我何苦要威脅公主?我完全不具備這個動機,所以,請公主殿下寬心。l“弄丟了禮單,你要怎麼解釋?”眼看無法誤導科恩,貴婦又換了另一種方式,一自古以來,求婚者最為注重誠意,哪有人不備禮單去求婚的?平民百姓的婚姻都要講個正式隆重,你既代表科恩陛下,那麼我們就可以把這件事,看成是科恩陛下對整個里瓦帝國的輕視。” 本該是正主的里瓦皇帝,對兩人針鋒相對的態勢卻置若罔聞,他呵呵一笑,徑自坐到桌邊坐下,還招手把貝爾妮公主叫過去,親自剝出一顆水果放到她嘴里。 而貝爾妮公主似乎也並不擔心科恩會落在下風,先笑眯咪的吃了水果,再轉過身來興致勃勃的觀戰。 “這個禮單嘛!其實並不是我弄掉了,而是我國皇帝陛下根本就沒寫,弄掉了這個說法也只是一種保密的手段而已。”說到這里,科恩面向里瓦皇帝,“請陛下讓閑雜人等回避,本使才好說出禮物清單,以示我國皇帝陛下對這件事的慎重。” “這個世界真是變得奇怪了,哪有送人禮物還要隱瞞的?六國求婚使者都是在皇宮大殿上手持清單,高聲唱出禮品目錄的。”貴婦淡淡一笑,垂下目光,用手整理了一下披在手臂上的彩紗,“看你一副鬼鬼祟祟的樣子,這些禮物也不是什麼正經東西吧?” 科恩給出一個無所謂的神情,眼睛還看著窗外,並沒回答貴婦這句話。 “事情也不盡是如此,總有例外發生。”這個時候,倒是一直置身事外的里瓦皇帝開口了,“隨侍祭司何在?出來為長公主說說這種例外的事情。” “是的,陛下。”簾幕處轉出一個身穿白袍的年輕祭司,站到貴婦身邊說:“長公主殿下容稟,凡是包含了神族物品在內的贈送、奉獻,除了當事人之外,不能讓其他人知道。” “我還想起一件事。”還沒等貴婦反應過來,科恩已經把目光投射到她身上,嘴角露出一個愜意的笑容,“長公主殿下,你剛才好像還說,斯比亞帝國的禮物不是什麼正經東西?你可以問問這位祭司,如此評價光明神族賜予的神聖物品,當事人會受到什麼樣的懲罰?” 聽到科恩這句話,就算是目中無人的長公主也止不住的後退一步,眼中流露出濃重的恐懼。站在她身後的白衣祭司更是低著頭,連一個字都不敢說……身為神殿祭司,他沒有在長公主褻瀆神族時出言阻止,公主身分高貴,就算被處罰也不會太重,而他卻只有死路一條。 “小孩子不懂事,聽我接見使者就要跑來湊個熱鬧,說話有得罪的地方,特使請別見怪。”在凝滯的氣氛里,里瓦皇帝站起來向長公主擺擺手,“好了,這件事就當沒發生過,你去陪你母親說說話,朕還要跟特使商量正事呢!你們也都退下。” 里瓦皇帝最後一句話是對那些“閑雜人等”說的,房間中的人很快地退了下去,只剩下種恩、里瓦皇帝還有貝爾妮公主。里瓦皇帝對科恩一招手,請他到桌邊就坐。里瓦皇帝心里並不知道這位特使就是科恩,但科恩跟長公主的一番對話卻讓他印象深刻,不說科恩以退為進讓長公王鑽進套子,就說科恩在皇族面前侃侃而談的氣度,都不是一般人能具備的。 “小使逾越了。”科恩坦蕩一笑,坐到了里瓦皇帝對面。貝爾妮公主知道科恩一向心高氣傲,換個地方與人,這句告罪的話是絕對不會說出來的,于是向科恩投來感激的一瞥。 “特使年紀輕輕就有這份氣度,實在讓朕意外。”里瓦皇帝端詳著科恩,嘴上緩緩的說:“以前只聽說斯比亞帝國出傑出的武將,沒想到還有特使這等人物。 銀月湖子爵,非常生疏的名字啊!科恩。凱達,這個孩子真是很會為我們創造驚喜。” “陛下過獎,小使沒有其他長處,就是會要要小聰明而已,因為與科恩陛下性情相近,所以才攬到了這個差事。”科恩臉上保持著笑容,“如果方便的話,請容小使說出禮物名錄。” “先是送給貴國的禮物。”看里瓦皇帝沒有異議,科恩說了起來,“我國送上精工打造的黑鐵兵器十柄、頂級盔甲三十副、布匹錦緞五十車,以及各種特產一百車,請貴國笑納。” “實在難得。”里瓦皇帝頷首笑說:“貴國光複以來,還是第一次送出禮物吧?朕居然會有這個榮聿,真是謝謝了。” “再是送給貝爾妮公主的私人禮物。”科恩接著說下去,“我國四位皇圮送出五色霓裳一套、精靈斗篷一襲、幻彩魔晶首飾一套、稀有玩物十件。三位親王送出頂極出行馬車一架、駿馬二十匹、上古遺存書籍一箱。還有琴倫公主的禮物,小公主殿下花半個月時間,親手編制寶石桂冠一頂送給貝爾妮公主殿下。” “真是難得的厚禮,特使歸國時請轉達我的謝意,特別感謝琴倫公主。”貝爾妮公主微微點點頭,不動聲色的回答著。 “不過,我怎麼沒聽到有神族物品呢?”里瓦皇帝微微一笑,“騙人可是壞習慣。” “神族物品是我國皇帝陛下送出的,絕無虛假。”科恩伸手從懷里掏出一個小盒子,微微放大了聲音,讓偷偷站在牆角的人能聽清楚,“而且,這還不是一般意義上的神族物品。” “哦?這麼珍貴嗎?”里瓦皇帝看看眼前的盒子,“女兒,打開這個盒子,讓膚看看。” “是的,父皇。”貝爾妮公主拿過盒子,小心的揭開上面的封印,輕輕打開盒蓋。 一片只有手指長短的潔白羽毛,緩緩自盒底的絲絨上浮起,冉冉上升,一直升到三人眼睛的高度才懸停下來。一圈圈米粒般大小的白色光點在羽毛上顯現出來,並向四周擴散著飛出,一路散發著柔和的光亮,穿過三人的身體,穿過那重重的簾幕,甚至穿過一堵堵牆壁。 “這是……這是……這是……”里瓦皇帝用手指著這片羽毛,驚訝到結巴起來。 這是神族長公主羽翼上的羽毛,科恩去天堂之島時曾經花心思“明搶”了好幾片這樣的羽毛,其他四片被鑲嵌在發飾上送給妻子。在挑選禮物時,科恩發現這片羽毛開始散發潔白光點,想到沒有其他用處,乾脆拿了來做人情,卻沒想對其他帝國的皇帝有如此的震撼力。 “這是我國皇帝陛下還未登基之時,神族公主親手賜予我國陛下的聖潔之物。 陛下您是絕頂聰明之人,當然知道這聖潔之物來自哪里。”看到里瓦皇帝的表情,科恩一聲長笑,一種為帝國、為皇帝而無比自豪的意味在話語里表露無遺,“當今天下,只有我國陛下得到了這個待遇,其他帝國不要說擁有,他們何曾見過這聖潔之物一眼!” “科恩。凱達陛下太會出難題了。”注視羽毛良久之後,里瓦皇帝收回了目光,他搖了搖頭,長歎了一口氣,“這樣舉世無雙的禮物,叫里瓦帝國如何敢收?女兒,放好。” 貝爾妮公主用手指把羽毛輕輕捉住,小心翼翼的放到盒子里,然後推還給科恩。 “這不是送給貴國的,只是科恩陛下送給貝爾妮公主的私人禮物。”科恩解釋說:“在光明神族公主賜予這物品的時候,科恩陛下就已經說明將來要送給其他人,而神族公王當時是默許了的。而且我國的四位皇妃,每位都有一件鑲嵌了這物品的發飾。所以陛下就不用擔心,貝爾妮公主收下這禮物絕對下會有麻煩。” “連斯比亞帝國的四位皇妃都有?”里瓦皇帝一楞,“這樣說來,這聖潔的物品有五件?” “陛下您知道,我不能在這件事上對您說謊。”科恩聳聳肩膀,用平淡的語氣回答說:“我以前在四位皇妃那里看到四件,加上今天又看到一件,所以我只能說我國陛下手中至少有五件。誰知道科恩陛下什麼時候又能拿出那麼一、兩件來呢?” 聽著科恩的話,里瓦皇帝沉默了下來,看著桌上的小盒子出神。 雖然在和里瓦皇帝談話,但科恩敏銳的感知一直在探知周圍的情況,就在展示過這片羽毛之後,窗戶下偷聽的兩個人中有一人離去,而另一邊的牆外又有一人加入,藏身在重重簾幕後的那個人一直沒動。 “特使能說出此行真正的用意嗎?”好半天,里瓦皇帝才抬起目光,“科恩陛下不遠千里的讓你給朕拿了這件神族物品來看,到底是有何隱意?” “這真的是一件禮物啊!科恩陛下賦予的,也只是一種單純的祝願而已。如果陛下您非要小使說出個隱意來,小使也只好說說自己的猜測了。”科恩雙手交握說著話,突然把眼光一斜,“皇帝陛下,有爬蟲在牆角呢!” “這宮廷已有多年沒有整修,有幾只蟲子也屬正常,我這身子骨僵硬得很,又懶得叫下人打掃了。”里瓦皇帝眼中精芒一閃,“如果特使心里厭煩,隨手拂去就是。” “這個……小使一向都是做些處理文件的事情……”科恩萬沒想到老皇帝會讓自己動手,一時大感為難,“小使……當然是沒有這個能力了……” “沒有這個能力,還能來求婚嗎?”老皇帝淡然一笑,“如果連這點事情都不替朕做,那特使就只能打道回國了……怎麼一點都不替老人家著想呢?朕年紀大了,很多事不能自己去做啊……” “陛下是在享清福,當然不用自己做,小使願意代勞。”看老皇帝這樣說,科恩答應了,但隨後嘴角一抿,面露難色,“只不過,小使並非農家子弟,分不清害蟲益蟲,如有差錯,豈不是罪孽一樁?” “蟲子就是蟲子,哪有好壞之分?”旁邊的貝爾妮公主羌爾一笑,“父皇都討厭。” “還是女兒知道朕的心意啊!”里瓦皇帝呵呵一笑,拍拍貝爾妮公主的臉。 “既然如此,小使就魯莽了。”低頭一禮後,科恩的身體一個斜翻,電閃般向前掠出,右手突入重重簾幕之中—下只聽“喀嚓”一聲,躲在幕後那人的脖子已被科恩捏碎!接著抽出那人腰間短匕掠向牆邊,“噗”的一聲,持匕右手破窗而出,外面立即響起一聲慘叫。 當門外那幾個持劍護衛沖進來的時候,科恩已經料理完了窗下那兩個內侍打扮的偷聽者,然後笨手笨腳的笑著爬窗回來,站到里瓦皇帝身前再行一禮,“皇帝陛下,蟲子沒了。” 科恩說完坐下,饒有興致的看著那幾個從自己側翻時就出現在里瓦皇帝身邊的蒙面武士。 “你們這群廢物,居然沒有發現有歹人偷窺,還要勞煩他國使者出手料理,要你們這等廢人何用?”里瓦皇帝看一眼沖進來的護衛,口氣平和的下令,“斬。” 話音剛落,一名蒙面武士從里瓦皇帝身邊躍出,手中銀光一閃,幾名持劍護衛齊齊倒下。 “查清這幾只蟲子的來曆,誅滅九族。”里瓦皇帝長身站起,豪邁氣概撲面而來,“特使好身手,不知有沒有興趣陪朕到禦花園中一游。” “那是小使的榮幸。”科恩笑答,“陛下請。”

上篇:第7章     下篇:第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