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9章  
   
第9章

里瓦皇帝游興極濃,他挽了貝爾妮公主的手,帶著斯比亞的“特使”,一口氣轉了小半個禦花園。 他走起路來腳步沉穩有力,說起往事來也把場景敘述的繪聲繪影,無論從哪一方面來觀察,旁人一點也看不出他是位年近六旬的老者。 他不提偷聽者的事,科恩當然也不會冒然提起,但從里瓦皇帝事前事後的處理手法來看,他對這樣的事情早就了然于心。 他讓科恩出手料理那幾只“蟲子”,也並不一定是臨時起意,因為後來出現在他身邊的幾位武士都是高手,發現有人偷聽是不成問題的……這位皇帝,似乎在隱藏什麼東西。 “在每一片天空上,都有翱翔的雄鷹,這話說得沒錯。”來到湖邊游船上,里瓦皇帝做個手勢,讓科恩坐下,“以前只聽人說科恩陛下怎樣怎樣,卻一直遺憾沒有見過,今天看到特使的表現,倒能推測出幾分科恩陛下行事的作風……果然有趣!” “看父皇你說的,女兒以前就跟父皇說了科恩哥哥那麼多的事情。”貝爾妮公主撒嬌說:“難道父皇不相信女兒所說的話嗎?” “誰叫你要認科恩陛下做哥哥的?小妹妹替哥哥說好話不需要任何理由,朕心里當然要把你的話打個折扣。”里瓦皇帝拍拍女兒的手,笑著說:“還有早先來到的斯比亞外交大臣,他行事中規中矩,完全看不出有科恩陛下的風范嘛!” “並不是每一個斯比亞帝國的官員都能有科恩哥哥那樣的性格啊!父皇在欺負我。”貝爾妮公主一癟嘴,轉頭吩咐那幾個跟上的蒙面武士說:“開船。” “像陛下這種氣度不凡的皇帝,也是小使平生僅見。”科恩笑咪咪的回送一句恭維,“就算說到談笑用兵、當機立斷的氣度,陛下您也並下比我國陛下遜色啊!” “特使太客氣了,科恩陛下是一位風度翩翩的少年君主,朕只不過是個遲暮之人而已。”里瓦皇帝微微一搖頭,把話引到正題上,“像是神族物品這樣奇特的禮物,朕就算想破腦袋也拿不出來啊!不知在特使的猜測中,科恩陛下是想表達一種什麼樣的用意呢?” “其實,我國皇帝陛下的用意很明顯吧!”科恩看看在水面上擴散的漣漪,“送上這一片神族公主大人的羽毛,只是為了向陛下您證明,現在的斯比亞帝國與光明神族的關系非同一般。我國陛下做出的很多事,哪怕是旁人看來很奇怪的事,都能得到光明神族的支持和理解。” “科恩陛下受光明神族青睞的事,朕知道一些。”里瓦皇帝接過貝爾妮公主遞來的酒杯,“聽特使這樣說,科恩陛下一定是又打算做奇怪的事了?怎麼貴國的外交大臣只字未提?” “外交大臣是代表帝國來辦公事的,而我是代表科恩陛下來辦私事的,他不知道也屬正常。”科恩也接過了酒杯,“至于說到這件奇怪的事情,連我這個特使也有點難以開口。” “求婚有什麼難開口的?”里瓦皇帝笑笑,“難不成科恩。凱達陛下想娶我女兒?” “當然不是,不說凱達陛下的婚姻已經非常美滿,就從貝爾妮公主的角度來考慮,凱達陛下也不會這樣做。”一開口就要說出自己的名字,科恩心里非常別扭,“凱達陛下知道貝爾妮公主目前並沒有心儀的男子,雖然討厭前來求婚的人卻不得不嫁,同時也清楚皇帝陛下您必須嫁出貝爾妮公主……所以就命小使前來解決這個難題。” “說得詳細些,老年人腦筋不靈活。”里瓦皇帝抿了一口酒。 “我……銀月湖子爵……斯比亞帝國求婚特使,在這里代我國某位皇室成員向貝爾妮公主求婚。”科恩正色說道,“希望得到皇帝陛下首肯。” “某位皇室成員?”里瓦皇帝又楞住了,“是哪一位?” “這個……”科恩聳聳肩膀,臉上流露出非常不好意思的神情,“具體是哪位,我也不是太清楚啦……科恩。凱達陛下也沒有詳細說明。” “你這是在戲弄朕!?”一聽科恩的回答,滿臉怒色的里瓦皇帝拍案而起,他慢慢靠近科恩,眼神中陰晴不定,“叫你帶來光明神族物品當禮物,只不過是個威脅!” “陛下猜錯了,那件禮物並不是個威脅。”科恩微微昂起頭,“這只是科恩。凱達陛下在向陛下表明決心!其他六國的求婚使者,不管他們怎麼想,也不管他們為誰而求婚,他們都注定要空手而歸!” “咚”的一聲,站在旁邊的貝爾妮公主手上的酒壺掉到了船板上。 公主殿下先前還一直在想,科恩會用什麼好方法讓自己脫離苦海,直到這個時候,她才回過神來,原來對于自己的事,科恩也沒有穩妥之策……不過為了自己,他竟然要與六國求婚使者正面沖突,以強勢壓迫六國放棄求婚!或者,他還需要與自己的父皇沖突。 兩行清淚流下,貝爾妮公主蹲下身去撿起了酒壺,向兩人告罪離開。雖然極力掩飾著不受自己控制而流露出的情感,但在場的兩人都是聰明絕頂的人,貝爾妮公主心中的一系列變化,絲毫都逃不過他們的眼睛。 女兒離去讓里瓦皇帝想到了什麼,他臉上憤怒的神情漸漸隱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慎重,轉向科恩說:“特使,你老實告訴朕,朕的小女兒是不是有了心上人?” “是。”科恩點頭。 “他們兩人……都是真心相愛的嗎?” “是。”科恩再點頭。 “對方……現在還不是皇室成員?”里瓦皇帝的聲音低下來,“告訴我他的情況。” “科恩陛下告知小使,這位年輕的皇室成員,現在身處在一個非常複雜的環境之中,肩負著一項極為艱巨的使命,成功與否,與斯比亞帝國今後的命運息息相關。所以科恩陛下不能泄露有關他的一切信息,更無法命他親自前來求婚。” 科恩正色說:“但科恩陛下命小使轉告陛下,陛下以斯比亞皇室的名義向您保證,這位不能泄露名字的皇室成員堪稱人中龍鳳,放眼天下,除了這位青年,再無一人能配得上貝爾妮公主!” “科恩陛下這麼說嗎?”里瓦皇帝露出一個奇怪的笑容,“為了替一個不能泄露名字的人向朕的女兒求婚,科恩陛下竟然以斯比亞帝國皇室的名義保證?” “是,以整個皇室的名義。”科恩胸膛一挺,“雖然沒有說什麼,但維素。凱達親王、力克。凱達親王、西夫塔。凱達親王、琴倫。凱達公主、凱瑟翎。海格太後與四位皇妃都送上了精心准備的禮物,各位皇室成員已經用行動向皇帝陛下您做出了證明。請陛下您,三思。” 里瓦皇帝依著欄杆佇立,雙手環抱胸前,目光流連在遠處,不知在想什麼。 而在此刻,躲在船艙里的貝爾妮公主已經哭成了一個淚人兒,她父皇雖然被科恩的話弄了一頭霧水,但貝爾妮心里卻明白科恩所說的是哪一位“皇室成員”,或者說,那是一位“前皇室成員”。 一想到這個人,貝爾妮公主心中又苦又澀,眼淚哪里還控制得住? “雖然這件事聽起來匪夷所思,想起來難以理解,但科恩陛下卻是拿出了十二萬分的誠意。凱達陛下說過,我們什麼都不要,我們什麼都不插手,我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為了成全這兩位的愛情。”科恩放緩了語氣,“在這塊大陸上,世事紛爭,人間萬象,一段純潔的感情更顯得彌足珍貴。也許在當世,就只有這麼一對……陛下,請您首肯了吧!” 里瓦皇帝再次轉過身來看著眼前這個特使,一種陌生卻又熟悉的感覺油然而生,雖然面上不動聲色,但心里卻懷疑起這位“特使”的身分來,心念電轉之下,求婚特使這張誠摯的臉漸漸與科恩。凱達的形象重合起來。 刹那間,出現在老皇帝心中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殺了此人,保里瓦帝國數十年平安!就算殺錯,也去掉斯比亞帝國一根大梁! 里瓦皇帝低頭又一想,不管這人是不是科恩。凱達,自己卻沒有能當場格殺此人的把握。就算調來近衛軍殺了這人,斯比亞帝國勢必傾舉國兵力前來報複,面對那支天下無敵的隊伍,里瓦帝國拿什麼來抵擋?更別說里瓦國事不順,其他帝國一直虎視眈眈,一個弄不好就是聯軍壓境的局面,里瓦帝國得不到任何好處,反倒會落得個分崩離析的下場…… 再想到自己幾個難挑大梁的兒女,老皇帝撫欄長歎一聲,良久無語。 “貝爾妮自小就聰慧懂事,知道體諒他人,是朕最喜愛的一個孩子。但自從她成年以來,朕就很難再看到她的笑顏。”露出一個苦笑,老皇帝對科恩說:“做為貝爾妮的父親,朕何嘗不想她一生無憂,快快樂樂的渡過每一天?無奈卻被這帝國拴住了手腳:心有余而力不足。” 科恩從老皇帝的眼睛里看出他思緒起了變化,當下也不插嘴,任他說。 “特使以前認識朕的小女兒吧?”看科恩點頭,老皇帝重新走回座位,“今天與特使起爭執的是她大姐,爭強好勝的里瓦長公主。三位已嫁做人婦的公主平時不怎麼關心妹妹,這次對貝爾妮的婚事表現出異乎尋常的熱心,卻天真的以為膚什麼都不知道。” “里瓦國事,小使不好插嘴。”科恩敷衍說。 “感覺不好開口吧?就連你這局外人也看得出來。”老皇帝呵呵一笑,“光明神族待朕不薄啊!讓朕做了近三十年的皇帝,還給了朕這樣乖巧的一個女兒。” “那是陛下您的福氣。”科恩最厭惡有人提到神族,但這時卻發作不得,“只要得到皇帝陛下的首肯,貝爾妮公主的幸福就得到保證了。至于其他帝國,請陛下讓小使去解決。” “科恩陛下給朕送了一件好禮物啊!雖然說是貝爾妮自己找的一個哥哥,卻肯為了貝爾妮付出如此代價。”老皇帝突然仰頭一聲大笑,“聽特使的話,就算是要跟其他帝國兵戎相見,科恩陛下也不改初衷?” “只要陛下體諒我國陛下的苦衷,一切自然有小使去打點。”科恩緩緩點頭,一股傲氣不自覺的流露出來,“科恩陛下常說,軍隊是用來做什麼的?不就是為了保護有價值的東西嗎?在這件事上,貝爾妮公主的感情就是最值得保護的東西。” “話說到這個份上,已經沒有再說下去的必要了。”里瓦皇帝盯著科恩,淡淡的說:“既然是求婚特使,就拿出你的本事來。朕不管你是誰,不管你如何做,但你也別奢望膚會幫助你。” “這是當然。”科恩躬身一禮,“謝皇帝陛下成全!” “朕是在成全自己的女兒。”老皇帝轉過頭去,“貝爾妮,哭夠了就出來吧!” 紅腫了雙眼的貝爾妮公主從船艙中走了出來,到了里瓦皇帝身邊時又已經泣不成聲。老皇帝一把抱住女兒,輕聲安慰幾句,眼神中盡是慈愛,君王威儀早就收斂起來。看得一旁的科恩也感歎下已,心里對老皇帝的印象好了幾分,抵消了剛才眼露殺機的拙分。 “啟稟皇帝陛下,船已靠岸,是否繼續?”一位蒙面武士上前問。 “膚還有事要處理,就不陪特使了,讓貝爾妮陪你游玩一下吧!”里瓦皇帝站起來,“金沙薩雖然人口比不上貴國聖都,但繁華程度卻並不比聖都遜色,特別是在夜間。特使如有興致,朕回頭安排人陪你走走如何?” “不敢勞煩皇帝陛下。”科恩含笑回答,“小使喜歡去的地方都比較明顯,屬于那種閉著雙眼都能找到的地方。” “少陪。”老皇帝釋然,“你們說說話吧!” 留下兩名影子武士,里瓦皇帝上岸離去,游船又漸漸駛到湖心。貝爾妮公主止住了眼淚,坐到科恩對面,用一種極為奇怪的眼神盯著科恩,看得科恩渾身上下都不自在。 “公主殿下今天好漂亮。”看到貝爾妮公主一笑,科恩就連忙搶著開口,“真是非常難見到像公主殿下這麼美麗的女士啊!小使真是幸運……” “你們兩位,下船去!”貝爾妮公主轉頭對船上的武士說:“馬上!” “回公主,我們離開的話,就沒人控制游船了。”一位武士回話說。 “本公主長這麼大還不會劃船嗎?”貝爾妮公主一指科恩,“本公主不會,這位也會……給我下去!” 看到公主殿下發火,兩名影子武士不再多話,當即躍入水中,卻並不上岸,只是一左一右的遠遠游開,背對船只浮在水里,露出頭頂,雙耳沒在水面之下。 “公主殿下好凶。”科恩咂咂嘴,“小使怕怕。” “少來了,又想敷衍我嗎?”貝爾妮公主看住科恩,眼神變得淒楚,“還要敷衍我多久?” 即使面對千軍萬馬也毫不畏懼,但貝爾妮公主這樣的眼神,卻能讓科恩無言以對,他只有拿起酒杯,眼睛看往別處。直到“當”的一聲,有什麼金屬被丟到兩人之間的桌面上,科恩才轉回目光。 桌面上,一片鋒利的刀片正在閃耀著寒光。 “沒有了他,我心中什麼都沒有;有了他,我就擁有了一切。”貝爾妮公主幽幽的說:“說吧!你一句話,就決定這刀片是被我拋進水里,還是被我重新裝到手腕上。” “在公主殿下回國之前,我早就告訴過公主殿下你一些話。”用兩根手指拈起刀片,科恩把手伸到水面上,“似乎公主殿下你並沒有好好理解我的話啊!” “你是說……” 科恩微微一笑,手指一松,刀片“波”的一聲沒入水中,轉瞬不見。

上篇:第8章     下篇:第1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