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0章  
   
第10章

在皇宮中用了晚飯,科恩坐上里瓦皇帝贈送的豪華馬車回到驛館。成功的說服了里瓦皇帝,這件事里最艱難的三分之一就算完成了,科恩也放下了心里高懸的石頭。至于里瓦皇帝是不是清楚了自己的身分卻不是那麼重要,在來里瓦之前,科恩就算准了這位穩重的老皇帝不敢對自己做什麼。當然,必要的防范還是准備得很充分,但防范的對象卻是某些“不懂事的小屁孩子”……比如說此刻藏身在車底那人的主人。 這家伙在皇宮里就藏身在車下,但科恩卻不以為然,他不但自己打開車窗觀賞起景色,還叫車夫多逛幾圈。老皇帝說得沒錯,夜晚的金沙薩非常迷人,雖然夜幕已經降臨,但那些臨街的店鋪都不打烊,還在門口掛起連片的彩燈招攬顧客。 來自各地奇裝異服的人們行走在寬闊的街道上,或選購物品,或流連景致,熙熙攘攘的好不熱鬧。 半路上,一輛掛著斯比亞國旗徽記的馬車靠過來,外交大臣利普隔著車窗向科恩頻頻點頭。科恩微微一笑,右腳在馬車底板上輕輕一跺……車夫一個急停,藏身在車軸之間的人穩不住,身體直墜下地,但這人身手矯健,落地之時一個橫滾脫出車外,然後飛速向路邊飛掠而去。 “特使大人好。”利普已經上了科恩的馬車,回頭看看那位落跑的人,轉過頭來恭維說:才幾天沒見啊!特使更加英武了。“ “哪里哪里,本人一個小小的使者,怎麼比得上外交大臣你珠光寶氣,意氣風發呢?”科恩看看利普一身富麗堂皇的裝扮,嘴角含著揶揄的笑意說:“外交大臣來里瓦也有些日子了,不知事務辦得如何?沒有遇到什麼麻煩吧?” 就在兩人寒暄的時候,科恩隨身帶著的幾名護衛隊員已經從後面趕上來,接替了車夫的工作。兩名車夫被帶到隊列前面,騎馬帶路。車隊掉轉方向,沿著行人稀少的,橫貫金沙薩的河流前進,科恩和利普的談話也不會被其他人聽到。 “回陛下話,大麻煩是沒有的。”利普非常謹慎,依然壓低了聲音說:“這段時間以來,臣下與里瓦內政各部舉行了不下十次的談判,到最後,里瓦帝國終于接受了我們的建議,同意擴修與斯比亞帝國連通的三條商路。此外,為了順利流通別國援助我國的物資,里瓦也答應修繕從金沙薩到班塞帝國首都的道路,不過,他們要斯比亞承擔一定的費用。” “這些費用是應該的。”科恩微微點頭,“畢竟那些物資是運往我國,里瓦的要求合理。” 如果是魔屬聯盟的斯維斯。赫本公爵聽到科恩這句話,必定是大驚站起,然後高聲告戒里瓦帝國提防斯比亞帝國的狼子野心。因為里瓦今天修繕的這三條商路,在戰爭狂人科恩。凱達看來,他日就是三條生死攸關的後勤線!更可怕的是……科恩。凱達還要求里瓦帝國修繕通向班塞帝國的道路。 “至于那些小麻煩嘛!里瓦帝國的三位公主似乎都在這些事情上有些意見。” 利普的話停頓了一下,“出面找麻煩的當然不會是三位公主殿下,而是她們夫家下屬的勢力。雖然攻擊的矛頭直指向事件本身,但誰都看得出,她們是打心里排斥斯比亞帝國。” “聽說三位公主殿下這幾天很忙啊!有四位親王來到這里,她們當然要好好招待才是。”科恩沒有對利普的彙報發表意見,反而說起了看似無關緊要的事情,“那麼,太子殿下那里的情況如何?也是一樣的忙碌嗎?忘記告訴你,本使今天跟長公主見了一面。” “都一樣,在這幾位殿下的府邸里,接連好幾天夜夜笙歌,其中長公主殿下跟奧馬圖親王走得比較近,她本身是一位異常冷豔的美人,手腕強硬,只要當上她的政敵,通常晚上都輾轉反側難以睡得安穩。”利普笑笑,“聽說太子殿下跟班塞親王結成莫逆之交……” “輾轉反側嗎?那多半是因為她穿的那件緊身衣,把她胸前那兩團肉擠得像兩柄騎槍。”科恩哈哈一笑,打斷了利普的話,“不過遇上本使,今天晚上難以入眠的應該是她才對。” “今天晚上,三位公主殿下似乎都不會休息呢!”利普說:“太子殿下包下了金沙薩最出名的一家酒樓,以私人身分同時宴請七國求婚使者,三位公主和夫婿也在邀請名單之列。” “七國求婚使者?哪來的七國?”科恩不由得一呆,隨即反應過來,“還請了我?” “是的,斯比亞帝國銀月湖子爵也在名單上。”利普笑答,“太子殿下稱今晚的是盛宴。” “好家伙,太子殿下的雄心似乎不小啊!難得他有這個雅興,我這個使者當然要大力的支持才行。好吧!回驛館換過衣服就去。”科恩拿定了主意,淡淡的對利普說:“關于你的事,就按照先前交代的辦理,商路、港口、貨物流通,沒有講價錢的余地。” “臣下一定辦到。”利普一點頭,用斬釘截鐵的語氣回答。沒有人比他更了解科恩的為人,也沒有人比他恐懼科恩的手段,哪怕是粉身碎骨,科恩交代下來的事情也非完成下可。 “拿著這個。”科恩把一疊巨額金卷遞給利普,“前幾天不了解這里的局勢,倒是苦了你。” “臣下,臣下一點都不苦。”科恩一句辛苦,卻把利普弄得有點手足無措。 “斯比亞拿出的每一個銅板,那上面都沾著民眾的血淚,我們都沒有權利糟蹋,用出去一個,就要賺回十個。”科恩拍拍利普的肩膀,“拿出你的手段來,讓那六國的使者都吃屎去!” “有陛下的支持,臣下一定會做到最好。”利普把金卷放到懷中,“用出一個銅板,就算賺不回來,也要讓他們損失十個銅板出來!” “不不不,你這樣想可不對。”科恩搖晃著一根指頭,“我們的目標是比別人好上十倍,而不是花本錢去搞垮別人,那種手法雖然看起來解氣,但對我們來說卻一點好處都沒有。” “臣下謹記在心。”利普點頭受教,“不過,今後對里瓦的大致方略是……” “穩定,盡最大的努力保證里瓦的穩定。”科恩眼中精芒一閃,“確保一年的穩定,力爭兩年的穩定……後面的事情走向,就不是我們能決定的了。” 如果問任何一個金沙薩居民,金沙薩最大、最豪華的酒樓在哪里,居民都會一臉自豪的伸出手來,把城西的那座五層高樓指給問路的人看,並且說明那座灑樓的名字……月輝樓。這樓建于七十多年前,是屬于皇室內務庫的財產,因為是半官方背景,所以只接待外國貴客和朝中大臣,至于一般百姓富賈,根本就別想沾上邊。 此刻,月輝樓下停滿了豪華馬車,各國求婚使者豪服裝扮偕美而至,身為主人的里瓦太子殿下攜太子妃站在大堂里接待貴客。到了宴會開始的時候,三位公主相繼到達,陪宴的大臣權貴也來得差不多了,于是太子殿下請客人直上五樓,進入月輝樓的宴會廳。 頂樓正中是一大片鋪著精美地毯的空地,周圍坐席以圓形排列,分內外兩圈,內圈是七國使者的坐席,外圈是陪襯大臣的坐席。主人位置上坐著太子夫婦,三位公主殿下和駙馬分列兩旁,還有一位大臣也坐在太子身側,看他的裝束,應該是丞相級別的官員。 雖然斯比亞帝國的求婚使者還沒到,但無論賓主似乎都不在乎這個,他們呼朋喚友,親親熱熱的坐下,太子酒杯一舉,宴會就算開始了。三杯一過,安排的歌舞表演開始,眾位參與宴會的客人也逐漸放浪起來……太子殿下舉行這種宴會,本身就有款待各國使者的意思,況且又不是在皇宮舉行,當然沒有什麼好顧忌的。 先是陪襯的大臣對身邊的侍酒女子上下其手,出言挑逗,續而使者們也不正經起來,反觀太子公壬,他們根本不加阻止,而且還笑意盈盈的頻頻勸酒。如果只看表面,完全不知道三位公主與太子之間心有芥蒂,連駙馬們的言談舉止中都表現出對太子的敬重。 “各位使者不辭辛苦遠道而來,只是為彼此帝國之間的和睦出力,本太子心里是非常感謝的,也敬佩各位的為人。關于求婚的事,無論這次小妹花落誰家,其他使者可都不能嘔氣啊!”里瓦太子舉起酒杯,“那麼,讓我們共飲此杯,為各帝國之間永久的和睦團結!” “多謝太子殿下。”使者們舉杯回應,“祝願帝國之間永久和睦!” 將杯中美酒痛飲而盡,大家笑眯眯的說著漂亮話……永遠和睦,誰都知道那是怎麼回事。 “令我特別感到驚訝的是,在這次求婚之中,坦西帝國的使者竟然是卡爾。尤里西斯親王。”里瓦太子放下酒杯,“多年之前,卡爾親王曾經教導過本人劍術,雖然一晃十來年過去了,但往日情景卻曆曆在目……親王,再次見到你,我非常高興。” “殿下過謙了,多年前的往事,根本不值一提。”使者之中,唯一一位坐懷不亂的卡爾親王淡然一笑,“看到太子殿下氣宇軒昂,我恨不得自己也年輕個十來歲,但那是很困難的。唯一之願望,不過是想里瓦帝國蒸蒸日上,神屬聯盟一片和睦而已。” 因為錯綜複雜的血緣關系,太子背後的勢力是班塞帝國,而坦西帝國卻暗地里支持二公主,但太子殿下深知卡爾親王的手腕和能力,雖然勢同水火,面子上卻不得不盡量敷衍。至于卡爾親王教導過他的劍術……如果太子認為幾個大耳光也算得上教導的話,那也就沒錯了。 “里瓦帝國蒸蒸日上,神屬聯盟一片和睦,親王殿下的想法真是仁慈。”支持長公主的奧馬圖親王呵呵一笑,收回摟在麗人腰間的手臂,“但是親王有沒有考慮到一點,只要神屬聯盟里還有某個帝國存在,只要某位皇帝還在位,大家都別想這個願望會實現。” “恕本王糊塗,不能理解閣下的話。”卡爾親王轉過頭去,一臉正色的看著奧馬圖親王,“閣下你說的是哪個帝國?如果閣下當著里瓦太子與幾位公主的面說里瓦帝國的壞話,本王就第一個不饒你,各位使者也不會饒了你……至少要罰酒十杯。” 聯軍總指揮官的余威仍在,奧馬圖親王被卡爾親王抓住話柄要了個夠,在卡爾親王最後一句話出來之前,奧馬圖親王居然嚇出一身冷汗。而各位使者各自心懷鬼胎,看卡爾親王把一個莫須有的罪名加到這個倒黴鬼身上,卻只是暗地里偷笑,並不出言解圍。 “親王大人誤解我的話了,本王所說的某個帝國,並不是指里瓦帝國。”奧馬圖親王定定神,強自一笑,“所以,親王殿下這十杯酒罰不到本王頭上來啊!” “原來閣下不是指里瓦帝國啊!”卡爾親王臉上露出一副恍然大晤的樣子,雙耳卻仔細的在音樂聲中分辨著一組上樓的腳步聲,稍微拖延了一下才接著問下去,“但本王還是很迷惑啊!閣下到底是在說哪個帝國會破壞神屬聯盟的和睦?破壞里瓦帝國蒸蒸日上?” “本王所說的嘛!”奧馬圖親王還以為自己已經擺脫了卡爾親王的圈套,根本沒有看到大公主遞來的眼色,一臉自得的大聲說:“當然是斯比亞帝國了!” 在奧馬圖親王說著這句話的時候,身為“斯比亞求婚特使”的科恩也剛好步上最後一級樓梯,聞言微微一怔,止步場邊。 一時間,滿座的賓客都靜默無語,連里瓦太子和幾位公主也沒出聲。側對樓梯的奧馬圖親王說完話之後才發現科恩上樓,但他心欺這特使只是一個小小的子爵,乾咳一聲之後,並沒做出任何表示。而安排好一切的卡爾親王卻淡淡一笑,向身邊的侍女做個手勢,讓她為自己斟酒。 “原來是斯比亞帝國的特使到了,快請入座。”看場面尷尬,里瓦太子勉強擠出一個笑容,“閣下來晚了,可得罰酒三杯才說得過去。” 科恩把目光從奧馬圖親王身上收回,換上一副笑容看向里瓦太子……幾年不見,里瓦太子似乎變得健壯了些,臉上也沒擦白粉,但他的精神狀態卻依舊很頹廢,穿著一身華服並不能掩飾絲毫。太子妃看起來溫柔賢淑,漂亮高雅,但目光中缺少太子妃應有的氣度與魅力。 分坐左右的三位公主眉目之間都有貝爾妮公主的影子,但少了貝爾妮公主那份獨特的神韻,目光中又多了兩分世故,無論她們如何裝扮也及不上妹妹十分之一的美麗。倒是三位公主身旁的駙馬顯得英氣勃勃,都是一副精明強干的樣子。 “小使在驛館被一些俗事煩擾,所以來得晚了,罰酒是應該的。”科恩踏步進去,站定之後向主人點頭致意,“見過太子,見過三位公主。” “哪里話,特使年少有為,為國多負擔一些事務也是應該。雖然說是罰酒,但那只是個說法而已。”里瓦太子把手一招,“這第一杯酒,就讓本太子與閣下共飲如何?” 里瓦太子是奉皇帝之命款待各國使者,必須調解各方的糾紛,這個舉動里,包含著更多安撫的意思。 “多謝太子。”科恩從侍女手中接過酒杯,一飲而盡,“的確是上好的酒。” “斯比亞特使真是豪爽之士,如果本公主身為男兒的話,一定會與特使暢飲幾杯,無奈卻不勝酒力。”里瓦長公主一聲嬌笑,偏過頭對駙馬說:“夫君,替我敬特使一杯。” 大駙馬答應一聲,把酒杯向科恩一舉,要與他對飲。而科恩卻笑笑,沒有拿起酒來。 看到科恩的這個舉動,滿場賓客又是一楞,這個斯比亞特使也太托大了吧? 長公主雙眉微皺,輕聲說:“怎麼?特使不想喝這杯酒嗎?” “長公主敬酒,小使當然很高興,斷然不會拒絕。”佇立在舞場正中的科恩背起雙手,朗聲說:“斯比亞帝國別的沒有,有的只是骨氣和直爽。長公主不說要與小使喝這杯酒也沒什麼,但如果我國陛下知道長公主殿下是讓駙馬代喝這一杯酒,苦命的小使就又得挨罰了。” 科恩的話一出口,全場的人都怔住了,這斯比亞的特使也太貪心了吧?竟然要求長公主自己喝下這杯酒……連卡爾親王都有點驚訝,不過科恩的面目改換的相當徹底,舉手投足的姿勢都跟以前不一樣,卡爾親王也沒看出什麼破綻來,只在心中暗歎斯比亞盡出硬骨頭。 “特使心中,似乎有些不平呢!”長公主居高臨下的注視著科恩,滿面笑意的回答,“如若本公主不給特使這個面子,特使又將如何?鼓動貴國皇帝發兵攻打我里瓦帝國?” 長公主白天受了科恩的氣,到這會還沒緩過來,看到氣氛恰當,當然就順著科恩的話去將他一軍,反正喝不喝全在自己,且看科恩怎麼應對。 “怎麼會呢?長公主說笑廠,神屬聯盟原本親如一家,怎麼可以輕言刀兵?” 科恩昂起頭來呵呵一笑,金黃色的長發從黑色披風後揚起,雙眉下眼神熠熠生輝,說下盡的灑脫飄逸,“如果長公主硬下心腸要讓小使碰壁,小使也只有在心中怨歎一聲,只怪自己沒這個榮幸,絕不會埋怨長公主。” 此次到里瓦帝國,求婚只是其一,科恩還不想現在就跟幾位公主撕破臉皮,話語中,正經的意思少了,反倒是隱含挑逗。 “特使真是一個風流倜儻的少年公子。”雖然心存怨恨,但看到科恩此刻的表現,長公主心中還是止不住的一陣迷醉,拿起折扇掩嘴而笑,“難怪斯比亞帝國派你來求婚。” “是小使打破頭爭取來的呢!帝國之內不知有多少比小使厲害的文臣武將,如果錯過這次,可能永遠也沒有我的出頭之日。”科恩拿起了酒杯,“長公主請。” “特使請。”長公主從駙馬手里拿過酒杯,在折扇掩蓋下一飲而盡。 場中賓客表情不一,但誰都想不到長公主會喝下這杯酒。他們哪里知道,科恩今天白天就讓長公主吃了苦頭,長公主喝下這一杯,一是受科恩魅力影響,另一方面也有緩和兩人關系的用意在里面。 “謝長公主的酒。”科恩哈哈一笑,然後“噫”的一聲,酒杯從手中滑脫。 在所有人關注的目光下,酒杯翻轉著向奧馬圖親王飛去,瞬間就到了奧馬圖親王面前。 奧馬圖親王身後閃出一人,出手向酒杯抓去,但酒杯旋轉得太快,只抓住了杯底,半杯紅酒灑出,澆了奧馬圖親王一頭一臉! “哎呀!”科恩搓搓雙手,轉身看著奧馬圖親王,眼中神情古怪到極點,“手滑了.”

上篇:第9章     下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兵臨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