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3章  
   
第3章

太子殿下是經常使用媚藥,身體抵抗力遠比一般人來得高,此時還能維持頭腦清醒,但他顯然沒有料到斯比亞特使的意志力如此強勁。所以,當他一路苦忍到現在時,自己的身體也到了緊要關頭,稍有驚動就可能前功盡棄。 對面的科恩是頭腦發昏,不得已才以頭撞桌,用疼痛來刺激自己。但這聲巨大的聲響傳出,卻讓里瓦太子本來就抖個不停的身體劇烈一震。 太子殿下心高氣傲,當下彎腰下去,在心神動搖的前一刻伸出手、重重一拳打在自己身側的地板上,痛到眼中擠出眼淚,這才驚險萬分渡過這一關。 沒想到還沒等他直起腰來,對面的科恩“哇呀!”一聲怪叫,昂起的腦袋又是“啪”的一聲撞上桌子……科恩的叫聲實在怪異,尾音拖得又尖又高,就如同一根尖錐刺入里瓦太子的心髒,差一點就讓他分心。太子殿下心里大呼不好,連續幾拳打出,雖然驚險萬分的懸崖勒馬,但卻痛得差點哭出來。 然後,太子殿下抬起頭來,用極其無辜的眼神看著科恩,期望科恩不要再出怪招。不過以他以前的經驗,初次使用媚藥的斯比亞特使現在已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只要自己再撐上一點時間,就能取得最後的勝利。于是太子殿下緊盯著科恩,要在他再次怪叫前做好准備。 一臉痛苦表情的科恩把腦袋慢慢的向後昂,很快就要仰到最高的位置,而太子殿下在心里計算了一下時間,趁科恩還沒撞之前呼出一口長氣。 就在大子開始呼氣.放松戒備的那一瞬間,變故發生了—躺在大子側前方一對男女的身體開始了劇烈的抖動,毛匆醫在下方的女子嘴里爆發出連串的.攀登上極樂高峰的綿長呻吟聲,前半裁悶在胸腔里,像是野獸的嘶吼.後半段久久回旋在舌尖,又像尉宛約的哭泣. 太子的目光不受控制的偏轉了過去,剛好看到那女子用手肘支起上半身、近平瘋狂的搖擺著腦袋,一頭秀發飛舞著,發梢被汗水沾濕,一張潮紅的俏臉混雜了痛苦、歡愉和滿足,隨著一聲獸性的呐喊,一陣強烈的抽搐從她的下腹延伸到頸部…… 大子心里“咯登”一下,本已變得極其薄弱的意志防線徹屬玻裂,捆湧的欲火升騰而起,將他整個身心掩沒.嘴里發出幾聲嘶吼,已經變成了野獸的大子殿下撲倒了身邊的舞姬. 現場的十幾位內侍目瞪口呆,一時之間都不知道做點什麼好,因為誰都沒有想到自己的主人會輸掉這場比賽.在欲火邊緣掙紮,這可是大子殿下最擅長的本事! 而在這時,科恩卻在旁人驚訝的目光中搖搖晃晃的站起來,張嘴吼了一聲,“我贏了!” 然後一腳踢翻桌子,一手提著一個舞姬,大步向樓梯口沖去.直到這時,醒悟過來的內侍頭領才一溜小跑的搶上去,在前面替科恩開路。 隨同科恩前來的幾名軍官一直沾在樓梯拐角處,始終關切著場中的形勢,這時侯著雙目通紅的科恩棍著雙胞胎大踏步沖來,幾個人心里早已明白是怎麼回事,急暄回身清理出通道甲內侍頭領神在前面,手忙腳亂的掏出一寸蝴匙, 打開通道盡頭的一個套房. 才開啟房門,科恩已一掌推開他跨了進去。 四名侍女簇傭著“獎品”隨後趕到,站在門邊的軍官睬到房間里的情形,一把將“獎品”推入房間,之後立即關門上鎖. 幾名然屹立、目不斜視的軍官並肩把房門堵了個嚴實。雖然門里時而傳出幾聲吼叫,時而又傳出一陣不堪重負的喘息和呢喃,但護衛的軍官卻役受影響…… 與此同時,在里瓦皇宮中,一位黑衣裝扮的武士正向里瓦皇帝彙報著宴會上發生的一切,當說到斯比亞特使因為猜不出各字而認輸喝罰酒的時侯,里瓦皇帝哈哈大笑起來.彙報的黑衣人止住了話,用迷惑不解的目光看著自己的皇帝. “先前我還有些懷疑這個特使的身份、,但剛才有一份報告傳回,上面說他是一個繼承頭銜不久的貴族.羅倫佐的親傳弟子,在討逆戰爭前,這個年輕人就成為科恩.凱達的秘書之一,是藏在科恩身後的班底中的一個,這樣的身分,也難醫他沾染了科恩的勻氣。”里瓦皇帝站起身來,踱步到窗前,“他今晚的舉動倒是應證了這份情報,知道晨花悠浮的人不少,但也只有那個老學究的弟子,才會在這樣的揚合中為一個下等女人留點顏面罷. “那我們應該如何應對他I”黑衣人清示說:“請陛下明示。 “不要干涉,”里瓦皇帝收敬了笑容,“備一份厚禮,送去他斯比亞的家,再修書一封告訴科恩.凱選,他派出的這個特使是個人才,朕一見如故,交了這個忘年友.” “陛下的意恩的……” “膚心里自有打算,這段時間,你只要看好幾位公主。 “遵命!” 清晨時分,在一陣鳥嗚聲中,科恩醒了過來. 在睜開眼睛之前,科恩的意識已經完全恢複清醒,他保持氰霞寐的狀態,先回想了一下昨天夜里發生的事情.再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確定一切無異常,提醒自己現在是一個使者之後,才睜開了眼睛. 在第一時間映入科恩眼簾的,是一副秀麗端莊的俏麗容頗,那一雙明亮的 大眼睛一眨一眨的,近在咫尺. 這張臉*的是如此之近,科恩能清晰的看到她眼中自己的影子.而她根本就沒想到“辛勞一夜”的科恩會在這時睜開眼睛,完全沒有心理准備,驚訝的神情還沒完全綻放出來,臉上的細嫩皮膚已經被羞愧染成一片嫣紅. 科恩心中大叫一聲漸愧,埋怨自己剛才太放松了,居然沒有發覺她的呼吸.但轉盼之後,科恩就懷疑起對方的真實身分,女口果她是一般的女子,絕對不可能去刻意隱藏自己的呼吸聲,而不管自己醒不醒來,她都沒有隱藏自己呼吸的必要……只有間諜,只有受過長期嚴格訓練的間謀才會保留這種無時無刻隱藏自己的習慣。 “不好意思,請你離遠一點.”科恩輕咳一聲,“我看不清楚你的臉了. “特使大人早安.”她輕的伸出手來,極其優雅的把手掌放在床上,支撐著身體向後移動一些,“真是抱歉啊!身後還有人,奴婢不能退了。” 科恩看看她的頭發.不怎麼工整,眼光再往下移,發現她身上的衣服也有些凌亂,很明顯是脫下再穿上的.但科恩明明記得自己昨天晚上.只跟雙胞胎姐妹大戰連場,並沒有對她做出什麼舉動,而她現在這副模樣?一莫非這美人兒想瞞關過海蒙混過關?這事倩真是越來越有趣了. “哦.原來是獎品啊!我還以為是個侍女.”科恩不動聲色的說:“昨天晚上,我們?” “昨天晚上……”獎品略帶羞澀的目光望向一旁,嘴里低語道“…已經向特使大人獻上了最珍責的處子身心……” 臉上沒有絲毫的變化,科恩只在已、里暗罵了一句。昨天夜里他一進房間就在雙胞胎姐妹身上清醒下來,想起獎品的自傲,心里面很不舒服,又想起反正還有三天的時間,所以才投有囫圇吞棗一般的要了她的身子,要等養足了精神再去收合她。可未曾想,這個女人居然跟他玩起這一手,這純粹是街上小流氓的榨錢手段嘛. 照這樣看來,那種叫著碧海香的媚藥不但有催情的功效,還能讓人產生輕微幻覺甲而且在醒來的時候失去一部分記憶。否則的話,這女人不會有這樣大的膽子騙自己.而再想起自己昨夜居然玩這樣的游戲玩得很開心,心里就一陣後怕,自己明明應該是良討厭這類游戲才對……難道說,先前的酒里就有少量的碧海香嗎也難怪那些大臣失態了. “是這樣啊!但昨天晚上的事情怎麼會那麼模糊呢”科恩搖了搖頭,撐起了赤裸的上身,將計就計的說:“我居然連你的名字都記不起來 “大人昨天夜里己經猜出郊奴婢的名字了,奴婢的名字取自香雪花啊!沒謝謝大人在眾位賓客面前為香雪保存了顏面.”香雪做微支起身子,露出半邊酥胸,臉上微微露出疲乏的神態:“大人昨夜玩得很野,可能還沒有完全恢複過來,要不要再休息一下!” “是啊!”科恩端詳著香雪,微微一笑,伸出手來托起她的下領,“昨晚倒是本使粗心了,美人兒說得對,不如我們再休息一下.”在這個時侯,科恩心里已經把香雪當成敵人對待,雖然此刻出言挑逗、肆憊輕薄,卻微撇顯出科恩另一面的灑脫魅力。 “大人請憐惜香雪,大人昨夜里……”香雪的目光低垂下去,牙齒輕咬著下唇,之後微帶幽怨的說:“香雪初次侍奉大人,已經快起不了身了……” 看著香雪的逼真表演,科恩山里幾乎是笑抽了筋.要訓練這樣一個高素質的間謀妞,一定要花費不少的工夫.但科恩卻不怎麼擔心.對手越是出色,他就會玩得越高興. “那好吧!本使就起床.”科恩下到地面伸了個懶腰,回頭一看,那對真正陪伴自己瘋狂了一夜的姐妹還在昏睡著,雙胞胎一模一樣的健美軀體赤裸在清晨柔和的光線下,手足交纏.誘人之極.“給她們蓋上些什麼,這樣不雅觀. “奴婢早想給她們蓋上,只是以為大人還想欣賞下去呢.”香雪略帶醋味的說著話,手指淚飽一床被單,把孿生姐妹蓋了個蜜不透風,之後“硬撐”著從床上起身,走到一旁拿起科恩的內衣,“讓香雪服侍大人更衣梳洗吧!" 科恩微微一笑,對香雪的話未做回應.換好衣服之後,又坐到鏡前,一邊 享受香雪的體貼服侍,一邊在心里分析著這件事情…… 香雪是間碟無疑,但她是誰派出來的?又要潛伏在誰的身邊呢?肯定不會是自己,因為誰也想不到自己會贏得賭局甲而且看香雪小心翼翼的保護著自己的身體,似平她的處子體能助她在某人身上取得決定性的情報… 但贏得賭局人只有三天時間,三天的時間里又能讓她刺探到什麼情報? “大人的身體真健壯.”香雪已經幫科恩梳理好了長發,盒過發結套上,再輕輕拈去衣肩上的兩根線頭,“雖然聽說大人是文臣,但在奴婢看來,大人的身形卻像是一個將軍呢! “是這樣,為我國皇帝陛下效力的文臣們都是如此.”科恩站起身來,嘴里談淡的回答著,“雖然是從皇家學院畢業,但我們這幫在皇帝手下做事的文臣,一年中倒是有大部分的時間是在軍營度過,行軍打仗,沒有好身體可是吃不消的。” 清晨的陽光從窗外透入,均勻的灑在盛裝的科恩身上.禮服上由金銀兩色絲線繡出的圖累熠熠生輝,香雪再幫他扣上金屬腰帶,掛上一柄禮儀短劍,這位斯比亞特使的柔柔笑容里帶著堅毅,風雅氣度之中又充滿英武氣息,變的魅力十足。 “大人……”香雪退後幾步,細細看量眼前的男子,止不住的驚訝,“真是英俊呢!” “自從本使投勇斯比亞政界以來,有很多人說我殘忍,也有很多人說我冷酷,但從沒有一個人說過我英俊的.”科恩哈哈一笑,在心里向母親說了聲抱歉,然後看著窗外,“被你這樣一說,本使心里的感覺還真是有點奇怪.多年來金戈鐵馬的生活,我早已忘了什麼是英俊嬌弱,或者在詩詞歌賦中泡大的那顆少年之心,如今已經變得如鋼鐵般堅硬。” “奴婢可沒有欺騙大人的意思,以前沒人說大人英俊,大概是他們投有看到大人溫柔的樣子吧!”笑意盈盈的香雪輕掩著嘴,“奴娜大膽問一句,大人有情人嗎?一定很幸福吧?” “情人”科恩微微一楞,轉過身去看著香雪,“為什麼這樣問?” “因為大人很優秀,如此優秀的貴族不可能沒有情人吧?”在這樣的距離,被科恩深邃明亮的眼神籠罩,香雪稍微有點驚慌,“請大人饒恕,奴牌太放肆了。” . “有什麼好饒恕的,情人嘛!當然有,不過我就比較特別一點.”科恩收起笑容,右手食指點上香雪的額頭,然後輕輕的從她秀麗的觀目間滑下,順著挺直的鼻骨,最後落在她的下唇上,“生括中沒有我的情人,我只是在頭腦中創造出情人的面具,然後再把它戴在床上的那具肉體上,有時候是一具,有時 侯是兩具……“ 香雪的眼神微微閃動著,不知在心里想些什麼,但沒等她想好,科恩卻己收回手指,對她微微一笑後,大步的向門口走去。 “特使出來了,布置警戒”門口的軍官一聲命令,才讓香雪從沉思中醒悟過來. 趁著科恩跟門外軍官交談的時機,她匆忙的站到鏡前,整理了自己的發式和服裝。雖然這段時間很緊迫,但她卻懂得怎麼用簡單的手法讓自己變得漂亮.等科恩與軍官對話完畢、准備離開時,把自己收拾得清新亮麗的香曾挽住了科恩的肩. “哇.”科恩轉頭看著面目一新的香雪,嘴里禁不住的友出一聲輕呼,“你變樣了.” “特使大人喜歡嗎?”香雪微微仰起臉,嘴角帶著一絲甜蜜的笑意,“因為想讓特使大人回複輕松愉快的少年,已態,香雪才特地使用這種極猜淡簡單的妝式.會不會太隨便了些?” “繁繁游絲籠輕盈,淡淡鋁華染雪櫻.這樣的裝扮探得我心.”科恩點點頭,順著通道向樓梯走去.別的軍官倒沒感覺到有什麼異常,但變身為軍官的白影卻止不住的一個寒戰…明明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流氓,卻突然開始文縐縐的說話,真是太可怕. 回到里瓦皇帝特別為科恩安排的住處之後,科恩還役來得及緩口氣休息一下,太子府的侍看又安排了馬車,把昨天夜里大子和幾位公主贈送的獎女送過來,連那對雙胞胎舞姬也一起.科恩搖頭苦笑,心想要是多在這里待幾夭,不是又得妻妾成群?回去不是又得背書? 好容易才把這些女人安頓到房間,科恩才有時間和利普談論眼下複雜的局勢.當然,在這兩位談論正事的時侯,站在房間角落的自影就閉上眼睛,嚴密的偵測著周圍的動靜。 “昨天晚上參加宴會的里瓦群臣都是舉足輕重的人物,分別屬于大子及三位公主這四方勢力.里瓦二皇子一向深居簡出,淡薄名利,不跟任何大臣來往,所以可以不算他在內.”利普拿出一份各單,提筆把上面的里瓦臣子一一歸類,“從目前的局勢看,大子處于強勢,長公主的勢力在前段時間被一些事件削弱了些,而二公主和三公主正在逐步蠶食長公主的勢力.其他帝國目前對這幾位的支持還是在暗地里進行,似平並不想在近期直接出面。” “這樣看來,我們求婚的事必須要得到太子的首肯,二公主和蘭公主的意見也比較重要,至于長訟,主,反正她選更在處于被圍困的境地,反對意見沒人會聽.”科息用手”旨敲敲額頭,皺著眉頭說:“今關開始,我劊至一去拜訪遺幾位,你要替我准備好年禮物. “禮物已經准備好了.”利普點著頭回答,“但是……您昨天晚上才贏了賭局.大子殿下心里,怕是己經對您有了些恨意.” “大子干嘛要恨我?”科恩一頭的霧水,“這個游戲是他提出來的,況且他是一國之儲君.這點氣量應該有吧!他會是那種輸不起的人嗎?” “問題不在氣度上,關鍵在于這次的獎品.”利普搖了搖頭,“我收到消息,那位叫香雪的小姐是一位神稱人士剛剛獻給太子的,之前足足調教了五年之久,是非常難得的極品,昨夭下午一見面,大子戴把地當成心頭肉.至于說做獎品什麼的,那只不過是想在眾人面前炫耀一下.因為太子常常玩這種游戲,而且他從來沒有輸過……” “你是說……這個女人是別人專門法給太子的?全如果沒有我的出現,香雪就會跟了太子?”科恩毛頭的一個疑惑消散,而另一城、疑惑又起,“我明白了 ……香雪,呵呵,好一個香雪啊……“ 香雪的目標是太子,歸屬自己三天只是個意外,為了在以後得到太子殿下的專寵,她當然要千分百計保留自己的處子之身,而隱藏在她身後的那個人,才是科恩真正感興趣的。 “替我准備馬車.我要去大子府。”科恩笑著站起身來,“這個游戲,真是越來越好玩了.”

上篇:第2章     下篇:第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