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4章  
   
第4章

一陣由遠至近的腳步聲從屏風後傳來,面色有些蒼白的太子殿下出現在科恩面前. 看著里瓦太子疲芝憔悴的面容,還有手上未消退完的紅腫,科恩心里不禁覺得好笑.而大子殿下看到科恩神采奕奕的樣子卻稍微有些驚訝,他做微的點頭,隨即在主人的位置上坐了下來. “特使還好吧全”太子拿起身邊的飲料喝了一口,然後長長的呼出一口氣,用不輕不重的語氣問,“現在才午飯時侯不久,特使找本太子有什麼事情?” “冒昧打擾太子殿下休息了,眼下倒是沒有什麼里要的事.”科恩也坐了下來,笑眯咪的說:“這一來,本人是斯比亞帝國特使,不能不專程拜望太子殿下;這二來嘛!昨天夜里受到太子盛情款待,小使心里很是過意不去,特帶禮物來回謝殿下,此行猶以回謝為重. “是這樣啊!特使昨天晚上可是享盡了豔福。”太子不陰不陽的淡笑一聲心里想起了那個千嬌百媚的美人兒,感覺異常難受,手里的玉杯往桌上一丟,語氣也跟著酸起來,“覺得那獎品怎麼樣?本太子這里還多的是,喜歡歡的話,本太子再送給你.” “不敢,本使怎麼可以奪太子之愛”科恩知道對方已經被自己勾起恨意,只是礙于顏面不好發作,子是伸手把一張單子拿出,輕聲銳:“這是小使帶來的禮單,請殿下過目。至于斯比亞帝國向里瓦求婚一事,還請太子殿下多多幫忙啊!” “特使說得好啊!不奪人所愛.”里瓦太子歎了口氣,把接過的禮單隨手放下,搖頭晃腦的說:“帝國之間的婚嫁是大事,哪能由本太子一人說了算?即使有心幫助科息陛下,但本太子也受帝國禮法限制,上面有父皇,下面有群臣,不好說話,不好說話……” 大子這樣搪塞是意科之中的事情,如果他一口答應了那才叫奇怪,如果不是顧及斯比亞的威名,里瓦太子甚至可能會立即叫來侍衛,把這位放肆的特使亂棍打出府邸…… 想到這里,科恩笑笑,回答說:“大子殿下說笑,在這個里瓦帝國里,誰能忽視殿下的話,誰又能撼動帝國儲君的地位?只要殿下點了頭.這事情就算是水到渠成,一帆風順了.” “哼哼,儲君的地位。”里瓦大子冷哼著,對科恩的嫉恨再也掩飾不住. “對啊!就拿本使來說好了,我對殿下可是很尊重的.”科恩看這氣氛也培養的差不多,于是把話風一轉.“不知大子殿下覺得我這人怎麼樣?覺得本使是否個聰人?” “聰明人?”里瓦大子不明白科恩說這話的用意,疑惑的的目光投射過來,“什麼意思?” “就如同本使剛才所說,本使是斯比亞帝國的求婚使者,成功的達成這樁婚姻是本使的責任.”科恩收起了笑容,坐直了身子,“本使既然能被選為特使,當然不會是個笨蛋,在這樣一個關鏈時刻,我怎麼會做出讓大子殿下不高興的事情來呢” “特使的話說得真流利甲”太子的臉色是越來越冷,“恐怕你已經……做了吧!” “本使以前做過軍法官,雖然只是個半調子的軍法官,但還是明白一切事情都要講證據.”說到這里,科恩哈哈一笑,“我說了我尊敬太子殿下,我不奪太子心中所愛,那麼我就一定拿得出來證據來證明我的話……來人,把東西呈上來。” 科恩隨身的軍官從門外走進,把一個小小的包裹放在桌上後退了下去,里瓦大子端詳著這個“證據”,不知道里面是什麼東西,更不知道科恩心里打的是什麼主意. “本使年輕莽撞,不知道碧海香的厲言,所以昨天夜里糊里糊塗的不知道在干什麼,好在有身邊隨從及時的提醒,本使才沒鑄成大錯.”科恩站起來,上前幾步打開了包裹,“這是昨夜房間床上鋪的方巾,請太子殿下移步上前看一看,看過之後,您心里自然就明白. 臉上的肌肉抽動幾下,里瓦太子忽的撐起身子,兩步跨到桌前,雙目久久 凝視若那塊方巾……良久之後,他又抬眼看若科恩,兩個人對視,心照不宣的 笑起來。 “特使的這個證據真有趣.”里瓦太子點點頭,“不任本太子一直以年以禮相待啊!” “有什麼辦法呢!香雪小姐是太子心愛之人,本使的膽子就算再大,也不能對她有非份之想啊”科恩謙虛的笑答,“實不相瞞,在昨天的宴會上,本使年到後來已經失去意識了呢。這說起來,打賭的真正燕家其實是大子段下啊不過請大子旦勿碩一下本使,不要對外宣揚,本使會按照約定在兩夭後歸還獎品—本使可以保證,香雪小姐絕對是完璧. “斯比亞是個神奇的地方,不但是皇帝做事出人意表,就連臣下做事也是這麼滴水不漏.”心愛的東西失而複得,誼讓里瓦大子的心情變得非常愉快,不過太子殿下始終是太子殿下,就算有了科恩這樣的保證,習慣玩弄權術的他也絕對不會爽快答應科恩的提議. “既然特使都這麼坦白了,那本太子也跟特使說說真心話好了.”太子慢騰騰的走回主人的座位坐下,習慣性的拿起了玉杯,“對于里瓦帝國眼下的局勢,特使了解多少?” “里瓦帝國畢竟不是斯比亞帝國,所以本使知道的不是很多.”科恩不露痕跡的回答,“不過,應該了解的事情,本使都已經了解到了. “特使真會給人留面子.其實到了今時今日,我里瓦帝國的政局之複雜,可稱得上是神屬聯盟之最。”說出這段話的時候,里瓦太子學是了他父親的樣子,不過在科恩看來,這位的模樣實在是虛有其表。 “看到政局混亂,本大子比心忡忡.有心重振里瓦的成名,更想盡量減輕父皇的壓力,所以急需像斯比亞帝國這樣的近鄰支持. “太子殿下真是孝順啊!”雖然心里冷笑著,但科恩臉上卻是一副欽佩的表情“在本使來里瓦之前,皇帝陛下曾經特別對本使交代,說太子殿下是朋友,是值得信任的朋友.只要大子殿下開口,只要本使能夠做到,任何事情,斯比亞帝國都不會拒絕. “科恩.凱達陛下真是一個念舊的人,本太子非常安慰.”里瓦大子何嘗不知道科恩在說漂亮話,但游戲規則就是這樣,大家者隊必須根據自己的角色演下去,“特使也知道吧!有那麼些人嫉妒本太子的才能與地位,一直在暗地里造謠中仿,手段極為卑劣。雖然父皇睿智,從不曾相信那些謠言,但卻有‘少數愚蠢的大臣被迷惑,跟著那些宵小的屁股後面跑……” 科恩發現自己的忍耐力變得前所未有的那麼強,居然在聽了這些話之後沒 吐出午飯。 “本太子雖然一向善良,但在這樣的情形下,卻也不能保證會發生什麼事.做出一副悲天憫人模樣的大子長歎了一口氣,”如果在突兀的事倩發生之時,有斯比亞這樣的帝國站出來說幾句公道話,那麼麻煩就會少很多,本太子也不會那麼擔憂……“ “太子殿下恕罪。”科恩實在是聽不下去了,微笑著打斷他的話,“斯比亞帝國與里瓦帝國是關系密切的友邦,在任何時侯,斯比亞都願意幫助里瓦,這是無庸置疑的. “我要的不止是斯比亞對里瓦白技持.”太子殿下撕開了一切的偽裝,凶狠殘暴的目光緊盯著科恩,一字一句的說:“更重要的是,在任何時候,斯比亞帝國都要支持本太子. 科恩沉默了,回望著里瓦太子的目光不住變化。 “如果特使願意替本大子向科恩.凱達陛下轉達過個意恩,並保證極力促成這個協定的達成,本太子就幫特使這個忙.”里瓦太子靠上了椅背,“就像特使剛才所說,對于本太子的話,還沒多少人敢違背,至少在目前是這樣.而特使要完成使命,就必須得到我的支持。 “這個……”科恩的目光閃爍得更加頻繁,“這個嘛……” “雖然不清楚斯比亞帝國為什麼會如此重視這個婚姻,但本太子卻知道那不是特使此行的全部使命,科恩陛下年少有為,怎麼會對里發生的大事漠不關心?”太子殿下淡淡一笑,“你們知道這是一個賭局,你們在尋找下往的機會,既然這樣,待使你為什麼不把這一注押在本太子這邊?難道還嫌本太子的勝算不大嗎?” 在里瓦大子“卓有成效”的勸說之下,科恩又低頭“考慮”了一會,終于“下定了決心”. “好吧!既然是這樣.”科恩抬起頭來,承諾說:“以特使,及斯比亞帝國皇帝第二秘書的身分,本人答應殿下的提議.斯比亞帝國將會支持大子段下你,始終維護你儲君的正統地位,必要之時,不惜以任何代價來維護. “好!特使真是個痛快人!有膽識、有眼光.”大子一掌拍在桌上,“成交了!” 按照慣例,雙方在達成協定之後要互相簽定保證書,在事倩敗露之後,或看某一方不履行協定時,保證書就是指控的罪證,上面的每一句話都足以讓簽定協定的人一栽到底. “對了,太子殿下,有一件事我忘記說了.”科恩收起協定,不緊不慢的對太子說.“我國現在無法提供求婚者的名字,以及求婚者的一切詳細情況. “特使,你在開什麼玩笑?”太子看著科恩,“怎麼可能這樣?” “我也希望這是一個玩笑,但事實上卻不是.”科恩正色回答,“這是真的。 大子殿下直直的盯著科恩,愉快的心情不冀而飛,沒有名字的求婚,這樂子可大了。 “怎麼能夠這樣?怎麼能役有名字你這不是在為難我嗎?”確定科恩不是在開玩笑後,大子開始在房間里走來走去。不住的揮舞雙手發泄著自己的不滿,“這樣上場的話,斯比亞帝國明天就輸定了!你自己說,到時侯,你怎麼向你的皇帝交代?斯比亞帝國到底把求婚當成什麼了?凱達陛下又把我妹妹當成是什麼?” “斯比亞帝國是很慎重的,貝爾妮公主是太子殿下的妹妹,也是我國皇帝陛下的妹妹,我們非常正式的提出求婚。”坐在一旁的科恩才不著急,慢悠悠的回答,“至于這名字的事,我國皇帝根本就沒告訴我,我就這樣轉達給太子,剩下的事情,那還不是太子一句話?” “問題是現在沒有名字!沒有名字!主持這次求婚的左相是我的人,只要你說出各字來,我們就做主把貝爾妮嫁去斯比亞帝國.”太子殿下揮舞著雙手,“我不管你怎麼辦,今關晚上你一定要想出個各字才行,無論是誰只要有個名字就行,不然這件事本太子就撤手不管了! “大子殿下,如果這件事很簡單就能辦成,我又何必來請你幫助?所有問題的關鍵之處就在于我們無法提供名字,而我們真誠的態度又不允許我們提出一個假各字.”科恩站起身在房間里走了幾步,“這里是里瓦帝國啊!你是太子啊!如果稱都做不了主,誰還能做主?如果主持求婚的左相是你的人,那這件事就役什麼問題了,貴國皇帝那邊,已經知會過. “你說什麼?父皇知道了?那父皇為什麼沒通知我”太子非常關已這件事情的成敗,他明白這雙方聯盟的基礎,“特使,你不會是騙我吧?” “大子殿下可真會說笑.”科恩哈哈一笑,朗聲回答“如果沒有提前知會責國皇帝陛下,我一個小小的子爵就敢這樣跑來求婚?我就不怕被里瓦皇帝以有辱國威的名義把我砍了?” “話雖然是這樣說,但三位公主那邊是絕對不會同意的.”太子沉思著,“在求婚這件事情上,她們眼看就要失利,沒想到你卻不能說出求婚者的名字.她們一定會抓住你這個弱點窮追猛打,我們實在難有獲勝的把握. “但如果大子辦到了這件事呢。”科恩輕聲說:“一個始終都要嫁出國的公主,誰又會真正在意個三位公主真的肯為這一點小事跟殿下你公然對抗嗎?話說回來,這事對三位公主來說是不大,但對我國皇帝來說,那就是天大的事情,因為這里面有兄弟之間的承諾,有皇帝的信義……如果殿下你幫斯比亞辦成了這件事,我們的聯盟將是有史以來最穩固的.” “你這是在逼我啊!”太子歎了口氣,“好吧!我立即把這個情況通知左相” 再商量了一些細節之後,里瓦大子一直把送科恩出了前門. 坐上馬車,科恩重新審視著這份保證書,心里對里瓦太子鄙視到了極點。不錯,里瓦太子是一個狂妄的人,但他本身卻役有任何能狂妄的本錢,在這樣的情況下居然還想“做大事”,不但老皇帝那里過不去,就是他的三個妹妹,恐怕也不會給他好果子吃吧! “在任何時侯,”科恩嘴角漾起一絲輕蔑的笑意,一邊自言自語,一把把保證書捏成一團,“斯比亞都支持你的正統地位……支持……” 馬車一直前行,來到了坦西帝國求婚使者的住處,通報之後,卡爾.尤里西斯親王的副官手巴科恩迎了進去.走過前庭,走過會容的前廳,一直來到後面花園,親王正坐在花園涼亭里,手持酒杯,對著桌上的一局殘棋出神。 “斯比亞帝國待使啊}剛從溫柔鄉里醒過來嗎I革輕人的身體就是好啊!副官通報後,尤里西斯親王站起身來,一臉的和藹微笑,”過來坐,正愁沒人陪本王下棋呢!“ “昨夜失禮之極,親王殿下就不要取笑本使了,這是一點小禮物,還請親王殿下笑納.”科恩客氣兩句,叫人呈上禮單,然後在石桌前坐下. “這哪里是取笑?特使你替所有的使者贏了賭局,保存了各國的面子,至少本王是心懷感激的。”尤里西斯親王伸出手來,緩緩的推動一顆棋子前行,“特使今天前來,怕不止是送點小禮物那麼簡單吧?” “在親王殿下面前,本使可不敢說假話。”科恩微微一笑,目光從親王臉上移動到棋局中,“在來里瓦帝國之前,皇帝陛下就命本使在求婚正式開始前與親王殿下會晤一次,有一個極重要的資訊要傳達給殿下。 “哦?凱達陛下這麼看得起本王啊?不知是什麼資訊呢?” “皇帝陛下命我轉達親王,在求婚這件事上,還請坦西帝國多多支持斯比亞帝國.”科恩看准棋步,一邊伸手推動棋子,一邊以淡漠的語氣說:“兩個強大的帝國,以同一個聲音說話,皇帝陛下請親王殿下信守這個承諾. “本王當然會信守承諾.”尤里西斯親王保持著臉上的微笑,“但本王想知道的是,為什麼在求婚的事情上,不是斯比亞支持坦西帝國?” “以坦西帝國目前的形勢,娶不娶里瓦小公主都無足輕重吧?”科恩回答說:“但斯比亞不一樣,我國皇帝陛下對這次求婚是志在必得,皇帝陛下還命我告訴親王,這次求婚完全是私人原因,不牽扯任何的政治因素,斯比亞不打算借里瓦小公主的名義做任何事情,請親王放心。 “斯比亞帝國是志在必得,那特使怎麼知道我坦西帝國不是志在必得?”尤里西斯親王的目光放在棋盤上,根本就沒有抬起來過,“本王知道里瓦小公主與凱達陛下的感情好,但這是求婚,講的是實力,斯比亞帝國如果在實力上勝過坦西,那本王無話可說,反之亦然. “親王殿下說得對,但在實力背後,不是還有‘各種勢力的牽扯纏繞嗎?”科恩呵呵一笑,“或者親王殿下可以聽聽科恩陛下開出的價碼.再決定也不遲啊” “哦?凱人陛下也開始做交易了嗎好!聽聽無妨。” “皇帝陛下承諾,只要是坦西帝國在誼件事情上支持斯比亞帝國,那麼以後坦西帝國在里瓦做什麼,斯比亞帝國都將保持中立,不會暗地里拖親王殿下的後腿.”科恩看著親王.“怎麼樣,親王覺得這個建議如何?” “特使知道嗎?做為一個真正成熟的官員,本王從不會去追求看得見但卻摸不著的東西。”親王輕輕的搖了一下頭,“或者特使剛才所說的東西,我國皇帝陛下會覺得有趣,但我只是一個親王,我沒有一位皇帝那樣的高瞻遠矚,而且里瓦帝國風云變幻,以後的事情誰也說不准啊!” “親王殿下的話很對,而我國皇帝也料到親王會這樣說,所以提供了另一個選擇.”科恩不動聲色的說:“神魔戰爭後期,以及討逆戰爭期間,貴國皇族一共與魯曼信件來往十九砍.只要親王願意.斯比亞會把這些信箋送還. “對了,貴國還有二十余名公民在聖都做一些與身分不相符的事.聽說里面有位小姐叫什麼帝國之花,她長得真漂亮,而且是賣藝不賣身的那種…這些人,只要親王點頭,斯比.亞也願意放過他們.啊!還有一點忘記告訴親王,他們住處有很多有趣的東西,我們還沒有看過呢!這些事情都發生在與親王達成協定之後,誼是洲門表選的誠意.” “這的確是很誘人的建議,但里瓦小公主也同樣誘人.”親王不置可否的回答,“知道嗎?本王這次是幫自己的兒子求婚,這樣的一個好女孩,本王當然不願放棄。” “親王的意愚是……”科恩一時難以理解親王的話. “一邊是公,一邊是私,本王真是很難決定。”親王笑笑,“這局棋也大亂了,我們改日再下,來人啊,送客. 科恩站起身來跟親王告辭,心里暗罵一句:老狐狸!

上篇:第3章     下篇:第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