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5章  
   
第5章

科恩分別拜訪了三位公主,長公主那里只是客套了幾句,二公主和三公主那里倒是說得不錯。 等他辦完事情回到住處時,利普已經在房間里等著他。 “你等了很久了吧!”一邊讓白影為自己換裝,科恩一邊利普,“事情辦得如何?” “一刀都調查清楚了。”雖然在白影的查探下,兩的的談話會很安全,但利普還是小心翼翼的壓低了 聲音,“特使猜得沒錯,香雪果然是有問題的。” “說來聽聽。”接過酒杯,科恩坐到了利普對面 “怎麼發現的?” “特使離開沒多久,香雪就說身體不舒服,要出去就醫,想到特使你的命令,我就讓她去了。” 利普拿出一張街道分圖,指著一處給科恩看, “她是一路繞著圈子來到這里,跟里面的人接上了頭,很詳細的對那個人彙報了晚上發生的一切後就 回來了。“ “看吧,誘惑人的東西果然沒什麼好。”科恩淺嘗了一口紅酒,“接下來發生了什麼事?” “接下來的事情更加有趣,與香雪接頭的人立即就出來,跑去了另一個地方,我們去的人一直跟著,最後發現了整件事情的主使者。”說到這里,利普呵呵一笑,“特使大人你猜猜,這個幕後的人是誰?” “我管他是誰,跟我們無關啦。”科恩放下酒杯,“不過,這個人在現在這個敏感時間還敢在太子身邊安放間諜,來頭應該是不小。” “你說得一點也沒有錯,這個消息一路傳遞,最後傳到了里瓦左相的耳朵里。” 利普的笑容有些誇張,說到有趣處,他詼諧的表情逗得科恩直想笑, “里瓦左相,神殿下派的官員,前一陣子才擔任了國相的職務,是屬于太子黨的重要人物......” “等等,他既然是太子那邊的人,那他為什麼又要煞費苦心在太子身邊安置自己的人?” 科恩驚異的抬起頭來,發問說:“難道…他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太子黨成員?” “現在手上掌握的資料不多,我不敢隨便推測。”利普搖了搖頭,“因為擔心,所以下屬在主上身邊安插間諜,這樣的情況也是有的。” “如果事情是這麼簡單就好了,但左相是神殿下派的官員,在里瓦算是支手遮天的人物,不可能為了一點小事安插間諜。眼下的情況複雜,但誰擁有了左相,誰就穩操勝券…。”科恩看了看利普,“香雪現在在做什麼?” “她回來很久了。”利普回答說:“現在正在房間里休息。” “這樣啊!那我去看看她,好歹她也是我的禮物,還是太子殿下喜歡的那種類型。” 科恩站起來向門外走去,“你做好明天會議的准備。” 出于安全上的考慮,香雪被安排住在後花園里一座四面被水環繞的小樓,並被嚴密而隱蔽的監視著。 科恩一路走過流水小橋,聽取著身後一名隨從的彙報,得知香雪回來後,再也沒有出過房間,也沒有吃多少東西。 科恩心里明白香雪在裝病,裝病的目的就是讓“文雅的斯比亞特使體恤她,不再對她的處子之身造成威脅。一具沒有被其他男人染指的,純潔美麗的身體,是她博取里瓦太子寵愛的最大醬。但香雪似乎不知道,她的這種行為已經激怒了科恩。 科恩不是聖人,他是一名年少氣盛的皇帝,他身體中的霸氣和獨占欲望遠比一般人旺盛強烈。當香雪用這種手段,想在自己面前保持自己的清白,並要把自己的清白獻給科恩所鄙視的里瓦太子時…。。她就等同是自己站在懸崖邊,科恩已經打定主意,要在最的一刻伸手,用一根手指把她輕輕的推一下,再細細欣賞她下墜時的慘叫。 看到科恩走近,站在門邊的侍女連忙打開房門。 科恩上了樣,來到香雪的房間,剛推開門,就看到斜坐窗邊的她,身上披了一件有精致刺繡的淡藍色外衣,一手支著額頭,另一只手拿著一張紙,兩道清澈目光凝聚在紙上,雖然是一臉的病容,但在夕陽光輝映照下,卻透著另一種柔弱、惹人憐惜的美。 心里明明知道她這神態是裝出來的,科恩還是在心里贊歎了一聲,停下腳步。 被腳步驚動,香雪微微轉過頭來,臉上的表情變化著,從疑惑,驚訝變為喜悅,嘴角上的笑容還末綻放開,就有一絲嬌羞融入其間,她站起來,拿著紙張的手放到背後,雙頰染上淡淡的紅暈。 “聽說你身體有些不舒服,就來看看你”科恩走過去,靠近她,用溫柔的目光端正的看著她的眼睛,右手繞到她身後,拿過了那張被她"藏"在身後的紙,“我應該早些回來陪你的,但那些公務卻是耽擱不得。” “特使大人要以公務為重。”香雪輕咳一聲,再也受不了科恩溫柔而灼熱的目光,微微的偏過頭去, “別因為奴婢耽誤大事,奴婢…。不要緊的。” 科恩的祖母下停留在紙張上,這才看清是一張畫,畫中的自己正手按短劍,英武的站在落地窗前遠眺,下筆細致,栩栩如生。 “這是我嗎?”科恩笑說:“今天下午把自己關在房間里,就是為了畫這個?” “隨手亂畫的,特使大人別笑奴婢。”香雪一把搶過畫去咳嗽不止,臉上的紅潮更甚。 “病人就是要好好休息,別站在窗邊吹風,等到你身體好,你想怎樣就怎樣。”科恩一把抱起香雪,舉步走到床邊。 他的這個動作把香雪嚇了一大跳,還以為自己的舉動做得過了火,讓科恩起了色欲,但從目前的已知的情況分析,這位特使沒有摧殘女性的嗜好啊! “下午去看了醫生,有服藥嗎?”科恩伸出手來,試了試她額頭的溫度“藥在哪里?” 門外,侍女點了燈,淡淡的光線照射進來。 科恩站在床邊的櫃邊,一邊看著藥方,一邊仔細的調配著那一大包藥粉藥水,之後自己先嘗了一下,才拿過來讓香雪服用。看著他忙碌的身影,香雪的眼睛濕熱了起來。 “來吧”盛滿藥的銀勺遞到香雪嘴邊,科恩微笑著說:“雖然味道不怎麼好,但誰讓我們是病人呢?” “是的,大人。”嘴里充滿又苦又酸的味道,香雪一閉眼,兩面三刀滴淚珠從臉頰邊滾落…… “演得不錯。”科恩微笑著在心里說:“不過,你還嫩著呢!” 翌日,各國使者在里瓦帝國內政大樓遞交正式求婚書,說起來不過是個儀式,其實卻是各國使者之間的一場辯論爭奪,為了得到小公主,七國使者將會施展出渾身解數打壓競爭對手,里瓦帝國的三位丞相,禮儀大臣,內務大臣主持這場爭奪,太子與三位已嫁的公主列席。 一身盛裝的科恩,帶著助手,從內政大樓正門進入,一路過過光可鑒人的鏡面石地板,來到一樓禮儀會議室,在金碧輝煌的廳門外,六國使者已經到齊,這時都在面帶微笑和其他人打著招呼,大家心里對這場即將展開的爭奪都心照不宣,一個個志在必得的樣子。 在向里瓦小公主求婚的這件事上,除了科恩之外,六國使者的動機都不怎麼單純。在里瓦帝國目前微妙的情況下,出于不可告人的理由,小公主的哥哥姐姐不希望有繼承權的小公主還留在國內,都想把她嫁得越遠越好,最好是嫁給一個沒什麼勢力的小貴族,一輩子都沒胡翻身的機會,而作為他們的盟友,各國使者要做的就是現在出來來開這個口,其實,只要能牢牢的把小公主控制在手里,至于他嫁的是豬是狗,沒人去真正關心。 斯比亞也派特使來求婚是所有人都沒料到的事情,科恩。凱達事前沒有與任何一個公主或者太子通過氣,所以斯比亞的這個行為在一定程度上把形勢複雜化。 其實,長公主對科恩的敵視沒有個人的好惡,那是勢力背景推動的必然趨勢,而本來在外國支持方面占了下風的里瓦太子立即抓住這個機會和斯比亞皇帝聯盟,至于斯比亞帝國要娶小公主去干嘛,他才不會去關心---科恩。凱達與自己聯盟,能夠得到相當的好處,當然不會再對自己不利。 但在其他三位公主殿下看來,小公主嫁去斯比亞帝國就太危險了,因為兩國只隔一條國境線,在里帝國發生什麼事情的時候,有著狼子野心的斯比亞皇帝一定會打著小公主的旗號,帶領大軍突入里瓦,里瓦帝國就雖然不會淪落到任他魚肉的地步,但這也是大的麻煩。而事實上,沒有人猜到斯比亞帝國的真正意圖,科恩。凱達的真正想法,驚世駭俗之極。 在侍者洪亮的通報聲里,會議室廳門緩緩打開,七國使者互相讓一陣,才相繼走進這個長方形的爭奪場地,去為自己的帝國利益而爭奪。會議室中,本應該是列席儀式的太子殿下和三位公主占了主持人的位置,三位丞相、禮儀大臣與內務大臣只好坐在兩面三刀側。 禮儀大臣看各位使者都已經坐下,于是站起身來通報, “太子殿下,三位公主殿下,各位大人,七國求婚使者都已到達,現在可以正式遞交求婚國書了。” 看端坐的各位微微點頭,禮儀大臣把手一抬, “那麼,現在就請波塔帝國求婚使者遞交求婚國書。” “謝謝,本王十分榮幸。”波塔親王笑著站起,接過助手呈上的國書,直到會議廳中心位置站定,清一清嗓子開始發言, “尊敬的里瓦皇帝陛下,本國正式向貴國提出聯姻要求......這們青年貴族非常優秀,在神魔戰爭中立下顯赫戰功,是本國年輕一代的代表人物,無論從哪一方面來徇,這樁婚姻都不會委屈貴國小公主殿下........請貴國認真考慮我國的請求。” 一臉正容的科恩仔細聆聽著別人的民言,他是第一次參加這種正規的外交活動,對一切都很好奇。 波塔使者發言完畢後,就是班塞使者發言,然後是奧馬圖使者,之後才是云路使者和加洛使者,不過這兩帝國是屬于湊熱鬧的小角色,連外面掃大街的都知道他們沒什麼機會。 不過從這個遞交國書的先後順序上可以很輕易的看出來,斯比亞帝國與坦西帝國屬于被打壓的那一類,本是兩個最強大的帝國,卻被人為的放到最後。面帶微笑的科恩看了一眼身邊的卡爾。萬里西斯親王,發覺這位親王一臉淡然,仿佛對這一切都不在意。 科恩心里砂禁想起昨天跟他的交談,這位親王心里到底在打著什麼主意? “那麼,現在請坦西帝國求婚使者,卡爾。尢里西斯親王遞交求婚國書。”里瓦禮儀大臣說:“親王殿下,請。” “多謝,在這里向貴國提出求婚國書,本王榮幸之至。”尤里西斯親王站到會議廳中央,面色平靜的開口,“太子殿下,各位公主殿下,各位大人,本王受皇帝委托,抽里瓦帝國提出迎娶里瓦帝國貝爾妮。艾賓浩斯公主的請求。本國是里瓦帝國的近鄰,世代友好,從不曾有間隙,這樁婚姻對兩國的友誼和關系是非常有利的,希望貴國了解本國求婚的誠意,考慮到小公主殿下身份高貴,與其配婚的是本王的兒子,本王這個兒子雖然還沒有什麼大的作為,但眼下也是少將伯爵,更是坦西帝國未來的親王…。” 聽著親王的話,科恩微微有些意外,心里也跟著疑惑起來---親王平時是一個很和氣的人,怎麼在求婚這件事上變得咄咄逼人?他的語言隱約帶著一股威脅的意味,不但是對里瓦,更是對所有國家發出威脅,難道這就是一個強國的風范? 科恩閉著眼想了想,稍微理解到了親王的想法,心里三半是贊賞,加一半卻是擔憂。大國就是大國,就算有人想打壓,卻絲毫都用不上力親王洪這的聲音在會議廳里回蕩,就算是赤裸裸的威脅,也沒有任何使者敢站起來反駁……到親王說完的時候,其他使者臉上的表情已經越來越掛不住,而端坐會議廳一頭的太子公主們卻個個滿臉微笑,仿佛一切情況都在他們掌握之中。 “看樣子是到本使說話的時候了,真是等太久了。”在尤里西斯親王回到座位後,科恩不等禮儀大臣 開口就站起來,一抖身後的披風,走向會議廳中間,只是幾步跨出,整個人的氣質就已經改變了,雖然還有些文雅書生氣的殘留,但氣勢里體現的更多的是一個軍人的特質,堅毅,犀利還有那種戰場的興奮。看到他的改變,太子,公主,使者們都有點疑惑。 “各位,本人是斯比亞帝國的求婚特使,特納子爵,在這里,本人將全權代表一個強大帝國說話,本人轉達的是我國皇帝陛下的聲音,就等同于斯比亞帝國的聲音。” 科恩說著話,一旁的“助手”白影連忙把國書給他送上,“斯比亞帝國正式向里瓦帝國貝爾妮。艾賓浩斯公主求婚,無論別的帝國如何,無論里瓦帝國怎樣,這位小公主殿下,我斯比亞帝國是娶定了!” “特使說話真有意思,就像一個上戰場的勇敢將軍,可這是求婚,跟隨戰爭完全不一樣,要有禮有節,光憑勇氣不能成功。”長公主抿嘴一笑,淡淡的開口, “好吧,各國使者的國書都已經遞交完畢,我們就聽聽各個帝國將臬迎娶小妹,斯比亞特使先請你詳細說明一下。” “請各國海涵,因為對于本使來說,這次求婚就是一場戰爭,打不贏,我就只有以死謝罪。”科恩轉動著身體,挑戰的眼光在每一個使者臉上掃過, “本使自投身科恩。凱達皇帝以來,以秘書的身份參加了每一次戰爭,在本使心中,我國皇帝陛下的命令就是如山軍令,除了完成,沒有任何價錢可講,政務是這樣求婚也是這樣……” “特使,這些事情我們知道。”禮儀大臣輕咳一聲,“請你進入正題。” “迎娶貝爾妮公主殿下的,將是斯比亞帝國皇族成員,一位真正的皇族成員,”科恩轉回身來,看著三位公主和太子, “在整個神屬聯盟里,沒有人可以跟這名皇族成員相比較,人品,才學,氣度,為家庭為帝國的犧牲精神,他都是首屈一指,斯比亞全體國民將會祝福他們,我們會為他們兩位舉行最隆重婚禮,我們還將邀請偉大的光明神族出面主持婚禮…。。” “啪”的一聲,加洛帝國使者從座位上掉了下來,其他使者們臉上的表情也很不自然,公主們也面面面相窺,里瓦大臣們交頭接耳------請光明神族出面主持婚禮?開什麼玩笑?光明神族會變這樣一個婚禮出面?斯比亞帝國特使的口氣也未免太大了! “特使大人,請您等一等。”禮儀大臣一遍遍看著國書,“國書上沒有寫求婚者的名字。” 科恩看了看禮儀大臣,突然一笑,“沒錯,我們沒有寫上求婚者的名字。” 使者們笑起來,跑來求婚,卻忘記在國書上寫求婚者的名字,這成什麼體統?斯比亞人難道除了打仗什麼都不會?但里瓦禮儀大臣卻沒想那麼多,只體恤的說了一句,“是哪里了了疏忽嗎?沒有關系,請特使大人口述求婚者的情況,我們現在可以添加上去的。” “不用添加了。”出呼所有人的意料,科恩搖了搖頭,“科恩。凱達皇帝的命令,這們皇族成員的名字不能出現在任何文字資料上,我也不能說出他的名字。” 此話一出,全場嘩然,不但是各國使者一臉迷糊,連三位公主們都驚呆了……。大家都在想,但都不能掌握斯比亞特使這葫蘆里是什麼藥。 全場的人里,只有里瓦太子和左相不動聲色。

上篇:第4章     下篇:第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