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7章  
   
第7章

出了太子府邸,科恩和白影在其他人的掩護下,成功的換乘了另一輛馬車。 太子府派出向左相報信的人才一出發,就被科恩派出的人跟上了,一道道最新的情報迅速的傳到馬車上,供科恩分析。 因為香雪的事,科恩心里就已經懷疑上了左相,而在今天爭辯中,這份疑惑更加的深,所十漢科恩才在剛才放出餌料,要詳細的調查一下左相這個人以及他的真正立場。這次求婚的成敗關系重大,科恩容不得絲毫的閃失,而左相在這里面也起著極為關鍵的作用。 夜幕下,一輛裝載了雜物的馬車正順著貴族居住區的道路,向里瓦內政大樓所在的區域搖搖晃晃的前進著。後面的車廂里,已經是一身夜行裝扮的科恩和白影就憑藉車廂外透進來的一點淡淡燈光,仔細研究著手里的一幅地圖— 里瓦帝國內政大樓詳圖。 為他們帶路的,就是太子派去送信的人,左相接到這樣一份情報,應該有所反應才對。 “想不到左相還是位勤勞的官員,都這麼晚了還在內政大樓里一”因為要保持安靜,所以白影的聲音直接傳到科恩腦袋里,她臉上蒙著面巾,在科恩看來非常古怪,“但願他和那位斯比亞帝國的前任左相不一樣,雖然他們都是屬于神殿下派官員。 “要打賭嗎?我賭他現在操心的絕對不是國事。”科恩靠著車壁,同樣把自己的意識傳到白影的腦袋里,“當皇帝這麼久,在政局里打混了這麼久,本少爺多少了解一些這些人的心理。在這個敏感的時侯,他還留在內政大樓里,多半是為了方便別人找到他,再說了,白影你真是個奇怪的家伙,我們目前的處境,你是不是應該擔心一下我們該從什麼地方潛入?” “需要我擔心嗎?如果維漸立去一個內政大樓都潛不進去,你誼皇帝也別做了,回去說給某人聽,他可能會跳起來給你一劍,而且罵你是個笨蛋。”白影白了科恩一眼,針鋒相對的回答,“再說我也不是什麼奇怪的家伙,我是一條龍,就算我奇怪,我也是一條奇怪的龍。 再也受不了白影一臉嚴肅的樣子,科恩偏過去搶,躲在陰影里偷偷的笑。 “忘記問你,如果我們探察的結果,認為這個左相能幫助你也就算了。 白影看得多了一見怪不怪,“但如果他不准備幫你,甚至要幫助別人來對付你,你要怎麼辦?” “在這件事情上,他是否幫忙我都無所謂。”科恩轉過頭回答,“我最擔心的,莫過于這個左相投身年其他獎力,在里瓦這樣的帝國里,神殿下派官員的勢力太過龐大。如果出現這樣的情況,里瓦太子危險,里瓦老皇帝危險,連帶我們斯比亞帝國也會變得危險起來。里瓦皇權易主的話,外國勢力必將進入里瓦,必將對我斯比亞的後背造成威脅,我怎麼能安心?” “你擔心別國用里瓦做跳板,攻擊斯比亞帝國嗎?”白影點點頭,“是啊你已經在魔屬聯盟開戰了,將來必定會投入更多的兵力,如果後背遭到襲擊,那會非常危險。 “所以眼下確定左相的立場就變得非常重要,只要他近期沒有什麼大動作,我也懶得去管別人的家務事。”說到這里,科恩苦笑了一下,“如果他要怎麼樣……我也只有想辦法阻止這樣的事發生。說真的,我並沒有期望今晚能有什麼大收獲,里瓦左相真有異心的話,身邊的防衛一定是非常嚴密的。是否能近他的身都還是未知數,更別談有什麼行動了……” 在科恩感歎完這句時,外面有人輕輕敲了車廂才與多是下車的信號,科恩的眼光在這瞬間變得極為犀利。帶著白影下了車,上了距離內政大樓兩條街的一座樓房。這時侯,遠處的內政大樓正籠罩在一片迷檬的魔法燈光之中,一個肉眼難以察覺的魔法屏障就隱藏在燈光中,仔細的觀察一下,發現這個魔法屏障非常嚴密,任何物體的侵入都會引發警報。 科恩看著這沒有什破綻的屏障,抱起手吹了聲口哨 “你這是在干什麼?想到怎麼突入了嗎?”白影對科恩的態度非常不滿,“如果想不到什麼好辦法,我們就回去好了,我還沒吃晚飯呢! “別顧著說我,你仔細看看,看有什麼好辦法突入這個魔法屏障?”科恩不客氣的教訓白影,“一已卜卿豁酬乞算怎麼回事,別怪本少爺沒提醒過你,貪吃的女人會倒大黴的。 “我是龍族,要看當然能看出來,不過最快也得研究一天,你等得起嗎?白影少有的笑了,”至于說到貪吃,我比你吃得少—做事啦,你還想玩到什麼時侯?“ “我早就知道,不管是人是龍,我都不能對異性有什麼好臉色,不然就會被異性鄙視。”科恩一邊不滿的嘮叨,一邊向街下的情報人員寸升出手勢,下達的命令立即傳到遠方,“我應該像那位太子殿下一樣,一不順心就打女人耳光來尋開心……” 遠處待命的人有了行動,先前並不怎麼大的夜風加大了速度,空氣也變得更加濕冷。白影迷惑不解的看著科恩,“這就是你的行動?你想用這個來突入魔法屏障?” “叫我怎麼說你好?拜托你這尊貴的龍腦袋多轉上一圈吧!”科恩歎口氣,搖了搖頭,“下雨前,他們會換另一種魔法屏障吧?現在又不是在打仗,兩個魔法屏障轉換的時侯不可遴免會出現間隙吧?以你的飛行速度,那個時侯沖進去沒什麼問題吧?” 白影一時沒有合適的語言反聯科恩,只能悶聲在自己和科恩身上施展了高級隱身魔法,然後再靠她精湛的飛行本能,帶著科恩升上了高空,到了內政大樓上方後緩緩下降黝亭 下方的魔法屏障閃了一閃,慢慢的消失,白影趁著著兩次魔法屏障調整的時機帶著科恩從空中突入。就在穿過魔法屏障位置的時侯,白影卻突然發現大樓頂上還散布著一些絲線狀的白色線條—那應該是前一個魔法屏障轉換而成的備用警戒線,專門偵測不尋常的魔法能量,顏色和魔法屏障一模一樣,所以兩人先前都沒有發現! “收起魔法,自然下墜。”科恩心里估計了一下距離,“一切交給我。 白影的魔法一收,兩人的形體立即顯露出來,驚險萬分的穿過一根根白色警戒線條。在快要降落到樓頂時,科恩一推白影,一人一龍從直墜變成斜墜一一科恩看准時機一拳擊出,洶湧而出的拳風把白影墜落路線上的白色線條生部吹散,白影立即再次隱身,輕輕飄落。 但另一位就沒這麼好運了,在樓頂上一路翻滾過去,雖然科恩使出了渾身解數,但還是鬧了個手忙腳亂。好在大樓周圍都是樹,大風吹過,樹梢的響動掩蓋了他翻動的聲音,沒有被人發現異常……兩人翻身起來,遴過樓頂的警衛,按照地圖上指示,從樓頂直接翻下窗台。 按照地圖上指示,從樓頂直接翻下窗台。 心里默數著,科恩伸出手來,打開一扇虛掩的窗戶鑽了進去。白影跟著進去,發現這是一間不大的資料室,四周累積的文件檔案直達天花板,正在她驚異這種重要的房間怎麼可能不關好窗戶的時侯,科恩已經在一旁換好了衣服一一里瓦內政官員的服裝。 “驚訝什麼,如果這這種機構里沒有我的人,我這皇帝還混個屁,不如回去種地。”科恩再次把地圖放到桌上,“左相的房間在三樓,整個半層都是他的辦公區域。順著瞥彭~我明你暗潛入他樓上,這地方有一道門,這地方又有一道崗哨,現在只等人來彙報左相的位置。 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有人一邊哼著小曲一邊走入外間,白影下意識的閃到牆角,但科恩卻不閃不避的站在房間正中。 門被推開,來人一身官服,不過卻對站在眼前的科恩視若不見,自顧自的在桌邊坐下,開始收拾桌上散亂的文件。 “真是辛苦啊!左相還在小餐斤用餐,他不離開的話,我們這些小官員也不能離開啊!”說著話,官員把一塊腰牌標記放到桌子上,“眼看左相一會就要離開了,可不知從哪里鑽出一個人要見他,依我看,這種人應該被亂棍打出去,為什麼還要安排在小書房等候?” 科恩微微一笑,走過去拿起腰牌,當他帶著白影出門時,那位官員已經開始伏案書寫了。 一踏出門口,科恩和白影就變成了一對黃金搭檔,無論是從特長、技能、武技、魔法等方面看,還是從配合度上衡量,他們都是完美的組合,放眼整個武技、魔法等方面看,還是從配合度上衡量,他們都是完美的組合,放眼整個比斯大陸,都再找不出比這一人一龍更厚割寡,清報人員“。 走在前面的科恩把自己特殊的感知力提升到極限,一一為白影指出警衛的位置,在這之後,隱身的白影突前,或者是引警衛離開崗位,或者是制造魔法幻象。在某些有魔法屏障或可以杜絕隱身魔法的地方,就輪到科恩出手...一段數百臂長的曲折通道,一會爬出窗外,一會躲入死角,連每一個拐角都被他們利用到;時而疾沖通過,時而隱藏停留,在一刻鍾之後,終于成功到達左相的辦公區域上方。 白影負責警戒,科恩輕輕的掀開地毯,拿出一套極為精密的器械,開始在地板上鑽孔。 一邊輕輕轉動鑽頭,科恩一邊小心翼翼的把地板殘渣吸出……因為對方是高級官員,又帶有神殿背景,身邊負責警備的能人眾多,所以科恩不敢貿然使用監聽魔法。 為了保證穩妥,科恩在左祖鮮務書房和辦公室各鑽了一個孔,太子派出的那位報信的人就在小書房的沙發上坐著,一切就緒,現在就等著左相來了。 白影關好了所有的門窗,把手掌貼在地板上,專心感受順著地板傳來的每一絲細微響動,不一會抬起頭來告訴科恩,“目標出現廠~髓從共六人。一名侍從,兩名魔法師,另外三名是武士。 科恩點點頭,身體平伏在地板上,不敢漏過下面傳來的任何聲音。帝國的未來,對魔屬戰爭的順利,甚至是許多人的生死,全寄托在自己這一次監聽上但是左相在聽到太子傳來的消息之後會表露出什麼態度,能表露多少,夠不夠自己判斷他的立場,科恩卻無法估計…… 樓下的門開了,左相隨行的一位武士走了進去,科恩閉上了眼睛,留心監“左相失人晚上好,打擾您的休息了。”小書房里,太子派出的人立即站起行禮,“太子殿下差小的來,有極為重要的情報報告。 “這個時侯傳話過來,一定是很重要的情報吧?難為你跑這麼遠。”左相平和的聲音響了起來,“坐子旅掛蝦說,太子殿下要你帶來的是便條還是口信?” “是烈火級別的口信,請左相驗證一下身分。”太子派出的人從懷里掏出一個物件,與左相拿出的物件扣合,一聲細微的魚屬響聲過後,那人開始複述口信,“左相,斯比亞特使的情報指出,那名求婚者的姓名與使命除了科恩。 凱達之外,光明神族也是知道的。如此一來,其他帝國的求婚使者可以閉嘴了,里瓦這邊也能交代過去。左相也知道本太子和斯比亞帝國已經結盟,他們的事我當然要幫忙,剩下的事情勞煩你安排妥當。 “就是這些嗎?我明白了,如果早知道這樣,我就不用那麼大費周章的操勞,斯比亞特使也是,有這麼厲害的一著棋也不早點告訴太子。”沉默了一下,左相的聲音再次響起,“麻煩你回報太子殿下,明天的事情我會安排妥當,請他放心。 “是的,大人,那小的這就告退了。”太子的手下回答著,腳步聲逐漸遠在這時,白影看了科恩一眼,“到目前為止,左相的反應還正常吧?” “難說,左相對使者所說的都是場面話。”科恩聽著樓下左相踱步的聲音“他一定會有所安排,我們接著聽下去就知道了。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二呼樓下的小書房里除了左相的腳步聲外,再沒有任何其他的聲音,仿佛左相對這個情況絲毫都不關心。就在科恩心灰意懶,想著要不要撤退的時侯,左相卻用略微不滿的聲音問侍從,“時間都已經過了,怎麼還不來?” “大人請息怒,小的這就出去看看。”侍從連忙答應著,跑出了門外,不一會又跑回來,“回大人,她來了。 科恩心里正在想著這時候來左相書房的人是誰,一抬頭,卻看到白影的目光變得極為深邃,科恩還沒反應過來,白影就把雙臂一展,身體在房間里劃出一道弧型軌跡,向科恩撲到—只是一盼間,科恩就被她抱住,全身上下被嚴密的籠罩在白影雙臂幻化出來的一層薄膜中。 科恩正想問白影是不是瘋了,就發現有一點一點的,肉眼難以察覺的魔法光點透過樓板漂浮上來,這些光點游弋著,逐漸布滿了科恩所在的房間,但在靠近白影之後就會移開,又過了一會,光點繼續向樓上飄去。 “這是神殿的高階魔法,還沒完。”白影的聲音在科恩腦中響起,“真是奇怪,左相身邊的人怎麼會使用這麼高深的魔法?還好這人的魔法沒學到家,這樣的程度只能偵測人類和魔獸,對龍族是無效的。 “這就說明,有重要人物上場了。”科恩回答,“我們今天晚上還真是來對了,這個左相果然是有問題。 在科恩說話的時侯,樓下的左相已經走出小書房,進入了辦公室。白影和科恩急忙換位置。但在他們小心翼翼的到達左相上方的時侯,才發現辦公室里又升起一個魔法屏障,隔絕了一切聲音,科恩把耳朵貼在地板上都聽不到任何聲音。‘ “我負責隱藏你的氣息,除了魔法之外尸你可以用一切手段。但是要快一點,我這樣維持不了多久的。”白影閉上眼睛,雙臂環抱著科恩,“停止你的呼吸。 科恩正想說停止呼吸不是完蛋了,白影的嘴唇已經吻在他的頸邊,一股冰涼的氣J割頃著血管進入科恩的身體,科恩閉住呼吸試了一下,並沒有感覺到諸如胸悶的現象,這才明白是白影幫助自己在呼吸。 白影的皮膚上隱約出現一層細密的紋路,但這細密的紋路,也掩飾不住她此刻排紅的臉色。還好科恩看不到。 科恩凝神靜氣,讓無孔不入的感知力慢慢的侵入左相的辦公室。但剛一開始,科恩就嚇了一跳,因為這個時侯的感知力變得異常敏銳靈活,跟平時完全兩樣,幾乎是一個數量級的差距。科恩想了想,這大概是白影和自己抱在一起的原因…… “不要想這種無聊的事。”但他的這個私人想法卻被白影知道了,“做正事要緊。 科恩暗笑一聲,謹慎的在魔法屏障外試探幾次之後,覺得無機可乘。于是嘗試著把放射狀擴展的感知力變成細細的一股,讓它如同流水一般依附到了地毯上,這是他以前役有做過甚至是役有想過的,但現在形勢所追,卻不得不變通。 或者是和白影聯手的原因,原本只是單純的感知力,這時卻在慢慢轉化,最後變成了一種實體力量,-書拱斷斗恩的意志,躲過了魔法屏障,科恩清晰的感覺到這股力量在地毯中前進,擠開一根根的羊毛,繞開一根根絲線,逐漸來到左相的腳邊…… 幾乎是立即的,辦公室里的情景出現的科圖的腦海里。但更讓科恩奇怪的是,他知道這個景象也同時出現在白影的腦海里。

上篇:第6章     下篇:第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