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8章  
   
第8章

“……看看你在今天會議上的表現,真是稱得上笨拙這個詞。”左相冷哼了一聲,似乎是在教訓某人,“我早就跟你交代過,不到局勢明朗,不到決定I比的時刻不要開口,你怎麼知道那個斯比亞混蛋不是做了個圈套讓你們鑽?真到那時,你就會耽誤我們的大事。 聽著左相這種訓兒子的口氣,科恩心里覺得非常奇怪,他這在對誰說話?在今天遞交國書的僅式上,似乎並沒有這樣一位說了話,又在地位上能被左相教訓的人啊!如果對分三是一名里瓦官員的話,左相似平更犯不著這麼苦口婆心。 “有這麼嚴重嗎?那位斯比亞特使除了跟他的主子一樣耍耍無賴之外,還能有什麼作為?”一個嬌媚的女聲回答左相,“千山萬水的來里瓦求婚,卻連求婚者的名字都說不出來,這種白!所俘為也只有科恩。凱達那個笨蛋才能做得出來,他真以為斯比亞天下無敵?但讓我奇怪的是,左相你為什麼在我們即將勝利的時侯叫停?如果不是你,我今天就能收拾了他。 清楚的聽到這個聲音,科恩和白影心里都是一驚,左相果然背叛了太子,這個說話的人是里瓦長公主,事情到這步可真的大條了。但更加令人奇怪的是,一個左相怎麼敢跟長公主這樣講話?就算是神殿下派的官員,他也得遵守最起碼的禮節,上下有別這點他應該明台? “如果沒有什麼殺招,你以為科恩。凱達就派人來求婚了?他這次是志在必得!”雖然壓低了聲音,但左相的語氣卻很嚴厲,“你那個笨得要死的太子哥哥剛才派人通姍先~斯比亞特使還有一張極為厲害的底牌沒有打出來……關于那位求婚者的一切,光明神族都了解。 “什麼……居然會有這樣的事?”長公主吃了一驚,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這件事怎麼會跟光明神旗幕載奎別國的使者怎麼敢跟神族抗衡?” “你不是很想表現自己嗎?看你今天那激動的樣子,如果我再不叫停的話,你准備怎麼來應付斯比亞的這張牌?”左相拿起了酒杯,冷冷一笑,“沒錯,科恩。凱達是個混蛋,但他卻你要厲害得多了。光明神族知道這件事,我的長公主,你敢去找光明神族對質嗎?” “斯比亞特使一定會在明天的會議上打出這張牌的,有這個藉口,別國使者還能怎麼反聯?”聽得出來一長公主的情緒大受打擊,“如果讓斯比亞帝國娶到了小妹,那對我們以後的計劃會是一個極大的阻礙,在任何時侯,斯比亞都有了干涉里瓦的藉口。 “關于這一點卡公主還看得很清楚嘛!”左相放下酒杯,淡漠的說:“不過‘我們,這個詞用得可不怎麼對,是你的計劃遇到了阻礙,小公主嫁到哪一國,跟我的關系不大。 “你……你怎麼可以這樣說?”長公主的聲音微顫,“難道你現在想反悔?”知道我為什麼放棄你那個笨蛋大哥?因為他不乖,他不聽話,竟然有了想掌控我的想法,于是我就選擇了你。“左相陰陰一笑,”但在今天,我卻發現你跟你大哥一樣,也有了不乖的舉動。這樣看來,我似乎有好好考慮一下的必要,看我到底幫誰取得皇權好一點。反正除了你和太子,里瓦還有一位皇子、三位公主,我們的選擇余地非常大。 長公主沉默了,樓上的一人一龍卻越聽越心寒,白影剛剛發表完“這家伙又是一個魯曼。”的意見,就立即就被科恩糾正,“不,這個左相比以前的魯曼還要囂張。 “你想當女皇嗎?你想攀登上權力的頂峰嗎?那就要聽我的話,因為我是一個強大聯盟的代表,既然我能把你扶上寶座,那麼我也能把你丟進汙泥中。 這是我最後一次警告你,你要記住,免得日後欲哭無淚。“左相冷眼看著長公主,突然提高了聲音,”過來,跪下! 聽到這句話的時侯,科恩和白影當場就楞住了,如同被魔法冰凍了一樣,誰也沒說話。 但科恩現在的感知力卻太過靈敏,連長公主的衣裙在地毯上摩擦的聲音都一絲不漏的傳來,他還沒來得及罵上一句,下面就傳來脫衣服的聲音……長公主被左相一拉,坐到他的大腿上。 “這個世界上,任何東西都不會平白無故的讓人擁有,付出是天經地義的事情,金錢、權力都是這樣。”左相伸出手來,托起長公主的下巴,“不錯你是長公主,你有高貴的血統,但現在真正執掌里瓦權力的人是我,只要我一聲令下,你,還有你那不能人事的丈夫就會人頭落地!但是……如果你讓我高興,我就能給你一切……對這樣的我,你應該怎麼稱呼?” 沉默片刻,長公主以低不可聞的聲音叫,“父……父親。 “不願意嗎?”左相冷笑著, “一年前就這樣叫,怎麼你似平還很勉強的樣子。 “沒有,我願意叫。”長公主的聲音高了一點, “父親” 聽到這個時侯,如果不是要隱藏自己,科恩和白影一定會同時長歎一口氣,里瓦長公主也真是太令人失望了,尸當皇族當到這個份上,不如找根繩子去上吊算了。雖然長公主一直是科恩的對立方,但以科恩的性格,他更傾向于選擇一個有格調的對手。跟這樣一個長公主斗,無疑是自貶身分。 “比起這個什麼長公主,我更討厭左相。白影桐悉了科恩的想法,”這個人渣居然脅迫弱勢女性,而且性格變態,實在令我齒冷。 “我還沒顧得上討厭,一男一女,人家心甘情願的做利益交換,似乎並不需要我們贊許的樣子。”科恩回應白影,“我對左相剛才所說的‘聯盟井畏感興趣一點,不過,那個所謂的聯盟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說不定會對斯比亞造成極大的威脅也不一定。 樓下的“游戲”已經開始了,長公主被左相放倒在書桌上,兩人呼吸急促起來,只不過左相極度興奮,長公主極度疼痛而已。而自從長公主“啊”了一聲之後,科恩背後的白影就沒有再發表任何意見,科恩在覺得這情景滑稽之余,也在感歎龍族開非是沒有百感覺神族。 “長公主殿下嗎?有高貴的血統是嗎?現在還不一樣臣服在我的身體之下! 樓下的游戲在繼續,左相意氣風發的發表著他的長篇大論,“有人想的到嗎?俺是平民出身,俺是卑賤的平民出月‘!公主怎麼樣!太子又怎麼樣!啊?還不是一樣在俺的下面嗽嗽叫!看著我,我叫你看著我!舒服嗎?你—舒服嗎?” “舒……舒服……父親……” “我早就奇怪太子的性格,原來是被這個左相調教出來的,虧我還是出身貴族,今天晚上真長見識……”科恩搖搖頭,不肯放過調侃白影的機會,“龍族的某位,你長見識沒有?” 雖然不能說話,也不能瞪眼,但白影的情緒還是清晰的傳到科恩腦中,科恩一笑,“你別緊張嘛!我只是在學術的角度上跟你探討一種現象而已—哎呀!好,不說了……” “父親……如果明天……斯比亞特使丟出那張牌,我們要……怎麼應對… …啊!“樓下的長公主一邊盡力的伺侯著左相,一邊問,”我……很擔心……“ “有什麼好擔心的?”左相一邊努力的進行著征服運動,一邊回答身下的女人,“叫他當場把這句話寫下來,他敢嗎?斯比亞只能用這種話來哄騙三歲大的小孩子! “可是·二二輕,點……可是,明天皇帝會來。”長公主小心翼翼的說著話,只顧著討左相歡心,對自己真正的父親反而用“皇帝”的稱呼,“如果斯比亞特使說動了皇帝,我們又應該怎麼辦……難道,眼睜睜的看著小妹嫁到斯比亞”天……天……你好厲害……“ “說動了皇帝又怎麼樣?”左相喘著氣回答,“小公主—她嫁得過去嗎;聽到這樣的對話,科恩心頭的怒火止不住的升騰起來在赤裸裸的情景下,在赤裸裸的交易中,他們居然談到了小公主,這簡直是一種不能被饒恕的裹讀! 白影察覺異狀,連忙勸科恩冷靜下來,眼看就要成功,左相卻又開了口,一段話把科恩的火爆脾氣徹底的點燃…… “你要當女皇,皇帝始終是個障礙,所以,我明天為皇帝准備了一點特別的東西,平時,我的人幾乎不能近他的身!”左相干笑幾聲,“求婚的結局如何無關緊要,我要的是皇權!小公主就算要嫁去斯比亞,准備婚禮也得半年,她也沒那麼好命能出國界! “啊……你……你……我……”長公主聽到這個消息,被嚇得語無倫次。 “怎麼了?想當女皇就這樣,皇帝不死,你當個屁!”滿頭是汗的左相滿嘴髒話,“現在怕了?想想吧!如果太子登上皇位,他會把長槍從你屁股里插進去,從嘴里串出來! 長公主癱在書桌上,眼神空洞之極,身體毫無目的動作抖動著。 “知道事情多嚴重了嗎?”左相似乎非常享受長公主的神情,說到死亡,他也愈加興奮起來,“你記住,明天求婚一結束,你一定要舉起酒杯,向皇帝敬酒!那酒是特制的,幾個月之後才會發作……除了我,誰也不知道這事跟你有關系,臭婆娘,聽到了沒有?! “是……父親……”長公主低聲縣答,“我敬酒…··一定……” “放心,我跟斯比亞的那個左相不一樣,我比他聰明得多。他在我們的聯盟里,只不過是個小角色。”左相喘著粗氣,“當初要不是我們支持他抓菲謝特。夏麥,他早就完蛋了,可那個蠢貨,居然不聽我們的安排,白白把斯比亞送給了科恩。凱達……” 如果說前幾句話點燃了科恩的怒火,那麼這一句話就像是一道霹靂,很端正的在科恩的腦袋里炸響……白影明白,她不可能勸得住科恩,任何人都不可能勸得住科恩,就如同龍族某個部位的鱗甲不能碰一樣,科恩心里也有一個地方不能碰,那就是菲謝特的死。 侖殺醬分司題。“在第一時間里,白影向科恩傳遞了這樣的資訊,”但普通的方法必定會驚動守衛,我們不可能再隱蔽的出去,這會影響你接下來的很多安排。 科恩先是沉默了一陣月錢後才回答白影,“我想到了一個辦法,但是需要你幫I險。 雖然這回答是一段不帶任何語氣的心靈交流,但白影還是感受到了科恩心中那股強烈的殺機,事實上,他沒有在聽到左才曰淘籠泊勺時侯沖下樓去把左相大卸八塊,已經是了不起的進步了。 “把你的力量全部借給我。”在得到白影肯定的答覆之後,科恩讓她了解到詳細的方法,末了還加了一句,“這樣死,真是便宜了他! 白影這時侯可沒心情附和他,她凝神靜氣,恩維完全放松,把自己的身心完全交給科恩去控制,只留下一點空間維持自己和科恩的隱蔽。而科恩卻在極力操縱著自己的感知力,讓感知力退回到地板上,繞行到左相身後……這個方法完全是科恩的即興發揮,因為他發現自己和白影合作的話,虛無的感知力能轉變成一種實際能量,至于這能量有多大,全看他本身的能力……至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科恩也不太明色-曝細端泛用得上就行。 樓下的房間里,感知力不斷的上升,失敗幾次之後,頂端終于成功的來到左相的後上方,就如同一條昂起頭的毒蛇,自上而下,凝視著左相的後背…… 樓上的科恩緊咬牙關才丹四感知力前端變成一絲絲的線條狀,在左相發出一連串“怒吼”的時侯,千萬根絲線狀的感知力輕輕滑進左相的身體。 科恩是第一次使用這樣的技能,當然免不了生疏,如果是在平時,左相也自然能察覺異狀,他當場注勿褪勒晨拍勺話,科恩也只有被迫撤退,改天再來收拾他。但活該左相倒黴,此刻正是他的“緊要關頭”,所有的心思都聚集在下半身,根本無暇去理會後背的一點細微感覺。 全身火熱的左相正要馳騁在極樂的顛峰時,一股陰森冰涼的感覺從背後傳來,脊柱上猶如毒蛇的信子舔過,上半身立即就像是被冰凍一般,那一絲絲,一點點,一片片的刺痛,順著毛孔鑽入了左相的肌膚。就像是千萬條蟲子進入了他的身體,在一起啃噬著他的筋骨。 “呵!呵!”劇烈的疼痛襲來,讓左相猛然撐起身體,一雙凶狠的眼睛瞪著還在他身下“婉轉迎奉”的長公主,臉色刷白,卻連半句話也說不出來。他的第一個反應,就是要逃走,但身體僵硬到了極點,根本用不出多大的力氣。 “啊……你好棒……好厲害……”長公主哪知道左相的身體發生了變化,還一心要討他歡心,手足緊緊纏繞著他,不住的奉上熱吻,含糊不清的叫著,“給我……快給我……求你了” 強烈的恐懼感襲來,左相幾乎快要哭出來,因為他很清晰的感覺到,那千絲萬縷的奇怪物體進入身體內部,以往什麼都不放在眼里的他,第一次想到了死。 結局已經注定了,那些逐漸在左相心髒部位聚集的精神力量,在極短的時間里再次轉變為實體能量。無聲無息的,左相的心髒中爆開了一朵小花,他的心髒先是被突然的擴張到極限,然後靜止,雖然肌肉依然在足長氛~但卻不能再改變心髒的擴張的形態。 下身的快樂感覺依然沒變,但內髒卻如同被人放到了烈火之中,兩種有著極端差異的感覺在左相身體里沖突著,纏繞著,扭曲著……左相的一切掙紮與反抗都起不到任何作用,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生命已到盡頭。 “這一招就叫痛,並快樂著。”一個聲音在左相腦中響起,“你該感謝我,因為我讓你活得豐,死得精彩。 左相口里發出一聲嘶啞的呼喊,一頭栽倒在女人赤裸的身體上,雙眼圓睜。 而樓上的科恩只來得及對白鼻銳聲“快跑”,眼前一黑,整個人暈了過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眼皮抖了抖,科恩從昏迷中蘇醒過來,覺得全身虛脫無力,軟綿綿的樣子。定眼一看,自己已經回到了住處的房間。 一名隨從軍官正把毛巾放上科恩的額頭,看到科恩醒來,頓時滿臉的驚喜,趕緊跑出去報告。科恩轉頭看看屋角,以前都是站著的白影,這會卻是坐著的,看來她也有點吃不消。 “特使大人。”利普進了門,幾步走到床前,“您覺得怎麼樣?身體還撐得住嗎?” “沒什麼大問題,只是有點乏力而已 已檢視了自己身體,知道自己昏迷的原因是體力透支,“現在什麼時間?” “現在的時間是午飯前,特使你要馬上換裝才行,不然就來不及參加今天的會議。”利普拿過了科恩的服裝,嘴里說個不停,“金沙薩都亂成一鍋粥了,左相昨天夜里死在內政大樓的辦公室里,聽說死得非常蹊蹺,具體情況不明。 但在三十多名一流魔法師和神殿武士的保護下,沒有出現任何異狀就死了,所以大家推斷不大可能是暗殺。另外,特使盼咐的事情全都辦好了,太子那邊來過兩個人,我幫特使打發了……“ “怎麼樣?”科恩換好尋衣服,看了看站在一旁的白影,“沒事吧?” “比你好得多。”白影站了起來,“現在帶你回斯比亞都沒問題。 “斯比亞,無論在什麼時侯,都是習慣彩數交的。”科恩笑笑,對利普說了句:“出發。”

上篇:第7章     下篇:第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