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9章  
   
第9章

因為左相大人的離奇死亡,今天的內政大樓里,到處都滲透著一種沉悶的氣氛,既詭異,又壓抑。惶恐不安的里瓦內政官員們一個個低著頭,腳步急促的奔走在通道里,就是和以往的熟人遇到了,也不像往日那樣互執問侯,仿佛別人都得了沒救的急性傳染病一樣。 在科恩昏迷的那段時間,金沙薩可是被翻了個底朝天,左相的手下甚至太子都認定左相是死于敵對勢方的刺殺,因為有里瓦神殿大祭司親自過問,所以左相的戰友們帶著手下滿世界的找刺客,結果當然是一無所獲。而里瓦老皇帝的態度就更加的暖昧,他不阻止左相和神殿勢力的搜查行動,也不阻止其他勢力大擺宴席慶祝。 當科恩的馬車在內政大樓前停下時,發現內政大樓外的警戒人員全部被換了,全是清一色的里瓦皇家近衛軍,軍中玫瑰溫特哈爾。雷尼一身戎裝,和另一位年輕的將領並肩站在樓前的台階上,用她那犀利的目光掃視著從她身邊經過的每一個官員。 各國使者和里瓦官員到齊之後,有人在一樓大斤為左相舉行了一個小小的悼念議事。 “太子殿下、公主殿下、各位大人,請肅立。”一個看起來“德高望重” 的神殿祭司走到大斤的小講台上,用他那抑揚頓挫的嗓子聲情並茂的說:“大家知道,在昨天夜里,受到里瓦國民尊敬的左相大人離開了我們,今天在這里,神殿的同僚們為緬懷他,舉行、的僅式。 “里瓦帝國左相,原來是光明神殿祭司,作風正派,信念堅定,十八年前被神殿派駐里瓦帝國擔任內政官員。”祭司的眼神在台下的人群中掃視了一遍,照著手里的卷軸;這十八年來,先後擔任各種職務,為里瓦帝國的繁榮起到了極關鍵的作用……“ 科恩用眼角漂了漂站在側方的太子和長公主,發現他們者陪夢謐粕勺肅穆表I清,特別是長公主,她今天畫了個淡妝,氣質高貴,僅態嫻靜,正經到極點。 誰也想像不到,她昨天晚上在左相的辦公室里干了些什麼事情。 “放眼里瓦帝國,甚至在整個神屬聯盟之內,我們都很難再找到像左相這麼勤勉、博愛、踏實肯干、任勞任怨的官員了。”老祭司的這段話差一點沒讓科恩笑出聲來,驚慌之余,科恩連忙用手指捏住自己的大腿,苦苦的忍住,但老祭司的話卻滔滔不絕,“就在昨天夜里,在他生命的最後一刻,他依然不畏勞苦的伏首書桌,為里瓦帝國盡了最後一份力,流盡了最後一滴血……” 聽著祭司的話,科恩臉上的表情變得非常古怪,大腿上那塊肉都快被他捏破皮,身邊的人還以為他正在悲痛失去左相這一強力“幫手”,哪知道他心里已經快笑到抽筋。還好,門斤那邊穿來白蕎瓣溯涉聲把科恩解救出來—深居簡出的里瓦老皇帝,終于到達了。 科恩轉回身去,只覺得眼前一亮,被一群侍衛簇擁著的里瓦皇帝衣著簡練,精神十足,一舉一動,干練英武,絲毫看不出有什麼“老態一雖然不是同一個類型,但他整個人的氣度足可以跟科恩家的老頭一拼,或者說,與坦西帝國的尤里西斯親王不相上下。 寒暄幾句,里瓦皇帝把手一抬,一干里瓦官員趕緊跑到會議室里坐好,太子公主們更是要多乖有多乖。各國使者依舊是互相謙讓著,跟在老皇帝後面按座次入場。不過科恩就有點傷腦筋,左相雖然死了,但他的計劃會不會跟著取消,一會怎麼通知老皇帝別喝酒? 今天到場的人更多,不但有文官,更多了些武將,還有神殿的祭司。稍等片刻,禮僅大臣站起來說:“回票皇帝陛下,各國使者到齊,各部官員到齊,是否可以開始會議?” “昨天的情況,各位官員都有帖子上來,朕都了解。”里瓦皇帝輕聲說:“就不要拘泥于小節了,各位使者發言吧! 禮僅大臣應聲是,轉過身來,正要問“哪位使者”要發言的時侯,卻發現斯比亞特使已經從座位上站了起來。這位特使微笑著,伸出手來解下了自己身上華麗臃腫的外套,信步走進會議室中間。禮僅大臣知道本應該立即制止他的這種行為,但卻被斯比亞特使眼神中散發出來的氣勢震懾,好半天說不出話來。 “尊敬的皇帝陛下,本使請求第一個發言。”科恩一身的干練裝束,氣質和昨天發言時完全兩樣。與其說是一個上戰場的將軍,還不如說是一個長劍即將出鞘的殺手,“請准許。 “准。”里瓦皇帝微微點頭。 “謝陛下。”科恩俐落的一轉身,兩步來到了使者席前,凌厲的目光罩住了云路帝國求婚使者,“云路帝國使者,你為什麼來求婚?” “這個。”云路帝國使者哪知道科恩會這樣問,條件反射的回答,“當然是為帝國間的友好,書田娶里瓦小公主殿下,是我國上下共同的心願。 “沒錯,小公主殿下金枝玉葉,誰都想娶,但要想想有沒有這個資格。 科恩冷漠一笑,“你國雖與坦西、班塞、奧馬圖等帝國接壤,但國力虛弱、資源貧乏,除了奴隸多之外,還有什麼拿得出手,上次神魔大戰之中,你云路帝國可有寸功?今時今日與其他帝國同場競爭,你有沒有覺得底氣不足?迎娶小公主殿下,你拿什麼保證小公主殿下一生幸福?! “你!!”你!!“”云路使者如被雷擊,渾身上下抖動起來,“你侮辱云路帝國……” “這麼多人在場,本使哪個字侮辱了云路帝國?”科恩“哈”的一聲大笑,“沒有必勝的覺悟,你來求什麼婚?不如本使送你一件禮物,你早些退場吧!” 科恩從自景軍里接過一疊信箋,“啪”的一聲砸在云路使者的桌子上。云路使者滿臉疑惑的抽出一張來,看了不到幾眼,整個腦袋已經垂了下去,這些信箋,全是云路使者在這次求婚中行賄里瓦官員的證據,還有跟里瓦帝國內某方勢力勾結的信箋。 “要收下嗎?”科恩輕聲說:“不收的話,我很願意念給大家聽。 “我收。”云路使者一把抓過信件,站起來對里瓦皇帝行了一禮,“請陛下恕罪,云路帝國退出此次求婚。 云路使者的退場是誰都想不到的,里瓦內政官員中立即有人告戒科恩,“斯比亞特使,請你注意你的語氣,不要這樣咄咄逼人,求婚是一件文雅的事,扯上政治就不好了。 里瓦皇帝端坐著,聾拉著眼皮,仿佛毫不關心場中發生的一切。 “照這位大人的話來推斷,這次求婚不算政治事件啊?”科恩笑著走到這位官員面前,“那就請大人告訴我,為什麼求婚的會議會在內政大樓里召開,為什麼你這位內政官員會出現在這個會議上?在接受教育的時侯,你的導師沒告訴過你,皇家之事再小也彼關國體嗎?” 被科恩的氣勢壓迫,這位官員一時語塞,說不出反聯的話。而其他帝國的使者都覺得不關自己的事,被趕出去的只是個配角,自己何苦去出這個頭,于是一個個正襟危坐,閉口不言。聽到科恩“教育”官員,里瓦皇帝的嘴角微微上翹,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 “現在,到加洛帝國。”科恩訓啞了那位強出頭的官員,再次站到了使者坐席前,“加洛使者,昨天你曾經說,貴國的求婚者非常之優秀,神屬聯盟里簡直找不出第二人,是嗎?” “當然。”加洛使者點頭,在標榜自己的時侯還不忘打擊科恩,“以正義與公理的名義,我保證這位求婚者是一位優秀正直道德的、有名有姓的年輕貴貴族!” “當然,貴國的求婚者有名有姓,不然我今天怎麼能讓你退出呢?”科恩笑著,退到會議室中間,拿過白影遞來的一份文件,當場打開氫包來,“這是加洛神殿的文件檔案,各位聽好。艾亞。提侖,男,二十五歲,伯爵,加洛帝國皇後的嫡親外甥。自今年一月以來,這位艾亞。提侖被控非禮貴族女性八次,騷擾貴族男性一次,奸汙平民女性二十九人,其中幼女七人,家中女仆離奇死亡十六人……” 里瓦群臣交頭接耳,議論之中,少不了激憤的神態。加洛使者的額頭上也冷汗淋漓。 “這就是你剛才所說‘優秀的、道德的、有名有姓的年輕貴族,。”念完之後,科恩把文件丟在加洛使者面前,“如果不是這會議室里所有人的道德標准都出了問題的話,那就只能說明是使者大人你的道德標准太廉價了,連一個銅板都不值……你還要待在這里嗎? 一臉羞愧的加洛使者站起身,向里瓦皇帝行了禮之後,飛也似的逃離了會議室 看到科恩來勢洶洶,原本坐在加洛使者身旁的奧馬圖使者緊張起來,用目光與他利益相關的勢力方求援,數道眼光在會議室中交會,立即制定好了擾亂科恩的計劃。 “斯比亞特使好大的官威啊!出奇兵,走偏鋒,必定是在戰爭之中鍛煉出來的。”一名正相摸著胡子,不緊不慢的說:“可就算斯比亞的政局作風是如此,特使也要留意點,因為這里是里瓦帝國,里瓦帝國講究的是以文治國,一切事務都不以強力相逼,請特使大人自重。 “以文治國是吧?”科恩走到正相身前,雙手撐到他的桌沿上,啤貌一笑,“如果一枝筆、幾張紙就能安邦定國,就能令天下臣服,那偉大睿智的神族為什麼會有戰神?大家都講文嘛!取消就好了嘛!讓戰神大人自重嘛! 說完這句,科恩丟下目瞪口呆的正相,通直來到奧馬圖使者身前,奧馬圖親王正拿著手帕猛擦汗,根本不知道科恩會用什麼招數對付他,如果像前兩位使者那樣,面子可就丟大了。 “親王殿下好。”但出人意料的是,科恩在這個時侯卻換上了一副人畜無害的笑容,極有禮貌的竣十止月參不要緊張嘛! “誰說本王緊張了?誰說的?”看到科恩的樣子,奧馬圖親王好歹緩了一口氣,以為科恩並沒有抓到自己的小辮子,氣色也變好了,含笑回答,“本王一點都不緊張。” “對嘛!為什麼要緊張呢?”微笑中的科恩突然咋吧了一下嘴唇,上下牙齒一碰,“我不吃人肉已經很久了~” 奧馬圖親王一驚,整個人從椅子上摔下去。當他被人扶起來的時侯,卻看見那位萬惡的斯比亞特使正兩手做蘭花指,從他的隨從手里輕巧的接過一封粉紅色的信箋。 “就像奧馬圖親王昨天說的一樣,本使也承認,奧馬圖求婚者是一位善良、感情豐富專一的好青年,這樣一位貴族,無論愛上了誰,都會給對方幸福。 科恩越是用溫柔的語調說i!i-l=奧馬圖親王就越是心驚肉跳,他知道,這位使者的目的是把自己也給踢出去。 “各位不相信我的話嗎?請聽我念這封由奧馬圖求婚者親手寫的情書。 科恩微笑著,用兩根手指拈出信筏,輕柔的抖開,“致我親愛的,唯一照耀我的燦爛陽光,我生命中唯一的女神……我懷著萬般無奈的心情,告訴你一件悲傷的事,父親大人告訴我,皇帝陛下已經決定由我擔任向里瓦小公主的求婚者……我不願意,雖然他們說小公主是位溫柔賢淑的女士,但光明神王知道,我只愛一個。我會反抗,我會以死來反抗,雖然他們把我軟禁起來,但他們只能軟禁我的肉體,絕不能禁錮我的心靈,親愛的,請給我勇氣,請祝福我……” 求婚議事上出現這樣的事情,算是有史以來第一次,滿場的大臣使者無不苦笑。這位斯比亞使者也汰搞怪了,斯比亞帝國的情報系統也太厲害了…… “真是感人至深的一段純潔愛情,字字辛酸,催人淚下……只可惜他愛戀的對象卻不是里瓦小公主殿下。”科恩歎口氣,感歎說:“各位都是正濺壇一所謂做人要厚道,我們不如成全這一對苦戀中的小情人吧!不然的話,一不小心弄出人命,事情可就收不了場啦! 全場的人都用一種惋惜的眼神看著吃了啞巴虧的奧馬圖親王,有不少人笑到快斷氣。奧馬圖親王看事情都到了這個地步,但心里除了輸的失落,並不怎麼丟面子。搖搖頭站起來,聲明退出,畢竟對方已經給他留足面子。 已經有三家被斯比亞特使踢出局,全場的人眼看科恩邁著輕快的步伐走向波塔使者,都在心里猜測他這次要用什麼辦法讓波塔使者退出。求婚到了這一步,皇帝都沒什麼表示,群臣也樂得坐在一旁看戲。 波塔親王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神情嚴肅,他自信本國的求婚人選沒有任何問題。 “親王殿下好,放心啦,貴國的人選是一點問題都沒有丫~而丑貴國在這次求婚中也沒有任何的不足。”科恩平和的說:“不過,本使有一兩個小問題想請教親王殿下。 “這樣可不行。”一位跟波塔親王早有交易的里瓦大臣站起來,“這是各國的求婚,斯比亞特使你怎麼能隨便向其他使者提問?” “請注意,現在是我與親王,兩個帝國代表在說話,貴國皇帝陛下並沒有命令我閉嘴,你跳出升術呼不合適。”科恩教訓完里瓦大臣,轉頭再問波塔親王,“親王殿下,您是否認為,帝國之間的聯姻是神聖而偉大的。 是的,本王是這樣認為。“波塔親王斟酌著自己的話,”本國非常慎重。 “這樁婚姻如此神聖,其中能不能攙雜例如生意手段中的相互交易?”科恩繼續問,“當然,我是在假設。 波塔親王隱約覺得這是一個局,但眾目睽睽之下也不能不回答,他用極為複雜的眼光看著科恩片刻,之後才勉強開口,“當然不能。 一聽到親王的這個回答,科恩就把眉頭一揚,“那就請親王殿下當著大家的面,宣布波塔帝國退出這次求婚吧! 本王為什麼要這樣宣布?“波塔親王瞪了科恩一眼。 “這很簡單嘛!在聖曆二二二七年十一月,因為六月戰爭的緣故,里瓦就有過一次聯姻了。”科恩曬然一笑,“美麗端莊的波塔公主殿下,嫁給了里瓦二皇子。 “這有什麼,一次也是聯姻,兩次還是聯姻。”波塔親王冷哼一聲,“親上加親,這並不是值得訪病的理由。 “當然,親上加親是一件好事,但問題的關鍵,卻是這次出嫁的是里瓦小公主。”科恩不再跟波塔親王對話,而是信步來到里瓦眾臣面前,“各位大人想過沒有?如果小公主殿下這次嫁去了波塔帝國,那麼神屬聯盟、甚至是整個比斯大陸上的人會怎麼議論這件事?” 在里瓦群臣還在想科恩上句話的含義時,科恩已經當起了臨時演員。 “聽說了嗎?里瓦帝國和波塔帝國又聯姻了呢! “是嗎?喜事啊!誰嫁給誰啊?” “里瓦小公主嫁到波塔帝國去了呢 “哎呀!以前不是波塔公主嫁去里 “是啊!所以這次里瓦小公主嫁過去嘛!誰也不吃虧。 “天啊!這不是換婚嗎?只有什麼都沒有的奴隸才。怎麼國家之間也能換? 科恩一個人,模仿著兩個人的對話,聲音一粗一細,神態維妙維肖,而會議室里的人越聽臉色越不對,到科恩再一次尖起嗓子重述“換婚啊”這句話時,已經有不少的里瓦大臣黑了臉。 換婚,是一種極端無奈的婚姻方式,通常是一些沒能力嫁娶的貧窮人家或奴隸才使用。 具體做法是,甲家的賣夕彬澎合乙家的兒子,而乙家的女兒又回嫁給甲家的兒子……堂堂的帝國,絕對不會容許有這樣的婚姻存在。科恩這一手,可以是插到了某些人的心髒上。

上篇:第8章     下篇:第1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