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0章  
   
第10章

到了這個時侯,所有人都看出了斯比亞特使“猙獰”的真面目,其他六國使者被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收拾掉了四個,每一句話都像是出鞘的刀劍,每一次攻擊都是乾淨俐落的打在別國使者的軟肋上,心機深、手法妙,讓人想申辯都難以找到托詞。 公平的說,里瓦大臣之中並不缺乏能言善辯的人物,科恩的話也並沒達到滴水不漏、無法反擊的地步。但左相昨夜才離奇死亡,皇帝又赫然在座,在這樣一個複雜且撲朔迷離的情況之下,誰不為自己的小命多想想,誰敢在局勢並不明朗的會議上多嘴? 科恩先前搶白兩位里瓦官員的氣勢也是一個重要的原因,群臣對斯比亞特使這樣一個陌生而厲害的人物,在沒有對其充分了解之前,是不會輕易站出來反對的,免得到時侯被反咬一口,被別人言語羞辱的話,貴族可丟不起這個面子。 滿場的人里,唯一暗自高興的只有什麼都不知道的太子殿下,在科恩縱橫全場的時侯,他心中一個勁的為科恩加油。至于里瓦老皇帝,他依然半眯著眼睛,沒人知道他在想什麼。 科恩臉上掛著誠摯的笑容,緩緩走過長長的使者席位,站到了班塞使者面前。以一種勝利者的姿勢,自上而下俯視著班塞親王。親王感受到強大的壓力,又知道自己現在要孤軍奮戰,于是目光閃爍著,非常不自然的咳嗽子助氣~. “大家都知道,班塞帝國是很富庶的,國民安居樂業,貴族怡然自得,都過著幸福的生活。在這一點上,斯比亞帝國還要努力才行,我國現在的財政收入,大概只是班塞帝國的五分之二。”科恩收起了笑容,“特別是班塞帝國這次推薦的求婚者一點缺點都沒有,想必班塞帝國已經為小公主的婚禮准備了龐大的資金吧?” 聽到斯比亞特使無緣無故的說出好聽的話,班塞親王表現得異常謹慎,小心翼翼的想了一下,才回答說:“不錯,因為舉國上下都非常重視這樁婚姻,所以我們准備了一定的資金來籌辦這場婚禮,算算,大概兩、三百萬金幣的樣子。這就證明了我們在這件事上的慎重。 因為知道斯比亞帝國又窮又爛的局面,班塞親王才會說出這個金額,他已經料定,這筆使用在婚禮上的錢,就是打死科恩。凱達,他也拿不出來。 “真是很大的一筆資金,不過說到這里,我想多解釋一點。”科恩轉過身來,“昨天的時侯我說過,我國求婚者的名字是要保密的,大家都還記得吧? 在我正要說出一個很重要的證據的時侯,左相大人中止了會議。 “是的,我們記得。”禮僅大臣點頭回答,“特使現在一樣可以說出證據。 “其實,有關這位求婚者的一切,偉大睿智的光明神族都是知道的,有感于這位求婚者每葡斟青神,光明神族已經祝福了這樁婚姻。”科恩丟下了句非常有份量的話,“各位,你們現在聽到的全部都是事實,斯比亞帝國還不至于在這件事情上信口開河。 “既然特使都這樣說了我們當然相信。”里瓦大臣的席位上傳出一個聲音,“但是口說無憑,請特使大人修書一封,我等好送去光明神殿查實,只要得到一個明確的回答就好。 “這位大人真會開玩笑,事情今天就得!振曲斗任見在給神殿寫信來得及嗎?” 科恩彈彈手指甲,還埋頭去吹了口氣,“不如……我拿件更能說明問題的東西給大家看吧! 扮成助手的白影立即送上一個被火漆密封的信封。科恩伸手接過,高舉著,來到里瓦神殿大祭司身前,“祭司大人,這里只有你與光明神族的關系最密切,請你打開信封念一念吧! 大祭司向里瓦皇帝看過去,看里瓦皇帝輕輕白了點了點頭,這才拿起信封,小心的揭開火漆,拿出其中的兩張紙。不看還好;一這一看之後,大祭司的眼睛就瞪得溜圓,好半天說不了話。還是科恩在一旁再三催促,大祭司才說話。 “各位,這里面有兩張信箋,一張是天堂島神殿樞機庭下發到斯比亞帝國的公文,其中也談到本次求婚的事,樞機庭的樞機祭司們已經提前祝福了斯比亞與里瓦的聯姻。”大祭司歎了口氣,“第二張,是一張撥款的明細清單,為婚禮而撥的款項是…··一千萬金幣 此話一出,全場寂靜無聲,神族如此舉動,意圖已經很明顯了。 但沒有人知道,樞機庭的撥款之中,那一千萬金幣是用來支付科恩的兩位哥哥,力克親王和西夫塔親王的婚禮費用。在科恩在送回小公主之後,維素親王親自給樞機庭寫信,又說上次的公文不夠正式,又說兩個親王的婚禮是放在一起辦,設計下一個又一個的文字圈套,終于得回這份正式的回信。看信的大祭司哪會想那麼多,一見寫著婚裕一再一看後面的金額,腦袋早就暈了。 至于表示祝福的那封信,當然是科恩從光明神族長公主那里訛來的。 科恩拿!-,裝回到信封里,含笑走回到班塞親王面前。班塞親王沒有光明神族的祝福,也不可能拿出一千萬金幣來操辦婚事,無奈長歎一聲,起身向里瓦皇帝行禮,退出了求婚。好在他輸得光明正大,並不丟面子。 所有人的目光,在一盼間集中到了坦西帝國使者的身上,但這位前神屬聯軍的總指揮官卻悠閑的坐著,仿佛一點也感受不到這幾乎能令人窒息的壓力。 直到科恩站到他身邊,尤里西斯親王臉上才露出一點淡淡的笑容。 “親王殿下。”更令人驚訝的是,科恩的態度來了個倒轉,“來里瓦帝國之前,我國科恩。凱達皇帝陛下曾經有命令,說親王殿下是他昔日的長官,曾經教他很多東西,所以,本使在任何情況之下,都不能對親王殿下您說出無禮的話。這次求婚,完全得看親王灌泊勺意思。您想要繼續的話,本使將盡力爭勝,如果您大度成全了斯比亞帝國,本國會很感激。 “特使太客氣了,本王何德何能,怎麼當得了凱達陛下的贊揚。”尤里西斯親王維持著臉上的笑容,輕聲說:“不過,~韭壓髒床參加會議之前,得到了一個消息,想向特使證實一下。不知道在目前的場合,特使方不方便回答。 “親王殿下請問。”科恩點頭說:“本使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本王聽說,斯比亞十萬大軍已于日前開赴神魔分界線,正准備向魔屬帝國發起進攻。”親王收起了笑容,正色問,“這消息確切嗎?” “親王殿下說得沒錯,雖然本使並不清楚這里面的原因,但斯比亞帝國出兵魔屬卻是鐵一般的事實。”科恩同樣正色回答,洪亮的聲音在會議室里回蕩,“照時間看來,斯比亞帝國的軍隊在今天已經殺入魔屬聯盟威爾斯帝國。 尤里西斯親王看著科恩,突然笑起來,笑得非常暢快。一直沒動過的里瓦老皇帝在這時才歪了歪身子,剩下的人都在發呆,誰也不例外。 “好,好,好!”尤里西斯親王連說三個好字,一掌拍在桌面上,“在這個時侯,斯比亞居然有這揮師殺入魔屬聯盟的壯舉,僅憑這股豪氣,本王就很欽佩。本王在此宣布,坦西帝國就此退出求婚,並衷心祝福這次婚姻。 “多謝親王成全。”科恩行了一禮,給足了尤里西斯親王面子。 之後,兩人就在不停的說著客氣話。 而看到大事已定的禮僅大臣就看著里瓦皇帝,征詢皇帝陛下的意見。 “來這里之前,聯還以為能看到精彩的場面。”里瓦皇帝緩緩站起,開了金口,“沒想到啊!各個帝國先後退出,弄到現在,你們都看看,這場面有多冷清。 “這個……皇帝陛下認為要怎樣才熱鬧呢?”科恩心里很不舒服的抱怨著,但臉上的笑容卻非常燦爛,“本使一定盡力讓皇帝陛下滿意。 “特使大人,你笑得可真開心。”里瓦老皇帝不為所動,“你認為,聯會把寶貝女兒嫁給一個連姓名都不知道的求婚者?” “這個嘛……”科恩知道老皇帝在故意刁難自己,“請皇帝陛下體恤。 “體恤,現在七國使者只余貴國一家,又有光明神族的祝福,又有光明神殿的撥款,聯能不體恤嗎?”里瓦老皇帝冷哼了一聲,“里瓦帝國說出的話,一定會實現,膚的小女兒,肯定是嫁到斯比亞,不過嘛……” 老皇帝吊夠了科恩的胃口,群臣看著斯比亞特使一臉焦急的樣子,無不大感解氣。 “就像聯剛才所說,聯的女兒絕不能嫁給不知姓名的人。所以嘛!大家都把婚事籌備著,等斯比亞什麼時侯能說出求婚者的名字了,里瓦帝國小公主就什麼時侯出嫁。 “陛下開恩……” “膚決定了。”老皇帝打斷科恩的話,“鬧到天堂島神殿,膚還是這麼說。 科恩當然懂得見好就收,于是“一臉沮喪”的接受了老皇帝的決議。 大臣當場書寫國書,科恩掬出印章蓋上,這事情就這麼決定下來。 在這時侯,一位里其慶矩站起來,大聲提議說:“為慶祝這件喜事,陛下跟大家共飲一杯怎麼樣?” 這個提議當然獲得所有人的贊同,科恩轉頭向長公主看去,發現她一臉的冰寒表情,眼神中略微有點慌張和歉疾,心里一動:原來左相雖然死了,但是謀反的計劃卻沒有中止……眼看老皇帝從侍從手里接過了特制的金杯,科恩連續打出的眼色均被老皇帝無視,不由得心急如焚,幾乎想劈手搶下老皇帝的酒杯丟出去。 老皇帝微笑著,跟各國使者、眾大臣頻頻碰杯,快到科恩身前的時侯,身子一轉去了太子那邊,急得科恩眼睛里都快噴出火來。 “今天!丸定子平爭、妹的事,聯很高興。”老皇帝舉著酒杯,來到了長公主身邊,“想必你也很高興吧?” “是的,父皇。”長公主站起來,手上的銀杯跟老皇帝的金杯輕輕碰觸,銀杯微微顫動著,放棄了最後一個能挽救老皇帝生命的機會,“兒臣很高興。 “從小你就任性,沒想到啊!時至今日,你還是這麼頑皮,當然,這里面也有朕的原因,朕不應該那樣弱愛你。 老皇帝看看手上的酒杯,沉聲說:“剛才,是誰提議喝酒的?” 在場的都是聰明人,早在老皇帝一語雙關的話說了一半的時侯,眾人就安靜下來。老皇帝的話一說完,數十位影子武士栽出現在會議室里。本應該在外面駐守的女將軍溫特哈爾。雷尼,早已帶著近衛軍占據了大門。而那位提議喝酒的人被影子武士抓了出來,跪到老皇帝腳下。 “你喜歡喝酒嗎。”老皇帝淡淡的說:“那就替膚喝軍這扮杯吧! “陛下……臣……萬死之罪!”那位的身體早就抖開了。 “各位使者,見笑了。”老皇帝轉身對科恩等人說:“里瓦帝國處理點家務,請各位先走一步,膚今夜在皇宮設宴款待各位。 誰都不是傻瓜,還在場的使者們當然是有多遠走多遠。科恩在心里估算了一下,可能有耳班乒頭瘤掉腦袋……沒想到啊!真正的老狐狸是里瓦皇帝,自己上刀山下油鍋的,沒想到讓他揀個大便宜,這老小子哪是來主持求婚,分明就是來剿滅叛亂份子的…… “殿下為什麼會在最後推出呢?”坦西親王上了馬車,副官就一臉疑惑的問,“全力爭奪的話,憑殿下的能力,坦西不一定會輸啊! “你應該知道吧!”親王輕聲回答一三靳姚亞在跟魔屬交戰。 “知道啊!跟求婚有關系嗎?”副官更加疑惑了。 “這場婚姻對坦西並不是很重要,本王一開始之所以會那麼堅持,就是要把這件事當成一個籌碼,因為……我認為這位特使是科恩。凱達假扮的。親王轉過頭去,看著還在台階上跟其他人說話的斯比亞特使”但聽到開戰,我才知道我錯了,這場戰爭對斯比亞來說非常的重要,所以科恩。凱達不可能在這時趕來里瓦,他一定是在親自指揮這場戰爭。“ “是這樣啊……”副官點了點頭,“因為這樣我們就退出嗎?” “當然不是~”親王微微一笑,“如果這特使是科恩。凱達扮的,我會爭取到最後一刻,他輸了也無話可說。但現在不一樣,我如果贏了這位特使,科恩。凱達會認為我在拉他後腿,他會記恨我。你知道被科恩。凱達記恨在心有多麻煩嗎?到現在為止,還沒人逃過了他的報複。 “原來是這樣。”副官一笑,“父親,我明白了。 “叫我親王。”親王瞪了兒子一眼,“你知道坦西帝國跟斯比亞帝國的差別在哪里嗎?” 親王的愛子搖著頭。 “坦西帝國,不但皇帝睿智,而且猛將如云,如果遇到戰爭,隨便派出一員將領都能獨當一面。”親王又轉過頭去看著斯比亞特使,“而說到打仗,斯比亞卻只有皇帝一人上得了台面,余下將領不堪重用。沒錯,他們是打過不少勝仗,但每一場都得皇帝親臨戰場指揮 “所以這場戰爭,科恩。凱達會親臨指揮,不然就會失敗! 而這時,處理好一切的科恩正站在內政大樓的台階上,雖然身邊人來人往,但他的雙眼卻遠望著天邊,遠望著神魔分界線。 “海爾特,你已經走上舞台了。”科恩心說:“好好展示你的才華!”

上篇:第9章     下篇:篇外篇 黑暗傳說—魅影軍團—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