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5章  
   
第5章

經過一夜的戰斗,威爾斯軍的戰斗一直徹底被摧毀了到天色初明時,歐佩城里的大多數人還沒有從昨天夜里的慘敗震撼中警醒。指揮部里一片死寂,街道上一片冷清,除了一些當值的部隊,所有人腦子里只有一件事--自己要怎麼活下去。 接下來的一天里,魅影軍團再次給他們帶來了驚喜,之前撤走的各個輜重部隊回來了,而且帶回了難以記數的--木材。不是那種修建營地或建築的木材,純粹就是用來燒火作飯的柴火,但看看數量,魅影軍團要做的這一餐,似乎可以宴請一個帝國的人。 答案很快就出來了,魅影軍團的人把這些柴火堆到了城牆外,各處重要的城牆無一遺漏,他們甚至點燃了幾堆柴火測試風向。初冬的風向都是琠w的,很快,順風頭的柴火就堆的有小山那麼高。看著這一切,歐佩城守軍臉都變成綠色的。 不用指揮部下命令,各部隊自發組織人力,霸占了城里所有的水源,彙集了城里所有的盛水工具。城里所有能使用水系魔法的魔法師全部上城牆,配備應急魔晶石,把城牆周圍的地方全部用魔法冰凍起來。這個辦法是好,但魔法師們卻只能做一半,因為頭頂上的魔法屏障是不能中止的,所以他們對城外的地面無能為力,就算是臂力特別大的人,也別想把水潑過護城河。 而這條對歐佩城防禦極為重要的護城河已經被對方破壞了,正在慢慢干涸。 一方面攻城器械的攻擊並沒有減緩,一方面帶著木柴的部隊又不斷湧向歐佩城,木材累積的速度越來越快,歐佩城里的人,從上到下都不知道魅影軍團到底要做什麼,但他們確定一點,那就是對方接下來的計謀一定是非常狠毒。 對于一支戰斗意志已經不存在的部隊而言,現在可以說是一個生死攸關的時刻,特別的是他們看到魅影軍團的士兵把昨天夜里掉進陷阱的己方士兵救起來之後,這些人的腦袋里就開始想一些與報效帝國無關的事情了。例如說學習別人~~~~體面的投降之類的。 歐佩親王,這位偉大的王爺,打仗不怎麼在行,但在官場的事情卻別想逃過他的眼睛。在昨天夜里回到指揮部之後,他那敏銳的第六感就告訴他,在他身邊,正有一股洶湧的黑色暗流在謀劃著什麼,如果自己放任不管的話,就將失去一切,成為第一個犧牲品。雖然躺在床上不能活動,歐佩親王卻並不怎麼擔心,因為論起玩陰謀,手下那些少壯軍官們還嫩著呢! 當天夜里,魅影軍團點燃了城外部份堆積的柴火,濃密的黑煙出現,順風飄進被魔法屏障保護著的歐佩城,薰得當值士兵哭爺叫媽,巨量的飛灰在城市上空彌漫,之後飄落下來,堆積在城里的每一個角落,街道上,屋頂上,都是厚厚的一層。 踩著這層灰燼,歐佩城里的交鋒正式上演。事情的開端是由指揮部的衛戍部隊換崗開始-當一盞代表著“歐佩親王已經被刺殺”的紅色信號燈被點亮之後,在少壯派軍官的帶領之下,一整營武備齊全的士兵沖進了指揮部,准備接受歐佩城軍隊指揮權。 干掉大門處的幾個衛兵,沖進指揮部主建築前的廣場上時,少壯派軍官才發現事情有點不對勁,整個指揮部怎麼不見有一點燈光?就在造反一方發呆的一瞬間,強烈的魔法燈把廣場照得明亮無比,那個應該此前被刺殺的歐佩親王正好好的端坐在大門處,廙場周圍全是嚴陣以待的士兵,無數的箭簇正對著他們,“轟”的一聲,指揮部的大門關閉! “想我威爾斯帝國自立國以來,雖然多次經曆挫折,但軍隊中卻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意圖刺殺最高指揮官在先,帶兵沖擊指揮部在後,這已經是鐵頂的謀反。”沉默片刻,歐佩親王大意凜然的開了口:“光榮的威爾斯軍隊,光榮的威爾斯帝國,怎麼可能容忍這樣的事情發生?但本王不是不念舊情的人,所以本王給你們說話的機會。” “光榮的威爾斯軍隊,已經毀在親王你手里了!”領頭的少壯派軍官緊握手中兵器:“自從親王殿下您領軍,自從斯比亞軍攻過來,您帶給威爾斯軍隊的只有死亡和恥辱!象您這樣的指揮官,還有什麼資格談論光榮!?” “住嘴--你們這些無恥的叛徒!”一位站在歐佩親王身後的軍官出言喝罵:“為了掩飾自己的罪責,居然敢誹謗親王殿下!” “稍安勿燥。”歐佩親王抬起手來,阻止了自己身後的軍官,然後對著場中的少壯軍淡淡一笑:“你們聽好了,無論眼前這場戰爭結局如何,無論世事變化怎樣,光榮的威爾斯軍隊將永遠是光榮的。即便是本王的決策有什麼問題,應該嚴守軍令,這才是一個軍人的本份!” 早在燈光亮起來的時侯,跟著少壯派造反的士兵們己開始猶豫了,陣列中傳出小聲的議論。 本來他們就不是鐵了一條心,甚至可以說了軍心渙散,而且是在聽說歐佩親王已經被刺殺的情況下才敢干這事情,現在看到歐佩親王這麼神情自若,不少人已經後悔。 “兄弟們不要聽他胡說,跟著他是死路一條!”一名少壯派軍官見情況不妙,大聲喊:“各處的兄弟們已經行動起來,我們一定要堅持下去,堅持了,就能活!” “堅持就是勝利,說得真好。”歐佩親王哈哈一笑。“不過本王有一點不明白,你們可以為本王解惑嗎?如果今晚你們成功了,你們准備怎麼做?” “當然是打開城門,向斯比亞軍投降!不管如何,都好過死在你的領導之下!”領頭的軍官大喝一聲:“兄弟們--上啊!” 這樣的情形,不會有任何意外的結局出現。只聽一陣弓弦響動,沖上前的十幾位少壯派軍官倒在血泊之中,身上插滿了箭矢。 “這又是何苦呢?都是好軍官,就這樣死了,本王也心痛啊!”一臉疼惜神情的歐佩親王搖搖頭,然後才對造反的士兵們說:“至于你們,都是跟著本王很久的人了,往日也沒有什麼大錯,那麼現在放下武器者,本王可以網開一面。” 叮零當啷一陣亂響,造反士兵全部都放下了兵器,然後,那位一直站在親王身後的將領站了出來,向周圍部隊喊出一句響亮的命令--“殺!” 于是,一整營天真的士兵慘死在自己的人手下,臨死還在求饒。 當指揮部衛兵在清洗著廣場上的血跡時,一位軍官快步跑到歐佩親王身邊,報告城里的四處叛亂都已經平息。在一大群軍管的注視下,鞏固了軍隊控制權的親王手里拿著一杯紅酒,看著城外沖天的火光,長久的沉默著,什麼話都沒有說。 “親王殿下,敵人點燃了一半的柴草,部份城牆附近火勢極為猛烈,我們沒有各個好辦法。”很久之後,一位地位僅次于歐佩親王的將領走上前,輕聲的說:“目前這種情況,我們應該怎麼抵禦敵軍,還請親王示下,哪怕是死戰到底,全軍上下都是擁護親王殿下的。” “清點城內作戰物資,清點兵員,清點財物,做好一切的准備。”親王揮手,讓武官的人全部退出去,然後才看著他的幾個手下將領:“等這火一停~~~~我們就投降。” “投~~~~投降?!” 此時此刻,歐佩親王說其他任何一句話都不會讓人感到驚訝,但他說出的這句話,卻讓他手下的幾個心腹將領驚呆了,大家大眼瞪小眼,完全失去的反應的能力。見歐佩親王一開始就打定要投降,又何必大費周章的絞殺下面想投降的士兵呢? “大家不必驚訝,本王這也是在為你們極為考慮。”歐佩親王依舊大義凜然的說話:“眼下的局勢,再苦撐下去也是城破,不如為大家的生路想一想~~~~雖然都是認輸,但由我們出面,大家事後所得的待遇,跟那些少壯派軍官主持的投降將會有天壤之別。當然,本王做出這種無奈之舉也是不得已,如果有哪位不願意,本王絕不勉強,立即送其安全離開。” 不願意還能安全離開?恐怕不願意的人只能安全離開這道門,而不能安全離開走廊吧?幾位高級軍官相互看看,都在強迫自己在短時內接受眼前這個事實。雖然整件事情比較具有戲劇性,雖然歐佩親王這個人根本沒有人格可言~~~~ “那麼,指揮部表決,全票通過了。” 在諸位將領點頭附和,並大聲贊揚親王的智慧和高瞻遠矚之後,歐佩親王微笑著點了點頭:“大家准備吧!火一停,我們就派出使者去談判。” 到此時,魅影軍團方面還不知道歐佩城里的這種高層鬧劇,情報人員所報告的,也不過就是歐佩城里有小規模叛亂而已,因為大火的掩護,當這份情報送交到斯比亞最高指揮官海爾特中將手里的時侯,已經是當天午夜。整個斯比亞軍隊的營地己經空了一半--這一次,斯比亞軍團是在大火的掩護之下,真正的撤退。 因為,斯比亞軍龐大精密的情報系統已經發現,越來越多的魔屬軍隊正在向戰場靠近。在這些魔屬援軍中,又要屬特拉法帝國兩支輕騎兵軍團的四萬人最為積極,他們來得非常快,而且前進方向一直是像著神魔分界線,似乎想抄斯比亞軍的後路。 一方面,斯比亞軍的指揮官打過土城之戰,知道後路被堵有多魔危險。另一方面,此次攻擊威爾斯帝國的作戰目的已經達成,可以安排後撤。雖然時間緊迫,但撤退卻安排的很有條理,後勤系統率先帶傷員和俘虜先走,然後是速度相對緩慢的部隊。 在銷毀了所有帶不走的東西並加上最後一捆柴火之後,海爾特中將一聲命令下,殿後的騎兵部隊上馬撤離。 廣闊的歐佩城地面上,只留下一紙打定了主意要投降的光榮的威爾斯帝國軍隊。 當最後一堆柴的火焰熄滅之後,“瘋狂五日攻勢”也就正式結束。但在之後的一整天里,歐佩城里沒有敢出來。再之後的一天,第一支談判隊伍到達魅影軍團先前的營地,但這些談判專家卻驚訝的發現整個營地空無一人,連找個看門的衛兵都找不到~~~~ 得知這一切,歐佩城高級指揮官們本已放下的心又被提了起來,不少人忍不住在心里大罵“魅影軍團的人又在玩什麼詭計?老子們明明已經清點好了一切,准備要投降了!你們為什麼還要來這手?打仗為的是什麼?不就為名為利嗎?還真想把我們趕盡殺絕?” 就在這群怨婦~~~~不,就在這群高級軍官們坎坷不好的時侯,一小隊灰頭土臉的士兵到了歐佩城門外。 一共十五個士兵,全穿著破舊的威爾斯帝國軍服,由一個少校軍官帶領,站在城門下叫開門,說是有緊急軍情要向北方防區總司令長報告。這是自歐佩城包圍以來,第一支到來的本國軍隊,守門的軍官不敢怠慢,立即通報上去。 聽說這個消息,歐佩親王在一瞬間呆住了,但他很快清醒過來,整理了軍裝,帶領一干將領在大廳接見這些人,在他們懷疑的目光之中,一位衣衫檻褸的少校軍官踏著自信的步代進入大廳。雖然他口唇干裂,風塵仆仆,但誰都看得出來,這位少校的精神狀態非常好。 “歐佩親王殿下!各位將軍!”少校軍官立正。先行一個極標准的軍禮:“下官是北方防區第十五軍團軍官,格倫斯上校的下屬,格倫斯上校讓下官前來報告,本軍團已經于八天前襲擊斯比亞軍後勤線,燒盡斯比亞軍做戰物資,現斯比亞軍正順著瓦捏河慌忙逃穿。我軍團目前正在監視敵人,請歐佩殿下決定是否追擊。 報告完畢之後,少校再行一個軍禮,但這次,他的手卻放不下來,因為整個大廳里的人都在發呆,沒人還禮,少校的手只能尷尬的舉在胸前“你是第十五軍團的軍官,格倫斯上校?是。。就是駐守水關的部隊?” 好半天,歐佩親王才在身邊副官的提醒下記起這支早就被遺忘的部隊:“你說,格倫斯上校帶著你們襲擊斯比亞軍的後勤線~~~~而且成功了?” “是的,親王殿下!”少校軍官把胸一挺:“我們成功了!但是~~~~傷亡非常大。” 歐佩親王輕聲的笑了,之後全大廳的人都跟著笑了,而且笑聲越來越大,有的將領笑得無奈,有的將領笑的肆無忌憚。這讓少校軍官迷或不己~~~~最後,這樣的笑聲終結在歐佩親王一個強有力的手勢之中。 “科恩。凱達!斯比亞軍隊,不過爾爾,你們都太小看我威爾斯帝國了!”此時歐佩親王的臉色冷得像張鐵板,目光堅毅得像是一個聖人:“我說的對嗎,軍官先生?你模仿的威爾斯口音很完美,像你這樣的人才,在斯比亞軍中,應該不止是少校吧?” “親王殿下。”少校軍官如同被雷霆擊中:“下官~~~~真的是第十五軍團的軍官啊!” “這又是何必呢?謊言被戮穿,再勉強的維持下去就沒有意義了。”歐佩親王淡然一笑:“雖然你是一個情報官,又是肩負引誘我軍出城這樣一個使命,但本王是一個非常厚道的人。既然已經識破了你,本王就不會殺你。來人,帶這些人去洗洗,一會帶來見本王。” 一群護衛湧上,根本不顧少校軍官的掙紮和辦護,強行將之拉了出去。 而歐佩親王卻一臉輕松的表情,對他的心腹軍官說:“本王的運氣真的不錯,剛說找不到人,這人就送上門來了。你們好好招待,等他承認了自己是斯比亞軍官之後就帶他來見我。” 可憐的少校軍官,還有他手下的那十五個可憐的士兵,有生以來第一次被人用刀子逼著洗了個香噴噴的熱水澡,然後被人用刀子逼著吃了一頓豐富的大餐,再之後被人用刀子逼著去看沒穿衣服的女人~~~~ 在看的時侯,有人拿著刀子問:“說,你是不是斯比亞情報人員?如果是,這個女人就是你的,如果不是,你就會死!” 可憐的十五軍團的土兵們,他們已經過了那麼一段豬狗不如的生活,才剛剛爬起來,怎麼可能自認是斯比亞軍人?因為雖然很不諒解“光榮的軍隊”的做事方法,但還是沒有一個人承認自己是斯比亞軍人。 各種各樣的方式都用過之後,終于有人失去了耐心與厚道,先是耳光鞭子軍棍,後面是老虎凳辣椒水~~~~這樣的酷刑持續了一天之後,十六個人全被押上了絞架。 “再不說老實話,你們可就真的沒命了。” 在眾人被套上了繩套的時侯,一位少將還在苦口婆心的勸解:“這是何苦呢?”你們明明就是嘛!老實說了之後,你們就是我們的客人了嘛!這是一個立功的機會,你們何必這樣固執?你們這是在逼著我們犯錯啊!“ 十六個苦命的人怎麼也想不通,為什麼世界在一瞬間就變了?為什麼斯比亞軍人會是威爾斯敵國的朋友? 為什麼~~~~為什麼就連臨死前最後一次的祈禱,大家手里拿的也是光明神殿的祈禱文書? 千均一發之際,行切被一個意外的事件中斷,因為又有一支隊伍來到了歐佩城,來到了北部防區指揮部。只不過這支隊伍里的人,一個個盔甲鮮亮,精神抖擻,因為他們是從威爾斯帝國首都來的,而且領隊的人歐佩親王認識,他是第三皇子。 第三皇子來到,再怎麼笨的笨蛋也明白事情有了好轉。歐佩親王正想打手勢叫人把那十六個人弄到後門干掉,皇子身後就沖出一個少校軍官,抱著那位被打的哭的不成人樣的少校哭起來--原來這位少校,就是之前被格倫斯上校派去首都送信的軍官之一,要是他再晚到一步,他的兄弟就玩完了。 “皇子殿下日安。”雖然把這一切看在眼里,但歐佩親王卻臉不紅心不跳的走上去:“歐佩城歡迎殿下的光臨。”

上篇:第4章     下篇:第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