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6章  
   
第6章

皇子殿下親臨戰地,說明皇帝陛下本人非常關注前線戰事,而這位皇子一到前線,其地位也遠比一般的監軍要高,所以在接下來的會議上,自歐佩親王以下,沒有一個將領敢亂說話。問著歐佩城這幾天在做什麼,眾人也都以一句話概括:“清點物資積極備戰,上下決心以死報國。”至于前兩天的血腥鬧劇,根本無人敢說。那十六個險些被錯殺的人,也用一句“誤會”輕描淡寫的掩飾過去。 各位將領發言時,皇子殿下一直保持著微笑,頻頻點頭,直到最後,皇子殿下以宣讀皇帝密令為由,把所有將領趕出會議室,只留下歐佩親王一個人在里面。一刻鍾不到,會議室的門開了,歐佩親王和皇子殿下都還保持著微笑,沒有人知道他們談了些什麼。但是,歐佩城里的軍隊接到了命令,立即整軍,繼續追擊來犯的斯比亞軍。 同時頒布的命令還有一條,原駐守幽水關的第十五軍團改變番號,成為近衛軍第十五軍團,格倫斯上校升任少將軍團長,全軍團受嘉獎一次。但在這個時侯,盡忠職守的第十五軍團還在兩河平原上監視著斯比亞軍的動向,從上到下,誰都不知道自己已經被嘉獎。直到四天之後,他們和歐佩親王所率領的追擊部隊相遇。在這個時侯,建制五千人的第十五軍團已經吸收了相當數量的零散敗軍,總兵員已達萬余人。 即使是在追擊敵軍的時侯,被授予番號依然是一件重要的事情,雖然時間緊迫,不可能做得隆重,但正式的儀式卻還是要舉行。于是,正在監視斯比亞軍的第十五軍團被命令停下腳步,全員列隊,等待皇子和親王的蒞臨。雂_他們的監視任務,自然有其他部隊代替。 萬余名軍人在平原上列隊,從最高級指揮官到最普通的士兵,沒有一個不是衣衫襤褸,除了手上的武器,渾身上下沒有一件完好的東西,就算是格倫斯上校,他身上的軍服盔甲也已經殘破不堪,頭盔帽纓不知去向,連軍銜都只剩下一半~~~~而騎著高頭大馬趕來主持儀式的北方防區將領們,他們之中沒有人敢相信,就是這樣的一支部隊,在成功襲擊斯比亞後勤線後一直尾隨斯比亞軍將近十天,與殿後的斯比亞騎兵交手十余次還能存活下來。 因為歐佩親王要指揮軍隊追擊斯比亞軍團,儀式由皇子殿下主持。當然,這是一個簡單的儀式,皇子殿下沒打過仗,他只是按照一般的禮儀宣布對這支部隊的稱號變更和嘉獎。 首先,一輛又一輛的馬車駛入隊列,帶來了帝國對光榮軍人的問侯,嶄新的軍服,嶄新的盔甲武器,可口的食物,還有那飄散著誘人香味的紅酒~~~~ 但這一切,並沒有緩解萬余人的渴求目光,士兵們兩手抓著軍服盔甲,領到的食物紅酒隨手丟在腳邊,一個個眼巴巴的望著皇子,就好像皇子欠了他們一屁股賭債。 皇子是個聰明人,一想就知道問題出在哪里,于是命人用最洪亮的聲音宣布軍團更名一事。當授予“近衛軍第十五軍團”的一面巨大的軍旗被拿出來,並掛在旗杆上迎風飄揚的時侯,皇子殿下看到了他這一生都沒有見到過的景象一萬余人同時放聲大哭! 皇子殿下倒是見慣了大場面,在軍人足足哭了一刻鍾才止住淚水之後,又自掏腰包請他們大吃一頓。 兵員萬人的近衛軍第十五軍團全員換上新軍裝和盔甲武器,就地紮營休息。而已經榮升少將的格倫斯,帶著准將沙亞,陪著皇子殿下四處走走,並把自己帶兵以來的心路勵程向皇子殿下做一個彙報,正說著,斷腿終于痊愈的歐佩親王也趕來了。 “近衛軍團第十五軍團軍團長格倫斯,連同沙亞准將,見過總指揮官閣下!”格倫斯和沙亞站得筆直,向歐佩行禮:“親王殿下日安。” “少將先生、准將先生,日安。真是英雄出少年,帝國棟梁啊!”歐佩親馬下馬還禮,然後走到皇子身邊報告:“皇子殿下,我英勇的北方防區軍隊已經做好了追擊敵軍的一切准備,我們有信心在靠近神魔分界線的地方追上他們,並給予嚴重的打擊,這是作戰計劃。” “歐佩親王的勇猛也不輸給年輕人啊!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做到這種程度,還真是相當有魄力的舉措。”皇子殿下接過作戰計劃,看也未看:“我的親王,皇帝陛下信任您,帝國也信任您,您盡可以放手去做。” “絕不鼙負皇帝陛下和帝國的信任!”歐佩親王把胸一挺,就要上馬離開。 “親王殿下,請等等。”但在這個時侯,剛剛翻了身的格倫斯少將卻站了出來,他走到皇子殿下身邊,遲疑了一下,還是開口說:“皇子殿下,本軍團跟敵軍有過多次接觸,對他們殿後的部隊有一些了解~~~~能否讓下官看看親王殿下的作戰計劃嗎?” 這是一個極為愚蠢的舉動,就算是一個初入全途的軍官,也不會在這種情況下說出這樣的話來,因為那就意味著他不信任這個計劃,也不信任親王殿下,也不信任整個北方防區指揮部。周圍一干的高級將領的眼神馬上就變得不那麼友善,但在眾目睽睽下,他們卻不能剝奪一個少將的知情權和發言權,于事,皇子微笑著,把作戰計劃遞給了格倫斯少將。 五頁的作戰計畫在手上一頁頁的翻過,格倫斯少將的臉色變了,他的臉色先是微紅,後來逐漸變得通紅。但在這同時,歐佩親王的臉色卻沒有變化~~~~對于這個格倫斯,親王是一點好感都沒有,在整個防區敗退的情況之下,對方的離奇戰績已經讓他出盡了洋相。他甚至在心里發誓,一定要在有生之年讓這個蠢貨吃不了兜著走,不然的話實在難消他心頭之恨。 在親王乃至整個指揮部的將領心目中,這個作戰計劃是一點缺陷也沒有,因為斯比亞軍的側翼有友軍支緩,來自特拉法帝國的兩個騎兵軍團,兩個軍團已經威脅到他們的後方,而己方部隊卻是拖在後面保持某種威脅,遇到戰事也是總搖旗呐喊,抽冷子撿便宜而已--這就是在皇帝的授意之下,北方防區為最後一點顏面而做出的計劃。 “下官明白了,這的確是一個完美的計劃,預祝殿下成功!”退還計劃後,格倫斯少將似乎也冷靜下來,他臉上帶著由衷的笑容,湊近親王殿下,以極低的聲音說:“請殿下千萬小心國界線,不要輕易跨越。” “本王相信手下的將士,也感謝少將先生的提醒。”說完這句客套話,親王向皇子告辭,帶著手下將領上馬離去。 “格倫斯少將,你剛才的舉止有些奇怪。”望著遠去的親王,皇殿下輕聲說:“是不是命令你的軍團停下腳步,你心里有點不願意?當然,我理解軍人的戰斗意志,勇敢殺敵一直是我們魔屬軍隊的傳統,特別是我們十五軍團這種靠戰功重新掌握命運的年輕漢子。但是,已經翻身的近衛軍十五軍團,也要照顧一下北方防區各支部隊,不能把功榮全占了。” “下官惶恐!但下官並不是為了自己,請殿下聽下官解釋。”格倫斯少將這時表現得非常得體,一點也不像剛才那麼莽撞。 “我的少將,我正等著聽你解釋。”皇子微笑著轉回頭來:“格倫斯,我們同歲,而且是兒時朋友,你完全沒必要這麼拘謹。” “是的殿下,下官擔心的正是親王殿下,因為斯比亞軍殿後的騎兵部隊戰斗力相當強,我軍與他們十多次接觸,都幾乎是死里逃生。”格倫斯少將遞過一幅袖珍地圖,指著對皇子解釋:“如果親王追出國界線,而敵軍在這里掉頭,那麼親王的處境就不妙了。” “聽你這樣解釋,我有一點不明白。”皇子看著格倫斯少將:“為什麼敵軍的殿後騎兵跟你們打沒事,跟親王交戰就一定有事?他們側翼的特拉法拉爾軍隊難道是紙做的嗎?” “殿下,下官燒掉了敵軍一半以上的給養,而且一路上的草原也被下官帶人燒了,敵軍殿後部隊沒有足夠的草料,所以他們不能一心一意的對付我們。但一到了分界線,他們就得到了後勤支援。”格倫斯少將不慌不忙的解釋:“至于特拉法軍隊,他們沒與敵軍交過手,不了解這支敵軍的特點,如果想抓住敵軍,下官覺得很難。 “說真的,你給我出了一道難題。”皇子看著格倫斯少將,好半天才開口:“如果領軍追擊的是你,你會怎麼做?” “保持足夠的距離,戰密監視,其他的,下官暫時時沒有想。”格倫斯少將回望著皇子:“如果能,下官願意帶領軍隊拖後尾隨親王,確保親王的安全” “我的格倫斯少將啊!你知道這次突如其來的戰爭,在國內引起了怎樣的軒然大波嗎?堂堂的威爾斯帝國,居然被打得沒有還手之力。我們需要勝利,需要一個大的勝利來安撫整個帝國的情緒~~~~”皇子轉過身去看著天邊:“去吧,記得拖後三百里,本殿下為你擔保。” “遵命!下官絕不辜負皇子殿下厚望。”格倫斯少將卻跟一並,行了一個軍禮,他知道,在這次政治斗爭中,自己又成功了,在保全大局的需要下,皇子不得不妥協,沙亞這家伙,真是舉世難求的好助手。 格倫斯少將第二天帶領部隊出發始終跟前面的親王拉開三百里的距離,一前一後的向國界線進發。一路上總免不了要為前面的部隊做些善後,因為前面的部隊非常急躁,親王需要一個大功勞來鞏固自己的地位。或者是彌補他此前的愚蠢指揮。幾天之後,格倫斯少將到達國界線三百里的一個關卡,這里就是他所能到達的終點。于是近衛軍第十五軍團就地駐紮,開始緊張的防務整頓。 而那位歐佩親王,在得知特拉法帝國軍隊到了分界線之後,也開始蠢蠢欲動了。但他並不知道,他所期待的特拉法軍隊,此刻已經陷入了絕境! 在特拉法軍的前面方向上,一直有一支小規模的斯比亞殿後軍隊在實施牽制作戰,所以特拉法軍的前進速度並不是很快,但在三天之前,這一小股斯比亞軍突然放棄一切,瘋了一樣轉身逃跑。來勢洶洶的特拉法軍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但在銜尾急追的時侯,前面的兩個騎兵團與後面的兩個步兵軍團拉開了距離,一頭沖上了神魔分界線。 等苦命的特拉法軍醒悟過來時,迎頭撞上的不是什麼小股牽制部隊,而是轉過身來嚴陣以待的魅影軍團主力。 那是一個清晨,趕了一夜路的特拉法軍團主力剛剛跨越了一條河流不到時,就發現斯比亞軍的海爾特中將親自帶領著一萬騎兵,一萬野戰步兵,慢慢的走出濃霧的掩蓋,迎面逼來。大驚失色的特拉法軍這才發現步兵軍團還沒過河,而突前的騎兵軍團地處在一片不適合騎兵作戰的地形之上! 來不及咒罵偵察隊的無能,也來不及企求黑暗魔王有保佑,因為在這旭日初升的時侯,斯比亞步兵集群已經在翼人部隊的支援下發起了沖鋒!漫天的羽箭射來,成片的火油石彈投下,這對還在路上擠做一團的特拉法騎兵,無疑是滅頂之災。 在翼人的打擊過去之後,路邊的灌木叢里出現了無數不穿盔甲,甚至是什麼都沒有穿的斯比亞士兵,這些滿身汙泥的士兵一邊大叫著“十級軍功!十級軍功!”一邊瘋狂的發起攻擊~~~~ 在無處不在的打擊和偷襲之下,特拉法軍本來就不成陣形很快就坍塌了,兩萬余名剛過河的騎兵開始逃竄,所有人都在爭搶著要過河,河上的簡易橋梁卻只有四座而己~~~~ 結局當然不會很好,除了一些高級軍官之外,大部份騎兵部隊沒能過河。但斯比亞軍隊卻非常從容的分三個方向過了河,兩萬騎兵彙合成一路,向沖來救緩的特拉法步兵團碾壓過去。 這就是海爾特中將更改之後的作戰計劃--不打威爾斯帝國軍隊,專打援軍。為此,他提前退出威爾斯帝國,調集了三萬主力部隊、三萬奴隸軍,布置了一個大口袋。 是役,特拉法軍兩個輕騎軍團四萬人被殲,兩個步兵軍團傷亡慘重,有命逃回去的士兵無一不是傷痕累累,戰場上那震耳欲聾的“十級軍功”成為他們永遠的惡夢,雖然他們不知道那代表著什麼。 處理完這一切,海爾特中將帶著部隊現將轉身,去問侯多日不見的歐佩親王殿下~~~~

上篇:第5章     下篇:第7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