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7章  
   
第7章

神屬聯盟,里瓦帝國首都金沙隆,太子府邸。 一行人緩步從府邸大門進入,站在門邊的內使在高聲通報:“斯比亞帝國特使到!”聽到通報,正在與近臣說話的里瓦太子笑著站起來,親自到大廳門邊迎接這位客人,這個極為熱情好客的舉動對平常人沒什麼,但對太子來說,卻是很難得做出一回,之所以要迎到門邊,不但是因為這位特使本人手段利害,還因為特使背後的帝國極受神族寵愛。 斯比亞帝國深受神族寵愛,這恐怕是此刻整個神屬聯盟的共同感受。 一身貴族便裝的科恩走到門邊,臉上掛著“人畜無害”的招牌笑容。雖然求婚已經順利完成,但科恩依然在盡心盡力的扮演“銀月湖子爵”,還差這兩步距離,他已經開始向太子行禮--非常隨意的行禮。但太子殿下這時卻再也不覺得銀月湖子爵的行為有失體統,他甚至也學著科恩的動作還禮。 之後,兩人相視而笑,笑得很愉快。因為他們是聯盟,按照太子殿下的話來說,這是一個聯少穩固的、實力超群的、超強聯手的組合~~~~而且前一天的求婚會議上,威風凜凜的科恩已經讓太子殿下見識到了斯比亞帝國的強悍,其他六國求婚使被他壓得抬不起頭,這謞太子非常質慰。 “特使大人不是說今日就得回國了嗎?怎麼還有空來看本殿下?”太子殿下一邊把科恩領進大廳,一邊微笑著問:“是不是金沙隆的風光迷人,所以特使想多留幾天?那本殿下就得好好的盡一回地主之誼了,絕對讓特使你樂而忘返啊!” “太好殿下明知人使皇命在身不敢耽擱,還要打趣小使。”科恩淡淡一笑:“雖然說國事辦完了,也向貴國皇帝陛下辭別過了,但小使總不能拍拍手就走吧?不來向殿下告辭,下次見面的話,殿下還不抱怨小使?” “說得也是,如果特使就這樣回國,本殿下一定寫信向斯比亞皇帝告狀。”太子招人送上飲料點心:“不管怎麼說,與特使合作,本殿下覺得很開心啊!反正是交定你這個朋友了。回國之後就要常聯絡,下次還有什麼國務,特使也要自己來啊!” “殿下客氣了,這是小使帶來的一些禮物,還望殿下笑納。”科恩說著客氣話,把一張禮單放在桌上:“還有,我把香雪小姐帶來了,就像小使說的那樣,如期歸還,完璧。” “特使把她也帶來了?正好,本太子想問她幾句話。”正笑咪咪看著禮單的太子一聽到香雪的名字,臉色就變得有些冷,轉眼看著門邊的侍者:“她在哪?叫這個賤人進來!” “怎麼?香雪不是殿下心愛的侍妾嗎?”科恩微一錯愕,輕聲詢問:“莫非出了什麼事?” “什麼心愛的侍妾!小賤人!我齷齪的小賤人!”科恩不說話還好,太子殿下一聽到這個字眼,整個人開始跳起來喝罵,片刻之後才覺得自己這樣有點態,語氣稍微放松了一點:“本殿下心愛她是沒錯,可特使你知道嗎?這個小賤人是奸細!是別人安插在我身邊的奸細!實在可恨,本殿下還從來沒被女人這麼騙過!” “殿下別激動,或許是哪里出了錯。”科恩一臉的震驚,溫言勸解太子。看他的表情神態,有誰會知道他心里正在笑?更沒有人知道,這一切都是科恩一手安排的。 “沒有錯啊!本太子差一點就栽在這女人手里。”太子剛剛被科恩勸得坐下,一抬眼,卻看到香雪款款走到門邊,當即從椅子上跳起,兩步沖到門邊,抬手就是一拳! 看到太子殿下沖來,香雪還以為他是多日不見自己而激動,正微微蹲身下去行禮,那里知道太子殿下接下來卻是一拳?香雪一聲慘呼,當場被打得倒飛回院子里。 “拖她進來!”太子鐵青著一張臉,站在門邊大喊:“拿刑具!”香雪被兩名侍者拖到門邊,嘴角掛著血絲,她一臉慘淡,似乎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被打。 太子看得火起,一把抓住香雪的頭發,把她的身體從地上拉起來:“賤人!枉費本太子一直對你那麼好,你居然勾結那個爛人來對付本太子!”太子殿下咬牙切齒的問:“現在,那個爛人死了,誰也罩不住你,你大概沒有想到會有今天吧?事到如今,你還有什麼話好說?” “奴婢~~~~不明白殿下的話~~~~”香雪抬起眼,楚楚可憐的回望著太子:“奴婢一直對殿下~~~~沒有異心~~~~” “真是死到臨頭還不知悔改,你可知本太子手里有你相關的親筆密報三封,還有兩個以上的人證。”太子猙獰一笑,冷冷的說:“你們可以在本太子身邊安插人手,難道本太子就不能在你們之中安插人手?你常常去光顧的那個醫所,已經被本太子夷為平地了!”直到這時,香雪的臉色已由慘淡變成絕望。 她既然是間諜,當然知道間碟被識破的下場,而且這位太子殿下一向的習慣並不仁慈,她想不到對方有任何網開一面的理由。對太子接下來的幾個耳光,香雪基本上沒有任何反應,如果非得找出一點點感覺的話,那就是覺得很丟臉。因為旁邊坐著的那位子爵,是她此前一直玩丟的對象之一,現在卻讓他看到一個這樣的自己~~~~ 玩弄欺騙這個說法不一定正確,確切的說,香雪對這位子爵大人一直是懷有很強的戒意,甚至還有那麼一些敵意,但是後來,至少在他喂自己服藥的那一刻,香雪又感覺到少有的溫柔,以至于對他有一點動心~~~~對,子爵大人一直是很溫柔的,他一定、一定會想辦法救自己的吧?香雪在這時才意識到,這位限月湖子爵是這世上唯一一個能救自己的人。 想到這里,滿懷期望的香雪抬頭看過去,卻沒有看到自己期望的景象。那位坐在一旁的斯比亞特使大人,依舊悠閑的端坐著,手上拿著一杯飲料,饒有興致的看著太子殿下挑選刑具,臉上沒有一點對自己的關心,也沒有一絲對自己的擔優。 香雪知道,以子爵大人的身份,請太子饒恕自己的話,太子不可能不聽,那怕是一句客套話,太子也不會不給他這個面子。可是,子爵大人為什麼一句話也不說?難道他不明白,自己就要慘死在太子的酷刑之下了嗎?不容香雪多想,一陣錐心的疼痛從手上傳來,幾乎令她昏厥過去。 很明顯,太子殿下這時侯的舉止有點失去理智,別說還有貴客在座,就是身邊盡是自己的手下,處理這種間諜也要私下進行才好。不過,科恩到從太子殿下的行為推斷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里瓦帝國左相在以前對太子殿下千萬了怎樣的傷害~~~~恐怕還不止是心理上的。 “既然太子殿下還有事情要處理,那麼本使就不再打擾殿下的雅興了。”當太子殿下用刑具夾斷香雪的幾根手指之後,科恩搖搖頭站了起來:“本使這就告辭,回國之後事務繁忙,希望還能常常討到涉外事務,再與殿下把酒言歡。” “啊!特使大人這就要走了嗎?”太子殿下這時才意識到自己冷落了客人,臉上稍微有些尷尬,不好意思的回答說:“本太子失態,讓特使大人見笑了,不如我們去後花園喝上一杯?本太子還沒有跟特使大人暢談過,此次一別,不知多久才能再見。” 這倒不是一句假話,像銀月湖子爵這樣的人,任何人能會把他當朋友,太子也不例外。而幾乎昏迷過去的香雪,用監最後一點力氣,以祈求的目光望向科恩,卻發現科恩並沒有留意自己,仿佛自己是一粒毫不起眼的浮塵。當科恩與太子殿下相互客氣的走過她的身邊,科恩的腳步並未稍做停留時,香雪的心徹底涼了下去。 “果然是這樣,貴族、皇族,都是這樣的人,子爵也不例外。”一個聲音在香雪心中響起:“一個個貪婪肉體,他們前一刻還會對你溫柔,卻怕麻煩上身,所以這一刻對你不聞不問。肮髒、齷齪、自私,心都是冰冷殘酷的~~~~” “啊!對了,冒昧問太子殿下一句。”就在香雪萬念俱灰的時侯,走到門外的銀月湖子爵卻轉過身來,向里瓦太子微微一笑:“這個女子,殿下打算怎麼處置?” 在這一瞬間,香雪幾乎就要轉頭去看,但她極力控制住自己,因為在這種時侯,任何一個微小的動作都會成為完結自己生命的誘因,她甚至不敢流下淚水,但內心中卻有一個聲音在不停的狂呼“他要救我!他在救我!” “那還用說,當然是讓她生不如死,本太子准備了很多新鮮的東西讓這賤人享受。”太子看了一眼跪坐在地上,滿臉木納表情的香雪:“本太子一定讓她後悔是個人。” “這樣啊!那一定很有趣。”科恩不置可否的點點頭,隨即又說:“關于這件事。。本使有個建議,不知太子殿下是否考慮一下?” “特使不用擔心,有什麼建議盡管說出來好了。”太子呵呵一笑,大度的回答:“只要是特使說出來的話,必定是有利于本太子啊!” “是這樣的,太子殿下也知道,本使在斯比亞政壇上少有露面,最根本的原因,還是因為本使太過年輕。就算是完成此次求婚,又與太子結為莫逆,但本使在仕途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說到這里,科恩面露難色:“這個女子,殿下殺她只能解氣,並無其他重要。但如果在特使手上,說不定還能派上其他用場。” “其他用場?”太子一愣,隨後狐疑的問:“難道還有比本太子更會玩的人存在嗎?”他心里已經想好數十種對付香雪的酷刑,當然不願意這樣平白無故的放掉到手的玩具。但科恩在此前的談話里,一直有談到兩人的“友情”以及“偉大而穩固的聯盟關系”,所以太子不好板起臉來拒。為一個命如螻蟻的女人而得罪盟友,不值得,也不明智。 “是這樣,本使知道有一種離奇的方法,但卻需要貌美的處女。”科恩的聲音低下去,最後變得微不可聞:“太子殿下明白了嗎?是否能割愛?” “居然有這樣的方法,特使大人,你可真滑頭。”太子殿下哈哈大笑:“好!本太子把這個小賤人送給你,沒什麼舍不得!” “這樣不好,皇帝陛下常常教育我們,不能白受別人的禮物。”科恩把手伸進口袋:“這樣吧!本使買了她如何?雖然本使不是很富有的官員,但這點錢還是拿得出來的。” “哪要這麼麻煩~~~~”太子殿下還在推辭,卻見到科恩從兜里拿出一個銅板,直直遞到自己眼前,當下又是一愣:“我說特使大人,你們斯比亞帝國的官員都喜歡用銅板嗎?” “這可怪不得我們,都是讓皇帝陛下給逼的。”科恩一本正經的解釋:“皇帝陛下常常會和我們打賭,賭注從來都是一個銅板,如果我們不隨身預備,恐怕屁股會痛。久而久之就成為習慣,走到那里都要帶著銅板了。” “這樣說起來,這銅板還有出處呢?不過嘛!這小賤人也只值這個價--成交啦!”太子殿下釋然一笑,學起奴隸市場上的商人模樣:“客人,貨物要不要為你打包?” “殿下真風趣,不敢榮煩。”這次輪到科恩一愣:“我們這就出發,直接丟到馬車上就好。” “聽見特使大人的話沒有?還不照做?”太子吩咐完下人,再向科恩說:“特使此去一路小心,小妹的婚禮大概半年後就准備好了。來年迎娶小妹,我期望還是特使來。” “本使一定力爭。”科恩笑咪咪的回答:“就此告辭,太子留步。”進門前還身份高貴的香雪,出門時欲已經成為囚犯,雙手血跡斑斑的她被兩名內侍從側門拖拽出來,直接丟到斯比亞特使車隊的貨運馬車上。 進門前還笑臉盈盈的那些斯比亞護衛和侍女,此時卻沒有一個人上來問問,所有人都一臉淡淡的看著香雪。雖然早知一個間諜的下場不會很好,但這種冷漠的世情,更讓香雪覺得不可接受。 不過香雪也並未太擔心,銀月湖子爵肯救自己,就一定不會虧待自己。但銀月湖子爵走出府邸之時,並沒有看上她一眼,長長的車隊就出發了。臨行之前,還有位軍人跳上馬車,給香雪上了枷鎖。 “子爵大人~~~~一定是做給太子看的吧~~~~”香雪在心里這樣安慰著自己,一直到車隊出了金沙隆,再到車隊抵達海港,她才真正驚慌起來。按道理說,無論因為什麼原因,銀月湖子爵既然肯出手救她,就沒有理由如此對待她。就算自己是一個無用的人,至少可以當一個侍女,即使銀月湖子爵從來不會貪婪過自己的姿色,但他,但他曾經是一個那麼溫柔的紳士~~~~。 “下車。”香雪不知道這樣的胡思亂想了多久,直到一位穿著藍色長袍的女官走了過來,冷著臉對她說:“我叫你下車,不然直接丟你下海。”香雪一臉驚訝的看著這位女精靈,忍著傷痛下了馬車,走上停在碼頭的一艘戰艦。 “站住,跪下。現在教你第一件事。”女精靈拉下頭上的風帽,舉起手來,指著船頭的一面旗幟:“你已經是屬于斯比亞貴族官員的奴隸,從今以後-,你心中只能有這面旗幟,好好看看,好好記住宅區,這是斯比亞的國旗,這是斯比亞帝王的旗幟!” “是,香雪記住了。”跪在甲板上的香雪低聲回答。 “晚上我會問你旗幟的大小、規格、顏色,如果你答錯一項,我就會懲罰你。”女精靈並沒被她楚楚可憐的神情打動:“跟我進艙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吩咐你。” 在治療了身體上的傷之後,女精靈用三天的時間教授香雪有關斯比亞帝國的事物,但帝國過往的曆史只是稍做介紹,重點是科恩凱達皇帝陛下當上黑暗行省總督之後發生的一系列重大曆史事件,以及現在斯比亞帝國的各位皇族成員和貴族高官。在這里面,香雪並沒有聽到銀月湖子爵的名字,但她不敢問,因為這位女精靈是非常嚴勵的,她要春雪記下這所有的一切,稍有錯誤,精靈族的行懲戒魔法就會施加到香雪身上。 在三天的時間里,銀月湖子爵從來沒有露面,但是在夜里,香雪甚至能聽到他在船尾的貴賓艙里大聲談笑。近在咫尺,卻被這樣冷落,香雪既迷惑又憂慮。事到如今,她不知道銀月湖子爵為什麼出手救自己,也不清楚銀月湖子爵要讓她去干什麼。 但是,她不想再一次被轉手送給他人,每當想到銀月湖子爵為己配藥,說笑話哄自己吃藥時,她的眼淚就再也忍不住。當然,這一切都逃不過女精靈的眼睛。 “想那麼多沒有,你已經不是以前的香雪了,你只是用一個銅板買來的奴隸而己,你有主人。”女精靈用冷淡的語氣說:“如果你不用心,那就連奴隸都當不上了。”

上篇:第6章     下篇:第8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