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8章  
   
第8章

一連幾天都悶在艙室里學習,第四天早上,香雪才轉到另一間專供侍女居住的船艙里。里面有五名侍女,香雪全都認識,其中甚至還有香雪一直都鄙視的那對雙胞胎舞姬。不過,現在這里的每一個侍女都可以呵斥她,因為她是新來的。每當她們那刻薄的冷漠的目光投射在自己臉上,香雪幾乎就想跳海自殺--如果她們的船艙有窗戶的話。 第四天傍晚,香雪正在底層船艙時默記斯比亞帝國貴族族徽時,精靈女官走了進來,後面還跟了一個女侍,手里托著一套精美的水晶酒具。精靈女官看了看艙中的幾名侍女,然後叫香雪的名字:“香雪,拿著這酒具,銀月湖子爵大人在船頭,你去侍奉。” 香雪不敢怠慢,連忙站起來去接酒具,女精靈看著她著急的樣子,淡淡一笑,攔住了她:“別急,你可知道這一套酒具值多少錢?里面的紅酒值多少錢?” “這~~~~酒具產自班塞帝國,十枚金幣左右。”春雪一楞,仔細看了看身前的托盤,她對這些物品十分精通,當時就說出來:“紅酒是頂級的,產自魔屬,一壺大概值五枚金幣。” “答對了,你很乖,而且也聰明,那麼一定記得自己值多少吧?”女精靈收起了笑容:“慌慌張張,如果失手打翻酒具,說不定要你的命。” “是的,大人(這里有亂碼看不出來)”女精靈點點頭,目光從旁掃過,讓船艙里其他幸災樂禍的侍女侍噤若寒蟬之後,才讓她接過托盤。 戰戰競競的香雪,一路跟著女精靈穿過船中的通道,來到了甲板上。 夜里,船速有所放緩,白天凜冽的海風也在這時變得柔和起來,一輪明月清懸在寂靜虛空之中,銀亮的月光灑滿軍艦甲板,遠遠看去,微蘭的海面上奔瀉著千萬點鱗波。 銀月湖子爵一身淡藍色便裝,正站在船頭跟一位軍官大聲談笑著,金黃色的長發隨意披散在上裝銀色繡紋中。站在春雪的角度看,雖然子爵的衣角被陣陣微風撩起,但包裹在便服中的身軀卻是異常的偉岸,而臉上洋溢的幾絲笑意,又在子爵的氣質里增添了幾許儒雅。 女精靈恭順的站在階梯旁,兩根手指拉著香雪的衣袖,留意看著子爵大人的一舉一動。當子爵再一次暢快笑出聲來,她才示意香雪跟自己一起走出艙室旁的陰影,還有十步距離的時侯,女精靈微微蹲下身去,用香雪從來沒有聽過的溫柔語調說:“子爵大人,酒送到。” “拿上來。”銀月湖子爵連頭都沒回:“艦長,喝一杯再走。” “下官正在值班,實在不敢喝酒,如果讓隨船軍法官知道了,不大不小總是個事。”(亂碼欠幾句話)“既然是軍法規定,那就不勉強。”銀月湖子爵任軍官離開,再接過女精靈遞過的酒杯,微微一笑:“不如,大精靈閣下陪我喝一杯?” “萬分抱歉,在子爵大人歸國前,我的身份都是第三皇妃派駐在大人身邊的助手,若要喝酒的話,恐怕耽誤使命。”令香雪驚詫的是,女精靈也拒絕了銀月湖子爵的邀請:“請大人原諒。” “不喝就算了,居然拿第三皇妃的名意來壓我?你難道不知道本少爺很會記仇嗎?”銀月湖子爵好像被她的話氣到,一口喝到杯中的紅酒,然後看著女精靈邪邪一笑:“等本少爺回國,再慢慢地想個辦法報複,總要讓大精靈記憶深刻才好。” 女精靈微微一笑,側退一步,拿著酒壺為子爵斟酒。也就是在這個時侯,站在後面的香雪才清楚的看到幾日來朝思暮想的子爵大人,清楚的看到熟悉的親切面容,熟悉的溫柔眼神。她一時淚眼婆娑,咽喉堵塞,從太子府邸就開始累積的種種屈辱不由自主的在心中翻騰而起,手里的托盤再也拿捏不穩,一支水晶酒杯在托盤中搖搖晃晃,眼看就要倒下去。 “叮”的一聲輕響,子爵手里的酒杯放到了托盤上,一股柔柔的壓力降下,幫香雪穩住托盤。看看酒杯之下,子爵那曾輕(亂碼跳幾句)“怕什麼?”他開口問她,依舊是那樣輕柔的聲音,依舊是那麼溫柔的語調。 但對香雪來說,他已經距離自己太遠了,就如同遠在天邊一樣。雖然心里有千百句話想對他傾訴,但這時卻連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只有搖頭。 “大精靈閣下,你好像嚇到香雪了。”子爵轉過頭看著女精靈:“她都不敢抬頭看我。” 我只是讓她記得一個普通人應該記得的事,如果這樣就嚇到她了,那就說明她不適合做侍奉的事。 女精靈靜靜的回答:“不適合侍奉主人,又沒有其他特長的話,只能轉賣。” “不用了,至少她能陪本少爺喝酒,而你們都做不到這點。”子爵擺擺手:“精靈閣下,你退下吧。省得知道太多,跑去皇妃那里告本少爺的狀。” 女精靈告辭,臨走還不忘用目光叮囑一下香雪。 “牌價出了太子府,到現在也有好幾天了吧。”子爵大人拿起倒滿紅酒的酒杯,轉頭過去看著船外的海面:“你這幾天過得怎麼樣?有沒有恨我?” “沒有,奴婢是說,不敢恨大人。”香雪低聲回答:“我只是主人一個銅板買來的。” “聽出來了,你心里果然是在恨我。”子爵大人呵呵一笑(又是亂碼再跳幾個字)“我真的不敢。”香雪既委屈又急切,帶著哭腔跑了下去。 “每一天,我們都會做很多事情,但不知道這些事情會給以後的生活帶去怎樣的影響。很多時侯,一個小小的舉動,其結果就是在多年後結束自己的生命,或者妨害別人的生命。”月光下,子爵轉過身來,臉上已經沒有了笑容:“你是一個間諜,而我是一個使者。一個使者本不應該理會你,但你知道為什麼本少爺又要救你?” “我,不知道。” “記得你第二次去那個傳說中的醫所時,透露了很多事。當你的上司向你問起我居所的武備時,身為間諜的你居然說不知道。本少爺不想去探究你當時為什麼這樣說,但就是這句話救了你的命。”輕描淡寫的,子爵大人說出這段話:“從另一個角度看,你說這句話,說明你是一個不稱職的間諜,所以對于你的安排,本少爺很傷腦筋。” “大人~~~~”跪在地上的香雪張了嘴,卻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心中慌亂之極,而子爵大人的背影,已經占據她整個視野。 “留在我身邊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你願意,你仍然可以當回原來的香雪,日日錦衣玉食,不用像現在,托著酒具跪在甲板(又是亂碼缺幾句)”我願意!“脫口而出,香雪才意識到自己的聲音太大:”我願意。“ “那就站起來!跪久了腿也麻,回去休息,早日學會一切。”子爵大人俯身拉起她,然後揚聲對遠處外的女精靈說:“給她一個單人的艙室。” 一直到香雪退下甲板,在科恩身邊假扮侍衛的白影才說話:“為一個小小的間諜,你用這些手段不是浪費?” “生活總是要有些情趣嘛!年少風流的銀月湖子爵常常外出,身邊怎麼能沒有漂亮女人?你難道想讓本少爺帶著皇妃四處闖蕩?再說這事情還沒完,她別以為得罪了本少爺,跪一跪本少爺就會原諒她~~~~”說到這里,科恩突然把頭一轉,看著白影:“如果我沒想錯,白影你剛才的話~~~~你是在吃醋嗎?” “你想錯了,我不會吃醋。”白影平靜的回答:“就算我吃醋,對象也不會是人類。” “這個無關緊要。不如趁著這段空閑,我們再去練練那種特別的呼吸方法~~~~你上次是吻我這里沒錯吧?你瞪著我干什麼?我有說錯話?那麼下次讓雷來評評理了~~~~” “你敢對其他人泄露一個字。”白影(亂碼少了幾個字)“我怕,特別是你臉紅的時侯。”看著一本正經的白影,科恩先笑出來:“我們不說這件事的可行性,我們只討論一個技術性的細節--你是想變身成龍壓死我嗎?” 對于科恩的調侃,白影只是淡淡一搖頭就直接回了房間。當然,作為科恩的貼身保鏢,她的房間就是科恩的房間,而她以往最大程度的反抗,也就是站在門外而已。 回到房間的香雪,這時卻精心打扮了起來,但出乎她的意料,科恩並沒有走進她的房間,也沒有派人叫她過去侍寢。當天色變發白時,香雪已經空等了一夜。或許對一個普通女侍來說,這只是一個晚上的時間而已,但當一個以容貌風靡整個帝國的年輕女性遇上這種事情,她心里就會想到很多東西。 “他覺得我配不上他?” “覺得我不夠純潔?” “覺得我不夠美麗?” “他不喜歡女性?” 這些都想過之後,香雪覺得自己都快要瘋了,在經曆了一連串的變故之後,她多麼希望子爵大人能夠走過來,給自己一個有力的擁抱,把自己環繞在他那堅強的臂里。 數日後,軍艦抵達斯比亞帝國軍港。 這時的聖都正在忙碌著,貴族階層在為當晚要舉行的一個聚會做准備,這個聚會是由四個皇妃發起,地點就在皇宮後廣場上的中心建築中舉行,名為坊間聚會。 一個月前,幾十張蓋有皇族徽章的請柬就已經派發出去,邀請對象中不但有居住在聖都的貴族名流,還有很多散居在斯比亞各地的名士,更有百多名貴族學子和各部官員得到列席資格--坦白說,這樣一個皇家聚會有平民參加,有許多貴族打心里不高興。 但皇妃們卻已經提前宣布,聚會在言論上沒有任何限制。任何人,只要得到請柬,他就可以在坊間聚會上暢所欲言,甚至可以探討一些比較敏感的話題,絕對不會有人事後報複。這一條無論對貴族和平民都是極大的誘惑,沒有一個人願意放棄這種為自己爭取利益的機會。如果不是列席資格需要皇妃們親自決定的話,這個資格一定會變為天價商品。 當然,能得到請柬的人必須滿足三個條件,第一是要有足夠的正面名聲,第二是要具備淵博的學識,第三是要有良好的教養。四位皇妃再怎麼和藹可親,也不會大度到邀請一些大字不識的瘋子或者罪名昭彰的人來吧? 還有一刻鍾聚會才開始,但皇宮廣場上已經是人滿為患。廣場涼棚下坐著很多無法進入的官員,在嚴密的警戒線之外是數百名皇家學院的學生,之後廣場上頓時人聲鼎沸,所有貴族平民全數下跪行禮。 皇妃的腳步稍微放緩,向周圍的人群點頭致意。人群里,各種正式的,非正式的問候聲漫天亂飛,其中更少不了尖叫和鮮花。 無論神屬魔屬,沒有任何一個帝國的皇妃能具備斯比亞皇妃這種政治地位和影響力,他們不但是皇帝陛下的妃子,更是帝國內政再不可缺的高級官員,沒有她們四位的緩沖,皇帝陛下與群臣的關系不會這麼融洽。 超然的地位,絕代的美貌,精明的頭腦,更為四位皇妃已近完美的形象上,增添了一個又一個耀眼光環。 對斯比亞的國民來說,皇帝陛下是堅強無畏的勝利化身,可以粉碎一切敵人;皇妃就是仁慈的母親形象,她們細致入微的照顧著每一個國民。皇妃的一舉一動都受萬人矚目,她們的說話方式,神態都會被無數的少女模仿,一旦以新的服飾打扮亮相,那麼這種服裝會以最快的速度風靡整個貴族圈子。而且在這種心態里面,羨慕的因素正逐漸減少,更多的是尊敬和愛戴。 剛進入皇家聚會樓,大廳里的人立即站起來行禮,氣氛非常熱烈。 這棟新建的皇家聚會樓是第一次公開使用,整棟大樓可以說是自斯比亞帝國光複以來,修建的最為精美奢華的聚會場所,各種設施都很完善,僅主樓大廳中心就半人高玉石講台,圍繞著玉飾講台的,是一圈圈整齊排列成環的座椅。橢圓的天花板上,畫著一副巨大而精美的斯比亞全景地圖,四面的牆上是各行省地圖,在大廳牆壁第二層的高度上還分隔出二十個獨立的豪華包廂。 天花板正中垂下一組巨大的華麗水晶吊燈,與數百盞安裝在四面的魔法燈一起發出柔和的亮光,照耀著全場。現在的大廳里已經坐了數百人,但一點也不嫌擁擠。有資格發言的貴賓圍繞玉石講台而坐,數量更多的旁聽者坐在靠牆的旁聽席里,數十內侍穿梭其間,為各位到會者服務。 “各位,四位皇妃已經抵達會場,稍侯片刻,首次的坊間聚會就會正式開始。趁著這個時間,我再講一次聚會的規則。”在幾位皇妃就坐之後,司儀站到大廳一端的禮台上:“皇妃舉辦這個聚會的目的是希望聽到大家的心聲,因為參加的各位都是有識之士,你們可以說出自己所想,所感。 司儀的話音一落,大廳里的人就開始了小聲議論,對于聚會的這個規則,他們一直是有所懷疑的,這時侯聽到司儀的話,還是有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沒有任何一個帝國會讓民眾擁有這樣的權利吧?貴族議論事情還可以,因為他們屬于統治方,但屬于被統治方的平民,他們可能對每一件事發起攻擊啊! “任何話題只要一經討,都將被記錄下來,並下發到帝國每一級官員手中,這樣的文書不算公文,我們將稱呼其為”庭報“。司儀的話頓了一頓:”也就是說,各位的言論將在聚會結速後被帝國國民知曉。但我在這里要提醒各位,大家發言要遵循理解,不能有人身攻擊,不得誹謗他人,更不能有任何非議神族和帝國的企圖。“ 大廳里的議論聲音更大了,多數人喜形于色,因為他們知道了,這個聚會第若一個成名的捷徑,只要在這聚會上借辦論或才學成名,還怕沒有加官進爵的機會? “看看這些人,都己經准備好,躍躍欲試了呢!”凱麗羅娜皇妃保持著微笑,微微靠近自己的姐姐說:“馬上就要開始了,但是像我們保證過的某人,似乎還沒有回來。” “求婚不是一件小事,應該很困難,我們不能苛求他。”菲琳羅娜皇妃轉回頭去,看著另外三位皇妃:“他這個人性格要強,這次回不來一定高興,大家呀都想想怎麼安慰他。” “似乎不用我們想辦法安慰了吧~~~~”迪爾梅林收回放在側門的目光:“左側門,那邊已經有人倒黴了。” 菲琳。羅娜皇妃臉上先是一喜,然後不知想起什麼,飛起幾絲嫣紅。 “請柬?什麼請柬?”在左側門處,銀月湖子爵正在一本正經教育侍衛:“看見沒有,銀月湖子爵的徽章,皇帝陛下發的令牌,這兩樣東西可以通行皇宮,你還問我要請柬?你是新來的?” “子爵大人,您當然可以進去。”侍衛隊長不卑不亢的回答:“但是你身後的這兩位,絕對不可以進。” 身後的兩位,指的就是華貴裝扮的香雪,還有侍衛裝扮的白影。 就在科恩要發脾氣的時侯,岩石侍衛長出現,帶著科恩等人上了二樓的貴族包廂,總算是解決了這件事。 但當異常豔麗的香雪陪著子爵一起出現的時侯,有幾位女士的心里就不是那麼高興的~~~~ “左邊是力克。凱達親王的包廂。”岩石站在科恩身後,為他一一解釋能上二樓的貴族,因為現在科恩還是銀月湖子爵的身份,所以岩石在最後還來了一句:“子爵在這里等等,我這就去向陛下回報。” “我能和你一起去嗎?”科恩站起身:“好的。”岩石當然不會拒絕。

上篇:第7章     下篇:第9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