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9章  
   
第9章

銀月湖子爵離開之後,香雪才長長的呼出一口氣,微微抬起眼來看看會場。因為她身在二樓包廂,所以是在俯視整個會場,很多扭結都不會有遺漏。會場上,那些准備一展報複的文人才子或者貴族官員正在做最後的准備,他們的神情或激動、或持重,有的微微閉眼思索,有的在看著手上的資料。 跟下面微帶吵雜,微帶緊張的氣氛比起來,二樓包廂區就顯得特別甯靜、清閑。因為包廂之間布置著大副帝國旗幟,而且香雪能看到的包廂里都是空的,所以她沒能看到幾位親王的模樣,但她確定能在二樓就坐的都是真正的大人物,但此刻她也沒有那麼緊張了。 自從跟在子爵大人身邊以來,她並不覺得輕松,雖然跟他在一起可以無視一切外來的危機,但來自子爵大人本人的壓力卻無時無刻不在壓迫著她。香雪也不清楚,為什麼自己在依賴這位子爵大人的同時,又會對他產生深切的恐懼感。他明明那麼俊雅、那麼溫柔,他越這樣,她就越是害怕,因為她以前從來沒有感受過這麼強烈的恐懼。就算是面對里瓦帝國的宰相和太子,她心里也充滿鄙夷。但對銀月湖子爵,她卻只有恐懼,純粹的恐懼。 香雪不知道自己怎麼會有這樣的感覺,仿佛是冥冥之中有個聲音在告訴她,不要跟銀月湖子爵走的太近。如果這個聲音是正確的,為什麼這個聲音曾經告訴她,只有銀月湖子爵會救她? 依賴他,卻要與他保持距離,那這樣的關系,自己注定只能是一個仆從與下人了吧~~~~香雪在胡思亂想,毫不知道自己明亮的眼神中帶上了淡淡的憂慮。一位坐在二樓特別廂,副食華貴、態度高雅又楚楚可人的貴族美女,必定會引起會場中不少人側目,特別是她從來沒有出現過,而且身邊又沒有與之身份相符的男士陪伴。 會場中響起一陣熱烈的掌聲打斷了香雪的思緒,定睛一看,原來坊間聚會已經正式開始。在司儀的主持下,各位與會來賓正在為四位皇妃做自我介紹,他們的姓名、爵位、官職都是香雪這段時間天天在學習的,這時侯看到一個個來賓站起來對號入坐,還真是引起香雪的強烈好奇心。斯比亞帝國,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國度?是否真像別國貴族群臣私下所說的那樣,是一群臭蟲組成的帝國? 香雪不是一個只有容貌的花瓶間諜,如果不是第一次執行使命就遇到了科恩,她一定會有很好的成績。早在間諜訓練期間,她就流連里瓦帝國貴族階層,也多次安排在屏風後觀摩大臣之間的會談交際,對于貴族官員之間的談判交涉非常熟悉。聚會一正式開始,她就不可避免的用間諜的標准評價起會場中的每一個人~~~~看誰最有獵取價值。 “~~~~綜上所述,下民認為現在的政治體制之中,平民官員所占的比例實在太少,其實皇帝陛下可以考慮加大平民官員的任用幅度這對低層管理有很大的好處。”一位斯比亞平民出身的名士正在發言,根本不理會身邊貴族的氣憤表情:“平民學子有極高的熱情,也具備實力,只要皇帝陛下一個命令,我們就可以為帝國服務。發言完畢,謝謝皇妃,謝謝各位。” 他們所談論的話題並不吸引香雪,香雪感興趣的是,這樣的言論一出,必將引起強烈的反彈,皇妃最後要用什麼方法來安撫雙方?果然,發言的這位名士還沒坐下,就有一名上了年紀的貴族站了起來:“皇妃殿下,我反對這位先生的言論!” 從上而下,香雪的目光略過老貴族胸前的徽章,立即確定他的身份,知道他來自斯比亞帝國貴族中一個很具威望的家族。 而這時,那位端坐于玉台上的第一皇妃,正微笑著輕抬手臂,作出一個請發言的手勢:“男爵,你的時間足夠,請慢慢表述。” “謝謝皇妃。”老貴族行了一個禮,也許是因為皇妃的平和態度他穩定了自己的情緒:“臣下認為,帝國現在任命的平民官員已經太多,他們不但占了低層官員總數六成以上,甚至在中級官員中也占了半數,而他們本身所具備的能力去難以勝任這些重要的職務。另一方面,已經從皇家學院畢業的數百名貴族子弟還沒有得到為帝國效力的機會,有能力的人得不到任用,這是極不公平的,更是對帝國的一種損失。不能因為皇帝陛下開始任用平民,就把這個口子開的太大,任何事情不經過仔細斟酌就推而廣之,只會帶來壞處。” “男爵大人,您所說的仔細斟酌指的是什麼呢?”已經坐下的平民名士再度站起。“如果您是指平民官員的為官政績,那麼我可以告訴你,在他們上任之後帝國的低層管理從來沒有麼好過。自帝國光複以來,沒有一起暴亂發生,沒有村民餓死,治安更是良好。這一切,難道還不能說明平民官員的優秀和政績?” 因為香雪的學習剛剛接觸到平民階段,所以她到這時才確定了這位平民發言者的身份,他應該是居住在佛露行省的一位名士,在當地平民之中極具威望,教育過的弟子上千人,其中不少人已經步入政界。清楚了他的背景,再對照他的發言,就能發現這位名士帶有很強的目的性,也難怪他的話引起貴族的強烈反對。 圍繞著他們提出的議題,不斷有旁人假入討論,但最終的結果卻是分成平民與貴族兩派,爭辨的非常激烈。好在有威望極高的皇妃在場,所有人只敢討論議題本身,不敢逾越禮數。滔滔不絕之中,不斷有新的論點出現,讓會場邊十位負責記錄的書記員忙個不停。 眼看爭辦越來越火暴,就要變成爭吵前的那一瞬間,第一皇妃微笑站了起來,頓時,全場的目光都被牽引過去。 香雪知道,這位名叫菲琳。羅娜的皇妃現在是少有的實權派人物,地位僅在皇帝與國相之下,于是目光一亮,看她怎麼應對。 “大家都很有熱情,這是好事。老實說這是一個敏感的話題,而且是一件大事,一般情況下我們是要避開的。但今天不一樣,因為夫君希望這種聚會成為為國民反映自己真實想法的一個途徑和渠道,而今天又是第一次舉行這個會議,所以我不制止這個問題--但也是僅此一次而已。”菲琳。羅娜緩步走到會場里神情溫和,語調平緩:“對于我們來說,甚至在我夫君的心目中,平民與貴族都是帝國的子民,都是他的子民。大家也許認為皇帝陛下不喜歡貴族而偏愛平民,但這個猜測是沒有根據的。夫君本人最不喜歡的事情是,一直有人試圖把平民與貴族分開來,以兩種不同的標准對待。” “為什麼我會這樣說呢?那是因為帝國內現在正有這樣的言論在流傳,很多人在鼓吹,皇帝陛下要削弱貴族勢力,起用大批平民官員。先不說我夫君有沒有這樣去做,大家先想一下我夫君出身怎樣?家族背景是怎樣?這樣的言論就不攻自破。” “至于皇族的真實想法,我可以籍這個機會跟大家說明,不過在此之前,我先請教這位先生一個問題。”菲琳。羅娜微笑著,走到引起提議的平民名士跟前:“貴族之所以被成為貴族,是因為什麼原因?他們世世代代做些什麼?” “這個~~~~”雖然皇妃的目光是平和的,但在帝國之內,卻沒有幾個人能夠欣然接受。那位名士連忙站起來,不敢在解釋中加添自己的主觀看法。“本帝國的世襲貴族,都是建國之時所有功臣之後,當時共封貴族八十七家,後規模擴大,達到二百余家。世代從政,報效帝國。” “你說的很對。”皇妃再問:“相比于平民子弟,世代從政的貴族家族,其子弟是否在學習成長期間具有一個更好的基礎?日後在帝國建制、政務管理、處世方略上更具有優勢?” “這點我沒有異議。但尊貴的皇妃殿下,平民官員從政各方面都不輸給貴族官員。”名士的話一頓:“既然事實證明平民官員具備這樣的能力,而且這些官員更貼近普通國民,那就不應該再為平民官員的規模進行限制。” “事實真像你所說的這樣嗎?”皇妃並沒什麼表示,只是把頭微微一偏:“這里有平民官員嗎?請站起來。” 會場旁聽席上立即就有十多位官員站起來:“下官在,請第一內政都督吩咐。” “這位先生說,自帝國光複以來,沒有一起暴亂發生,沒有村民餓死,治安更是良好,這一切都是各位的政績。”菲琳皇妃輕聲問:“請各位告訴我,告訴大家真實的情況。” 這些平民官員雖然是沒什麼准備,好半天才推舉一位代表出來回答:“回稟內政監督,這些並非是下官等的政績,而是皇帝陛下于內政各部的政令頒布的必然結果,下官等只是依據政令行事。至于說到能力~~~~下官等正是因為能力不足,這次才回皇家學院再次學習。” 這樣的話一說出來,名士的臉上自然有點掛不住,要想反駁幾句,自己卻又缺乏實際的為官經驗,說出的話當然就沒什麼力度。而在場的貴族無一不是喜笑顏開,老男爵更是欣慰。 “平民官員在低層管理中的確作的出色,他們出身于平民,與平民沒有隔閡,了解平民疾苦,基本事務安排上細致入微,這些都是優點。但目前再要讓他們更進一步,不但要管理屬下一般民眾,還要管理一定數量的官員,那麼他們的能力缺陷也就顯露出來,這就是帝國目前不擴大平民官員的根本原因。”皇妃微笑著,看著身前的名士:“帝國考評官員,都是以能力為基本條件,而不帶感情色彩,更不以貴族或平民作為評判標准。你了解了嗎?” “皇妃的話非常正確,在下受教。”名士點頭,彎腰行禮。既然沒有更有力的理由,他也只有認輸。如果在受國民愛戴的皇妃面前無理取鬧,走出門口就會被憤怒的民眾撕個粉碎。 “我們剛才的談話中已經說到了平民官員,那麼我們現在再說貴族官員。”菲琳皇妃移動腳步,走到老男爵身前:“皇家學院畢業的學員里有數百名貴族子弟,這事不假,但男爵先生為什麼會覺得,帝國要立即為他們安排官職呢?” “尊敬的皇妃殿下,貴族子弟學成之後步入政界,這是自古以來的傳統。”老男爵站起來,風雅的向玉石台上的皇妃行了個禮:“自從帝國光複以來,貴族已經承認到自己在帝國中的價值,我們一直在教育下一輩,他們對皇帝陛下以及帝國的忠貞天地可鑒。我們的皇帝陛下,已經成為年輕一輩的偶像,貴族子弟,已經准備好了。” “沒有任何人懷疑到貴族對皇帝陛下的忠貞,但我個人認為,貴族最重要的傳統是以軍功為官職。”菲琳皇妃笑著,輕柔的聲音回響在大廳的每一處:“平民官員之所以會有這麼大的規模,與他們所立下的軍功密不可分。帝國內有多少村長舊傷痕累累?有多少鎮長不是戰場出身?” “以軍官服定官職,這點我完全同意,但尊敬的皇妃現在的情況稍有不同。”老男爵擺手撫胸,非常認真的說:“第一,帝國現在沒有戰事。第二,在皇帝陛下沒有給貴族子弟官職的情況之下,貴族子弟缺乏施展才華的舞台。” “軍功只是一個比喻,其他途徑的貢獻同樣有效。這批貴族子弟如果真像男爵說的那樣優秀,他們一定能找到施展自己才華的舞台。”面對老男爵的疑問,菲琳皇妃這樣回答:“事實上我每個月向國相推薦百名以上的官員,但其中很少有貴族子弟。之前公開征召兵員三十萬,有幾位貴族子弟應征?前幾日三所軍事學院招收學生,有幾名貴族子弟報名?男爵,你能理解我的遺憾嗎?” 菲琳皇妃這話還為老男爵留了面子,其實近幾個月以來步入政界的人里連一個貴族子弟都沒有,這樣的事實,已經夠老男爵汗顏了。 “整個皇族都希望所有國民融入我們的帝國里來,什麼叫融入?一直等待皇帝陛下任命可不是融入。立功,展示才華的機會非常之多,而且這些機會對所有人開放,我們希望平民子弟、貴族子弟都積極一些,皇家學院畢業之後枯等在家中是不會得到官職的。”菲琳皇妃走回自己的座位,轉過身來為這個話題做了結束語:“我希望平民明白,平民這個呼聲永遠不會變成增加自身價值的砝碼。我希望貴了解,貴族這個稱呼只代表往日的光榮,並不是特殊權利的象征--斯比亞帝國,只看中事實。” 菲琳羅娜皇妃的最後一句話里,讓會場里所有人的呼吸都為之停了一瞬,絕大多數的人無法在短時間里消化這段話。稍後,和會場里大多數人一樣目瞪口呆的香雪聽到旁邊的包廂里傳出掌聲,之後,整個二樓的所有包廂里都響起了掌聲,香雪這才明白過來,這越來越大的掌聲是支持的象征,想起自己也是在二樓,連忙脫下手套加入。 最後,掌聲席卷全場,除了那些忙碌的書記員--因為震撼,他們到現在還沒有記錄完皇妃這段話。一名內侍等在書記員身邊,把他們記錄好的稿子送到皇家聚會樓外,不一會,樓外也響起猶如湖水般的掌聲,隔著魔法屏蔽都能隱約聽到。 香雪從沒有想到,一位皇妃可以得到如此的尊敬和愛戴,她不止一次見過里瓦的太子妃,難免會在心里比較,越是比較,就發現自己越是被眼前這位皇妃吸引,不但是長相態度,更重要的是這位皇妃的智慧,還有睥睨臣子的氣度~~~~在心情平複之後,她對另三位還沒有表現的皇妃也期待起來。 “哇哈哈哈哈哈哈--原來是銀月湖子爵啊!多日不見,你干什麼去了?”就在會場中有人准備發言的時侯,香雪座位後面的幕簾外卻傳來一個被刻意壓很低的聲音:“子爵大人你知道嗎?聖都風月街上的女孩子很久找不到閣下,都嚷嚷著要罷工呢!” 香雪呆住了,她肯定這是一個年輕人的聲音,也肯定這是一個玩笑的語氣,但她一時之間卻不知道該如何應付--是要起聲大叫,還是不聞不問?在不知道對方身份的前提下,任何反映都有可能失當。 而這里,是皇家聚會樓二樓,任何一個包廂都有專門的通道衛兵,沒有特別的身份絕對進不來,可是如果是有如此高貴身份的人,怎麼會開這樣的玩笑呢? “哇哈哈哈--告訴你吧!本少爺最近出使里瓦帝國,達成務不說,還賺回十來位漂亮美人兒,風月街的那些個女孩子,誰在意他們啊!”壓低的聲音在維妙惟肖的模仿著銀月湖子爵,似乎是一個與子爵非常熟悉的年輕人。 香雪的目光看向身旁,卻發現周圍沒有人,看來這個問題要自己解決了。還好包廂的圍欄比較高,別人的目光不容易觀察到自己,于是微微偏過頭,向幕簾看去。 不看還好,一看香雪就不知該怎麼辦,因為她看到的,是一個絕對不應該出現在正式聚會場合下的場景,一只手穿過幕簾,兩只手上都帶著一個神態可愛的布娃娃,兩個布娃娃正在互相作著各種動作,而那個先前讓香雪緊張不已的聲音,正在換來換去為兩個布娃娃配音。 “真的嗎真的嗎?都是漂亮的女孩子嗎?我也要我也要,子爵大人你要分一半給我!” “做夢,敢跟本少爺搶人,你皮在癢可是吧?” “嗚~~~~子爵大人你欺負我~~~~” 下面的會場中,數百位貴族和平民名士,在風華絕代的四位皇妃面前展現著自己的才華,僅在二樓相臨的包廂里,就坐著斯比亞帝國三位最崇高的親王。在這樣無比莊嚴,無數人爭搶進入而不可得的一個場合之中,有一個躲在幕簾之後的年輕人,正用壓低了的聲音在為香雪表演。 香雪的心情突然變的輕松,跟著銀月湖子爵以來的壓力與恐懼,竟全數在這一刻不翼而飛。即便是這位年輕人要表演的對象並不是自己,香雪依然感動。她輕輕的搬動坐椅,好讓自己的姿勢顯得不那麼生硬,以免別人發現。

上篇:第8章     下篇:第1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