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1章  
   
第1章

班塞帝國內地,麗云行省,金霞平原。 遠方,一隊騎士騎著駿馬,順著田野間小道疾速而來。這是一隊威武高貴的貴族騎士,但他們的打扮卻有點怪異,臉上罩著面巾,身穿寬大的銀色的武士服,貴族徽章綴在胸前的刺繡上,長長的鍛面披風拖在身後;胯下坐騎神俊,疾奔之時,雪亮的蹄鐵不住翻起,閃出點點寒光,急促而整齊的馬蹄聲向四下傳開,驚起只只飛鳥。雖然總共只有十幾人,聲勢卻如同千軍萬馬一般。路兩旁的田壟邊,在監工披鞭下勞作的奴隸們禁不住的抬頭偷瞄,暗暗的打量著這些高貴而陌生的騎士們。 在踏上寬敞的商路時,隊列里一聲口令傳出,整隊騎士立即停了下來。馬匹不停的打著響鼻,騎士們手撫著馬頸,在等待著下一個命令。但他們的發令者,一個體形極為高大的騎士,這時卻在看著遠方的一片村莊發呆……說起體形高大,這位貴族騎士的身材已經有點不似人類,反倒與那些在田間壘石的半獸人奴隸比較近似,但是,身份低賤的半獸人怎麼可能成為貴族呢?在這塊平原上,半獸人只能世代從奴,連取得自由之身都是白日做夢。 駐步不前的隊伍中,一位體形特別嬌小的騎士輕帶著馬缰,慢慢靠到領隊騎士身邊。雖然臉上也有面巾,但那對尖尖的耳楔w經表明其精靈的身份。這位精靈騎士的清亮目光先向領隊騎士矚目的那片村莊看了看,之後再回到對方臉上。因為領隊騎士的坐騎也是特別高大,所以精靈騎士的頭頂只到領隊騎士的腰,要看到領隊騎士的臉,精靈必須以一個非常誇張的角度昂視才行,遠遠看去,這樣的搭配非常不和諧…… “少將先生,我不想打擾你的雅興,”片刻之後,脖子發酸的精靈開口了,竟然是一個溫和清脆的女聲,“但這里的商路,我們這樣停著會堵塞交通--我們還有事情要做吧?” “啊?抱歉,我剛才是在想一些事情。全隊靠邊、慢行。”領隊的少將發令完畢,再回頭看看身邊的精靈騎士,“精靈閣下,前面那片村莊就是我的家鄉,我們剛剛跨過的那條路就是兩個老爺領主的分界……” “第三百六十七次提醒少將先生,你現在是光榮的伯爵,身份上,你剛才所謂的那些‘老爺’什麼都不是,”女精靈輕柔的回答著,“少將先生不必、也不能再用這樣的稱呼叫他們,要是讓陛下知道了,陛下會不高興,你也會受到處罰的。” “我知道,但這是自小的習慣,偶然說起,一順嘴就出來了,”少將苦笑了一下,戴著銀白騎士手套的右手舉起,“精靈閣下看到那個小池塘了嗎?小時候,我們在下工之後會跑去那里洗澡打架;還有那邊的大樹,是我們夏天最好的休息地,旁邊的一小塊地上有很多野花,其中特別漂亮的幾種會被人精心的養護,好在新年到來的時候送給自己的愛人……當然,那些花會常常丟失就是了……之後,依然是打架……” “為什麼要打架呢?如果是因為花,那邊的樹林里不是有很多嗎?” “我們的身份……我的意思的說,當我沒有離開這里時,以我的身份不能走出這片地域的,否則的話會被吊死。”少將搖搖頭,以低沉的語氣說,“兒時曾經有一個朋友,指著遠處的花園對心愛的人說‘我把那片花送給你’後來被人告密,他被打個半死送去了軍隊……” “聽少將先生說起來,這塊土地上的小孩子,生活方式真是很淳樸,”看到自己讓少將想起不愉快的往事,善良的女精靈岔開話題,“那麼成年人呢?也是一樣嗎?” “小孩子是吃飯、睡覺、打架,而成年人不同,”少將想了想,以堅定的語氣說,“成年人通常是吃飯、睡覺、打老婆!” “我實在不想把半獸人的勇敢無畏精神與毆打女性聯系起來,”女精靈搖了搖頭,好半天才回答,“少將先生,至少我沒有在你身上發現這個習慣,我也沒有看到你毆打過士兵。” “走出這塊土地,就逐漸會開闊眼界,就會學到用其他的方式看待人和事情,”少將笑笑,“陛下說得很對,只要有人給一個機會,誰都不會永遠笨下去。” 閑談之間,一行人已經逐漸走到村莊跟前,少將離開故鄉好幾年,村莊的樣貌已經改變不少,順著那條汙水橫流的小街道轉了幾圈,他居然沒有找到自己的目的地。到最後,還是一位侍衛跳下馬去抓住一個路人,問出詳細情報,原來少將要找的人已經被轉手賣掉了……一行人立即掉轉馬頭,向距離村莊數里的一個小城堡奔去。 在小小的城堡里居住的,不過是個微不足道的鄉下土豪,一聽說有貴族來訪,城堡里當即就炸了窩,土豪一家手忙腳亂的往身上套著慶典時才會穿的新衣服,而管家就帶著下人們屁滾尿流的收拾著庭院,已經數年不曾見過天日的紅色地毯被他們從倉庫里拖出來,從主樓一直鋪到城堡大門處。但是在轉眼之間,這條八成新的地毯就在陽光下變了顏色--先前在庭院里,一群女工正在洗衣物,滿地的流水沁進羊毛,現在的地毯如同是沾上油汙的抹布。 “啊!你們這些該死的下賤貨!”就算是在最富裕的班塞帝國里,這種撐場面的羊毛地毯也屬價值不菲的奢侈品,管家立即跳起腳來,“是誰?是誰把水潑到了地上!” 庭院里,一大群洗衣服的半獸人女工都默不做聲的站著,在這些普遍都比人類男子高出一個頭的半獸人眼中,一個普通管家跳腳是沒什麼震撼力,但如果是一個半獸人管家在跳腳,那麼大家就只有暗自祈禱了--以半獸人來管理半獸人,這似乎是奴隸管理的一個定例。 “下賤、下賤、下賤!”管家心里明白,在貴客臨門前自己別想查出是誰弄髒了地面,只得做個手勢讓女奴隸們一字排開,自己一邊罵一邊掄起手,一個個耳光挨個打過去,“下賤、下賤、下賤……下賤!呼,你這樣看著我干什麼?你***不服氣?” “呸,就憑你個小兔崽子?你姑奶奶俺就沒把你瞧在眼里!”狠狠瞪著管家的,是排在隊尾的一個女半獸人,她是新來的,所以排在最後,“你憑什麼多打俺一個耳光!?” “打你怎麼樣?新來的還敢跟我頂嘴?”管家又把手舉起來,“還想挨是吧?滾回去!” “你娘的,新來的就得多挨打?你他媽小時候還管俺叫大姐,每次被欺負了都哭得震天響,那時候怎麼不說自己是管家?”女半獸人單手叉腰,雙眼鼓得更大,一根手指直接點到管家的鼻子上,“你這些天扣俺的口糧的事就算了,有種你現在再打一個看看!” 因為半獸人是一個強悍的種族,各國軍隊都喜歡使用的強悍的半獸人兵種,所以在半獸人聚集區里,奴隸之間打架、斗毆、以武力解決爭端都是合法的,只要不向“老爺”舉拳頭,怎麼打都沒問題。同時,管家也屬奴隸級別,一樣可以打翻……但要想打倒一個管家就屬于比較有難度的事,因為管家通常的男半獸人,而且身邊一般還帶有兩個以上的幫手。 “啪!”的一聲,耳光聲響起,這是管家在維持自己的威信,他不信真眼前這個女半獸人真的敢向自己挑戰。但隨著“呸!”的一聲,一口帶血的唾沫吐在管家腳邊,女奴隸真的向他發出了挑戰--周圍的半獸人非常配合的在第一時間避開,有的叫,有的跳,場面混亂。 在這個時候,尊貴的客人已經進入了城堡,前頭的騎士在門口下馬,十來雙金屬戰靴踏在青石地面上,“嚓嚓”聲不絕;十多把佩刀的鏈子跟腰帶環扣輕輕撞擊,發出細碎的“沙沙”聲……雖然聲響不大,但配上蒙面騎士冰冷沉穩的眼神,一種沙場喋血、金戈鐵馬的氣息直直向庭院里逼去,幾十名鼓噪的半獸人立馬閉上了嘴,一個個噤若寒蟬。 “一群蠢才,沒看到貴客上門嗎?還不退下!”氣氛快要凝固的時候,此地的領主終于換好了衣服,急匆匆的帶著自己的兒子老婆走向門口,他隔得老遠就認准了來客中的大人物,招呼全家向身材高大的少將行禮,“尊貴的伯爵老爺日安,這些奴隸不懂事,讓您看笑話了。” “日安,”少將點點頭,用幾乎不帶任何感情的音調回答這位領主,“雖然不常來,但本將軍對這里的傳統知道一些,讓他們繼續。” “伯爵老爺想看嗎?當然沒問題!說起來,這還是我們這別有情趣的一種傳統呢……”領主受寵若驚,跟在少將老爺的身後小心應承著,當少將走到庭院中央、信手脫下身上的披風並轉過身來時,胸前軍服上那排光明神殿頒發的勳章晃花了領主的雙眼--勳章上那一圈晶瑩的寶石,說明這些勳章的授予方是天堂島神殿。 原想這位少將不過是來這里挑選合適沖鋒陷陣的奴隸的,就算是伯爵也沒有什麼了不起,最大也大不過此地的神殿大祭祀,可萬沒想到來的是如此神勇的將領。得到一枚天堂島神殿授予的勳章,在普通貴族眼中已經是夢想了……整個人已經呆住的領主,他的雙手還半伸在身前,早就忘記自己原本是要接過少將的披風。 很在少將身邊的女精靈一路上已經看慣了這種情況,這時接過披風交給身邊的護衛,輕聲對領主吩咐,“不要楞著,准備座椅。” “是的精靈大人!”領主一個激靈反應過來,回身向仆人們大喊,“老爺要看武斗,快在庭院里擺座椅上茶點、圈場地抬武器、鼓手准備!” 有了命令,院子里的奴隸忙活起來,看他們迷惑的眼神,他們似乎不明白這位少將老爺為什麼要看管家和女奴隸的武斗:雖然半獸人的武斗是一種比較正式的較量,但一男一女這樣打起來也不怎麼好看,因為半獸人的武斗傳統是不殺女性的。又或者,少將老爺只當這是一個小小的開場吧……可不管怎麼想,所有的准備活動還是在第一時間里准備好了。 少將在庭院正中坐下,其巨大的體形引起奴隸們一陣陣的猜疑,但他一直沒取下蒙臉的銀絲面罩,所以眾人還不敢確定他的種族。那位漂亮的女精靈騎士坐在少將左側,倒是落落大方的顯露出自己秀麗的容顏,領主小心翼翼的坐在右邊,跟著少將而來的侍衛散站在庭院四周,兩腿如同插入地面的鐵條紋絲不動,警惕的目光四下掃視。 庭院里,一男一女兩個半獸人的表情都有點不知所措,誰也想不到一個小小的意氣之爭,到現在竟然會演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爭斗到了這個地步,那一方想要作假都不可能,兩個人必須打起精神來面對這個後果--拼出命打,贏的有賞,輸的有罰! “少將老爺,小的是這里的世襲領主,受神殿的指派,由本帝國皇帝任命,管理這片土地上的人畜,”領主想起自己還不知道來客的身份,陪著笑臉問,“不知道少將老爺是……” “這位先生是斯比亞帝國近衛軍少將,伯爵頭銜,這次出使班塞帝國是為了兩國之間的公事,”女精靈代替少將做答,“來你這里,一是路過,二是消遣。” “是是是,小的知道了,小的一定安排好,讓少將老爺高興。”聽了精靈的話,知道不是對方不是下來收錢的,領主的心已經放下了一大半……來這里消遣的貴族也不是沒有。 在請問身份的時候,長長的兵器架已經放到場邊,一排排金屬正反射著冰冷的光澤,光亮中似乎還殘留著上一場武斗的血跡;擂鼓手已經就位,手里緊握著鼓捶,宣布武斗的鼓聲隨時可以敲響;庭院角落、城堡的各個窗戶、甚至是護暀W都擠滿了聞迅趕來的半獸人奴隸。 “少將老爺,您看這場武斗要用什麼標准呢?”看著一切都准備好了,領主湊過頭來少將,“我們這里的標准的從赤手空拳一直到性命相搏斗,根本沒有限制。不過我個人喜歡看它們使用帶著倒刺的拳套,打起來鮮血淋淋,真***過癮。” “少將先生是有身份的貴族,”坐在另一邊的漂亮精靈沒用正眼看領主,“少說髒話。” “是小的亂說話、是小的亂說話,請老爺們贖罪,”知道對方不是一般的貴族,領主連忙站起來賠罪,額頭已經顯露出汗跡,“小的沒見過大世面……” “小事情,不用緊張,”少將抬起手來安慰領主,“讓他們自選武器。” 領主點頭哈腰的答應著,之後跑前幾步去場邊傳令,而那位漂亮的女精靈,她看向少將的目光中就多了一分迷惑。先前她之所以搶白領主,其實並不是因為髒話,而是擔心領主用“它們”來稱呼半獸人會讓少將發怒,就是因為這類事情,少將在這一路上已經干過幾次“踢場子”的事情了……但現在少將不但沒發怒,反而讓武斗的半獸人自選武器,這簡直就有點不可思議。 要知道,這位岩石少將是科恩陛下身邊最沖動、最勇猛同時也是最善良的將領之一。這次岩石少將來這里是為了贖回失散多年的親妹妹,那他就應該很心急才對,怎麼會好整以暇的看起同族人的武斗?難道場中這個女半獸人就是他妹妹嗎?那岩石怎麼會放心的讓他們自選武器?全力相搏、刀劍可沒長眼睛啊…… 聰慧的女精靈還沒想明白,急促的鼓聲已經在庭院里響了起來,那一男一女兩個半獸人走到武器架邊,各自拿起的,居然都是適合戰場撕殺的長兵器! “少將老爺,您可以宣布開始了,”領主手脫著一個木盤,“現在,您的地位最高。” 在女精靈黛納迷惑的目光中,岩石大笑一聲,抓起盤中的白色手巾,反手就向庭院中丟出去,嘴里說出一句只有自己人才明白的話,“這是場好戲,都打起精神來看!”這句話一說出,女精靈黛納、還有隨同岩石來的侍衛們,眼神都起了小小的變化。 白色手巾掉落在紅色的地毯上,半獸人管家發出一聲巨大的吼聲,手中的長柄戰斧一揚,當頭向女半獸人的頭頂直劈過去--他的氣勢之威猛,讓在場所有人都覺得這一斧下去,對手別說是個半獸人,就是一只猛獸也得成兩片! 在這千鈞一發之時,手拿雙狼牙棒的女半獸人斜移半步,左手的狼牙棒向上揮出,“當!”的一聲巨響,把直直劈來的戰斧擊歪,接著右手狼牙棒一記橫掃,在“呼呼”的凌厲風聲中,半獸人管家只得退了一步、用戰斧柄尾架住狼牙棒。女半獸人搶得主動,狼牙棒組成的攻勢一次比一次急,管家雖然在不住的後退,但招架得也比較巧妙,只是在幾息之間,武斗雙方就已經用出幾個精妙的組合,觀眾的情緒也開始高漲起來,往往是武器相撞的火星還沒散盡,四周圍觀的人群已經爆發出一波波震耳欲聾的叫好聲。 “該我了!” 管家連退幾步之後,已經完全接下了女半獸人的整輪攻擊,大吼一聲,抓住對方進攻的間隙開始反擊,雪亮的戰斧在身前畫出一個個圈子,猛烈的力道讓女半獸人不敢硬接,只得靠著自己相對靈活的腳步躲避。 她會躲,可旁邊的武器架子不會躲,在管家的怒吼聲中,武器架子倒了大黴,一連被他手中的戰斧砸壞三個,“喀嚓、劈啪”聲里,掉落了一地的碎裂木片的武器……領主雖然心痛自己的東西,但在貴客面前又不能表露,好在兩人打得還算精彩,少將老爺看得也高興,這讓他臉上有光。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女精靈才想明白整件事,細微的笑意在嘴角漫出,一邊裝著攏發向周圍的侍衛做出幾個手勢,一邊留心看著場中的打斗--雖然這兩個半獸人的武技在她眼里還顯得生嫩,但也遠遠超過一般的武士,特別是懂得躲閃的女半獸人,她比一般的半獸人要敏捷、也更聰明。 在場中最後一個武器架也粉身碎骨之後,女半獸人避無可避,只能被迫與管家硬拼一記,但這種硬拼她是占不了便宜的,不但狼牙棒脫手,整個人也被戰斧震得不住後退,一個不小心滑倒在場邊--穩獲勝利的半獸人管家上前幾步,高舉著戰斧,昂起頭來發出一聲怒吼,“今天--你死定了!”

上篇:番外篇     下篇:第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