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3章  
   
第3章

一個隨岩石而來的武士走過去,向趕來救援的其他領主表明身分,接過那幾個奴隸小孩。幾個穿著凌亂盔甲的領主媚笑著上來拜見了岩石,然後乖乖的靠牆站著,大氣都不敢出一口。 “阿呸!你這小賤人!”領主使出渾身解數,終于把嘴里的兵融化掉,然後一溜小跑站到了岩石身邊,指著女半獸人罵。 “跟我斗,跟少將老爺斗,你以為能斗的過?現在怎麼樣,你知道老爺我想怎麼樣折磨你,還有你那個奸夫?嘿嘿,等我玩夠了,我在親手送你去見你那個死鬼哥哥,他叫什麼?爛泥是吧?他早變成一堆爛泥了,哈哈哈哈,,,,” “締侖是我的愛人!”女半獸人氣急。“還有,你這畜生不准題我哥哥!我哥哥不會死!” “哦?你哥哥不會死啊?那你把他叫出來看看啊!”領主張牙武爪的叫囂,“他要是能出來,我就把頭夾在雙腿之間,而且永遠不拿出來。哈哈哈哈哈哈!” “你很聰明,想出這姿勢。”岩石轉過頭,看著領主說:“解決大難題了。” “好說好說,小的還沒來的及感謝少將老爺呢?”領主的臉上笑容綻放,猶如獲得新生一般,嘴里更是喋喋不休。 “少將老爺的本事真是厲害,赤手空拳可打倒數百個奴隸,真是好本事阿!小的真是好運氣,居然能接待您這樣的英雄,,,少將老爺,我們怎麼處理這些奴隸呢?是點天燈呢?還是扒皮做大鼓?或著灌他們烈性春藥?我們來看一場亂倫野合大會,,,,,對不起,精靈大人,小的又犯錯了,請你老人家原諒,,,,,” “小妹妹,事情到了這一地步,你們的造反是徹底失敗了。不過,我可以給你一個最後的願望,精靈的願望,常常可以很快實現。”女精靈臉上的微笑比任何時候都要迷人,前傾著身子,柔聲對女半獸人說:“如果我是你,我就會大叫一聲,,,,,爛泥!” “誰是你妹妹?惡心!”女半獸人把頭一歪。“我不叫!” “真的不叫嗎?”漂亮精靈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少將,又說了一句:“叫一聲又不是很困難,說不定可以拯救你的生命。” “不叫!不叫!死都不叫!”女半獸人態度極為堅決,“你一定有陰謀!” 在這樣的生死關口,還要讓女半獸人叫自己哥哥的名字,這個建議的確是非常可笑。而對這樣一位性格剛烈的女半獸人,黛納也覺得有些無計可施,只有輕輕歎口氣站起,在跟岩石耳語幾句,把這個難題交給他自己去處理。滿庭院的人,包括奴隸領主都不知道他們在干什麼,領主還想說什麼,但被女精靈看了一眼,嚇得不敢再開口。 岩石蹲下身,雙眼中的凌厲目光逐漸收斂起來,眼神變得非常柔和。但岩石越是這樣,女半獸人就越是緊張,因為這個體型巨大的少將一直表現得非常怪異,誰也不知道他心里想些什麼,現在會用什麼辦法來折磨自己,,,, 女半獸人的雙肩和腳尖配合,身體不停的向後縮,在她快要成功的時候,岩石抓住她的腳,把她重新拖到自己身邊。“放開!放開!”她畢竟是一個女性,聲音里不可避免的有了畏懼。“你到底要干什麼?” “我,,,,”岩石有了黛納的指點,又在心里想了想,要是長官遇上這事會怎麼說:“我想告訴你一句話。” 女半獸人呆了呆,咧著嘴,臉上掛著半干的淚痕,目光複雜的等著這末日的審判。庭院里的其他奴隸正在努力數起爾多,連帶那些後來的領主也想知道,這位貴族到底要用什麼樣的新奇刑罰來折磨反叛的半獸人,,,,在無數道悲哀,期待,迷惑,瘋狂的目光中,岩石慢慢的脫下手套,一只手摸到了女半獸人的頭發--淚花在女半獸人眼中打轉,嘴巴咧得更大,樣子說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我想說。”岩石又靠近了點,“當在危機的時候,即使你不叫爛泥,爛泥也會出來。” “你,你說什麼,我聽不懂。”女半獸人哽咽著說:“我要怎麼死?” “你不用死。”岩石取下面具,露出本來面目。“我是你哥哥,我是爛泥。” “爛泥?貴族老爺?”女半獸人這次聽明白了,卻恨恨的看著岩石說:“你她媽騙我,爛泥去當兵了,就算不死,也當不上貴族老爺,,,,” 好幾年沒見,岩石又是一身威武的軍服,臉上收拾的干乾淨淨。她那淚眼婆裟的妹妹怎麼可能馬上認出他來?倒是滿庭院的人暗暗吃驚,他們聽不到岩石再說什麼,但他們看得到岩石的臉,這位尊貴的少將,居然是一個半獸人! “我是你哥哥。”岩石抬起手。“看到這只手了嗎?從小就被打成這個模樣的,你的第一件衣服,是我用自己的衣服改的。有依次,因為締侖那個混蛋拉你的辮子,我把他丟到糞坑里,你還咬了我,,,,磚頭,我是你哥哥,我回來了。” “等一下,少將先生。”女精靈也蹲下來,“磚頭的意思是?” “名字。”岩石一本正經的回答。“我叫爛泥,我妹妹叫磚頭,,,,,都是領主起的。” “不會吧?磚頭這種名字也能給女孩子用?”黛納看了一眼呆立在旁邊的領主。“你過來,為什麼給她取這種名字?這名字能用嗎?” “精靈老爺,這不能怪我,得怪我老子。”領主站得非常近,已經被岩石剛才的話嚇呆了,現在回答黛納時牙齒都在打顫。“我,,,,我,,,,我認字不多,,,,,不會起名字,,,,” “你那個管家締侖,名字就不錯。”黛納冷著臉問:“這又是怎麼回事?” “締侖的名字是她父母起的,磚頭是轉賣來的,這不一樣,,,,,”領主還要申辯什麼,一只大手就放到了她的肩膀上。抬頭一看,岩石正面無表情的盯著他,令他幾乎魂飛魄散。 “剛才你叫救命的時候說了什麼話?應該還記得吧!”岩石把手一招,讓站在牆邊的幾個領主過來,然後揚聲說:“就在剛才,這個領主懇求本將軍救他的命,說是願意付出所有的代價,,,,,那麼我現在要他的一點東西,算不算欺負他?” “尊貴的老爺,您幫他平息了叛亂,保全了他全家的性命,要一點東西當然是應該的。”一個年紀大點的領主乖巧而又謙卑的回答。 “雖然來的晚了點,沒有幫到什麼大忙,但我們也急忙趕來幫忙了,請老爺在向神殿彙報的時候,隨便提上那麼一兩句,,,,,,,,” “你們的辛苦,本將軍一定會記得,等一會你們可以和這位領主商量一下怎麼辦,他應該出多少錢來感謝你們。”岩石在關場中混日子不是一天兩天,又有待納的指點,當然知道要怎麼做。當下微微一笑:“至于我想要的,,,,,,庭院中的這些半獸人我全部要,也不會白要,按照時下市價上的價格,我給錢買。” “老爺喜歡,,,,,拿去就好了,,,,,,”快被嚇死的領主急忙回答:“不用給錢了,,,,,,” “本將軍說到做到。”岩石大叫一聲:“來人,給錢!” “是的,長官!”一個是為跑過來,把一個前帶交給領主。領主支支吾吾的不接,侍衛一怒,直接把錢帶掛在領主的脖子上,接著在領主老婆那里拿到厚厚的一疊身份文件之後跑來報告岩石:“長官,交易完成,二百三十九名半獸人。” “好,那麼我們來處理第二件事。”岩石看著其他幾位領主:“在你們近來的時候,這位領主曾經說了一句話,許諾爛泥出現他就怎樣,你們都聽到了吧?” “回老爺的話,我們......都聽到了。”眾領主看看倒黴的領主,又看看岩石,“他許夾在雙腿之間,而且永遠不拿出來。” “老爺饒命阿!小的錯了,小的犯了大罪,請老爺饒命啊!” “本將軍不想把你怎麼樣,只是要你兌現承諾而已,身為神的子民,說出話來就要做到。” 黛納臉上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搖著頭說:“把頭放在兩腿之間,這動作你會嗎?” “我不會!我不會!請老爺饒了小的,小的一輩子都記得老爺的大恩......老爺,小的錯了......”領主跪在地上不停的磕頭,前額在石板上撞的血肉饃糊。而站在他身邊的其他領主卻垂著頭一言不發,雖然不知道詳細情況,但誰都知道他今天絕對逃不了這一劫。 “不會不要緊。”岩石一把抓起軟成一團的領主,一字一句的說:“我的人可以教你。” 領主大聲哭嚎,尿了褲子,但兩個上前接過他的侍衛卻不由分說的把他拖到庭院邊,先把領主固定到平時處罰奴隸的鐵架上,在用繩子綁住了他的雙腳和腰。完成後,侍衛轉頭向岩石發問:“長官,是讓他前傾夾頭,還是後傾夾頭?” “那要看效果,或者......”身為女性的黛納實在不好明確的下指令,想了想,模仿著某人的口氣說:“發揮你們的想像力。” 于是乎呢!這位倒黴的領主開始發出慘叫,在眾目睽睽下,他的上半身開始作出許多匪夷所思的姿勢,最後,他終于以一個正規的姿勢完成自己的誓言--把它的腦袋夾在兩腿之間,並且永遠不拿出來。 岩石滿意的點點頭,看看滿庭院的半獸人,轉頭吩咐手下:“給他們治療一下,准備馬車糧食,帶他們走。” “你們幾位,本來讓你們去跟那家伙商量的,不過他現在可能沒心情。”在侍衛們准備馬車糧食的時候,安慰完岩石妹妹的黛納對另幾個領主說:“辛苦費方面,你們去跟這里的女主人說好了。” “遵命,謝謝精靈老爺!”幾個領主才不管別人死活,得令之後歡天喜地的去壓榨領主老婆了,看他們喜氣洋洋的表情,領主老婆說不定得活活氣死。 “好了,我們也該離開了。”岩石再次蹲下,輕聲細語的對一直狠狠瞪著自己的妹妹說:“我可以把你跟締侖放開,但你要保證不打我,不咬......” 還沒等岩石一句話說完,他那可愛的妹妹就嘶吼一聲,被魔法綁住的身體從地上談了起來,一口咬到岩石的左上臂--誰也想不到,這位女半獸人剛才還焉得像烈日下的小菜,怎麼在一瞬間就充滿了活力?被人叫磚頭這個名字,也的確不是沒原因啊! “恩,還是先別放開好了。”岩石起身,手臂上掛著他妹妹,“我們出發。” 這一咬可不是一時半會,整整好幾個鍾頭,就算言時代著這些半獸人上路的時候,磚頭妹妹也沒松口過,陸上休息時,那些年老的,以前跟岩石熟識的半獸人來謝岩石的救命之恩。大家閑話家常的時候,磚頭妹妹還是不松口,岩石走到哪里,磚頭妹妹就跳著跟到哪里,誰勸都沒用,就連渾身上下纏滿了繃帶的締侖來勸,磚頭妹妹也不松口,只翻著白眼,用(嗚嗚)的低沉吼聲回答。 在馬車做到晚飯時分,體格健壯的半獸人們已經恢複過來,也知道以前的(濫泥)出息了,現在是斯比亞帝國的將軍,要用(岩石大人)來稱呼,岩石叫手下去鎮上買了三十只羊,十桶酒,找塊平地架上大鍋,請族人敞開肚子吃。 黛納和一干人族的侍衛,這時總算見識到半獸人的永悍,整整三十只羊,除了照顧老人小孩的那兩口鍋之外,其他全切成任何碗都裝不下的那麼大塊,可一轉眼的時間就鍋鍋見底。縱聲高叫的半獸人們一手拿肉,一手拿著土造的烈酒,叫完了吃,吃完了就唱,唱完了就開始打架......岩石哈哈笑著,左臂上還掛著磚頭妹妹,右手拿根羊腿,啃的起勁。 “咬累的沒有?”黛納教室未拿著一只羊腿,自己坐到磚頭妹妹身邊:“肚子餓了嗎?” “嗚嗚!”黛納妹妹用白眼盯著黛納,“嗚嗚嗚--嗚!” “你罵我一次,身上的罪就加重一次。”黛納也不抱怨什麼,但心里已經笑到快不行。“你雖然是他妹妹,但也不能老咬著他,這已經不是家事了,你哥哥現在叫岩石,是斯比亞帝國的一名顯赫將領,你這麼做,有損軍威。” “嗚嗚嗚!嗚嗚!” “好吧!你咬好了,但帶你去斯比亞就是皇帝陛下的命令,我可不能讓你在路上餓死了。”黛納又好氣又好笑的搖搖頭:“先吃點東西,吃完了在咬吧!要不要我解開魔法?你這樣子是吃不了東西的。” 一聽精靈的話,磚頭妹妹松了口,但她的牙齒下一瞬間就出現在羊腿上,一邊嚼著羊腿,一邊用(嗚嗚)聲對精靈說:“不用你松,姑奶奶我也能吃東西!” 全然不知道自己上了精靈當的磚頭妹妹,等他吃掉大半只羊腿,一回頭,才發現岩石已經跟人打架去了--憤怒的磚頭妹妹咬上精靈的手臂,才發覺自己的上下牙齒又酸又痛。 “忘記告訴你,你哥還有很多事情要作,她還要去解救其他半獸人,這幾天將由我來陪伴你,如果你願意,我也給你重新起個名字吧!你哥哥的名字就是我起的。”黛納微笑著:“還忘記告訴你,我在手臂上使用了魔法,你咬不痛我。” 磚頭妹妹加了點力量,發現精靈真的不覺得痛,而且他發現精靈的個頭很矮,自己咬著她的手臂很累,可是精靈的身體那麼單薄,挑其他地方下嘴又怕真把它咬壞了......于是乎呢!磚頭妹妹很委屈,但她還是不肯松開。 休息了一夜,到第二天上路的時候,大多數半獸人已經能離開馬車自己行走,除了締侖之外--岩石氣他連造反都不用腦袋,所以下手重了點。 走了四天,跟另一個城市的人彙合之後這支隊伍已經有千把人,再走五天,終于到達了一個內陸港口,他們將從這里登船出海,從水路去斯比亞帝國。 那是岩石到此地才接收到的一艘大型或傳,屬于加洛帝國的賠償,在把族人接上船,准備好他們的身分文件並采辦好食物後,已是第二天凌晨,本打算天一亮就起程,可早上來沒起床,就有是未來報告岩石,說是自己的船被人圍起來了。 岩石這種侍奉在皇帝身邊的親近將領,遇到這種事情,很直接的就想到兩個字--敵人。 傳令,提刀,上甲板,岩石看到的卻不是什麼敵人,而是奴隸,跪滿了整個碼頭空地的半獸人奴隸......,從水邊一直排到碼頭入口,婚黃的燈光之下,黑壓壓的全是人,拖家帶口,目光殷切。 看到身穿將軍制服的岩石出現,老人,中年人,年輕人,小孩,都默默的用傳統的半獸人禮節向岩石行禮,屬于英雄的禮節岩石長這麼大。奮戰殺場這麼多年,還沒有受過如此沉重的一次禮,他知道這些族人為什麼跪在這里,知道他們在渴求什麼,在這一刻,他感覺心如刀割...... “半獸人中的英雄阿!”在岩石環禮後,一個衣著稍微整齊點的半獸人長者站了起來,悲切而沙啞的聲音飄散在晨風中:“我們逃到這里了,深厚的追兵也不遠,你點頭,我們上船,你搖頭,我們就轉身拼命--我們,就等你一句話!” 看看那令人咋舌的人數,站在岩石身後的黛納不由得皺起眉頭,自己這艘船雖然比較大,但已經上了兩千多人,最多再裝一兩百人,而下面的半獸人少說也有三百多,而且看架勢還是叛逃出來的,就是岩石少將有心就他們,也得顧及到帝國之間的關系......,這可不是在斯比亞! 很快的,黛納和岩石知道了這些人的身分,他們就是磚頭妹妹鄰近的奴隸,跟岩石帶回的族人或多或少帶著點關系,得知岩石贖回自己族人的消息後叛逃出來一路跟到這里......。收留叛逃的奴隸,這件事可大可小,小的可以用錢解決,大的可以挑起戰爭。 但最重要的一點,卻是斯比亞皇帝不想要多余的奴隸,因為這些人大字不認,而且自認賤命一條,很難管束,到了斯比亞就會變成負擔。 “英雄!你不要為難,只要......只要帶走這些孩子就是了!”老者一揮手,後面湧上七八十個半大不小的半獸人:“把他們帶走,我們就滿足了!” 岩石臉上的表情極為沉重,閃爍的目光從左到右掃視著碼頭,雙手手指伸了又曲,曲了又伸,久久沒有說話......

上篇:第2章     下篇:第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