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魔法異界 第4章  
   
第4章

“岩石少將。”黛納和岩石認識不是一天兩天,以前也只有在皇帝陛下翹家跑路的時候,才看見過岩石如此焦慮,這時于心不忍,走上去輕聲說:“如果我們想想辦法,說不定還能帶走一些,至少這些孩子是能帶走的……” 任憑黛納怎麼勸說,岩石都沒有回答,他的目光繼續在碼頭上流連,手指繼續曲了又張,嘴唇繼續微微開合……很久很久之後,當那些追趕奴隸的馬隊出現在遠方的時候,岩石終于恢複正常,他閉上眼睛,嘴里輕聲吩咐屬下:“去,在碼頭周圍掛上斯比亞帝國國旗,另外,再拿我的貴族標記去跟對方交涉,黛納跟我到船艙,我有事請你幫忙。” 侍衛們答應一聲分頭行動,黛納看事以至此,只能跟著岩石來到船艙里。 “黛納閣下,你知道我一向不求別人幫忙,但這次真的不行了。”岩石關上門,神情肅穆,“這件事對于我來說,是很難說出來的,閣下一定要幫我。” “事情緊急,將軍就不要說這些客氣話了,關系到三百多族人的生死換了是我也不會不管。”善良的黛納輕聲安慰岩石,“將軍請說吧!是要我阻止追兵呢?還是要我提前向皇妃寫信,求她們在皇帝陛下面前為你開脫?如果有皇妃們的聲援,陛下絕對不會重罰你……” “不是這種事情,有斯比亞的國旗豎立在碼頭上,誰也不敢進來抓人。”岩石愣了一下,又迷惑的反問:“為什麼要先在皇妃們寫信?陛下為什麼又要處罰我?” “岩石將軍,你清醒一點好不好?你在別國境內強行帶走數百造反的奴隸,這會引起很大的事端,陛下雖然一直把你當朋友和戰友看待,可斯比亞帝國也要向別國有所交代才行啊!就是陛下有心放過你,我們怎麼能不早寫信,早讓陛下有所准備?” “黛納閣下,這一次是你想太多了。”岩石真摯地看著精靈,居然是一點也不著急,“我這半獸人不怎麼聰明,但我卻知道陛下心里在想什麼,在陛下任命我來這里時,我就知道……” “這件事?”這回輪到黛納發愣,“陛下在想什麼?” “我是一個半獸人,天生就不會想很多東西,同樣一件事放在眼前,可能黛納閣下有十種辦法解決,而我就只有一種。那麼,陛下為什麼還要我回來這里處理贖回奴隸的事呢?難道陛下不知道會發生外面這種事情嗎?”岩石一步步走到舷窗邊站著,看著外面的族人,“是的,陛下知道會出現這種事,但他還是派我來了,陛下知道我遇到這種事只會有一種處理方法,這就說明,陛下希望我用這唯一的方法處理這件事……” “我承認你分析得不無道理。”黛納考慮了一下,“但我也知道,這絕不是你想出來的。” “當然,無緣無故的我事想不出來的。”岩石笑笑,“在出宮的時候,總參謀官問我是不是知道為什麼陛下派我來,我說是為了妹妹,結果被參謀官閣下教訓了一頓……” “原來是這樣,我明白了。”黛納很清楚總參謀官的才華,遜色于他也不會覺得委屈,“既然岩石少將都知道陛下希望這樣做,那少將為什麼剛才在甲板上還那麼痛苦?” “我……我沒有痛苦……”岩石眼中露出奇怪的神情,“你什麼時候看我痛苦了?” “岩石少將你臉色沉重,嘴唇微微顫抖,手指不住曲張,這些難道不是因為痛苦嗎?” “那可不是因為……痛苦。”岩石少將很無辜地回答:“我……我……那是在數數……” “數數!?”即使身為精靈,黛納也發怒了,“那麼多小動作,你數的是哪一國的數?” “因為……我不是很擅長數數,下面人也很多。”岩石的頭埋得很低,那痛苦的姿勢說有多自卑就有多自卑,要多尷尬有多尷尬,“我先是默記,但數到百人的時候就亂了,然後我開始小聲數,但中間又數錯了,所以我最後數的那一次,我在扳指頭……” “岩石少將!你真是讓我感到吃驚。”黛納幾乎氣暈過去,難讓她這個優雅的精靈咬牙切齒,岩石也算是有本事,“既然一切都有辦法解決,那你還叫我進船艙干什麼?你這麼有信心了,還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 “黛納閣下,你先不要生氣。”看到黛納生氣,岩石少有的結巴起來,“我……我…我我…是想跟你借點錢,我算過了,買下一個族人平均需要八個銀幣,要讓人不追究他們的判逃行為需要每人三個金幣,而我的錢不夠。” “明白了”黛納氣呼呼地開了門,“我去拿錢袋!” 當天晚上,掛著斯比亞國旗的大型貨船正式起航,滿船的半獸人為慶祝自己重獲新生而整夜歡騰嚎叫,吵得沿江兩岸的居民不得安生。他們不但知道自己得救,而且岩石少將為了救他們,花光了身上最後一個銅板,不說數額巨大得贖金,為平息他們造反而給的賠償金就是一個很長的數字,那是岩石少將抵押了自己的神殿勳章換來的。 對于岩石少將而言,錢沒有意義,他覺得最為嚴重的是自己得罪了精靈黛納……至于自己到底怎麼得罪的呢?他卻怎麼都想不明白。……最後只有搖頭歎氣,感歎說:半獸人和精靈,還真是不一樣的生物啊! 不過呢!岩石少將是個很豁達的半獸人,他很快就忘記了這件事,和那些被自己救出來的半獸人打成一片。他頒布法令,嚴禁私自斗毆,還專門把貨船的甲板清理出來,當成族人正式演武的場地,船上天天打時時打,熱鬧非常,精彩萬分。自從記事以來,岩石還沒有這麼快活過,……他從小的願望,就是有一天能讓族人敞開肚皮吃,外加盡情打架。 很快的,船就順流入海,之後靠著海岸線駛入斯比亞帝國國界……登岸之時,岩石少將接到皇帝陛下詔命,偉大英明的科恩陛下在詔命里把岩石訓斥一通,曆數他不聽勸告,堅持帶回數百奴隸的嚴重過錯,命令他立即帶著本族族人趕往聖都,其他帶回的半獸人交由地方官員擇地安置。岩石這次是真的嚇到了,帶著那數百人沒日沒夜的往聖都趕去,一路上風塵仆仆,再也不敢放縱族人大口吃肉,大碗喝酒了……在臨近聖都之前,他又接到一道命令。 “查帝國近衛軍少將岩石,于公務外派期間言行乖張,飛揚跋扈,不知自省,明知帝國國力有限,還敢擅自帶回數百飯桶,更大膽妄為的將神殿勳章抵押,實屬罪大惡極,著令岩石少將立即將族人安置城外北營,之後速來皇宮領罪……”大法官閣下騎著馬,笑眯眯地念晚詔令,然後招手把岩石叫到身邊,“岩石啊!不是本法官不幫你說情,實你玩得太大。” “遵命!”岩石立正行禮,之後小聲問一句,“陛下他……真生那麼大的氣?” “外派的官員不少,干錯事情的也很多,可你干的這事情也太離譜了吧?你是陛下的近臣,不罰你罰誰?那麼多貴族盯著陛下,你得為陛下想想啊!”杰克冷哼一聲:“大個子,這回傻眼了吧?晚上我可在法務部等著你……對了,陛下交代,帶著你妹妹一起去皇宮。” “遵命,馬上就辦。”岩石吸了口氣,轉身對那些還跪在地上的族人說:“大家都起來吧!我們先去北營” 但族人們聽完了詔令,卻開始群情激憤,為他們的英雄鳴不平。 有人擁抱著岩石,“岩石,因為我們害你被皇帝陛下處罰,是我們拖累你了!” 更多的人在搖晃著碩大的拳頭,“你放心,我們永遠和你站在一起,如果皇帝處罰你,我們就跟他干架!” “半獸人是優秀的戰士!不是是非不分的蠢貨!救你們出來,不是讓你們說屁話!”岩石目光一冷,一拳把一個喊得最大聲的族人打飛,“被皇帝陛下處罰我心甘情願!都給我閉嘴,在有人對皇帝不敬,我把他打成肉醬!” 雖然岩石處理這件事情的手法很粗糙,但他現在是英雄,英雄最大的好處就在于不管他做什麼,都只會讓他更加的有魅力,所以這些半獸人立即就乖乖住口,用無比崇敬的目光仰視著岩石。 帶著這群感到到恨不得拿腦袋撞牆的族人到了北軍營,岩石才發現犯了“嚴重罪行”的不止自己一個,所有外派贖人的官員,全部超標帶回了很多奴隸。聖都北軍營只是一個臨時安置各官員親近族人的地方,卻也擠了個人滿為患,有精靈,有野蠻人,有半獸人,有矮人,有沙人,有翼人,還有一些岩石認不出種族的希奇古怪的人…… 大帳里更是一片愁云慘霧里面坐滿了長籲短歎的待罪官員。岩石跟他們聊了幾句,打聽到了最新的數字,知道額外贖回的奴隸居然有數十萬之多,也知道了自己並不是最狠的,最狠的頭銜應該頒給海爾特中將的一名心腹愛將,人家從波塔帝國呼啦啦帶回了三萬多奴隸。而且回來的方式千奇百怪,有一路翻山越嶺回來的,有吃樹皮啃草根回來的,還有沿途當土匪打劫土豪回來的……岩石頓時無言,自己這點人算什麼,一點創造性都沒有。 當天下午,岩石換上盔甲,帶著黛納和磚頭妹妹,進皇宮請罪去了。黛納一路上冷著臉不理岩石,而一路上從沒有停止咬人的磚頭MM嘴里塞了東西,只給岩石白眼看,所以在這一路上,岩石少將的心情是郁悶到了極點。 進了宮門,岩石才給磚頭MM取出了嘴里的東西,但宮中眾人好奇的目光深深地刺傷了這頭野獸的心靈,她立即就開始發威,到進入後宮禦花園為止,已有不少人被她咬傷了胳膊。不得已,岩石只有再次堵上磚頭MM的嘴,然後自己跑去找科恩陛下,留下黛納看管磚頭MM。 岩石一走,黛納就開始心平氣和地蹲下,跟磚頭MM說話。磚頭MM沒辦法罵人只有把腦袋轉來轉去的以示反抗,最後一次轉頭的時候,她驚訝的發現自己旁邊又蹲了一個人——這家伙一臉的古怪表情,黑頭發黑眼睛,不知道是哪族的,不過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 “皇帝陛下日安。”黛納急忙跪下,謙遜的說:“黛納回宮覆命,路上沒有看管好岩石少將,是黛納失職,向陛下請罪。岩石少將最後帶回數百努力的確有罪,但當時情況危急,實在無法拋下那些半獸人不管,做出那個決定,黛納也有份的。” “少來說好話啦,你們一路上干了些什麼朕很清楚,你的表現夠好的了,看不住岩石是正常的,就岩石這種人,被你看住了才是大問題。”科恩隨意的擺擺手,指著磚頭MM,饒有興致的詢問:“難道這個女半獸人……就是岩石的寶貝妹妹?你們為什麼要堵住她的嘴?” “回陛下的話,她就是岩石少將的妹妹,叫……霞飛。”黛納急中生智,為磚頭MM取了個新名字,“因為怕她咬人,所以才堵著她的嘴。” “霞飛啊!這個名字倒是不錯,她會咬人這事,朕以前也聽岩石說起過,不過這是在皇宮里面,堵著霞飛的嘴也不好,放開好了。”科恩呵呵一笑,“不管怎麼說,岩石現在也是近衛軍少將,他的妹妹也應該是貴族了。” “可是陛下,霞飛進宮的時候,已經咬了十幾個人了。”黛納不無擔憂的說:“近衛軍當值的將,後宮內侍長,禦花園內侍長,古夫議員,塔靈子爵等等……” “受害者還不少嘛,霞飛的膽子真不小。”科恩在旁邊的石凳上坐下“來人,放開她。” “會咬人是嗎?咬一個給朕看看,咬啊,不咬是小狗。”科恩一臉的壞笑,完全無視磚頭MM的怨恨眼神,不停的作弄著她。 “朕是皇帝,帝國的皇帝,朕不相信你敢咬朕。黛納你看,朕就說她不敢咬吧?想想也知道啊,朕是皇帝啊,至高無上啊——我靠。好吧,朕現在覺得你膽子很大,比天大……唉……有些事情,我們還是相信好啊……” “嗚嗚……嗚!”被‘至高無上的皇帝’激怒的磚頭MM,現在掛在科恩左臂上。 周圍的侍衛和內侍都慌了手腳,有的抓,有的拖,黛納更是怕到了極點,咬到別人還好說,現在磚頭MM咬的可是皇帝陛下啊!黛納把心一橫,決定先把磚頭MM打暈了再說,但是她才剛剛把手揚起來,科恩就阻止了她。 “等等,你們先退下,朕自然有辦法讓她松口。”科恩不動聲色地問:“黛納,告訴朕,除了岩石,霞飛還有些什麼親近的人?” “回陛下,有個情人叫緋侖也一起來了,在宮廷外的另一輛馬車上。”說到這里,黛納擔心的補充了一句,“緋侖他……身上有傷。” “朕才懶得管他有傷沒傷,來人,把這個緋侖給朕拖到這里來,抓著腳倒著拖!”科恩看了一眼磚頭MM,“霞飛,你有本事就繼續咬著朕,朕今天就讓你咬著,但朕要把你的情人緋侖的手腳一根根打斷,就在你面前打,打死他算完!” 科恩不一定是要真的打斷緋侖的手腳,但他的眼神確告訴磚頭MM他很認真。磚頭MM的眼珠轉了幾轉,牙口上已經沒了力氣,在緋侖真的被倒著拖來時,她終于服軟松了口……但皇帝被咬這種事可不小,早有內侍飛跑去報告皇妃,這邊磚頭MM才剛松口,四位皇妃已經在那邊小道上出現。 科恩不是皮厚的半獸人,也不是能隨時把自己手臂變成石頭的精靈,所以被咬的地方已經見了血。趕來的皇妃們可顧不上問誰的罪,又是洗傷口又是包紮,好一陣的手忙腳亂,科恩也樂得讓皇妃們關愛……而聞訊趕來的岩石,已經非常認命的跪到了黛納的身後。 “好啦!一點小傷口,不要包得那麼過分吧?看看,衣服都破了。”科恩看看這群跪在自己面前的人,目光重新回到了磚頭MM身上,“霞飛,任何人做任何事都會有原因,在朕問你罪之前,朕想知道你受了什麼委屈,為什麼一路上逮誰咬誰?” 這位寶貝磚頭MM終于在這時開始了哭泣,當著皇帝和皇妃的面一把鼻涕一把淚,而且是那種音量巨大的哭泣。磚頭MM曆數岩石犯下的過錯,哥哥離開後的那些辛酸日子,聽得幾位皇妃也心有余悸,聽到造反失敗的時候,皇妃們氣憤的眼神也逐漸緩和了下來…… “霞飛,這件事也不能全怪你哥哥。”科恩微笑著對磚頭MM說:“離開你不是他自願的,他一直都很牽掛你,但他身擔重任,不能隨便離開。而且你也要知道,跨越帝國贖你回來,這不是普通人在普通時候能做到的,這些事你現在可能不懂,但以後你會明白……不過你咬了朕就得受到懲罰,這是任何人都改變不了的國法,你先去大法官那里領罪吧!但你要告訴大法官,朕已經原諒你了。之後你再來宮里,幾位皇妃會安排你日後的生活。” “嗚……那……那我們那些族人怎麼辦……嗚……” “要想族人過得好,你先得變得強大,變得更有實力。”科恩微微一笑,“那麼現在,你唯一的努力目標,就是變成一個對帝國極為有用的人,並為帝國所用,只有這樣,你才能庇護你的族人,你明白了嗎?” 磚頭MM可能不是很明白,但是她知道皇帝此話的意思,那就是要聽話。 “好啦!朕得去見見波塔使者,岩石黛納,你們既然回來了,就做完這半個班再去大法官那里吧……每次出去,都要去大法官那里報到,你們什麼時候能爭口氣啊……”輕松漂亮的處理完這個意外事件,科恩站了起來,“幾位愛妃,朕處理完事情之後再去找你們聊天。” 岩石和黛納相對看了一眼,不知道科恩陛下到底是在想什麼,但菲琳皇妃別有深意的目光已經掃視過來,得到暗示的黛納連忙拉拉岩石的衣袖,快步跟上遠去的皇帝陛下。 “霞飛妹妹快起來吧!別跪著了。”溫絲麗皇妃走上去拉起磚頭MM,手指一點,解除了她身上的魔法禁制,輕聲安慰說:“別害怕,陛下並沒生你的氣,去見大法官那是一個規矩,誰都免不了。走,到溫絲麗姐姐那里去換套衣服,跟幾位姐姐說些你們家族里的有趣事。” “恩……”磚頭MM,不……霞飛站了起來,看看自己的情人,“皇妃姐姐,緋侖怎麼辦?皇帝哥哥說要打斷他的手腳……” “這就不用你擔心了,一個想娶妻的男人必須要有本事,不然的話,就算陛下不打斷他的手腳,他的手腳也會被別人打斷。”凱麗皇妃走上去,看著躺在地上的緋侖,“你聽好了,你會被送娶醫療所,傷好之後,立即去軍營報到,給你一年的時間建功立業,一年之後,本皇妃會為霞飛招親,有本事就來試試看。” “是!”

上篇:第3章     下篇:第5章